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11(王最?)

*第五章if

*王→最 百春的倾向,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不会着重描写CP本身的发展,结尾也不会盖章

*对比原作有大幅度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前文链接

日常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搜查篇 09 

裁判篇 10


—学级裁判 再开—

 

KIBO:最原君为什么要声称自己昨晚没法再度进入格纳库?希望你能说出真正发生的事。

 

诚实的机器人如此开口问道。

 

最原:KIBO君真的马上就注意到了啊...

不过也是,只要知道我使用过EMP炸弹的话,要想到这步并不是很困难的事。

 

他的语调平静得有些异常,像是在诉说着他人事一般。

最原:KIBO君的推理没有错。我昨天晚上用EMP炸弹停止了血腥猴子的活动,直接操纵它打破了图书室的墙壁。其实在跑到校舍之后,已经觉得毒药开始起效果了,假如没有血腥猴子我还不一定能走到最后...

总之拿到解药之后,我又驾驶它回到了格纳库,而且,也顺利穿过了入口处的电磁网。

 

百田:啊??难道等终一你回去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王马已经把春卷给——

 

最原:不,春川同学那时还活着。

 

百田:但是,等等,那、之前你说解药的事...

 

血腥猴子/王马:唉—够了吧,小最原。

眼见两人被打断之后都多少有些愕然地望着他,血腥猴子耸了耸肩。

血腥猴子/王马:即使是我,看着好歹算是我半个同伙的小最原,在别人的逼问下露出一副胃病都要犯了的表情,我也有些过意不去啊。由我来说就行,说不定小百田的仇恨还能往我身上转嫁一部分呢。

 

最原:…………

 

白银:半个...同伙?

 

百田:王马,你又在暗地里谋划些什么?别又给我把终一扯进去啊!

 

血腥猴子/王马:呢嘻嘻,事到如今再说已经晚了喔,虽然小百田的意见对我来说也根本没有参考价值。

看你这副态度,应该不至于把我准备讲的话当作是谎言才对?

 

血腥猴子/王马:首先是小最原要隐瞒使用过EMP炸弹的原因,既然已经推理到了这一步,估计都能明白了吧。

 

百田:那种事...不就是因为不想让我们知道他抢走了血腥猴子控制权的事吗,问题在于!终一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你在这里面到底又动了什么手脚?

 

血腥猴子/王马:小百田,就算你把理所当然的事朝我吼一遍,也没可能得到你想要的答案。为什么张嘴之前不先过一下脑呢,就算是脑子生锈的机器人都能知道我有掺合进这件事吧?你这样问连让我提起劲头说谎的兴致都没有啊...

 

KIBO:脑、脑子生锈...

被言语的流弹波及的机器人蔫了下来。

 

梦野:最原用炸弹,夺走了一架血腥猴子。但血腥猴子本身,又是王马派出去的...

 

白银:难道这也是计划好的?其实是王马君诱导了最原君?

 

血腥猴子/王马:呢嘻嘻,我更喜欢“合作”这个说法呢。

我给了小最原一个探索黑幕的隐藏房间的机会,作为交换,他要协助我完成计划...计划中必须出现一个被害者,而小最原手上的解药只有一份,所以这点是可以确保的。

至于活下来的会是小春川还是小最原,对于我来说都无所谓。因为我需要的只是一个“确保小最原有成为凶手的可能性”的证人而已。

不过,我对现在的结果很满意,学级裁判上侦探的发言比那个伪善女要有说服力很多不是吗。话说回来还真是充满魄力的演技啊...小最原!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喔!

 

百田:...你这混账...强迫终一只能选择救一个人不止,还硬要把他卷进你的计划里面吗!

 

KIBO:从最原君最初提供的证言确实隐瞒了部分事实来看,似乎是同意了王马君的建议呢。

但说到底,导致春川同学死亡的罪魁祸首是王马君,最原君居然答应协助这样的对象,让我觉得无法理解。

 

血腥猴子/王马:哈...反正也没人指望过引起机器人的共鸣。

而且你们为什么会认定小最原一定要拒绝我的提议?答应下来对他来说完全没损失吧?

既然知道只能活一个,最大化地利用这个事实来战胜黑白熊,难道不是最合理的选择吗。为了不让小春川白白死去——

 

百田:什么战胜黑白熊...做这种事到底能得到些什么,就算终一不小心着了你的道,也绝对不会认同你这种为了这个目的就杀死了春卷的疯子。

 

血腥猴子/王马:诶...小百田经常念叨的“信赖”,原来不过是拒绝承认自己不认同的部分而已啊。这比“怀疑”本身还更过分呢。

 

百田:我——

 

血腥猴子/王马:看吧,都怪那个不懂人心的废物机器人刚才做了多余的推理,害得小最原现在要承受小百田的苛责了。就让你们这些局外人对案件的认知停留在上一个阶段,老实开始投票不就好了。

 

KIBO诧异地退了半步。

KIBO:我、我的责任?

 

白银:居然说我们是局外人...

 

血腥猴子/王马:这次学级裁判是我跟黑白熊的对决!你们只不过是帮忙炒热气氛的场外观众而已啦。

 

KIBO:简直太过任意妄为了!

 

拥有趋于正直的人格设定的机器人板起了面孔。

不,仔细分析下来,王马君只要一开口就只是在煽动情绪,很显然只是想扰乱我们的思路。KIBO心想,他还未回答最根本的那个问题。

 

KIBO:我认同百田君的看法。最原君不可能赞成你的理念,也不会出于所谓利益最大化的理由,利用春川同学的死协助你布置这些事。

你也差不多该回答,最原君返回格纳库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

 

血腥猴子/王马:啊哈,那可是很戏剧性的展开,虽然我认为你们不会真的希望知道。

……既然你们这么执着的话。

 

机甲中传来故作哀愁地叹气声。

 

血腥猴子/王马:小最原离开格纳库之后,因为准备的时间实在很有限,我决定先向小春川说明我的计划。毕竟牺牲者要在他们两个之间选出一个。

这件事不能让黑白熊察觉,所以我使用了EMP炸弹——当然,本来是准备用“解除冲压机的安全装置”来对黑白熊掩饰使用的原因。

 

梦野:EMP炸弹...汝还私下藏了一个吗。

 

血腥猴子/王马:总之因为EMP的原因,我用来操纵格纳库中血腥猴子的遥控,以及血腥猴子本身都暂时失去了作用。应该说这是我主动放下防备的表现呢,本以为小春川能稍微被我的诚意打动,愿意对我交托一点点信任——

 

血腥猴子/王马:不过很遗憾,她却将其解读成了“这是个反击的好时机”的样子。

没办法之下,我只好用抢来的十字弩阻止她的行动了。

以上~就是小最原回到格纳库之后目睹的场景。

 

十字弩。百田想起在洗手间角落发现的沾了血的箭矢。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百田:你难道...就这样杀死了春卷?

 

血腥猴子/王马:怎么可能有这种事!这样我的计划不就完全失败了吗——应该说,无论事实如何,我都只能在这时回答“没有”喔。小最原也一定会为我作证的!

 

KIBO:(怎么回事?)

对方怪异的表述方式引起了他的注意。

 

血腥猴子/王马:于是拿着解药回来的小最原,就见到了想要攻击我却反而被十字弩射伤的小春川。弩上的箭只装填了一根,消耗掉了最有威胁性的武器,小春川也没伤在要害部位,假如两个人一起发起反击的话,就算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结果,却发生了更有趣的事。

 

小春川忽然这么说了。

「我在箭上淬了毒」

 

 

 

最原:………………

侦探沉默地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血腥猴子/王马:按照她的说法,是叫做“拷问致死药”的毒药。目标在死亡之前会经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痛苦折磨。一旦想起这种毒药原本准备用在我的身上,就让人寒毛倒竖。

而且小春川还声称自己没有准备相应的解药。啊哈...连揭穿都嫌没劲的谎言,身为超高校级的暗杀者的她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她坚持这个说法,才把“迟缓致死药”唯一的解药强行塞给了小最原。

 

百田:……

 

梦野:是吗,因为春川和最原...本来就只能活下来一个。

 

血腥猴子/王马:以上就是事件全部的经过,只是当前的事态没有任何的影响——

 

黑白熊:我说,刚才你说了“拷问致死药”对吧。

 

在揭穿侦探使用过EMP炸弹后就沉默太久的审判长,忽然用在当前气氛之下显得过于突兀的明朗声音说道。

黑白熊:唔噗噗噗,我已经听见咯。

那种毒药起效的作用可是比“迟缓致死药”要快一些。如果从伤口进入人体,从中毒到死亡,不出一个小时就能轻松搞定。

 

KIBO:这是真的吗。

 

黑白熊:我是才囚学院的学院长~为了把我可爱的学生培养成最优秀的人才,每件放进“超高校级的侦探”研究教室的毒药都经过我的精心挑选。所以我说的一定不会错。

 

白银:但“迟缓致死药”的死亡时间大约是2个小时...“拷问致死药”会先起作用。

也就是说,无论春川同学是被毒杀还是压杀,凶手都只会是王马君?

 

百田:怎么样王马!你的证词可是反而交代了你的罪行啊!

 

血腥猴子/王马:嗯?好像是这么回事。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手。

………………

小春川的箭其实没有淬毒哦。

 

KIBO:你想要推翻自己刚过的话吗,我这里可是有录音作为证据。

 

血腥猴子/王马:不不,箭上淬了毒不过是小春川自己提出的。只是为了让小最原有接受解药的理由而已。

在确认小最原喝下解药之后,她就说出了真相。其实箭上根本没有毒。否则在弩箭涂了毒药又没有配解药,假如被击中的真的是我,她不就成为下个事件的凶手了吗。

这样的解释,你们能接受吧?

 

白银:但是王马君不是说,没有解药也只是春川同学说了谎吗?

她有些退怯地指向了血腥猴子。

 

百田:所以这话怎么听都只是你为了撇清自己临时编出来的谎言而已吧!

 

血腥猴子/王马:在拿不出证据的前提下,你再怎么质疑也没意义。

但我这边可是有证人在,对吗,小最原。小春川确实“没在箭上涂毒”吧?

 

百田朝自己相邻的位置望去。侦探只是微眯着眼角,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保持静止。

 

血腥猴子/王马:小最原,假如你在这时候否定了我的意见。小春川的死、以及你不惜骗过小百田作出的伪证都会变得毫无意义,而且结果就会变成“杀戮游戏”本身的胜利咯。

 

KIBO:我要提出异议,你这句话有诱导性语言的嫌疑。

KIBO义正词严地伸手指向血腥猴子驾驶舱的位置。

 

最原:...王马君说的是真话,春川同学说过箭上没有毒。

 

KIBO:最原君!!

 

百田觉得自己的眉毛皱得快要开始发痛。那只不过是为了“赢下这个游戏”就策划了整件事的疯子,为什么终一到现在还在配合着他?明明只要他作出否定,王马的整个计划就会立即崩盘。难道是被对方用什么东西胁迫了吗?

 

他几乎能听见怒气在自己胸口沸腾的声音。

 

血腥猴子/王马:呢嘻嘻,结果还是回到原点了。只要“只有我能够提供真凶的证词”这一前提依然成立,结果就不会变。

 

KIBO:…………

不,王马君。你刚才的证词不是正好否定了这一前提吗。最原君能够使用血腥猴子进入电磁网,意味着事件发生时现场并不只有你一个人,虽然说出来是有点残酷的事...

 

血腥猴子/王马:残酷这个词从机器人嘴里说出来,无论是安慰还是嘲讽的味道都完全尝不出来呢。

 

KIBO:唔...虽然说出来是有点残酷的事!

他压抑住反驳的冲动,将自己的话接续下去。

KIBO:——最原君应该也目睹了春川同学死去的过程才对。

 

最原:...

 

百田:这样一来,结果就不能只以王马一个人的说法为准了对吧!

 

KIBO:正是如此。假如有两位目击证人,在投票结束后,在不能互相交流的情况下写下凶手的名字。假如答案一致,才能认为是真正的凶手。

 

血腥猴子似乎饶有兴致地偏了偏头。

血腥猴子/王马:喔—听起来也有道理,要让判决结果有说服力就必须提交一样的名字。但不能交流的话,就无法根据投票结果作假,只能写下我们两个人都知道的真凶了。

——只是,假如我们真的递交了不一样的答案的话,要怎么办?

 

梦野:...那就意味着尔等之中有人说了谎。

 

血腥猴子/王马:所以呢?要把可能说了谎的我跟小最原两个人一起处刑吗。

为了守住真凶的名字一同死去,听起来有近乎殉情的悲壮感呢,骗你的。

虽然凶手确实就在我们两个之中没错,但这么做等于直接处刑了所有嫌疑人,整场学级裁判本身就毫无意义了嘛。

 

黑白熊举着手臂表示反对。

黑白熊:为什么擅自就帮我决定了啊,我没说过打算这么做!

 

血腥猴子/王马:对吧。而且规则上也根本没有“把说谎的人处刑掉”这一条。

还是说,因为最终依然无法确定结果,希望不要处刑任何人?或者只将失职的审判长处刑也不错,我可以接受这个方案喔。

 

黑白熊:这样也不行!明明发生了命案却没有找出凶手,无论是这个社会、还是才囚学院,都不会认同这个难看的结果!

 

白银:居然不是对处刑自己这点提出异议吗...

 

血腥猴子/王马:说实话,明明知道已经无法确定真凶,却开始对学级裁判本身的处理方案进行无休止的讨论,我都觉得无聊了。

不过KI宝刚才的建议,倒是让我想到一件事喔。

你们觉得每次学级裁判凶手的结果本质上都是怎么决定下来的?

 

黑白熊:……喂,不要擅自开展无关案件的话题!

 

梦野:而且汝的提问,也让人搞不懂。

 

百田:这什么跟什么,把整个事件搞懂,不就自然能把凶手揪出来吗?如果不是因为你把死因捂起来,我们早就把真相搞清楚了!

 

最原:不一定是...真相。

 

百田:...终一?

 

最原:只是指认出,自己认为最可能是凶手的人而已。

侦探稍抬起眼,他的情绪看起来并不稳定,嗓音混杂着些许沙哑声。

最原:过去的事件因为梳理出了整个经过,而且被指认的人也认同了我们的推理,才会在投票结果上达成一致。

 

血腥猴子/王马:对啊,一起指出大家认为最像是凶手的人,得到黑白熊的认可。所以ta就是凶手了。

就算并不是真相,也完全没关系~

 

百田:但我们推理出来的,不就是真相吗!

 

血腥猴子/王马:呢嘻嘻,过去的事件确实是这样,但这套标准在这次事件中却不适用呢。

就算我跟小最原写下相同的名字,就代表那是真相吗?我们只是和先前一样提供了一致的证词而已,你们却仍然会认同那就是凶手。

 

KIBO:王马君,你提出这一话题,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血腥猴子/王马:只是为了让你们突破现状,提供一个解决方案而已☆

毕竟我打算做的就只有击垮黑白熊,却因为你们无法确认凶手而一直拖下去,我也觉得很困扰啊。

 

血腥猴子/王马:既然现在我已经不是唯一的目击证人,我的证词也已经不代表唯一可能的真实了。而我跟小最原也可能作出矛盾的判决。

所以我决定,把裁决的权力重新交回给黑白熊!

你们可以直接开始投票,审判的结果以黑白熊的为准。怎么样,简单快捷吧,大家认同的、审判长认同的——就是凶手!

 

黑白熊:…………吃惊!

 

白银:这听起来只是在玩语言游戏而已!

 

KIBO:没错,我们过去是从过程推导出结果,来论证结论的真实性。王马君却直接将结论等同于真实,从逻辑上根本就讲不通。

 

血腥猴子/王马:所—以—说,谁说需要真实了。我们要做的,只是“指认凶手”而不是“找到凶手”啊。

 

百田:就、就算先不管你那套乱七八糟的理论!

你这么做,假如最后是你得票最高,而黑白熊又赞同了投票结果。那被处刑的人不就是你吗?

 

王马却是一副异常爽快的态度。

血腥猴子/王马:是呀,所以你们尽情把票都投到我身上也没问题☆

但假如黑白熊接受我这个建议,不就代表它已经承认自己没有找到凶手了吗。作为审判长却对真相一头雾水,只能随便指认一个人处刑了事,我获得胜利的结果并没有变。

 

黑白熊似乎正因为愤怒憋得满脸通红。

黑白熊:王马君,你自作主张就对游戏规则进行个人解释,乱来也要有个分寸!

 

白银:而、而且,这样黑白熊毫无根据的一句话就能决定结果,我们所有人的性命可是联系在上面的啊!

 

梦野:汝为了胜利,连性命都能舍弃了吗。

 

血腥猴子/王马:…………

哈,这怎么可能嘛。刚才只是骗你们而已。

 

梦野:嗯哪...?

 

混乱的气氛被愕然的空白所取代,侦探也似乎发出了轻微的叹气声。

 

血腥猴子/王马:明明只要开始投票我的证词就是绝对的,好不容易才得到这样绝大的优势,我完全没有理由把决定权交还给黑白熊吧。

 

KIBO:不对,你并非唯一证人这件事刚才已经——

 

血腥猴子/王马:那就让条件回到原点不就可以了。

听好,我在小最原喝下解药之后,就直接把他赶出了格纳库,所以他根本就没有目击小春川死亡的具体经过。现场依然只有我一个人!

 

百田:又是这套吗...这样无论我们提出多少假设,都只会被你用同样的招数反驳回去...

 

血腥猴子/王马:哈哈哈哈哈哈!!!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们提出的都只是假设,但我这边可是有证人在。所以我才需要找一个“共犯”啊!

 

百田解斗近乎恳求地望向站在相邻位置的好友。

百田:终一...我想你这次估计还是会迎合王马的说法,至少能把理由告诉我吗?

你是我的助手,无论原因如何,我都会继续相信你的。

 

侦探暗绿的眼睛转动,只是沉默地、飞快地瞥了他一眼,读不出与王马的态度有半分相似的恶意或是嘲弄,与其说是平静,更接近一潭死水。

 

最原:我确实没有目睹春川同学的死亡经过,这是真的...对不起,百田君。

王马君是唯一的目击证人,继续议论也没有意义了。即使拖延着不投票...结果也不会改变。

 

百田:……

 

血腥猴子/王马:啊咧,怎么了小百田,你不是总把“信赖”挂在嘴边的吗?

那这时就该相信自己最好的朋友的说法才对,即使继续逼迫小最原,也只会让他更加痛苦而已喔。

 

假如没有血腥猴子的阻隔,他这时就该看到王马故作无辜的笑脸在面前晃动了。

尖利而讥诮的话语夹杂着电子杂音的雪花,从百田耳边滑过。这就跟刮在身上的冷雨一般,在习惯了浑身湿透的状态后也没那么使人不适。

挚友消极的态度一反常态,而且连续好几次拒绝了与他的交流。反而让百田没了焦躁或者继续发怒的劲头,能够稍微沉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从头到尾,王马小吉都在利用最原终一确保着“只有一个人可以提供证词”这一点。

 

他从以前就隐约察觉到,王马对亲手掌控局势有着非比寻常的执着。在裁判时比起挖掘细节与真相更乐于操纵话题的流向。有人能用坦率与实诚换来人心所向,他用谎言挑起猜疑,也能使人自发地走到他预设的位置上。

为了战胜一直踩在他头上的黑白熊而搭上人命,这等脱轨与疯狂的举动放在他身上居然也显得有几分合理。

假如没有具备这种趋于扭曲的资质,他大概也不会最终成为绝望的残党吧。

 

这样的人只要旁人稍微读出一点他的本质,都不会愿意对他交付信赖。

在他身上唯一能够信赖的也就只有谎言而已。

从昆太那件事他就清楚认识到,即使因为合作关系与他捆在一起,也要做好随时被反咬一口的准备。

 

但这次的状况。细想之下,恶之总统声称与侦探建立了“共犯关系”,却已经好几次将自己摆在了临于深渊岌岌可危的边缘。

只要侦探声称弩箭上确实有毒,声称春川魔姬死亡时他就在旁边。王马想要掌握裁判结果的定夺权的布局,就会因为证言的矛盾而无法再成立。

这样说来,侦探最初声称“没能再次进入格纳库”的情况反而对王马更加有利。而他本可以确保这点,只要在侦探取回解药时不将血腥猴子派出去就足够了。

 

也就是说本应是绝对无法信任的王马,主动把自己摆在了能够被背叛的位置。

 

百田苦恼地抓挠自己的头发。

难道说这就是终一愿意成为王马的共犯的原因?不不,因果的关系反了。

 

春卷为了这事搭上了性命。即便如此终一也还是成为了那个混账的共犯,至少说明他是想跟王马达到同一个目的。

——战胜黑白熊,让学级裁判以及杀戮游戏本身失去意义。

但做到了这一点之后又能得到什么?既然得知外面的世界已经终结,他们是人类最后的幸存者,所有争端似乎都显得苍白。已经没有任何发起杀人事件的理由了。

游戏本身的存亡对现状没有任何改变。

 

尽管王马并非黑幕,但也是绝望的残党...难道终一已经和昆太一样被绝望所感染了吗?!

——不可能。

假如真是如此,他不会特地利用血腥猴子来暴露黑幕的隐藏房间,并且打算继续寻找有关黑幕的线索。

 

王马声称那是“合作”的代价,然而事实上不派出血腥猴子所能制造的状况对他更加有利。

那个混账有确保拉拢终一成为共犯的理由。

说不定...他也有继续寻找黑幕的理由。

 

或许终一已经看到了更前方的一些东西,如果是我所信赖的最原终一,确实可能做得到。

而他认为在这场裁判上战胜黑白熊是必要的。

 

“信赖”这个词似乎可以突破太多东西——无法确证的疑虑,看不到结果的挣扎。却也在现状迫使做出抉择时,因为难以找到能够论证的依据去支撑而更容易动摇。

但假如说在什么时候,需要豁出一切去赌上我对最原终一的“信赖”的话。

那就只能是,在这一刻。

 

 

百田:算了吧,已经够了。

 

最原:…………诶。

 

百田:既然无论翻来覆去多少次,都找不到证据推翻王马那家伙设置的前提条件,那干脆别再浪费时间了。

可能就跟王马说的一样,这样他就等于毁掉游戏本身,得到了完全胜利。

但能像这样往黑白熊脸上狠狠揍一拳倒也不算亏。

喂,来投票吧。

 

梦野: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

 

血腥猴子/王马:没想到第一个服软的会是小百田,我很意外呢。这是真的。

 

百田:话先说好,就算如此我也只会把票投给你。因为无论春卷的死因如何,罪魁祸首都是你一个人!

还有终一,你之后要给我好好解释清楚今天做这些事到底是在想什么!

 

忽然被宇航员气势十足地指着鼻尖,侦探吓了一跳,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最后只冲他点了点头。尽管有些苦涩却还是稍微挤出了点笑容。

 

白银:但是,就这么投票的话,公布结果之后我们到底会被怎么处置...?

 

KIBO:正是如此,百田君,现在就放弃实在太过冒险了。

 

从刚才开始KIBO自身的思考与内心的声音都陷入了混乱。

他无法赞同现在就决定投票的做法。

一是无法预测黑白熊的判决结果预定会被王马否定之后,会怎么处置处刑的问题,他也不敢主动提出,因为即使得到了“按照王马宣告的结果来处刑”这个最坏的答案,王马也一定不会在乎;

二是即使王马在规则上战胜了黑白熊这一主谋的代言者,也仅仅是任由他践踏了所有人的信念后取得独断的胜利,见不到任何关联于希望的痕迹,KIBO绝对无法接受这一点。

 

况且学级裁判的讨论结果发展到目前这一步,蹊跷之处还是太多了。

他们原有的结论被逐一推翻,这样的进程重复了两次。

在格纳库找到录像,本以为凶手是王马已经是证据确凿,结果因为最原的自白使得真凶无法确定;

在黑白熊的暗示下推理出最原使用过EMP炸弹,才知道最原并非单纯被卷入以完成王马的计划,而是出于不明原因与王马建立了共犯关系。

 

甚至走到到这步为止,都有明显的人为诱导的痕迹。

最原是王马的共犯,他的自白使得王马成为了事件的唯一证人,这显然是计划的一部分;

而他用过EMP炸弹的事实即使能暂时瞒过参与裁判的4人,也会被黑白熊一眼看透。

 

那之后的议论就一直在原地踏步,提出的两个假设都被王马用近乎文字游戏的诡辩驳回。

 

王马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要确保的是侦探愿意配合他提供证言。

但最原终一要与他建立共犯关系需要却背负着极大的风险。

 

KIBO对于人类感情的理解和表达确实还在学习之中。

但仅仅通过经验总结,他也能明白最原终一并非会为了“赢得游戏”这一得不到实际收益的狂妄目的,就无视王马设计杀死他的好友的事实,为对方提供协助。

何况对于王马小吉的说辞,他应该还无从论证。假如在投票后黑白熊宣告裁判结果那一步,等来的是王马的背叛的话,代价将是最原自己以及其余4人的生命。

 

那么最原君...到底基于何种原因才愿意去信任王马君?

KIBO的内心嘈杂成一片。

或者反过来说,王马君到底做了什么,才让最原君愿意把信任交付于自己的?

 

假如在那两个刻意暴露在外的“事实”背后,确实有着想要隐藏的真实的话。

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就是掀开下一层幕布的突破口。

 

血腥猴子/王马:…………

虽然不知道你们还在考虑些什么,但停顿是不是持续太久了?

说实话长期待在血腥猴子里并不是什么舒适的体验,这可不是谎话。如果没有其他意见的话,能开始投票吗。

 

王马百无聊赖地拖长了声音。

 

白银:真的没有...别的做法了吗。最原君...?

 

最原:………………

 

KIBO:请再稍等一下。

我认为我们可以将事件经过重头整理一次,然后讨论清楚王马君进行每一步行动的目的。

 

血腥猴子/王马:诶—这么做有什么用?

 

KIBO:因为实际讨论的过程中,有太多次出现新证据将我们旧有结论推翻的情况。我们重头回顾一次的话,说不定能发现一开始没有注意到的事。

希望大家可以协助我。

 

梦野:嗯...既然已经没有其他选项的话。

 

百田:还有什么疑点吗?算了,也不是过程很复杂的事件。来就来吧。

 

白银:我、我也会努力一起想的!

 

KIBO:实在非常感谢。

那么根据我整理过的时间轴,首先是昨天22时过后,具体时刻不明,春川同学带着十字弩和充电完毕的电子锤到达了格纳库。

用电子锤击倒一架血腥猴子,并且驾驶它通过了电磁网。

但进入格纳库后不久,就因为王马君用最原君作为人质威胁,迫使她交出了十字弩。

三人进行了死亡游戏,春川同学和最原君因此服下了“迟缓致死药”。

 

血腥猴子/王马:至于我的目的,因为我的计划执行本来就需要出现一个死者嘛。

 

KIBO:王马君请不要打扰我们的讨论!算了——

之后大约22时40分,最原君被血腥猴子追赶着逃出了格纳库,需要前往研究教室取得解药。

在血腥猴子离开后,王马君就使用了EMP炸弹,为了向春川同学讲述自己的计划而不被黑白熊发现。这也同时无效了冲压机的安全装置,使得压杀的假说得以成立。

 

梦野:KIBO自己一个人已经讲得足够细了...

 

血腥猴子/王马:丝毫不重视大家的参与感呢☆

 

机器人多少有些愧疚地停下来,不太自在地偷偷打量四周。

KIBO:呃...在这期间王马君和春川同学起了冲突,春川同学被十字弩射伤。但箭上有没有涂毒还不明确。

 

他尝试稍微停顿了下,留出让人插话的空间。

 

白银:因为王马君坚持没有淬毒,也得到最原君证词的支持。只能普通地当作没有来处理吧。

 

KIBO:对的。

与此同时被血腥猴子追赶的最原君特意跑到图书室附近,使用了EMP炸弹。使血腥猴子停止行动,夺取了它的控制权之后,打破了通向隐藏房间的墙壁。22时52分12秒传出了爆炸声。

 

百田:理由是...因为本来就打算把解药交给春卷,所以想要在最后挖出更多关于黑幕的线索,是吗。

 

最原:...是的。

他有些苦闷的视线在百田脖子一带游移,并未再抬高一些与对方四目相接。

 

KIBO:最原君拿到解药之后,直接驾驶血腥猴子回到格纳库,穿过电磁网。发现了受伤的春川同学。最原君喝下了解药,并且接受了王马君合作的邀请。也意味着春川同学将成为这次事件的牺牲者。

 

梦野:王马需要最原提供证词,让余等接受“只有王马是唯一的目击证人”这件事...

 

KIBO:根据最原君坚持的说法,他之后就离开了格纳库,没有目睹事件经过。

而王马君则开始布置现场,具体时间不明,只知道当时EMP炸弹的效果还在持续。但这一时间段内,春川同学也很可能死于“迟缓致死药”的效果,但也可能在这之前就遭到冲压机的压杀。

为了使得死因无法调查,王马君在将春川同学压在冲压机下面之后,截断了电缆。

而由于我们难以确认死者身份,甚至可能意识不到事件的发生,所以他用数码相机录下了整个...过程?

 

KIBO:…………

 

KIBO:这里有一点,逻辑上存在矛盾。

 

白银:诶?

 

KIBO:假如是为了让我们确认死者的身份,只要他本人出现在裁判场上就足以证明。

我认为特意留下了录像这一点,本身有些怪异。

 

血腥猴子/王马:……

那个录像,与其说是让你们确认是小春川被压在下面。倒不如说,是用来证明我的正体才对。

小春川的尸体被压得粉碎,而血腥猴子的内部都装了变声器,在看不见脸的情况下,你们要怎么确定在里面的就是我王马小吉本人?小百田一开始的时候,不也被我骗得团团转嘛。

 

百田:…切。

 

KIBO:这样的话,只需要让我们看到被压碎的尸体就可以了。留下录像本身依然是不必要的。

 

百田拧紧了眉毛。

百田:该不会是为了防止我们得到任何调查死因的可能性吧。

而且不仅是死者身份,没有录像的话,我们可是连下面有尸体的事都没办法确认啊。

 

KIBO:的确。仅仅从被压坏的血腥猴子渗出的少量血迹,我们不能确定下面被压着尸体。

而因为EMP炸弹的原因,黑白熊也不了解事件经过。所以这次的尸体发现通知,是在我们看完录像之后才响起来的。

但假如是为了让我们发现尸体才留下录像,为什么一开始要把春川同学放进血腥猴子中,使得尸体不容易被发现呢。

 

百田:你这么一说...是有点牵强。

但它既然被留下来总有个原因吧?

 

KIBO:我仅仅提出一个猜想,那是因为。

那个牵强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将录像留下来的原因。

 

白银:目的是原因...?

是说留下录像才是目的吗!

 

KIBO:更准确来说。是为了让录像的存在合理化。

假如这一猜想成立,那就意味着,存在着只有通过留下录像才能达到的目的


后续→



被谜之敏感词阻挡,试着排查了一下 发现分段发好像有效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