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09(王最?)

*第五章if

*有王→最 百春的倾向,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不会着重描写CP本身的发展,结尾也不会盖章

*写作初衷是想让小吉的计划成功执行

对比原作有大幅度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前文链接

日常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第5章  向你展露的千面与期待你揭开的一面


—非日常篇—

 

无措,悲伤,愤怒。这些籍由AI模拟出的类似感情的信息一股脑地传达给了KIBO,这使得他时而能够错觉自己是个真正的人类。但察觉到这一点,又同时意味着他能清楚认知到自己与人类的不同之处。

所以他能够迅速将这些负面情绪归纳分类放置在一侧,将探寻事件真相的决意摆到最优先的位置。

 

“各位!时间不多了,我们先开始搜查吧。”

机器人大声说道,尝试将发愣的众人唤回神。

 

百田解斗最先作出反应,吼出的声音甚至有些变调。准备行动时他的怒火已经压抑太久,此时迎来了第一次爆发。

“搜查...还有这个必要吗?既然春卷她遇到了这种事,犯人肯定就是现在还缩着脑袋不敢露面的王马没跑了啊!!!”

 

被他这么一吼,机器人头顶天线般翘起的乱发似乎都塌了半截。他慌张地摆摆手,希望对方让冷静再停留一阵。

“但、但是,假如王马君真的是犯人,他为什么要特地留下这个确凿的证据让我们看到呢?黑白熊发出了尸体发现通知,不久之后就要开始学级裁判。凶手被指认出来,可是要被处刑的啊。”

 

白银不确定地开口,“王马君自己就是主谋者,要不要处刑不都是他一个人决定吗。”

 

“自己成为凶手,自己引起学级裁判,却又不处刑。这就更加无法理解了。”KIBO摇摇头。

 

“也就是说,王马君在学级裁判上可能有别的目的吗。”最原将作为重要证物的数码相机捏得很紧。

 

梦野不赞同地扁起嘴,“是王马那家伙的话,会主动破坏规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边不安地偷偷瞄向最原手中,停在结束画面的数码相机。

 

“即使是为了以防万一,也要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

 

“就像KIBO君说的那样...至少从现场的痕迹,我们应该能尝试整理出事件的经过。”侦探振作精神,轻声说道。

 

耳边忽然传来拳头击打掌心的响亮声响,把他吓了一跳。

 

“我也...来帮忙吧!”百田解斗用手掌包裹住自己的拳头,用力挤压骨节,手与内心的痛楚使他的脸皱得死紧,

“春卷她原本是那么拘束的一个人,现在好不容易才...渐渐开始愿意跟别人说出真心话了。”

“无论王马他又想搞什么阴谋,这次我都一定要把它揪出来彻底击溃!这样才不会让春卷她白白死去!”

 

“看来百田君已经冷静下来了。”眼见着对方战意昂扬的模样,KIBO依然作出这一结论。

 

 

 

为了提高搜查的效率,5人在格纳库内稍微分散了开来。

 

宇航员又望向了神色仍有些恍惚的侦探,朝他认真地点点头,“终一,推理方面的事你比我在行。如果有什么我能搭把手的,你一定要跟我讲。”

 

“我、我知道的。谢谢你百田君。”

 

“最原君,我有件事需要向你确认。”最原在翻出学生手册,确认这次事件的资料时,忽然被KIBO叫住了。“因为除了你以外,我们昨天一整天都没有接近过格纳库。所以有些线索只能由你来提供。”

 

“嗯...不用把理由逐一说明也可以的,搜查本来就是要互相交流情报。”侦探朝他露出一个不明显的笑容,“KIBO君是想问什么?”

 

“最原君是昨天晚上回到宿舍的吗,记不记得当时具体的时间?以及王马君把你叫到格纳库是为了什么,有没有提到你认为和这起事件有关的信息?你留在格纳库的期间,有没有见到过春川同学?就这三个问题。”

 

侦探稍偏着头回想了一下,“王马君说他希望我成为他的同伴,在拒绝他之后,就擅自开始进行互相之间没什么关联的各种话题,怎么说呢...跟平时的他好像没什么两样。如果确实在暗中计划着什么,我想也不会大意到提前透露才对。

我离开格纳库应该是凌晨1时之前,而且在宿舍前面碰到了百田君。之后一起去调查了图书室的隐藏房间,你也可以跟他确认一下。”

 

他们干脆把蹲在冲压机前一言不发的百田叫了过来,重新对一次证词。

“终一说得没错,我晚上实在睡不着,出来吹风的时候恰好就碰上他回来。想着今天早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就问他要不要先去图书室那边看看。”

 

“最原君也去过隐藏房间了吗,有没有发现新的线索?”

 

最原带着些微歉意挠了下脸颊,“百田君有把大家找到的线索告诉我,还让我看了天海君留下的生存者特典。但我自己没找出更多新的东西。而且...本来也不知道期待在里面找到怎样的答案。与这个事件的联系,暂时也没发现。”

 

“喔,终一有推理出生存者特典的内容应该能信。但跟这件事好像是没关系。”

 

“还有就是春川同学的事...我在格纳库的期间没碰见过她。”最原犹豫的视线投向了百田。

 

对方皱着脸往自己前额用力拍了下,“我们晚上在宿舍听见校舍传来爆炸声那会儿,已经找不到春卷了。昨天我是瞒着终一没错...见你当时很累了,不想你担心太多。”

 

“对不起百田君...”

 

“唉—你干嘛为这道歉啊。”百田像是要驱赶什么,略显得焦躁地挥动手掌。

“这样说的话,春卷她至少是1点后才出事的了。但她离开宿舍的时间却要早很多——把图书室墙壁打穿的人该不会就是她?!虽然具体怎么做我也不清楚。然后当时经过走廊的血腥猴子,其实是在校舍里搜索春卷...也有这个可能行对吧?”

 

KIBO的机械眼字面意思上地闪烁了一下,“也就是说春川同学可能在隐藏房间里找到了重要的东西,于是遭到血腥猴子——也就是主谋的追捕吗?”

 

“结果被血腥猴子带回到这个地方,然后...”百田仰起头闭紧眼,沉默了片刻。“我当时就应该在校舍里找她才对!”

 

“这也仅仅是推测而已,百田君,不要为已经无法插足的事懊悔。”KIBO说。

 

最原的视线稍滑开了一阵,重新看向KIBO,“你们去隐藏房间的时候,发现走廊上有血腥猴子吗。”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答复,他思索了一阵。“春川同学当时,会不会受伤了。所以才会在地上留下了血迹。”

 

他用手指示意对方注意地板。除了KIBO最开始察觉的、较为明显的那滩以外,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附近有更多滴落的、细小的血迹。可以稍微想象出有谁淌着血慢慢走动,又在某处停留了一小会儿的场景。

 

“假如春卷没受伤的话,肯定不可能一直老实躺着,等冲压机朝她慢慢压下来啊!她在录像里可是一动也没动。”

 

“但从出血量来看,又不像是很严重的伤。”侦探捂着嘴摆出惯有的、思虑的姿态,声音显得窒闷,“而且我在想,在录像的时候,春川同学真的还活着吗。”

 

百田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尽管知道太过直接的描述会让对方心里不好受,侦探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因为这台冲压机有安全装置,如果活人躺在下面,它在压到底之前就会停下来才对。”

这一点我和最原君已经确认过了。KIBO赞同道。

 

“是吗,如果在这之前就已经...反而没那么痛苦也说不定。”百田凝视着冲压机。

 

“但其实我,不是太肯定。因为冲压机的电缆被弄断了,没法用控制台升起滑块。尸体被压在了下面无法确认。”他无奈地看了设置在冲压机斜上方的电子控制台一眼。“加上这次的黑白熊档案,提供的情报也并不完整。”

 

侦探将自己的学生手册捧在手里,切到黑白熊档案的页面,把平板扭转过来展示给另外两人。

 

平板电脑的画面上,本该由黑白熊档案提供的最基本情报:死者身份和死因都是“???”的状态,除了提及发现尸体的场所,以及一张压着血腥猴子的冲压机配图以外,缺乏任何有实质意义的内容。对尸体本身的描述更是一片空白。

 

“搞什么鬼,那这次的黑白熊档案不就完全没意义了吗。该不会因为凶手是主谋本人,故意给我们的搜查使绊子吧。”

 

“原因我也还不清楚,但觉得黑白熊档案没有实质内容这点很令人在意。我...说不上来。”最原也显得十分为难,“总之,春川同学是否死后才被放到冲压机下面,或者有没有受伤,都没法判断了。”

 

“是在说春川同学可能有受伤的事吗?”

“哇!”思考的途中有少女的声音忽然凑到耳边,百田几乎从原地跳起来,扭头就看到白银紬莫名贴得很近的脸,“是你啊...”

 

“我在那边的洗手间,发现了可能跟你们聊的话题有关的东西。觉得不能随便移动证物,就过来告诉你们了。”白银紧张地抿嘴笑了笑,似乎为自己能参与调查感到几分愉快,“因为见你们都在尸体附近,我就想着普通地先到别处调查看看。”

 

冲压机附近确实也探索得差不多了。格纳库本身不算非常大,保险起见的确是将各处都查清楚更好。男子组们便跟在白银的身后,走向她说指向的,在格纳库最里面的洗手间。

 

在到达洗手间前需要经过机器清洗间的门前。

王马小吉也许是出于对自己暴露了黑幕身份之后的安全考虑,没再回过宿舍,并曾经把格纳库当作他的临时据点使用,尽管只有短短一天。

他将一张长桌和几张靠背椅搬到了这个地方,扔在清洗间门口附近。并且在长桌上堆不少从侦探研究教室顺来的、能作为凶器使用的毒药,居然还与大量零食和速食食品放在一起。

 

梦野秘密子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桌边,似乎正逐件辨认桌上杂乱的物品。很难说态度是不是认真的,因为她一边点着桌上瓶罐的同时,还拆了一包饼干往嘴里塞。

 

“梦野,给我正经点啊...”百田路过时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了她几眼,“喂,桌子上那些不都是毒药吗,你居然还能有胃口?!”

 

“起得太早又没吃早餐,余的mana回复要跟不上了。”梦野碾了碾嘴唇,舔走嘴角的饼干屑,“对了,小心自己脚下喔,那边有个碎掉的玻璃瓶。”

她伸手大致示意了一个位置。但有了提醒之后,要找到那些碎玻璃并不困难。

 

一个容量500ml的大口试剂瓶被打碎在地上,上面的纸标签是空白的。原本应该盛放着部分溶液,水分蒸发之后在地上留下了一小圈白色的痕迹。那是成分不明的溶质,而他们目前也缺乏进行检验的手段。

 

绕开了碎玻璃后,4人进入了洗手间。似乎是个淋浴与厕所一体化的房间,因为人数的关系显得有些狭小。

白银跑到盥洗台旁,指了指地板的角落。“你们看!”

 

被扔在角落地上的是一把可拆卸的十字弩以及一枚弩箭,箭头沾染了干掉的血迹。

百田曾在春川魔姬的“超高校级的暗杀者”研究教室中见过相同的事物,甚至学习过拼装和拆卸的方法。

“那是春卷的教室里的武器!”他大声指认出来,“上面有血,她把王马射伤了?不,也可能是被那混账抢了过去。”

 

“既然十字弩被使用过,外面地板上的血迹很可能是因此留下的。出血量也跟弩箭造成的伤口比较相符。”KIBO推论道。

 

“洗手间门口附近没见到血迹,也没有清洁过的痕迹,否则玻璃瓶不会留着。”最原边思索边提出,“我猜是弩箭射中了目标之后,射箭的人将弩箭拔了出来,跟十字弩一起带到盥洗台边扔在地上。顺便在这里洗干净了自己的手...这样的过程。”

 

“所以滴落的血迹斑点才只有一小段距离,而且没延续到这里吗。”白银露出恍悟的神色。

 

“嗯,我是这么想。”

侦探点点头应答,指尖敲打着手上的平板记录下这些新信息。经过数次的事件,他完成这些工作已经相当熟练了。

“但光凭这样的猜测,也还是不知道使用了十字弩的人到底是谁。”

 

尽管白银声称发现这把武器之后,已经把整个洗手间包括马桶都掀起盖来仔细调查过了。但男子组依然在里面四处察看了一番,确实没有得到更多的收获。

 

“最原君,外面那张桌子上似乎有不少杂物,我想去看看有没有值得留意的东西。”KIBO向侦探提出邀约。

 

 

他们从洗手间重新退出去,注意绕过破碎的玻璃瓶。

梦野似乎已经吃完了她的饼干,对自己的怠工行为有些愧疚,正在仔细查看桌上试剂瓶每个的标签。见两人走来,红发的少女从桌边挪开了几步,“最原,遗憾的是,余的心灵探测术没有对这里任何事物起反应。”

 

“是吗...”

 

“食物、工具、药剂都摆在同一个地方,拆出来的包装也不及时扔掉只是堆在一边,王马君的生活习惯还真是杂乱无章。真让人难以忍受。”KIBO严厉地提出。

 

最原苦笑了下。“毕竟这里能放东西的也就只有一张桌子而已。”

 

机器人的视线缓慢扫过整张长桌,尝试将资料仔细地储存入自己的记忆体中。

零食和饮料,保养良好的刀具,一本漫画,装有各种试剂的瓶罐,拆出来后应该直接扫进垃圾桶的食物包装,一小摞纸杯

侦探似乎是下意识伸了手,把纸杯轻轻拿了起来。在才囚学院无法检验指纹,他也习惯了直接触碰现场证物的做法。

 

“...似乎都是用过的。”他说,挤在旁边的KIBO也同时看到杯底少许浅紫色的残液,嗅起来有葡萄味碳酸汽水的味道。“应该是王马君喜欢喝的芬达吧。”确实堆放了不少喝空了的塑料瓶。

 

“他一个人喝也需要用到纸杯吗。”KIBO也不肯定对方有没有这样的习惯。示意之后接过了纸杯,数了数一共7个,其中3个留有芬达汽水的少许残余,另外4个是不知道具体内容的无色无味透明液体。

桌上还有开启过的矿泉水瓶子。

假如不是单纯浪费的话,总觉得是刻意被这样使用过。机器人内心跳出一条新的猜想。

 

提及到饮料,与桌上种类繁多的毒药配合起来倒是可以成为很实用的凶器。

“不知这些毒药有没有被使用过呢,从瓶口的情况应该能下初步的判断。”他一边说着,一边凑近了打算逐个检查。

 

梦野却在这时发出了沉吟,“唔嗯...余倒是有见到一个空的瓶子。”

凭借印象挑拣了一阵,很快拎出一个棕色瓶,晃了晃空空如也的瓶身。“喏。”

 

瓶身的标签书写着“迟缓致死药”这一不祥的字眼。

“...储存了毒药的地方就只有最原君的研究教室了吧,你记得这种毒药的作用吗?”

 

侦探注视着标签的神色也显得有些凝重。“是一种口服发挥作用的毒药。中毒之后会觉得自己慢慢使不出力气,到最后甚至会因为呼吸肌无力而窒息。致死的时间虽然因人而异,但一般会在两个小时之内。”

 

“果然相当危险呢。假如它原本就是空瓶子,王马君也没必要把它带来这里了。是被人...很可能是被王马君使用过吗。似乎是用得上的线索,先记下来吧,最原君。”

 

“我知道。”侦探轻轻颔首。

然而就在输入着新情报的时候,格纳库再次响起了清晰的铃声。

宣告着这起事件已经进入了下一个、决定性的,象征审判与定案的阶段。

 

「唔噗噗噗~接下来,终于轮到大家最期待的学级裁判时间!」

设置在才囚学院各处,包括这格纳库在内的显示屏上,出现了黑白熊的笑脸。

「你们给我手脚麻利点,到中庭的审判之祠去集合!」

 

KIBO凝视着已经切断了画面的显示屏。“时间已经到了吗。虽然记录了不少值得在意的物件,但对于事件的经过却还是一头雾水。”

 

“只能在裁判的时候...直接让王马君回答了。”

 

“嗤,居然这么快。”

百田解斗从盥洗室踱出来,甩了甩头上的水珠。他刚刚用凉水把自己的脑袋浇了个透,脸上透出清醒的怒意。

“结果王马完全没参与搜查,不过也难怪,把凶手俩字写在脸上如果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要用这拳头提前给他处刑了!”

 

 

然而在到达中庭后驻足等待了五分钟以上,王马小吉依然未出现。

入口前的水帘往两侧分开了,通往电梯门的桥板也已经升起。

 

“学级裁判是必须全员参加才行,只要他还活着...对吧。”白银不时左右张望,留意着通往中庭的入口。“王马君会不会已经先到了裁判场?”

 

“哼,对我来说他因为迟到而被惩罚才最好。不过他自己就是主谋者,估计也不会对自己这么严苛。”百田用力喷个鼻响,“我们赶紧下去吧,看看他是怂了不敢来,还是早就洗好脖子等着我们了。”

 

他没再多说,直接迈出大步。走进直通裁判场的电梯里。回头吼道,“还等什么,你们也快进来啊!”

 

“百田君!”KIBO有些急切地最先追上去。最原虽然也是一脸忧色,行动却有些迟疑,抿着嘴唇和两位女孩子一起慢吞吞进了电梯门。

 

“百田君,虽然我能从逻辑上理解你现在痛苦、愤怒、渴望复仇的心情。但在裁判时请你务必要保持冷静。”

待到所有人都找好了位置站稳,电梯门合拢后。人形机械在轻微的失重感中,尝试劝说似乎随时要再次被怒火冲昏头的百田解斗,一边为难地朝最原终一打眼色。然而对方数次张合嘴唇,却都是欲言又止。

 

电梯仿佛往无底深渊静静下坠。

宇航员用力挤压肺部,发出苦闷、近乎悲伤的叹息。

“终一,我不知道在裁判开始前跟你讲这些你会怎么看我。

我以前一直觉得,学级裁判这种狗屁玩意,根本一点都!起不到惩罚凶手的作用!什么投票处刑,只不过是拿我们取乐而已。无论是被杀害的,还是杀死别人的,他们打从心里根本就没期待过这种事。

被赋予动机去杀人,被逼到绝望的边缘动手杀人。每个人都是在黑幕的操纵之下不得已而为之而已。

但这次不同。”

 

他的喉头滚动了下,视线坚毅地盯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嗓音泛冷。

“只有安排了这场疯狂的游戏、玩弄我们所有人的黑幕,只有王马...我绝对不会原谅。虽然前几起事件他都装着样子独善其身,但既然这次他杀死了春卷还特地留下罪证肆意妄为,我就要在这场学级裁判,亲眼看着这个凶手下地狱。”

 

“百田君——”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最原说。

 

“连最原君你也?!”

 

KIBO的眼睛愕然地闪动了几下,扭头望向忽然开了口的最原终一。

侦探轻轻偏过头与他视线接驳。站姿显得有些疲惫,抿起的唇线不明显地上弯似乎在笑,眼睛却没有。



后续→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