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游戏王DM+GX】圣者的雕像 序章01

*王样和暗貘良转生设定

*旧坑完全重置

7年前开了一个同名的旧坑,现在依然感觉设想挺有意思,但过去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和现在对比有非常大的偏差,无法继续填下去。干脆决定重新写(旧版本是黑历史还是不贴链接了/w)

 

正剧向。

要说CP倾向的话

DM暗表前提。但AIBO的戏份不占重头...DM线的主角是暗貘良和王样,他们俩会有大量介乎于恶友和相杀关系之间的互动。其他角色的戏份还不确定。

GX吹亮。GX线的主角应该会是吹雪和亮。藤原对吹雪可能会有轻微的...依存感?其他角色的戏份还不确定。

 

其实角色互动要解读成友情向或者CP向都没关系,应该都不会盖章(唯一有丁点可能盖章的估计只有吹亮...吧)

 

大量私设。

序章中直到第一场决斗都是在两年前写的,设定和剧场版应该会有冲突。

首场决斗用的是两年前的卡池卡表+大师规则3。再往后的决斗会紧跟实卡环境。

其实详细描写的决斗应该不会多,但每场都会很长orz

看得不耐烦的话也可以跳过打牌的操作只挑剧情看...



圣者的雕像


序章 残骸

 

01 

 

转校生下午也一直在睡。

 

下课铃响起,亚图姆将视线从前座那个躲在书本后方的银毛脑袋上收回来。将自己的课本收拢整齐,放进抽屉,把空便当盒找出来塞回书包。

 

他听见有人风风火火地快步走近,“亚图姆,先陪我打一局再走啊。”是同班同学的冈田君,午休时间就拿着卡组来找过他,已经连败了两局但明显还没服气。

亚图姆对决斗怪兽的挑战一向来者不拒,淡淡地点头答应。对方摩拳擦掌起来,显得很满意。

 

冈田君左右张望尝试寻找附近的空座椅,最后找准了把亚图姆的前座、仍陷在酣眠之中的转校生。他踢了踢凳脚。“喂已经放学啦,回家去睡。呃,你是姓貘良对吧?椅子先借我。”

 

银发的男孩不情不愿地醒了过来,活动着酸痛的脖子抬头看他一眼,反应还有些滞后,最终也只是默不作声地让出了自己的座位。

 

冈田君挪动课桌和亚图姆的拼在一起,又将貘良的椅子方向掉了个个儿,与他的对手正面相对,方便进行之后的决斗。最后兴致勃勃地掏出卡组。而睡眼惺忪的转校生好像还没有离校的打算,伫在一旁捂住脸上压出来的红印子,注视着他完成了上述行为。

 

一整天都只对着他的后脑勺,几乎要忘记他的脸是什么模样了。

 

这么想着亚图姆又趁着交换洗牌的空隙抬起视线,发现对方也正冷眼注视着他。灰紫色的眼睛里沉着困倦的浓雾,显然是没睡醒的样子,即使目光相触,却连个礼节性的微笑都没给他。

 

“好了,决斗!”冈田君将洗好的卡组拍在桌面上,唤回亚图姆的注意力。

 

 

 

十五分钟,又是两局连胜。尽管这对于亚图姆来说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技抽灰篮对阵破龙剑士,假如前者不是卡组构筑得实在有点次的话,本来也不能说是个容易打发的对手。

 

由于两局都是一面倒的战况,作为胜方的亚图姆自然收到了来自围观群众的赞誉。“你这小子太强了吧...”“好像没见他输过。”“太帅了!”“明天我也把卡组带来吧。”

 

诸如此类,他们是什么时候聚过来的?专注于决斗的亚图姆并未察觉到。转校生也不知何时拖来了一把椅子,坐在一旁懒洋洋地托着腮。睡乱了的头发看来还没彻底理顺,翘起了像是兔子耳朵的两簇。

 

“那我先回去了,可以吧。”亚图姆问道,收好卡组后便将自己的书包提在手里。

 

他没想到的是一直默不作声的转校生也跟着一同站起身来,拉平被压折的衣服下摆后居然主动开口了。

“这个卡片游戏,是叫决斗怪兽吗。”伸手指了指冈田还未收起的卡组。这好像也是他今天转入这个班以后,除了自我介绍之外自发吐出的第一句话。

 

“...对。”亚图姆姑且点了点头,给出最低限度的回应。决斗怪兽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度非常高,就算没接触过,也该听说过名字才对。

 

“那你能教我玩法吗。”

 

“...?”

 

白开水似的语气,该说他不善交际吗。亚图姆侧着头,尝试判断对方只是在搭讪还是确实对游戏本身感兴趣。不过这个对人一副疏离态度的转校生居然会向他搭话,倒是意料之外。

 

“是可以,你还没有自己的卡组吧。”

 

“没有。”

 

想来也是,假如连卡组都能自己准备好,就不需要提出刚才的请求了。亚图姆盯着对方冷漠的紫眼珠思索了一阵,“你也许可以来我家的卡店,我先借你。”很少人知道他其实比外表看起来要好客许多,仅限于决斗怪兽相关的事情上。

 

“哦!那我也要去,我们之间还没分清胜负呢!”接连落败的冈田还心有不甘。

 

假如是教学的话,把人数控制在最低范围内更方便些。亚图姆心想,但并未把为难的情绪显露在脸上,只是偷偷地斟酌着劝对方来日再战的说辞。

 

烦死了。好像听见转校生砸着嘴唇低声嘀咕了一句,亚图姆稍有些讶异地看向了他,对方察觉到后也瞥他一眼,眼角似乎溜过了一丝易被遗漏的笑,不像是善意的。

 

“既然两局都是惨败,好歹也改过卡组再来挑战吧。否则再打多少次结果都一样,单纯浪费时间而已。”转校生转头就没给冈田好脸色。

 

话是刻薄了点但说得没错,亚图姆想,也只能在心里暗自赞同。不过这家伙,自己连规则都不懂底气却这么足,是不是太傲慢了?虽然也不全是坏事。

 

貘良没再把注意力分给显得气急的冈田了,伸手捞起自己座位上的书包搭在肩上,分开围观的同班同学走了两步,回头招呼亚图姆赶紧跟上。

“走了,你家应该不远吧。”他抬了抬下巴,过于理所当然地说道。

 

 

02

 

玻璃门被推开时室内的光线迅速地晃了一下,撞响了挂在门把上的银色摇铃。

 

武藤游戏从柜台前抬起头习惯性地喊了一句欢迎光临,看见走入店铺的是熟悉的小小身影之后,营业性的笑容真切了几分。

 

“我回来了。”男孩挠了挠头发,向他的监护人点点头。

 

“欢迎回来,亚图姆。”游戏想要起身去迎接却发现对方身后还跟了另一个人,脸刚好被挡住了没能看见,只知道对方稍高一些,翘起的两撮银发色泽很漂亮,他想起了兔子的长耳朵。“带了朋友来玩?”

 

“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往旁边让了让,示意那人往前走两步,露个脸。

 

“是我的同学,叫做貘良。”

 

貘良纪人,兴趣...?也许是,trpg吧。就这样。

因为是相当简洁(而且无精打采)的自我介绍,所以亚图姆还算记得。

 

但他注意到自己性格温和的监护人似乎突然僵住了脸,“...巴库拉?”游戏犹豫地重复了一次这三个音节,嗓音却跟他的笑容一样不自然。

 

我是貘良纪人,请多指教。

亚图姆听见转校生语气平平地说道,但武藤游戏的视线却带着莫名其妙的惊疑,相当罕见的表情。

 

“游戏,你脸色不太好。”

 

“呃...因为亚图姆很少会带朋友过来,有点意外。”游戏展露不自然的笑容,多少有些窘迫地揉了揉自己发僵的脸颊。

 

我带同学来店里是这么稀罕的事?亚图姆狐疑地想,好像也没有多大必要去追问。“他说想学决斗怪兽的规则,又没有卡组,就带过来了。”

 

“嗯?以前没玩过吗。亚图姆跟貘良君是同班同学...对吧。”

 

“今天刚转来的转校生。游戏,我可以借一下店里那几套新手卡组吗。”

 

当然可以。青年忙不迭地点头,终于收回他对银发的男孩那份摸不清意味的逼视,看起来总算平静下来了。“你们要在店里玩还是到楼上?”

 

“这里就可以。”第一天认识的人,还没混熟,直接带进屋里难免有些抵触。

 

游戏思虑着什么般眨了眨眼,又打量了亚图姆的新朋友好一阵,最后才放松了肩。“那我去给你们拿点饮料吧。”他离开了柜台,走进里屋。

 

听见了游戏踏在木质楼梯上噔噔的脚步声后,亚图姆将书包随手甩在店里空着的一张椅子上,小学的放学时间比较早,这个时段几乎不会有客人。

他听见站在两步开外的貘良打了个哈欠,这才想起转头去看他的客人,对着那张朝他露出假笑的稚嫩面孔上下打量。

 

“你跟游戏该不会认识吧。”亚图姆问。

 

“是认识。”

出乎意料的答案,亚图姆稍睁大了眼。但貘良似乎很乐于从亚图姆的脸上捕捉到惊讶的表情,歪着头懒洋洋地观察了好一会儿,在对方禁不住追问前才抢先补充道,“决斗王武藤游戏,我在新闻上见过他。但他估计不认识我。”

 

“就这样?”亚图姆微微阖上眼帘,流露出狐疑的神色。

 

“我的表哥...貘良了,跟他是高中同学,也提起过他。可能因为我俩长得比较像,所以决斗王才会这么吃惊。”貘良纪人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垂下视线假装在研究自己指甲上的毛刺。“你和决斗王也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会是私生子吧。”

 

“是兄弟。游戏才24岁,我已经11岁了。”亚图姆面无表情地回答,心里猜测对方开这种显然并不有趣的玩笑是否故意为之,但又莫名觉得他原本就该是这副不讨喜的性格。

 

貘良好像觉得他的反应很没劲,耸了耸肩也把书包往座位上一扔。“好吧,无论如何,可以开始教我玩了吗。”他停顿了两秒,“麻烦你了。”不情愿地加上了干巴巴的敬语。

 

 

03

 

亚图姆收起刚被自己翻开的业炎防护罩。貘良用龙神点掉了后场的永远之魂,清空了他的前场后准备打出一波,但之前用试胆竞速卖血卖得太过爽快,攻击宣言时便被炎罩将剩余的生命值清空干净了。

 

“你上手得很快。”他客观地评价道,希望对方别把它理解成一句单纯的安慰。“觉得决斗怪兽怎么样?”

 

貘良侧了侧头,思考怎样的评语才能让自己显得更像个初次接触游戏的新手,“...卡图不错。”他看着自己墓地最上边的暗黑界术士,面不改色。

 

桌对面的国王陛下意外地是个尽责的老师,向他讲解规则和卡片效果没有显出半分不耐烦的模样,而貘良每抽一张卡都要假装自己需要读效果,操作也不能太过流畅,一局下来花了几乎半个小时的时间。

麻烦死了。他在心里抱怨。

 

“再来一局吗。”

“好。”

“如果想换一副卡组试试的话,还有一些可以挑。”

 

魔偶甜点。鬼计。光道。放在长桌一角的卡盒里还收纳着好几套卡组。

根据对方提供的说法,这几个符合一般审美的主题卡组似乎更容易博取初次接触决斗怪兽的玩家的好感,造价也并不高昂。

尤其还因为,店里时不时会出现带着女性友人前来光顾,并尝试劝她入坑的顾客。

 

“...就这套可以了,我再熟悉一下。”貘良撇了撇嘴角。

 

“你玩决斗怪兽多久了?”他又问道。注视亚图姆将幻想之黑魔术师从墓地挑出来,又把黑魔导插回卡组。“我听说黑魔导的卡片很少见。”

 

决斗王曾经以及现在的王牌,最上级的魔导师。

 

海马公司早在几年前就停止了对黑魔导的印制与发行,并且公开销毁卡模,存世量本来就相当数量稀少的黑魔导立时身价倍增,仿冒品大量涌现,甚至还有认为目前市面上可交易的黑魔导全部都是赝品的说法。

 

“三年而已。黑魔导...是游戏给我的。”

 

“真大方。”银发的男孩吹了个口哨,国王陛下的遗物,现在物归原主了。虽然两任持有者目前都对此一无所知。现状很有趣。

 

亚图姆一言不发地将自己的卡组洗匀,抽空瞥了他的对手一眼,只觉得对方眼中讥诮的笑意让他胸口发闷,不太畅快。

这是天生的嘲讽脸吗。他心想。

不过这么说来,“游戏好像走开太久了。”

 

他望向柜台旁边的门,那扇门通向店铺后方的住宅。武藤游戏上了楼之后,便再没发出什么响动。

也差不多该到附近的高中放学的时间了,假如作为店老板的武藤游戏不在的话,他一个人可应付不来大量的顾客。

 

“你想去看看他的话,顺便帮我拿罐橙汁。谢啦。”貘良漫不经心地指使道,很敷衍地加上道谢,好像忘记了自己和对方还不是很熟的事实。

 

亚图姆也只好耸了耸肩,放下卡组准备站起身时,却发现貘良兀地抿直了唇线,抬起眼睑,灰紫色的眼瞳中倦怠的情绪一扫而空。视线越过了他的肩,投向他所背对着的店铺大门。

 

“有客人。”他朝亚图姆抛去一个示意性的假笑,凉意却沉在眼底,这副表情出现在十岁出头的孩子脸上,显得相当不协调。

 

与此同时,挂在门上的铃铛被摇响,亚图姆回过了头。

 

两名带着墨镜的、方脸的中年人推开玻璃门,踱进了店里。

黑色紧身衣包裹着细长的身躯与四肢,相同款式的决斗盘固定在左臂上,两人的打扮一模一样,甚至连冷笑弯起的弧度好像都无出二致,尽管有着人形的躯体却更接近某种精确的量产品。

 

“欢迎光临。”亚图姆平静地说,直觉在向他发出预警,一股粘稠的、不祥的气息似乎正顺着脊背往上攀爬,钻入衣领,缠上了心尖。

他下意识伸手摸索到放在桌边的卡组,将它重新攥在了手里。


后续→序章 02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