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13(王最?)

*第五章if

*王→最 百春的倾向,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不会着重描写CP本身的发展,结尾也不会盖章

*对比原作有大幅度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前文链接

日常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搜查篇 09 

裁判篇 第5章 10 11 12


第6章 再见 弹丸论破

 

—学级裁判 再开—

 

最原:…………

 

黑白熊:那么接下来,先对学级裁判作一点简单的说明吧。

 

由于审判席的木制扶手已经被血腥猴子撞塌了半边,黑白熊只能没个正形地斜着身靠在另一边上,看起来丝毫提不起劲。

 

黑白熊:在学级裁判上,我们要对“找出凶手”的话题进行——

唉,明明是不久前才刚念过的台词。干脆就省略算了吧,反正谁也不会对这点内容感兴趣。

说到底既然没有出现死者的话,你把我堵在这里继续主持学级裁判是为了什么,最原君?

 

最原:死者的话,已经有了。

 

黑白熊:咦?这说的是谁?

 

最原:我指的是,在第一次事件中身亡的受害者——天海兰太郎。

我要求在这次学级裁判中重审这起事件。

 

KIBO:是天海君?!

但对于那起事件,我们已经了解了整个过程,黑白熊和作为凶手的赤松同学也认可了当时的结论才对。

 

最原:假如我要说,那个结论其实是错误的话...?

 

KIBO:咦?

 

黑白熊:错误...你说那是错误的?在我的监控之下犯下的罪行,凶手本人也已经自白,处刑也完美进行了,已经没有比这更圆满的结果了吧。

 

王马:但那跟真相是两个概念喔,刚才不也说过了。

 

最原:对。而且假如在这种情况下,黑白熊依然做出了错误的判决,就意味着学级裁判的可信度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了。

 

KIBO:原来如此,最初的事件从一开始就出了错却没发现的话,游戏的存在意义本身都会被动摇。

但当时的结果,竟然会是错误的吗。

 

最原:黑白熊,假如你真的有底气的话,会愿意接受这个挑战吧。

 

王马:诶—不过照它刚才的表现来看,即使作为GM的尊严被踩到地里,也只会用把自己处刑来逃走,留下学校里还没解开的一大堆谜团。完全没有宣布结束游戏的意思。

简直像是,挖好了坑等我们跳一样。

 

黑白熊:太惊人了...先是想要从规则上打败我,接下来是弹劾我作为裁判的不公吗。

反套路的梗连用两次的话也会失去新鲜感喔。何况那个事件已经有了公认的定论,难道还有什么值得拿出来讨论的疑点吗?

 

最原:就这么讲的话你不可能会承认呢。

也没关系,只要将真相逐步揭露,唯一的答案也将摆在面前。

 

百田:终一...你怎么忽然、真相是指什么啊?

 

最原:我们之所以被牵扯进这场杀戮游戏的真相,以及筹划这一切的黑幕的真相。

 

黑白熊:…………这可真是,刺激过头了,哈嘶哈嘶哈嘶,我的棉花...都要从缝线里...漏出来了!居然是一下子跳到最终的问题上面。

我说啊,这所才囚学院里面,你们还有一些地方没有探索过吧,剩下的研究教室也预定是在上一个事件结束之后向你们开放的。记忆也还有大量的空缺。

就这么断言掌握了真相,真的没问题吗。

 

春川:将这些东西隐藏起来的不就是你吗。

 

黑白熊:一下子把事件的全貌铺到面前哪有什么吸引力呢。

不过像最原君这样对才囚学院还一知半解的情况下说要揭露真相,简直像在暴风雪山庄的推理小说里要依靠指纹找出犯人一样。

这样就可以了吗?作为侦探不怕漏过了重要的线索吗。

明明道具跟事件都还有没解锁的部分,全成就玩家也会不爽喔。

 

白银:...听起来像是在抱怨玩家懒得跑完支线任务的感觉。

 

黑白熊:唔噗噗噗,算是作为上个事件的奖励。现在暂停裁判,留出时间让你们先去尽情探索也可以喔。

 

最原:没有这个必要。应该说,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不该去探索。

 

黑白熊:………………消沉。

 

KIBO:因为最原君的话很受打击的样子呢。

 

梦野:搜查新地点之后能得到更多线索,应该也,没有坏处吧。

 

王马:小最原,我姑且想问一件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确定的?

 

最原:……也称不上是确定,只能说,实在太可疑了没法再去信任吧。

是在我再次返回格纳库,王马君你把计划的整个过程告诉我的时候。


王马:这样啊—

 

最原:不过,最早觉得有些异常是王马君对春川同学提到了回忆手电筒的时候。

 

王马:喔——所以你当时才会问那件事!

 

他的眼睛被愉快的神采点亮了。

王马:是侦探的直觉吗?还是推理的结果?

 

KIBO:虽然有些失礼但请允许我打断一下,假如是只有你们私底下知道的情报,能否在讨论时先公开说明一次呢。否则其他人无法跟上话题的进展。

 

百田:哦!原来还没整理出思路的不止我一个吗。

 

王马:小百田的话就不用厚着脸皮死撑了。

 

最原:呃...对不起。关于状况的说明的话——

春川同学昨天刚刚闯入格纳库的时候,跟我们提到了王马君是绝望残党的事。

 

—让绝望的残党留在我们之中的危险无法估计,何况你还带走了最原,我一天都没法等了。本来打算借机会将你排除掉...只是很可惜失败了。

—绝望的残党到底是什么,两次把我认定成我没听说过的东西,我可没法再装作听不见了。

—...你该不会,自己都不知道这事吧。

—啊哈,被我骗过了?我只是确认下你们是不是已经找到新的回忆手电筒而已。小春川真笨呐,作为黑幕的我怎么可能连你们要恢复的记忆的内容都不知道呢。

 

最原:但经过后来的事,证实了王马君并非黑幕之后。我才想起这里的矛盾之处。

王马君,其实你确实不是绝望的残党,也不知道绝望的残党其实是什么对吧。

 

王马:呢嘻嘻,小最原真敏锐啊。小春川当时就像未来战士一样干翻了好几台血腥猴子闯进格纳库,还硬把像是rpg游戏成就的名号安在我头上,有一瞬间我甚至以为自己穿越到奇怪的世界线去了。

 

百田:春卷认真起来能做到这种程度?

 

春川:...事到如今你怎么还能把他这种话当真啊。摆明只是骗人的。

 

最原:(但春川同学偶尔会传达出假如要做似乎真的能做得到的气势...还是不要说出口比较好吧。)

 

KIBO:王马君并非黑幕这件事我们都了解了。但会缺乏与绝望残党相关的印象难道不是因为,王马君和最原君都没能照到回忆手电筒的关系吗。

王马君单纯只是没有回想起来自己是绝望残党的事,也有这种可能不是吗。

 

梦野:假如回想起来后让人困扰的部分会变本加厉的话,还是保持目前的状态比较好...

 

最原:假如真是这样,这种安排就显得太过不自然了。

 

百田:不自然?

 

王马:很简单的道理。

在局势本该陷入僵局的时候,新的契机总会及时出现,能够让自己下定决心采取下一步的行动。你们觉得这算是什么?

………………

…………

咦,为什么就冷场了?

 

百田:怪你总是忽然抛出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题吧。

 

王马:这样我不就跟没人接梗的过气谐星一样了吗!真气人,KI宝你来讲!

 

KIBO:咕唔、我吗?!

……对于人类来说,定义上比较接近的是“机遇”吧,又或者是,“幸运”?

 

王马:诶—机器人居然会挑出这么天真烂漫的用词。

但在我看来更可能是陷阱喔。

 

王马:我因为错过了用回忆手电筒的机会,所以记不起自己是“绝望的残党”这件事,确实有这种可能。

不过啊,假如我确实是潜藏在诸位希望之峰学园最后的学生中唯一的异类,为了将这群希望染黑而存在的绝望。这如果要作为唤起我行动的动机还好解释,结果居然在我没法和大家一起使用回忆手电筒的时候提供这样的记忆。让其他人所有人相信我是黑子,唯独不让我想起来。不是太过不自然了吗。

在我借用黑幕身份的期间,黑白熊进行这种安排,目的也昭然若揭了。

 

王马:只是顺势坐实我作为黑幕的身份,提供让你们尽快把我除掉的动机而已吧?

 

黑白熊:唔噗噗噗,新的记忆是动机吗。虽然我站在要把游戏气氛炒热的立场上无法彻底否认这点,但你们看了之后要采取些什么行动,可都是自发行为,我不会负任何责任~

 

梦野:假如不是你强行安排这场游戏,又怎么会发生这些事...

 

王马:问题就在于,为什么你们会觉得,由黑白熊提供给我们、一步步诱导着我们行动的记忆,肯定会是真的?

 

百田:——什、

 

白银:...你说那些记忆不是真的?

 

最原:………………

(任何的假设从他口中说出来都像是带着吓唬人的印象,到底是希望别人相信他还是要故意挑起怀疑呢...)

 

王马:普通来想,会把陷阱的诱饵当真才不正常吧。

而且这样一想事态不就变得有趣起来了吗,假如我们得到的记忆是假的,那它实际上想掩盖怎样的真相?

人类实际上没有毁灭,也没有什么16个高中生的宇宙旅行!这样也正好与另一个猜想契合!

 

最原:游戏存在观众才有意义...是这样吧。

 

王马:不愧是小最原,跟我思维超级合拍!我们称得上是最佳搭档了吧?

 

最原:哈……

 

因为王马难得没在裁判上搅混水,侦探原本确实想稍微附和一下。结果尽管做出了努力,也仍然只能挤出有些冷场的干笑。

 

百田:喂,别擅自把我重要的助手认定成是你的搭档啊!

 

最原:呃、无论如何。假如黑白熊提供的记忆并不真实的话,按这样想下去...陨石和病毒的事也只不过是虚构的设定。

百田君的病也并非什么不治之症,只是因为这里缺乏相关的设备查不出病因而已,只要能从这里出去,就有机会治愈。

 

百田:...啊?!

 

春川:——你这么说是认真的对吗。

王马,假如那些又是你为了搅和气氛编造的胡言乱语的话,这次可不是事后笑一笑就能糊弄过去的事了。

 

王马:只针对我一个人吗?毫不掩饰的差别待遇呢。

 

黑白熊:这还真是...相当乐观的想法。

 

它并未作肯定或者否定,仅仅捂着嘴用暧昧不明的态度挤出笑声。

 

最原:而且,在先前那一场学级裁判中,黑白熊的态度也与这个猜想相符。

在事件本身被搞清楚之前,否决了所有让学级裁判提前结束的提案。直到认定春川同学还活着为止,它都没有提出全员处刑,因为它事实上是想要避免这个结果

但这个杀戮游戏一开始就规定了“最后留下两个人才能结束”,又或者“只有凶手一个人可以活下来”,本来就要达到将我们大量减员的结果才对。它的行为与游戏结果是矛盾的。

 

最原:也就是说,除了结果以外,游戏的过程本身也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并非对于参与游戏的我们来说...

 

白银:而是对于...“观看着这场游戏的观众”来说?

 

百田:所以终一你们不仅仅是为了战胜黑白熊才进行那种计划啊!

 

梦野:嗯啊...王马的话,只要能赢就不会介意全员处刑...看来黑白熊是这么认定。

 

春川:也并不值得意外吧。仅仅为了试探谁都没底的事就订下可能把命搭上的计划,就冲这点来指认王马是绝望残党,估计也没人怀疑。

 

王马:真是—小春川这样拐着弯来夸我,以为我会很开心吗!我才不吃死傲娇的这一套啦!

 

春川:完全没有要夸你的意思。

 

白银:所以傲娇的到底是哪边啊...

 

KIBO:——从黑白熊的行为得出的推论吗。

但也只停留在假设的层面,我们无法找到切实的证据呢。黑白熊本人也肯定不会承认。


最原:确实如此。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可以先弄懂能找到确切证据的事情。

 

指的是哪件事?

——如此探询的目光从各个方向投来,正是侦探期待得到的结果。他有些腼腆地挠了下脸颊,然后从外套的口袋中抽出了一个黑白平板。

平板几乎一半的表面沾了血,还留有手指的印迹。在场大多数人并不陌生。

 

百田:生存者特典?

 

王马:咦,那是什么?我要看我要看——

 

最原:...这是在隐藏房间的垃圾桶里找到的物件,因为是我从格纳库回来之后百田君才交给我的。所以王马君和春川同学应该都还没看过。

 

王马:那我要先看!

 

春川:...你就不能稍微安静一会儿吗。

 

侦探原本是打算将生存者特典拿在手上辅助展示的,但王马朝他挥着手臂请求关注的模样实在很难去忽视。只好苦笑着把平板递给邻席的百田,看他满脸不情愿地传了过去。

 

最原:首先是关于生存者特典的内容,存在着好几个疑点...

 

王马:唉...结果都是些老掉牙的内容,真让人扫兴。

 

大失所望的叹气声打断了侦探的发言。侦探愣了愣,望向对方发现他正避开血迹拎着平板的边角,漫不经心地翻看其中的内容。

 

王马:明明是设置在隐藏房间、摆明了后期才能拿到的奖励道具,结果只提供了每个人都已经知道的情报。怎么会有这么不合理的安排,我要向运营投诉咯!

 

梦野:汝不是说,情报有虚构的可能吗。

 

王马:嗯?黑白熊主动提供的当然要防一手,但特地藏起来的肯定就另当别论了。

 

最原:…………

对,因为这份资料原本就不是要给我们看的,而是被黑幕刻意藏在我们找不到的地方。

假如不是血腥猴子打破了墙壁,我们大概也不会有机会看到。

证据就是,上面的文字情报讲述的都是我们进入隐藏房间后立即就能发现的事。这样的情报本身却被放在隐藏房间,很难认为是刻意将它设置在那里等我们发现的。

 

王马:呢嘻嘻,就像把“请勿打开”的警告写在整人盒子的翻盖内侧一样多余呢。

 

KIBO:但尽管来迟一步,上面提及的情报却都是真实的。也能说明它原本确实是要给谁看的才对。

 

白银:但却被偷偷藏起来了吗,到底是要给谁准备的呢...

 

王马:是给小天海准备的吧?

 

百田:...喂给我等等,虽然后面确实有天海的署名,但自己给自己准备情报怎么说得通啊?

 

王马:对哦,所以是怎么一回事呢。

 

黑白平板已经开始往春川的手上传了。

王马把双手背到脑后,朝侦探望过去的紫眼珠里却不见有疑虑的迷雾。

只是故意等我追问下去吧,最原为难地想。又同时直觉到假如真的顺了对方的意开口问了,八成也只会得到各种绕圈子的答复。

 

最原:我想生存者特典确实是天海君留给自己的。其实从具体的内容里,也能判断出来。

 

王马:切...

 

故意不满地鼓起了脸。

 

最原:…………

 

最原:...那个,特典上是这样说的。

「为了证明这个提示是真实的,先作一个预言吧。

你最初想起来的记忆将与“超高校级狩猎”有关。」

天海君在一开始的时候,对我们提过“超高校级狩猎”这个词对吧。但那是在我们通过回忆手电筒获得“超高校级狩猎”相关的记忆之前。

假如天海君和我们一样没有过去的记忆,他应该就是从这里知道这个词语的。

也就是说,平板一开始就是在天海君的手上。

 

春川:但这样说不说得通呢。天海当时只是准备好了资料,试探我们的态度,判断要将情报交给谁。

又或者,想知道有没有人和他一样有相关的记忆。

 

暗杀者跳过了标示隐藏地图的部分,迅速默读完最后的文字。将平板翻过来用指甲敲了敲最后一行。

 

春川:“这些情报只能跟你信任的人分享。”

这份情报不能随便交托出去,他当时只是没决定能够信任谁,不也有这样的可能性吗。

 

最原:只是天海君最后都没把情报交给任何人,如果他是为了别人准备的,不就等于白费了工夫吗。

 

春川:为什么你会知道?

 

梦野:余等之中,确实没有事先读过特典的,但在死去的人里面,会有也说不定。

 

最原:不,只要知道平板是什么时候被黑幕带走的就能明白了。

恐怕是,在天海君刚被杀害的时候吧。

 

百田:居然具体到这个程度?终一你是怎么判断的出来,难道是见上面沾了血吗?

天海死的时候确实出了不少血...沾上也不奇怪,但也可能是他死前转交给别人之后再沾到的啊。

 

最原:除了血迹以外,还有更直接的证据。

 

他掏出了自己的学生手册。

出于身为侦探的习惯,又或许只是不希望忘却这些过去而已,他一直将几个事件中用到的线索记录在了黑白平板里。

最原:这是第一次事件中,设置在图书室的摄像头拍摄到的天海君的照片。可以看到他进入图书室时随时带着一块黑白平板,但我们发现尸体时,却没有在现场找到这样的物件。

假如那只是普通的学生手册,任何人都应该没有必要把它带走。

我想那实际上就是生存者特典。

 

KIBO:天海君一直将生存者特典带在自己的身边吗。然后在我们到达现场之前,为了不让我们看到其中的情报,黑幕...又或者是指使黑白熊把它带走藏起来了。

 

王马:要伪造现场的话,把小天海的学生手册也带过去扔到地上会更稳妥才对。

百密一疏呢!

 

最原:天海君在特典中,用预言“超高校级狩猎”的记忆来证明这些资料的真实性。

预言要在实际发生之前让别人看到才有意义,然而直到我们已经得到了相关的记忆,他都一直将特典留在自己手上,没有交给任何人。

也就是说,这份特典原本就是留给天海君自己的。

 

王马:但这位黑幕是不是实诚过头了?明明冒着被我们抓现行的风险把特典偷到手了。居然还只是藏起来而不是销毁掉,结果就被我们找到了不是吗。

处理证据都处理不干净,作为最终的对手来说水平稍微让人有点失望啊。

 

百田:……果然谁都会注意到啊,不过,关于这件事——

 

最原:因为黑幕不能把它销毁掉吧。

 

百田:咦?

 

最原:…是因为校规的关系。

 

春川:校规...黑白平板是贵重物品,请不要损坏——难道是这一条?

 

KIBO:的确,这里说的是“黑白平板”而不是“学生手册”,所以“生存者特典”应该也包括在内。

只是没想到黑幕也要受这条校规的制约。

 

最原:这是当然的。因为黑幕的正体是——

必须遵守规则、参与这场杀戮游戏的16人其中之一。

 

白银:诶?!

 

梦野:甚至还参与了游戏吗,而且...还活着吗...?

 

黑白熊:啊哈哈哈,真不得了,掷地有声的发言呢!让人想给它配上玻璃炸裂声效的程度!

 

最原:黑幕还活着。

 

最原:不仅如此,黑幕还是杀害了天海君,并且将罪名推到赤松同学身上的真凶!

 

百田:…………啊??!!!

终一你是说真、不对,你不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结果说要重审当时的事件,是指这么回事吗?!

 

王马:呜哇...爆弹发言二连发!小最原这不就跟我的角色属性重复了吗!可恶,我都能听见自己的人气哗哗往下掉的音效了,得赶紧说点什么来补救才行...

 

黑白熊:这可不是一般的指诘,最原君,你这番发言可是会让团队内部出现猜疑的裂缝喔。

 

春川:我看要挑拨离间的人是你才对吧。

 

百田:没错,终一从来不会把毫无根据的话随便说出口!不过话说回来,你该不会在看完生存者特典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这些了吧。

 

最原:……当时EMP炸弹的时效已经过了,假如直接告诉百田君的话会被黑白熊察觉到。所以,真的很抱歉。

 

百田:别为这种事道歉啊。但居然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么多,不错!真不愧是我的助手!

 

KIBO:最原君昨天从隐藏房间回来之后,应该就没在学校其他地方进行过搜查了。尽管如此,也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来找出真凶吗?

 

最原:是的。我在隐藏房间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个铅球。

 

KIBO:...这件事我们在搜查时也有发现。那只是个普通的铅球才对,除此以外还代表了什么意义呢。

 

白银:不是黑白熊清理现场之后,带走并且洗干净的凶器吗?

 

王马:啊——那没可能,因为作为凶器的铅球在我房间里。这是真话哦。

 

最原:……

 

百田:喂喂...你把那种东西捡回去是打算干嘛啊。不是在说谎吧。

宇航员的脸色有些发青,说不清是嫌弃还是惶恐。

 

王马:总觉得集齐七件杀人现场货真价实的证物可以召唤出不得了的东西,当然是骗你的。

 

百田:实在搞不懂你的脑回路...

 

最原:呃、无论王马君这么做是出于什么理由。我想他说的是实话...因为他昨天给了我纸条和房间的钥匙,我在大家睡下之后进去稍微调查过。

 

只是顺势而为之的伪证。侦探清楚自己昨晚回到房间后疲劳超出了预期,倒在床上就沉进了梦里。

但王马此时对他的论据作出支持的证言无论是真是假,只要最原愿意附和的话,也没人能够提出反论才对。

 

春川:是在格纳库的时候偷偷塞给你的吗。纸条指的是什么。

 

侦探边朝她点点头边往自己的口袋摸索,前一天他沾床就睡了,实在没有更换衣服的余力,不过这一点他决定向在场的人保密。

 

最原:他在格纳库时躲着黑白熊的监控塞过来的纸条...我在图书室用了EMP炸弹后才有机会看就是了...

 

王马:什么,小最原要当众展示我留给你的情书吗?!这种公开处刑未免太过分了吧!

 

最原:...(无论接过什么话都会被顺着话头调侃的样子)

 

侦探警惕地闭紧了嘴,绷着微妙的表情展开比起最初时,折痕因汗水的污垢更明显了的便条纸。

 

——————

这可不是遗言喔

没用到毒药 但需要你把解药拿回来

EMP已屏蔽监控 注意活动范围

有尸体就带一具 或者拿几只鸽子

其他情况的备用方案↓

我房间 找到提示

去倒吊人的教室

——————

 

春川:现在来看还是有相当一部分意味不明的内容呢。

 

KIBO:既然隐藏房间里没有放着尸体,那么伪造死亡现场时就是使用了鸽子对吗,现在我总算了解了。

 

梦野:居然敢把余契约下最珍贵的使魔们——!!

 

最原:呃...嗯,很对不起,梦野同学。

 

梦野:这不是简单道歉就能了结的事,汝必须成为余下一个进行魔法演示时的使役!

 

最原:咦?!就是...那个,魔术表演的助手的意思吗?

(只要不是人体切割或者水中逃脱之类可怕的演出,也没关系吧?大概。)

 

王马:亏我还信心十足以为那扇门后面是停尸房呢,结果猜想彻底落空了。黑白熊,所以那些尸体你都收到哪里去了?

 

黑白熊:都妥善地~漂漂亮亮地销毁掉了哟!利用尸体制造假死、或者栽赃陷害的梗已经过时太久了。唔噗噗噗,这可不是在跨作品剧透的意思。

 

白银:...只是推理作品中常见的梗吧,仅仅这么说,也让人搞不懂剧透的是哪部作品。

 

最原:无论如何,凶器被王马君收集起来了应该是事实。隐藏房间垃圾桶里的铅球并不是当时杀害天海君的凶器。

 

KIBO:那铅球会出现在那里是为什么呢。

 

最原:那是黑幕从现场回收的,被赤松同学扔下去、却实际上没有砸到天海君的铅球。

 

梦野:是赤松的...?

 

最原:对,我能肯定这一点是因为...铅球的表面沾了一点粉红色的毛线纤维

 

KIBO:在铅球表面?!但我——

 

王马:呜哇,真没想到!居然是这么细致的证据,但实际发生过的事肯定会留下痕迹,能被小最原发现也完全不奇怪嘛!

 

最原:………………嗯。

赤松同学将铅球带出仓库时,曾经用放在背包里备用的粉色毛线衣将它包裹住,我想是在那时候留下的。

这也证明铅球本身没有被清洗过。扔下这个铅球的赤松同学并不是事件的凶手。

真正的凶手是,利用了赤松同学的布置,掐准时间潜入图书室的黑幕才对!

 

侦探将自己的推理缓慢吐出。胸中的动摇逐渐平伏下去了,却没有畅快感取而代之。

 

百田:那...黑幕,到底是谁啊。

他小心地问,却见自己的助手神色苦闷地用力眨眼,好像有灰尘吹进了眼睛。百田偷偷抽了口凉气,伸手抓乱自己的头发。

百田:当时我们都有不在场证明是吧,喂KIBO,你不是说你有录音功能吗。我们当时是怎么个说法?事情过太久细节的印象实在有些模糊了。

 

KIBO:是这样的,根据我的记录,推定天海君死亡的时候,我们16人互相都有不在场证明,除非使用赤松同学布置的机关,否则无法杀害天海同学。

然而那是我们还没探索过隐藏房间的时候所得出的结论。

 

百田:咦?——对啊,隐藏房间里有两个出口!

 

KIBO:是的,当时最原君证明了图书室那一侧的入口没从外侧被打开过。但假如是从女厕所那一侧进入隐藏房间,再从图书馆的出口内侧打开门。就可以从校舍1层迅速到达事件现场了。

 

春川:当时天海顾着注意安装在书架上的摄像头,没注意到身后的动静也说得通吧...正好黑白熊在播那段吵死人的音乐。

 

梦野:不仅仅是为了掩护赤松的机关,还为了,掩护黑幕自己吗。

 

最原:对...这样一来,可以在当时到达现场将天海君杀害的人就只有——

从食堂离开了5分钟上洗手间的白银同学,只有你能做得到了。

 

白银:咦?是、是我?!

忽然被指认的cosplayer陷入了短暂的呆滞中,随之睁圆了眼,愕然地退了半步抓住身侧的护栏。清秀面孔被逐渐爬上的恐慌情绪扭曲了。

 

KIBO:...尽管我也想模拟出惊讶的表现。然而通过排除法来指认可能的凶手的话,的确,除了白银同学以外没人可以办到。

 

王马:呢嘻嘻,推理太过严密让结果失去了新鲜感呢。

 

白银:等等啊大家,为什么忽然就认定了我是凶手——而且还是黑幕什么的...

最原君讲到赤松同学的机关失败了这里我都还能理解。既、既然都已经失败了,我杀死天海君是为了什么?!

 

王马:嗯?正是因为小赤松的杀人计划失败了,你才要去补上不是吗。

 

白银:...咦?

 

王马:因为黑白熊已经给出动机了,假如在时限之前没有发生杀人事件,就要将我们全·员·处·刑嘛。

结果好不容易盼来了准备下手的小赤松,布置的机关还失败了。

这样下去的话黑白熊就必须履行自己的承诺将我们都杀死。这个精心布置了舞台,准备好剧本的杀人游戏就会因为无聊到让人泄气的理由腰斩了——

 

白银:腰、腰斩...

 

王马:对啊,黑幕肯定不希望观众看到这种烂剧情。

不过让身为主持的黑白熊带头作弊,在最初的事件就偷偷把罪状推给别人来强行延续游戏,这种做法被曝光了肯定也是放送事故吧☆

 

白银:但就因为这样、就能把我认定成凶手吗?!

说到底,这个游戏有观众也只是最原君的推测而已啊?因为赤松同学没能成功杀死天海君,我就急着帮她补刀,怎么想都太不正常了吧!

 

春川:这个杀戮游戏本身已经是异常要素的大杂烩...话是这么说,要我相信白银会是凶手,确实有点难以接受。但她确实是唯一的嫌疑人了对吗,最原。

 

最原:很遗憾,确实如此。而且,能证明白银同学是黑幕的不止这一件事。

 

最原:昨天早晨,大家拿到了新的回忆手电筒不是吗。我和王马君因为不在现场所以没能得知具体的内容,但这也不是重点。黑白熊从前一天晚上、王马君进入了格纳库开始,就一直被血腥猴子监视着才对。它没有机会离开格纳库。

也就是说能够放置手电筒的,就只有黑幕本人。

手电筒是在我离开食堂之后,才在食堂外的走廊被找到的。在我之后第一个离开食堂,并且声称发现了手电筒的人就是黑幕。

 

最原:假如我前面的推理没有出错,那个人,应该也是白银同学才对。

 

白银:……

少女的眼中浮出了怯意。

 

春川:发现手电筒的...是白银没有错。

 

王马:呢嘻嘻,第一发现者才是凶手的套路呢,虽然很朴素却相当实用的的样子。

 

白银:我那时真的只是...找到了手电筒而已,大家,请相信我啊...

 

王马:一味否定被提出来的证据也毫无意义呢。假如小白银没法给出证明自己不是凶手的证据,那投票的结果也就这么决定咯?

 

白银紬右手紧紧攫住自己左手的衣袖发起抖来,几次开口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吐出嘶哑的气声,像是喉咙堵了棉花。细小的汗珠凝在鼻尖。

眼珠转向了侦探,混乱而恐慌的视线锁在对方隐约透出哀伤之色的平静面孔上。

 

白银:……

忽然,不稳的情绪顷刻消散了,她回过神来。

 

白银:最原君他...不是也有机会在走廊放回忆手电筒吗。

 

王马:啊?

 

白银:因为,在我之前离开食堂的人,不就是要到格纳库去的最原君吗?

只要他在那时把手电筒放好,就能让下一个离开的人发现。假如最原君就是黑幕,他事后就可以通过监控知道发现手电筒的人是谁。然后编出上面那套说法。

而、而且...大家难道不觉得关于铅球的证词实在太凑巧了吗?!

 

KIBO:白银同学,你是指最原君要将黑幕的身份栽赃给你吗。

 

白银:我...也只能普通地这么认为了啊。放在隐藏房间的铅球正好沾了毛衣的纤维什么的,这么都合主义的证据简直像是编出来的一样。

 

KIBO:说实话,我在调查铅球时也未留意到表面沾了毛衣纤维。但由于确定了是普通的铅球,所以没有进行过于仔细的观察,也许是我漏看了也说不定。

 

梦野:但是侦探...提出伪证这种事...

 

最原:………………

 

王马:……唔,听起来也没那么出奇。

 

白银:一般来说,不会有人仔细去观察铅球有没有沾到东西吧?

最原君一定是记起了我用5分钟时间上过洗手间的事,才想好这套说法...留到现在抛出来当作证言。

所以,黑幕是、是最原君才对!

 

最原:等等,我只是...

 

百田:等下等下!打住啊!虽说白银是黑幕听起来也叫人难以置信,但终一才是黑幕说什么也太过了吧?!他之前不是,配合王马的计划要跟黑白熊叫板吗?

 

王马:但也可以反过来说——正因为小最原就是黑幕,所以才会这么做。

 

最原:王马君?!

 

王马:黑幕自己演了一场打倒黑白熊的戏,假如在最后才揭露出来的话,也就意味着我的计划从来没奏效过咯?所以他才乐意加入我这种大骗子的计划里。之前我也只确认过小春川不是黑幕,却一开始就盲目地相信了小最原,这也是我的疏忽呢。

 

最原:盲目……

 

王马:啊,小最原露出了一副在大雨天被放进纸箱里遗弃的狗狗的表情呢。

也不是说认定你就是黑幕...应该说,只是这种展开让我兴奋不已罢了。

 

王马:不过小最原的话,肯定能拿出有力的反击才对!是吧?快让我看看吧!

 

尽管最初就不指望王马会采取信赖或是施予援手的行动,但他此时明确摆出看戏的姿态,完全也只能起到雪上加霜的作用。

侦探懊恼地甩了甩头,铅球的证词...他确实察觉到什么了吧。本来提出这点只是想坐实黑幕的嫌疑,王马也理解了这点才会配合他的说法才对。结果现在反而导致了王马对他的怀疑。

但无论如何,还是需要先解决自己提出的论据被对方拿过去反将一军的事态。

 

然而全能的扮演者(cosplayer)似乎已经理清了自己的思绪,在侦探沉默的当口继续鼓动着巧舌。

 

白银:而且,就算那确实是赤松同学当时扔下的铅球...天海君真正是被黑幕杀死的。

那最原君当时不也做得到吗!

毕竟突然就被指认为黑幕,那个,只能反向思考一下...

 

百田:这要怎么做得到?终一当时可是一直跟赤松待在一起的。

 

KIBO:至少书柜被移动,警报响起的时候他是和赤松同学一起,而当时天海君还活着。之后也应该没有行凶的时间才对。

 

春川:要提出反论的话,再稍微冷静地想想比较好。

 

白银:我现在确实是...很害怕,但我说的是认真的啊。

最原君因为全程都跟赤松同学一起,那赤松同学做的布置他很可能提前就发现了不是吗。

而且最原君也是除入间同学以外,唯一知道摄像头拍照间隔有30秒的人。

在警报响起之前他有一段短暂的时间跟赤松同学分开了,就是那时候最原君潜入了图书室,在拍照时间间隔里杀死了天海君。之后回到赤松同学面前,再偷偷打开他手上的警报器...

 

梦野:警报器是被赤松拿在手上的...

 

白银:那只是赤松同学单方面的说辞,也可能是...在说谎不是吗。

 

王马:事实上,小赤松在那个时点提出这样的证词,是伪证的可能性确实很高喔。

因为她已经认定凶手是自己了,所以不能让小最原一直被大家怀疑呢。没办法之下,只能用谎言来袒护了。

唉—假如绕了一圈还是绕回侦探是凶手的meta小说剧情上的话,还真有点无趣呢。

 

那的确是伪证,最原碾着下唇。

简直像是谎言的业报直到现在才刺回了自己身上。

 

KIBO:假如这个说法成立,最原君就是在中途发现赤松同学准备机关的事之后,就已经下决心要加以利用了。

 

百田:你们怎么都——你们看清楚啊!终一他可是每次事件都跟我们一起走过来、积极寻找真相的人,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没可能是杀人的凶手了吧!

 

春川:百田……

 

王马:真的是这样吗。我始终觉得这是个展示给观众看的杀戮游戏才对,既然如此,安排一个适时解决事件让游戏延续下去的侦探也没什么不合理?

为了不让游戏刚开始就被腰斩,将黑子的身份嫁祸给小赤松,在临近尾声时亲自“揭穿”所有真相,把黑幕身份嫁祸给小白银,自己清清白白平安脱出。

充满讽刺的邪道剧本呢!

 

百田:喂王马!你到底是站哪边的?!

 

王马:我可是谎言的同伴喔☆虽然想要这么说,但这次我是站在真实这边的。

 

微笑的盒子被关上了。

恶之总统收敛起全部的表情,空无一物的浓紫眼珠望进侦探的眼底。

 

王马:虽然我在设定上就是个大骗子,但别人的谎言我却很讨厌。

假如小最原一直以来身为侦探的表现,并不是通过“推理”找出了真相,而仅仅是“公布”了他从黑幕视角知晓的事实。只会让我感到作呕而已。

现在小最原和小白银的证词互相对立,至少他们自己已经清楚彼此之间谁才是真正的黑幕。

 

王马:小最原你已经沉默够久了,差不过也该说点什么,来证明你不是那种披着追求真实的侦探皮囊,内里其实灌满了谎言的脓水的家伙了吧。

 

最原:…………

 

这已经是,表示愿意相信我的意思了吧?

最原眯起眼角,不确定地回望过去,他此时没有心虚的必要,能坦然迎向对方直勾勾的视线。

 

最原:白银同学和我的说法,确实是互相矛盾,都有可能成立。并且我们都无法进行自证。

不过,我并不是黑幕。我可以提出新的证据来证明这点。

 

白银:新的...?

 

最原:黑白熊,你在之前的学级裁判中说过,只要对隐藏房间中你的母亲说出“孕育”这个词,它就会制造新的黑白熊是吗。而且只有黑幕才能够正常使用。

我在和百田君探索房间的时候,曾经对她说出过这个词。但它却没有开始运作。

这一点百田君也可以作证。

 

百田:...咦...哦!我的确听到了,终一问过它“孕育新的后代指的是什么”。

是吗,假如终一是黑幕,他这么问的时候那个诡异的机器应该会有反应才对!

 

最原眼见挚友满面的忧虑瞬间就刷上了喜悦的明亮神采,也朝他弯起了一个微笑。

 

最原:既然我无法正常使用那台机器,应该足以证明我不是黑幕了。

 

白银:但那也许是黑白熊配合最原君,说出的谎言啊。它在赤松同学的事情上不是也可能做了假吗?

 

王马:这是说小最原在上一场裁判开始之前就预测到话题最终会是这个走向,先跟黑白熊通过气吗?假如能深谋远虑到这个程度,确实很惊人。

而且,这个说法是真是假其实很容易就能证实——

 

春川:...你打算怎么做。

 

王马:现在中断裁判,到隐藏房间里去。让小白银和小最原在那台机器面前试一次就可以了。

这么一想...早这么做不就好了,以防万一我们每个人轮流试一试比较好喔。

 

白银:咦!

 

KIBO:……意外地直截了当的方法。

 

王马:我可是个实用主义者,用这种最有效率又最无聊的方法鉴别就行!推理什么的已经不需要啦!

 

最原:...我没意见。

 

黑白熊:等一下,你说中断裁判?不要自作主张就做决定啊,既然学级裁判已经开始,就意味着收集证据的时间段已经过了。如果随便就能中断,留出搜查时间根本就没意义了kuma!

 

梦野:但一开始提出,可以让余等中断裁判先在校内探索的也是汝...

 

黑白熊:你们已经把机会放弃了,就像在成为大人的途中被抛在脚下破碎的梦想一样!

 

王马:那边的布偶好像还没搞清楚自己在这场裁判里的立场啊。

 

黑白熊:……!

 

王马:已经忘了吗。

这场学级裁判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审判你包庇黑幕、做出不公正判决的行为。

事到如今,你作为游戏主持的公信力,要求我们遵从规则的强制力——

 

总统嘲弄地摊开手。而血腥猴子随之头颅高扬,装载了加特林机枪的手臂抬起,审判席上脸色发青的布偶熊被枪口对准。

 

王马:很可能已经一败涂地了喔。

 

黑白熊:法警哗变!呼...呼...真是,最紧急的事态!

 

百田:你别假装自己才刚知道这事一样!

 

KIBO:那么,我们现在就前往隐藏房间吧。

 

春川:唉,既然切实可行的方案都被提出来了,有必要这么多此一举吗。白银或者最原,你们谁是主谋者现在就认了吧,反正这里也没地方可以逃。

 

白银:...

暗杀者的视线出奇锐利,仿佛能扎入皮肉剖挖出怯藏着的内心。白银紬吞咽了下,在提出反论时勉强稳固住的镇静情绪,现在又有了要剥落的迹象。

白银:是...我。

是我杀死了天海君。

 

百田:果然吗...唉...

 

白银:这也是没办法的。假如不在时限之前发生杀人事件,大家就都要被处刑。谁都不希望这种事发生。

 

少女在眼镜片后的双眼视线不知落在了何处,像是已经放弃了最后的挣扎,连自白的语气都显得空白而呆滞。

 

白银:但我是白银紬,不是黑幕哦。

 

最原:...诶?

 

KIBO:还是不愿承认吗,白银同学。假如你要杀死天海君,必须通过隐藏房间到达图书室。这点只有黑幕能够做到。

 

Cosplay脸上浮出友善的微笑。

 

白银:是我穿过隐藏房间,杀死了天海君。但我是和大家一起努力活到现在的同伴,怎么可能会是开启这场游戏、引导大家互相残杀的黑幕呢。

 

梦野:是...这样吗...白银她是,余等的同伴。

 

最原:不可能。黑幕的人选,除了你以外不会有别人。

 

白银:怎么会呢,不是还有一个吗。与这场不讲道理的、渲染绝望的游戏正相称的人选。

——我说的是,江之岛盾子的事哦。

 

春川:江之岛?!

 

王马:唔,是谁来着。

 

百田:喂...说什么江之岛盾子,那家伙不是早就死了吗!

 

KIBO:仅有1人的女子高中生,引起了人类史上最大最恶的绝望事件,将绝望感染到整个世界的超高校级的绝望——江之岛盾子。

尽管在她死后,世界范围内的绝望事件仍在持续,绝望的残党与原希望之峰的学生创建的全球性组织未来机关开始了旷世持久的斗争。但她的死亡本身应该是已经证实了。

我的记忆是这样告诉我的。

 

最原:?

 

白银:唔噗噗噗,在说什么呢。自相残杀是不会输的,绝望是不会输的,江之岛盾子也将一直活着。

 

白银:你看,她不就在——这里吗!!

 

少女脸上拉扯出歪曲的笑容,像是将某物拥入怀中一般伸出双臂。

裁判席围拢而成的圆阵中央忽然喷出大量的烟雾,将所有人的视野遮罩。尽管嗅不到使人不适的异味,所有人仍是下意识捂住口鼻,警惕着妨碍视觉的烟雾中潜在的危险。

然而,某一裁判席忽然投下一道明亮的聚光灯柱,将乳白色的屏障冲破。

 

光柱在袅绕雾气中,照映出某位女高中生的窈窕身姿。

 

 

学级裁判 中断—

 

后续→


问题来了,我下半场没写完。所以,下次更新只能说...下周之内吧。

私心还是很喜欢白银姐姐的,所以稍微让她在裁判时反击了一下

写的时候发现最原和小吉两边掌握的信息放一起基本够用了/w

(之后如果照搬游戏的走向来发展似乎没什么惊喜,我想想这要怎么收尾orz


顺带一提,小吉因为进过天海的教室看过录像,所以看到现在最原提供的特典时,跳过了推理也能一下子就能明白这是给谁准备的

但最原是通过特典内容自己推出来的。小吉一方面希望最原能开口问他然后就能顺势绕点圈子,一方面也喜欢看最原不需要借助提示,通过推理得出答案.../w

评论(1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