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14(王最?)

*第五章if

*王→最 百春的倾向,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不会着重描写CP本身的发展,结尾也不会盖章

*对比原作有大幅度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最后的学级裁判下半场,一口气发太长过不了审核所以只能分两截了。

依然是前半部分走向和游戏类似,后半部分才会出现较明显的差异。希望各位能够享受到最后啦/w

前文链接

日常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搜查篇 09 

裁判篇 第5章 10 11 12   第6章 13


—学级裁判 再开—

 

 

取代了白银紬出现在裁判场上的少女气势凌人地双手叉腰,红格子短裙下的长腿微分站得稳当,分成两股高高束起的浅金发仿佛蛇群扭动。

江之岛:各位,久等啦!

她偏着头眨动艳丽的眼睛送出秋波,双马尾辫上的黑白熊发饰也随之轻轻晃动着。

 

梦野:嗯啊!

 

王马:诶~把小白银朴素到不起眼程度的外壳敲开后,居然会是带点色气的小恶魔型?

 

江之岛:哈?白银?

 

江之岛:她啊...那个形象从一开始就只是个设定啦。假的,谎言而已。

先跟她的粉丝说声抱歉啦,因为从头到尾在这里的就只有我江之岛盾子——

没错,江之岛盾子53世哟!

 

江之岛:反正肯定会有没人感兴趣的杂鱼要抱怨“怎么又是你这货”,这我可不管。

因为啊,留在最后出场的黑幕怎么想也都只有我了吧?

这就是剧情的预定调和,缺乏新意到让人绝望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原:...你就是,江之岛盾子吗?

 

金发少女的尖笑戛然而止,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江之岛:呜哇...

铺垫了整整五章的黑幕登场,结果有资格担任主角的侦探却完全没认出来。

这种绝望的脱力感还真是前所未有。

 

江之岛:反而让人有点畅快☆

 

百田:喂喂怎么搞的,冒出来一个存在感爆表的辣妹...她真的是白银吗?

 

KIBO:喜怒反复无常呢...是不是,行为模式上和某人有点像...

 

王马:……

恶,忽然被机器人意有所指地盯着看。

甚至还把我跟这种强调人设用力过猛的女人划为同一类。这已经超越KY的范畴了,打回去重头输入跟人类交际的基本知识还更省时间吧。

 

KIBO:我还什么都没说!

 

江之岛:哎呀,要说的台词被抢先说了。

 

江之岛:像王马君这种角色,装可爱跟装可怜的模式都能按秒切换,擅长的却是暗地里搬弄阴谋诡计,疯起来连命都可以不要的家伙,活到最终战的话能把整个场子的气氛都搅黄。

就该背着黑幕的锅在第五章轰轰烈烈又白费力气地给我绝望地去死啦!咦,我刚刚是不是说了第五章?

 

江之岛:属性也实在重复太多了。而且横竖都像是个绝望的劣化品,骨子里却是个要跟黑幕叫板的黑暗英雄。连角色反转的套路都老得让人绝望啊喂,唉...所以到底是谁负责设定的。

 

白银:啊,好像是我?

 

百田:又换回来了?!这速度还真不得了...

 

王马:刚才小白银,或者说小白银变装的那个笑声下作的婊子,是不是自说自话就把我的整个人生批判了一番?

 

春川:无意义的嘴仗就适可而止吧。节省点时间。

所以这个江之岛盾子只是白银变装出来的对吗,真不知道这演的是哪一出。

 

白银:只是变装?嗯...你们看来是这样吗。

不过,我的cos可是对角色的完全再现哦,不做到和原型分毫不差的程度是不行的呢。

也就是说——

 

江之岛:在这里的我,完完全全、毫无疑问就是江之岛盾子本人啦!

 

梦野:只是换了一个说法,而已吧。

 

侦探狐疑的视线钉在对方趾高气扬的笑脸上,与之相对,对方眨动着异样暗淡的蓝眼睛,如同正在观察成排的蚂蚁般、朝他投来了饶有兴致又极度轻视的审视目光。那张妆容鲜亮的可爱面孔找不出与白银紬温顺的眉眼有半分相似之处。

 

使人惊异的变装术。将角色完全再现的技术...面前的江之岛盾子与其他人记忆中的确实重合得分毫不差吗。

 

主谋者撕下自己伪装的画皮,将局势卷入近乎闹剧的嘈杂氛围中。但这又如何呢,她的行为相当于承认了自己的全部罪状,这个游戏可以就此画上终止符了。

本该如此才对。

 

 

最原:白银...不,江之岛同学。你之前有说过吧,你的变装技术应该,没办法用来变装成实际存在的人物

 

最原:假如这句不是谎言的话,既然江之岛盾子不受这一限制,那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你是扮演了江之岛盾子的白银紬,还是扮演着白银紬的江之岛盾子。哪边才是...虚构的?

 

江之岛:嗯~不赖。在剧情应该迎接超展开的时候将话题强行拉回正规,身为侦探就该这么煞风景才像话。

作为对你忠于自身角色的奖励,我就大发慈悲回答你吧——

 

白银:江之岛盾子和白银紬,无论哪一个,都是虚构(fiction)的哟。

 

最原:…?

 

春川:………………这是什么意思,无论哪个都是?

你说过白银紬只是个设定的形象,但连江之岛盾子也不是你的本体吗。意思是你先前在扮演着白银,而现在扮演着江之岛?

 

百田:搞不好江之岛盾子整个人都是不存在的吧。1个人毁灭世界的女高中生,按常识来说怎么可能发生啊!假如不是被手电筒植入了记忆,这种荒诞的事我从最开始就连一个指甲盖大小都不会去信。

 

白银:将虚构的江之岛盾子在现实中再现的是超高校级的cosplayer白银紬,而白银紬本身也是一个虚拟的设定。这样理解,我认为更准确一些。

 

梦野:所以,如果连白银也是虚构的话。那汝真正的模样...又是怎样的呢。

 

白银:真正的?我想,那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在这个才囚学院里面,所谓真正的我并没有意义。现在的我就是真正的我啊。

 

百田:...我要被绕晕了。但应该也没差,反正白银是黑幕这件事至少能确定对吧?

 

KIBO:白银同学的真面目,解明这点应该也只会影响我们理解她成为黑幕的动机。

 

KIBO:但除此之外,我有一件事必须问清楚——眼下的情况,黑幕的身份以及黑白熊的包庇行为都已经明确,游戏本身应该不再成立了。无论对于所谓的观众,还是我们来说,我都不认为这个游戏有继续下去的意义。

那么结束这场裁判之后,我们会被解放到外面的世界。是这样对吗。白银同学。

 

白银:会怎么样呢...你们没有考虑过,根本没有“外面的世界”的可能性吗。

 

KIBO:唔、

 

春川:事到如今你还在坚持这个说法吗。既然你也承认江之岛盾子是虚构的,那你给我们植入的记忆,已经没有可信度可言了。

 

白银:说得也是呢,因为进展和预定的安排上有些出入,一些准备好的演出也不方便直接照搬过来了。

直接进入下一步,应该也没问题吧...

 

春川:你这是在,嘀咕些什么?

 

江之岛:好好~重大发表。

至今为止大家拿到的通关奖励:全人类的灭绝危机,十六人高中生的宇宙漂流之旅,全部~都仅仅是绝妙的,绝望的虚构设定啦。

反正也只是为了举行杀戮游戏而铺设的舞台,即使钻出一套硬科幻的设定也没人会去深究。

 

百田:哼,这下总算是认了。

 

江之岛:而且站在这里的黑幕我,江之岛盾子,确实也只是虚构的产物。

人的一生啊,有几个长大成人的阶段,一个是错觉自己无所不能的阶段,一个是承认自己力有不逮的阶段,一个是明知道做不到也要去做的阶段,最后就是...发现自己的一切都毫无意义的阶段。

对于我来说,就是这一刻吧☆

 

江之岛:人类在亲口否认自己的存在之后,残留下来仍然活着的“某物”到底算是什么呢...除了空空如也的、满溢的绝望以外什么都不是了吧。早就已经?

 

江之岛:本来这些是绝对不能向玩家公布的绝密情报,但事态进展到这一步,就当成是隐藏关向你们开放吧!

那么在这里,插入提问环节。

——在这里围成一圈,像是朝站不起来的麻风病人丢石头一样问个不停的你们。

又有多少是真实的?

 

KIBO:…………咦?

 

王马:……

 

江之岛:问的就是你们啊。跟太阳底下干瘪的青蛙一样瞪着眼难道就能解决问题吗?

也算了...我已经厌倦引导话题了,反正你们之中恰好藏着提前看过谜底的人。

来回答吧,那边的劣化品——!

 

在众人惊疑的注视中,面容娇艳的绝望弹动手指,鲜红指甲朝向之处,有一段时间没出过声的少年正厌倦地半垂着眼,肩膀也松懈地耷拉着,看起来缺乏兴致。

 

江之岛:本来预定要反转成绝望的追随者的角色王马小吉君,因为没能将最关键的记忆注入,到最后变成了跟预想设定几乎相反的存在呢。这要说是宣传诈欺也不为过吧。

你一直事不关己地听到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来说说看?

既然失去记忆的原因是虚构的,被关在这所才囚学院的原因也是虚构的。

你觉得...不,由你来公布——这些虚构之物,在你们身上到底延伸到了哪种程度?

 

王马:………………

 

最原:王马君...?

 

王马:……嗯。全部吧。

 

在被困惑的空气填满的空间之中,将过分平静的答复掷出也并未激起多少剧烈的反应。

王马在江之岛咳嗽似的使人不快的笑声里百无聊赖地耸了耸肩,撇开视线,好像对自己绑了绷带的手指忽然产生了更大的兴趣。

 

江之岛:真坦率呢。

假如要把自己珍贵的角色属性都抛弃掉,你就是个只剩下脸能看的空壳了哟。

 

王马:带刺的夸奖我也姑且收下好了。

在所有谜团都差不多解开之后才让装神弄鬼的新角色出场太多余了。虽然你尽力想要炒热气氛的样子看着有些可怜,但实在让人提不起想要搭理的劲头啊。抱歉啦☆

 

白银:新角色...是这样吗,因为预备的资料没能全部用上,对于参与者来说演出效果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呢。

 

王马:我现在也只关心这个游戏要怎么收场而已。不介意的话能直接跳到这个阶段吗。

 

梦野:所以,这到底是在说什么话题,为什么看起来,只有他们的对话能够对上。

 

百田:已经是无法接话的程度了…

 

最原:...王马君,你难道还掌握了什么没有告诉过我们的情报吗。

 

听见侦探的询问,总统结束了与绝望缺乏紧张感的对峙,歪着头回以一个明朗的笑。这场裁判开始至今他的态度勉强称得上友好合作。最原甚至产生了几分他也许愿意直截了当回答自己的疑问...的错觉。

 

王马:截止到这个时点的话,我想我跟小最原把握的情报量基本是一致的。所以才能将各自搜集到的线索拼凑起来,推理出共同的结论嘛。

 

最原:共同的结论...指的是哪一个。

 

王马:咦,这就已经忘了?

当然是说黑白熊提供的记忆是假的这件事啊。

话说回来我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这个话题打转,为什么还会反应不过来呢。这么迟钝可真不像你,小最原的蓝条难道已经见底了吗。

 

江之岛:唔噗噗噗,我们这又不是动作游戏,使用技能可不需要用耗蓝哟~尤其是对于侦探来说,流程快捷便利到线索会被画上圈圈放到面前,猜错选项也只会扣一颗心♥的程度吧!

 

侦探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就是因为换了张脸的白银紬一直将似是而非的话翻来覆去,他才会被她跟王马之间对暗号似的对话绕昏了头。

 

最原:你刚才回答白、江之岛同学的时候,说虚构在我们身上是“全部”对吗。

这听起来,跟“黑白熊提供的记忆是假的”意味有些不一样。假如并非我的错觉的话。

 

王马:我倒觉得没什么区别?我们的记忆全部都是假的,有这么难理解吗——

...啊,是这样吗!原来如此,就算是小最原,也会被“怎么说都不至于这种程度”的自我暗示束缚住。难怪会觉得我们的对话对不上。

 

最原:所以不至于这种程度,是哪种...

 

百田:真是拜托你们了,既然在日本就给我好好说日语啊。

 

王马:唉,怎么办呢...今天连续说了太多实话,已经让我生理厌恶到要吐的地步了。虽然这也是谎话。

从最根本来说的话,我想想。

我们从一开始对自己的认知就是假的。这样可以吗。

 

最原:……

 

王马:当然啦,我指的不是世界开始于五分钟前这种不可知论。但也不仅是在说全人类灭绝或者格菲尔计划这种荒诞的设定。

既然格菲尔计划并不存在,“超高校级狩猎”肯定也只是编造出来的背景故事罢了。我们参加游戏是出于另一种动机。

除此之外,我们拥有的“超高校级”的才能,使用才能的过去记忆、性格、出身,包括黑白熊曾经想给我们提供的与才能本身和“重要的人”相关的动机影像。其真实性也已经彻底地被动摇了哟。

 

最原:……………………

 

KIBO:才能和动机影像...也是?

 

王马:啊咧,为什么都像金鱼一样瞪着我?难道你们都没考虑过这一点吗。

还是尽快让自己接受比较好喔,否则会导致这辈子都无法从这里出去也说不定。

 

春川:等等,你不是想要就这么结束这个话题吧。

你说黑白熊提供的记忆是假的,这点已经由黑幕——

 

暗杀者指尖笔直指向抱着手臂笑意吟吟的江之岛,视线与话语的矛头却是对准了神色异常平静的王马。

 

春川:亲口承认了。

但我们的才能和相关的过去也都是假的?这单纯是...延伸出去的推测?

 

最原:连才能也是...黑白熊赋予的记忆吗。

 

侦探往审判席的方向扫了一眼,在黑幕登场后,黑白熊一直沉浸于乐于看戏的状态,撑着腮又让另一只爪子在一桶爆米花里搅动着。

 

王马:就是这么回事。如果说到这份上还不懂,我都要为自己能跟你们一起能活到现在感到惊讶了。

 

总统带着几分期许的打量的神情,照映在侦探挣扎的眼眸中。

 

最原:…的确,我对自己进入这所才囚学院前的记忆,较为清晰的也只有在路上忽然撞见了绑匪这一块...更久之前,有关曾经的家人朋友,还有作为侦探参与的大部分事件,都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而已。细想下来实在很不自然。

 

最原:王马君说出这番话,应该不仅停留在猜测才对。你是已经找到了什么证据吗。

 

王马:…………只能用残酷的真实来解决的事态,确实让人觉得,有点累啊。

我开始同情一直在做这种工作的小最原了。

…………

……

像这样的杀戮游戏不是第一场,也不会是最后一场。这是实话哦。

 

最原:...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

 

侦探尽可能收敛起话语中质问的态度。往日王马摆出笑嘻嘻的脸时虽然也让人觉得难以应付,但此时他把那些摸不透的谎言连同似有若无的微笑都一并抹除了,尽管在笑颜翻转的内面并未露出尖锐的神情,却也让人下意识地不安起来。

 

王马:小天海留下给自己的生存者特典,可不止一份。其中一份就是你们在隐藏房间找到的,另一份则是放在他的研究教室中。如果前一份没能发挥作用,另一份在游戏进行到中盘才会向他开放。

不过由于各种原因,让我给提前翻出来啦。

小最原明明还没看过另一份特典,却还是推理出了大部分的真相,不愧是超高校——咦,不对,该说作为侦探实在让人钦佩吧!

 

王马:但有一件无法仅凭推理得到答案的事,需要看过那份特典才能判断出来,我也只能老实向你们公布了。

像这样的杀戮游戏不是第一场,也不会是最后一场。

现在应该能明白了吧,小天海到底为什么能给自己留下两份有关杀戮游戏真相的特典,他是作为...什么的生存者

 

KIBO:难道天海君是,从上一场的...杀戮游戏生存下来吗。

 

王马:对呀,毕竟也只能这样考虑了呢。

 

百田:这种不讲道理的游戏还不止来了一次?而且天海已经是第二次参加了?!

 

梦野:今后也一直会,继续下去吗。那、所以在我们之前,已经举行过多少次了?

 

白银:嗯...这是第53次哦。

 

最原:——!!

 

如同被扼住咽喉,侦探听见自己发出窒息般的呜咽声。

 

江之岛:故事仍将继续,互相残杀是不会结束的,

这份绝望传承至今已经迈入第53代了,却依然如同初时那样,正如身为绝望化身的我一样性感美丽,光彩照人哟!

顺带一提53的5在宣传海报上被写成了罗马数字V,无论时代过去多久,将阿拉伯数字替换成罗马数字就会觉得好酷——!的年轻人都是大量存在的呢。

唉,不过是琐碎到只会让人感到绝望的细节就是了...

 

王马:哈...比我预想中还要夸张的数字。

 

王马:所以说,连续53次把设定上放到全世界范围都是重要人才的“超高校级”学生,像肉畜一样大量拉进互相残杀的屠宰场里,怎么想都不合逻辑嘛。

要不这个数字本身是个谎言。要不就是,我们在外面的世界只是成批扔去送死也不会有人关心的、随处可见的杂碎咯。

 

KIBO:不对!生命是平等的…至少,人类需要对这一道德观念达成共识,才能维持正常的社会形态。

无论参加者是什么身份,杀人游戏会被举办起来就已经是极其异常的事态了!

 

百田:而且还、53次?怎么搞的这个数字,外面的人脑袋要坏到哪种程度,才会允许这种的游戏重复53次啊。

该不会,真像那些记忆给我们灌输的那样,已经是被绝望感染的末世了吧?!

 

白银:不对哦,外面是非常和平的世界

 

百田:什、

 

江之岛:事实就是这样啦。从来就没有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希望之峰学园的“超高校级”学生也仅仅是虚构的设定。外面只不过是跟苦难、战争都无缘,和乐融融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世界。

就是那群生活在无聊的和平世界的家伙每天乐滋滋地蹲守在直播台前,把你们在游戏里滋生的绝望,当成晚餐配菜连同味增汤一起津津有味地吞进肚子里啦。

 

梦野:强迫余等互相残杀,然后还把余等单纯当作是...消、消遣吗。

 

最原:等等,为什么生活在和平世界的人,会允许互相残杀的游戏——

 

白银:恰恰是和平的世界,才需要这种杀人游戏不是吗。

厌倦了一成不变的和平,所以需要真实的刺激来获得乐趣吧?

 

王马:就是因为太好懂,反而让人觉得反胃。

 

最原:我、我不明白...

 

黑白熊:唔噗噗噗~话说回来。你们说过,想要回到外面的世界中去是吗。不也挺好的吗。

但要以虚构的自我在现实世界中活下去,可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作为才囚学院的学院长,在送别学生毕业之前,必须让你们看清楚社会的现实才行~

 

白银:嗯!就让你们看一看吧,关注着这场游戏的“外面的世界”。

打破次元壁与剧中角色进行互动,观众们也一定很期待吧?

 

黑白熊将忠实执行主谋者一役的白银紬的命令,这点所有人都已经明了。Cosplayer的话音刚落,审判席前就随之升起了新的操作台。

 

王马:哇—怎么又出现了新的方便剧情展开的万能小按钮...

 

钥匙在黑白熊的掌心里闪动,插入锁孔驱使某种不明的机关开启,与大部分的裁判参与者不稳的恍惚神色相一致,整个地下裁判场开始强烈地摇撼起来。

 

总统稍仰起头观察正在摇晃的穹顶,手掌挡在眼睛前面防止掉进被震落的灰尘。

 

在排成圆形的16个裁判席外,包围着整个场地、始终空无一人的观众席轰然倒塌。

那些只是空有外表却难以承重的廉价的木头架子而已,如此脆弱仿佛最初就是为了进行当前被摧毁的演出而搭建的。

在纷扬的土灰后,暴露在众人视野之中的,是数面将他们围在中央的巨大荧幕。黑色背景的右下角显示出Team Danganronpa的萤白LOGO,还有大量零散的文字不断在屏幕上从右往左飞快地刷过。

 

盾子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それは違うよ 观众席又被拆了www

也让响子出来啊!!! \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

想折断最原君纤细的手指☆ 什么时候才能处刑...太困了 

梦野酱的镜头太少了吧混账机器人 

记忆造假已经连续两期被揭穿了行不行啊

 

最原:这就是...注视着这场游戏的,外面的世界?

 

直视这些文字使他的眼睛、连同脑髓一起开始隐隐发痛。

 

从外界传入的声音以海量弹幕的方式昭示着其巨大存在感,将这些杂乱的、自顾自的呼声收入眼底,白银紬的脸上浮起了心满意足的甜美微笑。

 

白银:因为最后的裁判开展得有些仓促,让更多角色登场也只会让参加者感到摸不着头脑而已。所以我打算作为江之岛盾子53代直到最后,只能先向期待其他角色的各位道歉了。

 

她吐出这些话时,却是直视着KIBO的眼睛展露商业性笑容。机器人不自在地缩起肩。

KIBO:更多角色,请问是什么意思呢。

 

这个问题必须问清楚才行。他内心的声音也如此认真地赞同着。

 

ざわ…ざわ… 问得好 

又是metagame的展开 哦哦哦要来了

 

LED屏的弹幕刷新的内容似乎恰巧与之保持一致,有什么要发生了吗。

 

Cosplayer朝踌躇不安的KIBO轻快地眨了眨眼。

白银:一言以蔽之,就是弹丸论破系列中登场的角色吧。

 

百田:...弹丸?

 

白银:设计出像大家这样各有特色的“超高校级”角色,然后让你们参加杀戮游戏——弹丸论破就是这个企划的名字。

 

梦野:别把人说的像是只存在于故事里的角色一样...!!

 

白银:不不,我要表达的正是这个意思。弹丸论破在最早确实仅仅是故事,或者说,传统意义上的游戏系列而已。

而各位现在正在参与的正是弹丸论破的最新续作,究极的虚拟现实杀戮游戏——《新弹丸论破V3大家相互厮杀的新学期》真人秀节目哟!


下章完结→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