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15(王最?)(完结)

*第五章if

*王→最 百春的倾向,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不会着重描写CP本身的发展,结尾也不会盖章

*对比原作有大幅度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希望各位能够享受到最后/w


前文链接

日常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搜查篇 09 

裁判篇 第5章 10 11 12   第6章 13 14


(接上)


白银:各位现在正在参与的正是弹丸论破的最新续作,究极的虚拟现实杀戮游戏——《新弹丸论破V3大家相互厮杀的新学期》真人秀节目哟!


黑白熊:弹—丸—论—破—

唔噗噗噗,既然说到黑白熊的话,也就只能是出现在弹丸论破里了吧!虽然提供我的音源的声优演员更换过好几代,中途也出现过好几次修改人设或者增加衍生形象的提案,但本熊作为弹丸论破看板熊的地位可一直没有动摇过kuma!

 

Cosplayer施施然地转过身,朝离她最近的一块屏幕摊出手掌进行示意。

Team Danganronpa的LOGO在荧幕的右下角闪烁着。

 

白银:我所属的“弹丸论破团队”,正是为了每一期的弹丸论破节目绞尽脑汁,为了使观众在血腥快意又充满人情味的杀人游戏中感受到快乐而存在的工作团队呢。

 

白银:正因为得到了广大观众的支持,所以弹丸论破系列才能一直运营下去直到现在。

用心运营着游戏的也并非绝望的残党,而是跟你们一样在和平过头的世界里开始感到无聊的普通人组成的正规公司哦。

 

百田:你居然说和我们一样?!别把我们跟外面那群

 

宇航员恼火地指向刷出大量“wwwww”“白银桑辛苦啦”“是个每天在家蹲弹丸直播的死宅真是对不起了”“我爱弹丸 弹丸使我快乐”等文字的屏幕。

 

百田:看着这种游戏还能笑出声来的家伙混为一谈啊!

 

王马:——那么,游戏的参加者是怎么决定下来的。

 

淡漠的声音搅进了因突如其来的荒诞展开而显得不真实的气氛之中。

 

最原:…

 

白银:是?

她轻轻偏着螓首。

 

王马:像我们这种,被安排进杀戮游戏里取悦观众的参加者,你们是怎么选出来的。

 

白银:是呢...既然机会难得,大家要不要试试猜猜看?

在弹丸论破大受欢迎的外面的世界,能够一直举办至今的杀人游戏,我们要怎么从普通人之中选出参与者,为他们清空记忆,并且添加新的身份呢?

 

最原:…………

是他们,自愿参加的吗。

 

春川:等等、这再怎么说也——!!

 

江之岛:BINGO—大正解~!

与审判席上的黑白熊保持一致的动作,绝望作出捧腹的夸张神情放声大笑。

江之岛:把平庸到让人绝望的你们改头换面扔进弹丸论破的世界里,全部都是身为粉丝的你们自愿作出的选择!

 

梦野:...呜

 

魔法使脸色发青地捂住了嘴。

 

最原:………………为什么,我们会...

 

KIBO:我不认为普通的人类,会自愿选择参加互相残杀的游戏。

 

白银:这应该很好理解吧,正因为想要体验奇妙的人生,所以才是普通人不是吗。

 

白银:你们最初来到才囚学院的时候,可是跟现在完全判若两人。是一群扔到人堆里就找不着的、再平凡不过的高中生。

那时候的你们才是“真实”的,现在只是为了契合杀人游戏的设定,而被塑造了全新的、更有个性的“虚构”形象而已。

毕竟毫无特点的参加者跟弹丸论破的世界观一点也不相称嘛。

 

百田:不,不对。我们不都是实实在在的人吗!我们现在、就好好地活在这里啊!

 

白银:对呀,但也只能活在这里了

希望之峰的学生也好、超高校级也好、才能也好、性格和身份也好,全都是设定的产物。

而这些设定也仅仅在这所才囚学院中、在这场游戏里才有意义喔。

放到外面的世界,你们就会变得什么也不是。

 

江之岛:所以才说你们跟我一样,是只能活在弹丸论破世界里的角色呢!

 

白银:顺带一提,负责这期角色设定的人也是我。

虽然由于被新记忆覆盖过的关系,“真实”的你们现在已经哪里都不存在了,但其实还是留下了少许的记录。

 

白银笑意吟吟地抬起手,清脆的响指声响起。弹幕瞬间涨了数倍的荧幕闪烁,被切换成一段影像。

「第154号 我的名字是■■■■」

拍摄视角自斜上方,黑色短发的少年套在黑色的西装式校服里,没摆正的鸭舌帽挡了半张脸,露出的一只眼睛视线紧张地游移着,踌躇的吐字显得含混,脸部肌肉群却是无法压抑地扭成了笑。

「我...从很久之前就非常喜欢弹丸论破,期待着总有一天能参加杀人游戏

那个,假如真的能够参加的话...我想成为“超高校级的侦探”试一试..」

「虽然之前也已经出现过好几个“超高校级的侦探”了,每一个角色,我都非常喜欢。我也非常期望能成为那样!」

「啊不过,不是侦探也没关系,只要能够加入弹丸论破的世界,无论是什么角色都行。

总之我...无论如何都希望成为弹丸论破世界的一员。」

吐露出自己深切的希望后,他的笑容似乎放松了些许。眼中闪耀着兴致勃勃的神采。

「所以,如果我能参加这张杀人游戏的话,我一定会尽我所能

——用前所未见的方式去杀人,让所有的观众都吓一跳的!」

「而且“超高校级的侦探”成为凶手的展开至今为止还没有过,作为侦探肯定会知道独特的杀人手法!」

「对了,我也想过自己作为凶手被处刑的方式,那是与“超高校级的侦探”相称的——」

 

影像中断。

密集的沙沙雪花映入侦探滞然的、无神的眼瞳之中。

 

最原:那是什么...刚才的...

 

春川:...最原,刚才那个是你没错吧?

 

最原:我...我不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这种——

 

白眼:不记得是当然的,因为大家过去真实的自己都已经被现在虚构的设定覆盖了呀。

 

白银:在V3的参与者敲定之后,这些影像就作为宣传PV的一部分在各大电视台播放了一个月。不过事前声称说“要用独特的杀人手法带来惊喜”的最原君,最终还是成长为正统的、可靠的侦探了。

作为负责这期弹丸主要人设的我,多少也有些欣慰。

 

百田:你是说,我们所有人,以前都像那个影像里那样...?

 

江之岛:嗯嗯,正解。如你所见,就是对自己的平庸无能为力,对参与杀人游戏蠢蠢欲动的一群杂鱼而已。

 

梦野:真、真的...

 

白银:不仅是这些,就像曾经对成为凶手跃跃欲试的最原君一样,其他各位的影像与现在对比起来看也别有一番风味呢。举例子来说,曾经作为团队的主心骨,想领导大家找出主谋者终结这个游戏的赤松同学——

 

最原:够了!!!

……

………………

不要把那种影像放出来了……请你。

 

黑白熊:啊——哈—哈—!看来大家对过去真实的自己都有诸~多的不满呢,果然还是,现在虚构的自己更好吧?你们一定都这么想吧?

 

白银:发现一直坚守的自我是虚构的产物,是怎样的心情?

就比如说,从刚才开始就冷静过头了的王马君?你很早之前就看过另一份特典了对吗。

误以为最重要的伙伴在自己够不着的地方凄惨地死去,跟知晓了最重要的伙伴从来不曾存在过——

 

江之岛:哪边才是,真正的绝望呢?啊哈哈哈哈哈哈!!!!

 

王马:…………

啊啊…简直像是把要孵化的毛鸡蛋打碎,拎着已经成型的小鸡崽在小孩面前晃来晃去一样。只能解读出恶意的行为连trick都称不上,我一秒钟都不想多看了。

 

梦野:已经够了...够了吧,快停下来...

真相这种事,我已经不想继续听下去了!只要,快点把我们放回去就好...

 

黑白熊:啊咧,直到现在,你们还是希望能够回去吗,以虚构的身份,回到现实世界之中?

 

白银:这样真的好吗。正因为还身处于弹丸论破的世界里,你们才能作为现在的你们存在。一旦到了外面,身份和记忆全部都会变成一场空,你们自身什么都不会剩下哦。

 

KIBO:难道还有其他的选择吗,既然已经确定人类没有灭亡,我们也不可能一辈子留在这里面。

 

白银:可以的。

 

KIBO:...咦?

 

白银:真相已经全部揭晓的当下,也差不多该让大家决定这一期弹丸论破的结局了呢。

 

春川:让我们...来决定?

 

白银:虽然在校规里规定,幸存者需要减员到2人以下才能进行毕业典礼。但现在能确保规则强制执行的血腥猴子,也被王马君夺走了控制权。

在按正常流程完成游戏这一点上,大概是无法保证了。不过...

 

江之岛:假如我需要依赖那种东西才能散布绝望,那本质跟流氓警察等级的玩意儿也没什么区别了。

既然裁判的规矩都被你们破坏得七零八落,那干脆,切换到路线B好了。

 

KIBO:呜...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江之岛:先说好,接下来可是原创剧本。事后会有原作厨把刀片寄到企划部门也说不定?为了向你们展示最高的绝望我也是拼上了一切啊。

作为开启这场游戏的主谋者,我在此宣布,胜利条件变更——

 

金发少女像松鼠一样蜷起手托住下巴,眨巴着灰蓝的暗淡双眸,笑容与嗓音都极尽甜美。

 

江之岛:跨过凶手与受害者的尸体走到这一步,将主谋的正体和游戏的内幕都剥得一丝不挂的在座各位~♥

现在你们有权利自行选择,是否要从才囚学院毕业哟!

 

最原:!

 

百田:让我们自己选要不要毕业吗!

 

春川:...现在马上就可以?

 

白银:没错,而且既然无法确保规则的执行了。那么就不需要统计票数,每个人的选择也只影响到个人!请无需顾虑,作出自己的选择就好。

 

KIBO:这种问题想都不用想。我们正是为了和大家一起离开这里,才努力活到现在的。

 

白银:原来如此...KIBO君已经做出决定了吗。但还是请大家认真考虑清楚比较好,这可是希望绝望的二选一哦。

 

梦野:希望和绝望...汝是什么意思...

 

白银:如果选择希望的话,就马上可以从这里毕业。字面意思上,离开才囚学院回到外面的世界去。

 

江之岛:不过一旦从专为虚构的你们而设弹丸论破世界离开,到底会导致什么后果呢——这实际上意味着迎接陌生世界的希望,抑或被陌生的世界淹没的绝望,又或者是必须接受陌生世界的现实?这我就管不了了。

 

白银:而选择绝望的话,就是留级处理了。你们可以继续留在才囚学院之中。

 

春川:...留在才囚学院,仅仅是这样?

 

白银:就是让虚构的你们继续存在于虚构的世界中而已。绝望或许也没这么坏,对吧?

 

KIBO:你就是想用这一点来诱惑我们,让我们放弃逃离的机会吗!

 

最原:…………

 

梦野:……但假如离开了这里,余等到底会…面对怎样的世界呢

 

王马:不懂人心的机器人,该不会连其他人在为了什么而困扰都没想通吧。

 

KIBO:呜、没有这回事!

 

机器人将拳头紧握的右手认真地放在胸前。

 

KIBO:对自我的存在产生质疑,这种动摇的心情我是能够理解的。

我作为机器人,在学习人类的情感时,也曾为了自己所理解的内容仅仅作为数据而存在,跟人类发自内心产生的情绪是否有本质上的差异,之类的问题而陷入无止尽的计算之中。

 

KIBO:然而这并不是,停滞不前的理由。

停下脚步的话意味着什么都得不到。绝对不能因为恐惧未知而放弃希望!

 

最原:希望?

 

KIBO:外面关注着这场游戏的观众里面,肯定也有着要寻找希望的人在。

参加了这场游戏的我们也一样,无论一开始是出于什么理由,但现在的我们,一定不是为了得到停滞的绝望才站在这里的。

 

KIBO:即使陷入迷茫,只要不断去叩问内心,就总能够得到答复。

这就是我现在,得到的答案!

 

白银:——啊,这个!

KIBO君说的该不会是,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吧?

 

眼镜少女竖起了食指,语气一派轻松地发问道。

机器人有一瞬间愣住了。既往一直遵从内心之声的引领采取行动的他,这样的疑问仿佛相当于直指他作为自我的本质一般。

假如作出回答的话,有关自我的一部分似乎会有什么因此崩塌也说不定。

 

然而与直觉无缘的机器人,并未产生这样的念头。

所以他吐出了诚实的答复。

 

KIBO:是 这样没错...?

 

白银:嗯,果然呢。但那实际上并不是你内心的声音,而是外界的声音哦。

 

KIBO:诶??

 

白银:我也说过,负责大家角色设定的人就是我吧,所以KIBO听到的声音实际是什么,我不可能会不知道。

那就是来自外界的声音啊!

 

KIBO:外界的...声音...

 

白银:你从一开始就被设置在特别的位置,因为,你其实就是观众的代表啊!

 

回响于内心深处的声音仍在呼喊着“不能放弃希望!”的振奋之词,但机器人的行动却陷入了哑然的静止之中。

 

白银:你的内心之声,实际上是为了能与观众进行双向通讯而安装的机能。为了增加和观众的互动性,我们也是下了一番功夫。

在你头上其实还装有一根伪装成头发的天线,也是为此而存在的。

 

KIBO:也就是说,过去在我迷茫时引导着我的行动的...仅仅是观众的意见?

 

白银:不仅如此,为了增加直播的临场感,KIBO君同时也要担任直播第一视角的摄像头呢。

我说的就是你的那双眼睛。你所看到的事物,也正是观众们能看到的哦!

 

KIBO:我的...眼睛?

 

它混乱地捂住自己的双眼,用力甩了甩头。

裁判场四壁的屏幕上开始刷出“冷静点啊KIBO”“卧槽画面突然!!”“别再晃了”怨声载道的弹幕。

 

——冷静下来,心怀希望,继续完成这场裁判。

如同过去无数次那般,他的内心适时给出了温柔而坚定的建议。

然而假如白银紬所言为实,这也许只是观看着真人秀的观众们想要更好地欣赏游戏,才如此希望他充当一个老实的摄像头罢了。

 

江之岛:也就是说,只要能够使你绝望,与你保持同一视角的观众们,说不定也会一起坠入到绝望之中呢!

即使是虚构的绝望也能如此反过来侵染现实。唔噗噗噗,这一定会是,最美妙的绝望吧。

 

KIBO:我……

我不会...允许它发生的。

 

江之岛:哈?

 

KIBO:我是绝对不会陷入绝望的——!!

假如说我真是观众代表的话。

就让我通过自己内心的声音,把希望传播到外面的世界吧!

 

白银:咦,你是说,要对享受着杀人游戏的观众传播希望吗。

 

江之岛:没用没用没用没用!对你们的自相残杀充满期待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对希望有所期待啊。那个无聊的世界所追求着,仅仅只有绝望而已!

 

KIBO:不对,刚才我的内心之声是这么说的。我要抱持着希望来完成这场裁判。

观众之中一定有期待着希望的人在。我就是在这些温柔的建议之下走过来的,这样才有了今日的我。即使这也许不代表我独立的意志,我也绝不认为这是错误的!


白银:哇哈!不愧是...希望(kibou)的机器人!

 

Cosplayer反而满脸喜色扬起眉稍,甚至心花怒放地在胸前拍了拍掌。


黑白熊:呀吼——!太棒了!

这正是弹丸论破惯有的展开呢,希望和绝望的终极对决!但正因为形成了传统,所以才备受期待啊。

 

江之岛:真恶心,满嘴希望希望希望的...简直像某些过气主角会有的气势。


白银:看来只要将这样的你打进绝望之中,就能让游戏迎来完美的圆满(悲惨)结局呢!


KIBO:我不会让你这么做,希望是永远不会输给绝望的!

大家也一定能够!跨越现在的绝望,将希望抓在手中!

 

白银:哦,必胜宣言呢!

 

百田:…………

唉。

KIBO都说到这份上了,看来再不表态也说不过去了啊。

 

KIBO:……百田君?

 

百田:听你们一直吵着什么绝望和希望,大道理我也不会讲。总之好不容易知道外面有人类存活,麻烦的病症也有机会治好了。我可没打算留在这所学校里等死啊!

我的选择是——毕业

过去主动参加这游戏的我可能确实很不堪,这我不管。只是现在的百田解斗是什么人,将来能做到什么,我自己最清楚!

 

百田:而且,居然说在这里跟你们一起挣扎着活过来的日子是虚构的?明明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东西了吧?!

 

最原:…………

 

王马:大道理我也不会讲。啊哈哈,这句话可真不得了。

 

百田:唔!你少啰嗦。

 

春川:百田...

 

百田:终一,春卷,干嘛这样一脸死人相啊。都到这一步了,难道还有什么是我们三个在一起没法跨过去的槛吗。

 

春川:不...只是忽然觉得。假如是跟你们一起出去,无论是作为暗杀者还是普通人,就算从一无所有重头来过,或许...也不坏...

 

百田:呃,说得太小声我好像有些没听清楚?

 

春川:唉...只是说我也要毕业的意思而已。

 

梦野:余...余也想了很多。即使余现在的记忆只是虚构的,但余的魔法却是货真价实,只要能到外面去的话,也一定可以用余的魔法...让大家露出笑容。

而且尔等也会,跟余一起的对吗。

 

KIBO:是的!

 

百田:这还用问吗?

 

梦野:...余也决定,要从这里毕业

 

KIBO:大家真的都——

 

在白银紬沉默的注视之中,KIBO期待的视线在还未表态的剩余两人脸上来回扫过。总统耸了耸肩,把手臂放到脑后,难得没有朝机器人口吐恶言。

 

王马:本来就没什么值得犹豫的,我肯定不会继续待在这里。

明明已经把游戏本身破坏了,假如谁最后说要决定留下来的话,就算用机枪在他屁股后面扫一轮也得硬把他赶出去才行。没骗你们哦。

 

王马:嗯...虚构的邪恶组织的首领吗。既然是实际上从没存在过组织,那我自己再亲手建一个就好。

不过,这真的就能称作所谓的希望——?

 

KIBO:异议,这与希望的概念完全搭不上边!

 

王马:我觉得你在意的点是另一码事...


最原:…我也,不打算留在这里。

 

白银:哈...结果大家都选择了希望啊。

 

Cosplayer环视了四处一周之后,沮丧地塌下了肩,镜片后的眼眸中流露出几分落寞神色,其中多少是真心实意,多少是为营造节目效果的演技也不得而知了。


白银:这么说来,这场学级裁判,本来就是用来审判成为了凶手的我呢。

到最后我也必须面对处刑才行。

也正好,用绝望的“留级”作为处刑的内容吧。

 

最原:这可不行。

 

白银:…………嗯?

 

最原:我是说,白银同学也不能留在这所才囚学院里。


春川:怎么回事,最原。就算你平常有些心软,也应该不是在这种事情上含糊的人才对。

 

王马:诶—看来小最原忽然又有了什么新发现的样子。

 

最原:白银同学,以前进行过的杀人游戏里,应该没有出现太多次像我们这样,抢走了血腥猴子控制权的情况对吗。

假如是在一般情况下发现了黑幕身份,幸存人数又超过2人,那会怎么处理游戏的结尾?

 

百田:为什么忽然关心起这个来了?

 

最原:因为这场游戏绝对不能按照既有的流程来结束。

我必须得到这个答案,所以请诚实地回答我,白银同学。

 

白银:...确实,过去将规则的强制执行力无效化的情况很罕见。

一般来说,希望和绝望的最终对决是定番,投票也是按多数票决来决定全体成员的去向。

假如选择了绝望的话,就是大家一起留级。

假如选择了希望的话,就是挑出2人毕业,剩下留下的人全部处刑哦。

 

梦野:全、全部处刑?!

 

KIBO:这样的结局也能称得上是希望吗!

 

白银:在绝望之中挣扎着存活的,才能称之为希望哦。忍痛牺牲了同伴活下去的人们会对得来不易的希望更加珍惜。观众们也会从中得到鼓舞。

并非十全十美的故事,这就是弹丸论破系列能如此受到追捧的原因呢。


百田:只不过是强行制造了遗憾而已吧...

 

白银:本来也是依靠设定搭建的舞台呀,所以也必须遵循设定好的规则结束游戏。

 

最原:那么,在选择了希望之后,剩下的人受到的处刑,其实也是“留级”。我说的对吗。

 

白银:…………最原君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呢。

 

春川:说中了吗?

 

百田:这么说来留级的处刑到底是怎么回事。继续留在才囚学院,听起来确实不好受,但也仅仅如此而已。这也能算得上是处刑吗。

 

王马:而且如果要将杀人游戏一直举办下去,作为舞台的才囚学院因为这种理由被占用也不是办法。所以,这里肯定会有什么解决方案吧?

 

最原:我想受到“留级”处刑的人,会被投入到下一场杀人游戏里面。所以天海君才会作为上一场游戏的生存者加入这场游戏,这是他自愿选择了被处刑的结果。是这样吗。


Cosplayer讶异的神色只滑过了一瞬,然后便坦然地颔首。

白银:嗯,正是如此。

 

春川:等一下,这样的话。假如游戏的黑幕不成为凶手并且骗过所有人的话,不就绝对无法毕业了吗?

 

暗杀者的眉头皱紧了。

 

春川:但黑幕需要让游戏尽可能持续更久,所以又不能这么做。而只要ta没在中途被杀死,又必须因为留级的处刑加入下一场游戏。

所以白银...你已经参加多少次了?

 

白银:多少次了呢...事实上,我自己也无法确认自己记忆的真伪。

说不定我属于弹丸论破团队的记忆,也是虚构的一部分。但也没关系,只要留在弹丸论破的世界里,这样的我就是真实的。

当然不是说我要借机推卸责任的意思,在这期弹丸论破里,我身为黑幕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

 

白银:所以,即使你们从这里出去了,最终也什么都没能改变


江之岛:撕开封闭的鸟笼,拥抱广阔的未来吧——很开心吧?

但外面人类,每天~每天都在重复着这样的进程,遭到绝大的肯定或者否定就会被压垮。但在微小的绝望与希望中循环往复,通过对他人与自我拷问的痛楚来提醒自己仍然能意识到快乐,就这样依靠自我回馈却能平稳活下来。

跟为了品尝绝望而先制造出希望的我不同,外面的人是为了追寻希望而人为制造出绝望呢。所以互相残杀的游戏也绝对会一直、永远地继续下去

明明选择了希望,却无法将绝望终结。这种空虚感也会孕育出甘美的绝望哦,唔噗噗噗。

 

KIBO:那么,即使我们就这样结束了游戏,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下一场游戏开始...而已吗。

 

白银:没有错,而我也将投身到下一场游戏之中,用绝望来感染这个世界呢。


最原:所以我说。我是不会让白银同学被“留级”处刑,参加下一场游戏的。

 

最原:我没打算留在才囚学院,但这跟希望或者绝望毫无关系。

大家也必须如此才行。

这种游戏每次重来,都只是不断重复着希望和绝望的对抗而已。而且正因为希望能够获胜,杀人游戏才会不断继续下去。

 

KIBO:正因为希望获胜了吗...?


最原:外面世界的家伙都期待着在杀人游戏里看到希望最终战胜绝望的剧本,期待着一次又一次艰难的圆满结局,所以这种疯狂的游戏才会一直重复了53次。

但是。死去的大家也好,挣扎着活到现在的大家也好,我们才不是什么在故事里诠释希望或者绝望的虚构角色。我们胸口里的疼痛,是货真价实的啊!失去同伴的痛苦,也是真的!

 

最原:所以我,绝对不会原谅玩弄着我们性命的杀人游戏。

如果说这就是外面的世界追寻着的东西的话,那我就否定那样的世界。

我要与把我们的悲伤和痛苦当成乐子来看戏的的世界——战斗!

 

白银:要与外面的世界...战斗?你要怎么做?

 

最原:我绝·对·不·会,让这场游戏,以他们期待的方式来结束。

无论是绝望还是希望,哪边我都不会去选。

裁判也好处刑也好黑幕也好,这场游戏全部的意义我都要否定!

 

最原:我要否定,弹丸论破本身。

 

白银:哈?

 

王马:哇啊——!这是什么,听起来还真是一点都不无聊!


最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是不会让白银同学被处刑的。你也必须跟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才行。


KIBO:但那可是游戏的黑幕,就这样带她出去,真的可以吗?


白银:请等一下...我可不打算按你说的做。


春川:说是黑幕,只是她被分配到这个位置而已吧。既然这是一个真人秀节目,背后肯定是个很严密的策划团队。就算只将白银一个人处刑,确实也无法改变任何事。


王马:所以说,小最原这是要将游戏设定的boss本身从游戏中解放出去吗?这放在Meta Game里也是相当之理想主义的类型啊。


白银:似乎...我的意见被彻底无视了?

只不过,我认为最原君的行为实际上毫无意义呢。虚构的角色就算控诉再多,外面的世界也只会感觉到虚无罢了。

立场本来就不对等,这种情况下跟游戏外的观众进行战斗...你觉得这种事真能够成立吗?


王马:是这样吗?但我觉得方法还是有的,既然那些把我们当猴戏看的观众想看到的是希望战胜绝望,那给他们一个反过来的结果算了。

 

百田:你是让我们自愿选择留级参加下一场游戏吗,别开玩笑了。

 

王马:确实,那只是选择了一个支线结局而已,完全谈不上否定游戏本身。

那么来试试把角色定位弄得一团糟?比如让小最原这时候跳出来说“其实我才是杀死小天海的凶手!”之类的。

只要小白银推翻不了这个说法,那小白银因此而自曝黑幕的表演,就会变成一个单纯的笑话啦。

 

最原:…………

 

春川:这可是就在不久前最原才拼命否定的事。现在重新抛出来的话,实在缺乏说服力。

 

KIBO:那个,难道有说服力的话,你们就真心觉得让最原君背下凶手的黑锅也没关系吗。


梦野:听起来也太可怜了...

 

最原:……事实上,我可以做得到类似的事。

 

百田:啊??来真的?!终一...你不是真要把凶手的身份往自己身上揽吧?

 

最原:白银同学,在这场最后的学级裁判中,你说自己作为凶手无论如何都要面对处刑,所以会因为“留级”而参与下一场杀人游戏是吗。

 

最原:但其实,我之前用于证明赤松同学不是真凶而提出的证词

「放在隐藏房间的铅球表面沾了粉色的毛衣纤维」

这是个伪证。

 

白银:咦?

 

王马:原来是这样——

把自己说过的谎言(伪证)当成真实(论破)来使用吗。啊哈哈!!这可真是杰作!

 

KIBO:那...所以...

 

最原:在隐藏房间发现铅球的时候,我能够推断出的只有“黑幕得知赤松同学的计划后将铅球带到了隐藏房间”这件事而已。

至于是确认了计划失败后才用铅球补了刀,抑或是提前带上了铅球却最终没有用上。我不得而知。

结合白银同学曾经离开过5分钟去洗手间的事实,以及昨天早上被放置了回忆手电筒的事实,我能得出黑幕就是白银同学的结论。

而我做出铅球表面沾了毛衣纤维的伪证,也只是为了逼迫白银同学自曝黑幕的身份

 

最原:白银同学你...不,大家肯定都这么觉得吧。这个证据实在太过凑巧了。

那是因为我的确说了谎。

 

最原:所以事实上,我无法确认杀害天海君的凶手是否就是白银同学

 

春川:这件事,直接向白银确认不也可以吗。况且她也亲口承认了。

 

最原:不,她亲口承认不代表她说了实话。

因为白银同学是在王马君提出了“能够鉴别出黑幕”的方法之后,才承认自己是凶手。

 

最原:只要黑幕的身份曝光,这场裁判就会变成最后一场学级裁判。黑幕要在裁判上让希望和绝望分出胜负。

而白银同学自己作为黑幕本来就无法毕业,所以顺势承认自己是凶手并且自曝身份,让自己确实会得到“留级”的处刑,不也很合理吗。

 

梦野:但还有一直监控着学校的黑白熊...它知道正确的答案。

 

最原:黑白熊和白银同学是一伙的。它很可能会往白银同学需要的方向来提出裁决结果。

 

王马:何况,如果黑白熊作证了小白银是真凶,假如要我们承认那是真话,不就意味着同时承认了它最开始确实做出了不公正裁决吗。这种迎合游戏趋势给出答案的主持,根本就无法信任!

 

白银:你们...这根本不是推理,只是玩弄文字游戏而已吧?!

 

王马:这没办法,假如小白银没法提出任何物证来证明自己是凶手,也只能任由我们玩弄文字游戏咯。

 

最原:只是天海君的尸体已经销毁,案发现场也被清理干净了。不可能会找得到新的物证。

 

最原:那么你是怎么想的呢,白银同学。你觉得观众会认可一个无法确证自己是凶手、却要强行通过处刑来加入下一场游戏的黑幕吗。

 

白银:…………

 

KIBO:不可能会认可。我内心的声音...不,外界的声音如此告诉我。

 

白银:哈...这还真是...

 

梦野:不过...白银如果非要留下来,她只要自己选择留级也可以...

 

最原:然后看着我们所有人选择希望,自己一个人选择绝望吗。

可能没杀死任何人的黑幕,在最后的裁判一个人选择了绝望,这样的结果能称得上是希望战胜了绝望吗?只是单纯地自爆罢了。

 

王马:唉,这种所谓希望的胜利也实在空虚得可以。如果有谁能因此受到鼓舞,大概也是给宠物录像配点史诗音乐就能自顾自地燃起来的那种人吧。

 

百田:最终回用黑幕自爆来结束...哈哈哈!确实无论怎么想都只能称为粪作了啊。

 

春川:在我看来会追捧这种游戏本身脑子就不正常。

 

最原:而且,白银同学声称自己的cosplay是完全再现,用于饰演黑幕身份的也是超高校级的绝望 江之岛盾子。

明明再现的是一个要将整个世界拖入绝望的角色,实际上一次次参与的杀人游戏却总是迎合观众的期待让希望获胜。到底支持的是哪边——根本让人搞不懂啊!

 

梦野:...这已经是接近吐槽了。

 

最原:所以,把这种充满残念(缺陷)的黑幕说成是绝望的化身完全就说不通。

因为停留在循规蹈矩的现实之中,才想要追寻界限之外的绝望。会做出这种行为的,不就代表到她最后都只是留有残念(遗憾)的人类而已吗?!

 

白银:……最原君

 

白银:刚才这句话...再说一次可以吗?

 

神色转向木然的cosplayer忽然用细小如蚊鸣的声音开口了。

 

最原:咦?

 

白银:……

 

江之岛:是这样啊。

 

一次眨眼的时间,似乎在自己脑海里长时间陷入了深思的cosplayer,忽然又换回江之岛盾子张扬的外形。

 

然而金发少女却垂着头颅,灰蓝眼珠中的狂气已经褪尽了。一直被忠实还原着的江之岛盾子,以绝望为自身属性的存在,理应不会露出像此时这种恍惚的、摇摇欲坠的神情。

号称完全再现的cosplay绝不会出现此等失误,而遵循角色设定对于白银来说是绝对的铁则。

只能解释为,白银紬为自己在这个虚构的舞台中设置的“内在”,已经悄然发生了某种变化。

 

少女深深呼吸一次之后,抬起手臂将自己金色的假发脱了下来。

在假发之下,长度未及肩的黑色短发轻轻摇曳着。

 

战刃:这就是,绝望呢。

 

仅仅是脱下了假发而已,但当表情也从那张依旧妆容亮丽的脸上被抹去时,名为江之岛盾子的存在却也就这样从众人眼前消失了。

 

最原:白银...同学?

 

百田:白、白银?不对,这...又是谁啊?

 

春川:和江之岛给人的氛围并不一样,难道...只是新的角色?还是说这就是白银的真面目吗。

 

没有理会其他人惊疑的反应,黑发少女吐出了冷冽的喃喃自语。

 

战刃:真是,很对不起。我以前不了解绝望到底是什么。

 

如同毫无生机的机械一般。

 

战刃:但我现在已经理解了,所以,没问题。

 

战刃:KIBO君。

 

少女抬起玻璃珠般的眼睛,内里隐约有灼热的情绪涌动。机械少年仅仅能读出其中的危险讯号,吓得挺直了脊背。

 

KIBO:是的?!

 

战刃:你的内心的声音,他们希望我现在怎么做?

 

KIBO:呃……

完成这场裁判...无论希望还是绝望获胜都好,赶紧...给出结局,然后让他们,看到新的杀人游戏...

 

吐出心中涌动的这些字句使得KIBO感到异常惆怅。假如机器人也能够拥有自我的话,KIBO可以确信这次的内心之声给出的是与他的“自我”全然相悖的建议。

 

黑发少女淡然地轻轻颔首。

战刃:是这样吗。明白了,我会好好做的。

 

最原:等等,白银同学?!

 

无法读懂对方缺乏起伏的自语的含义,侦探只能下意识出声劝止。

然而对方却忽然轻巧地从裁判席围栏中翻了出来,流丽的动作如同仅仅是跨过了落在路途上的一根小树枝。

 

她以稳固的步伐迈过被裁判席围在中央的一小片空地的距离,朝向KIBO走去。

最后停在与对方仅有半步的距离内,自上而下的视线笔直望进因不安而显得退缩的机器人眼底。

那双与观众视角保持一致的、充当摄像头的眼睛,此时只能映照出少女无表情的面容。

 

战刃:作为游戏的黑幕,我一定会,好好地让大家陷入绝望的。

 

战刃:为了使大家能够真正地绝望。我必须要和最原君、以及其他同伴们一起安全地离开这里才行。

大家花费了无数心血所准备的企划,我也会确实地将它彻底破坏的。

 

战刃:首先是,让黑幕是否成为了凶手的事保持在不明状态,在希望和绝望的对抗也没分出胜负的时候,让这次的游戏就这样半吊子地结束吧。

 

少女缓慢地眨了眨眼,抬起手臂抚上KIBO的头顶。

 

——

 

 

 

 

 

 

 

 

 

 

 

 

 

 

〈由于信号传输出现故障 节目将暂停放送 在此为对您造成的不便致以万分的歉意〉

 

〈弹丸论破制作团队〉

 

 

FIN(?)

 

至此正文完结。

不过理论上应该有简短的后日谈,估计也只会着重写总统和侦探两个人,嗯...尝试在周末左右写出来

白银对自己的定位从 属性上就是绝望的盾子→转变成 仅仅作为绝望而行动的骸姐

为了完全再现,此时选择采取的行动也是捏他官方的if小说/w

到最后所有人都认可了自己的真实,只有她没从fiction之中走出来,虽然也是,求仁得仁了。

 

*骸姐出场的描写和台词有参考官方if小说,所以可能一部分文字会读着有点眼熟


评论(18)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