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08(王最?)

*第五章if

*有王→最 百春的倾向,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不会着重描写CP本身的发展,结尾也不会盖章

*写作初衷是想让小吉的计划成功执行

对比原作有大幅度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感谢各位的红心推荐和留言/w 差不多要进入解谜的部分了,希望不会出bug就好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7

 

早晨6时08分28秒,KIBO因为门铃声而从休眠模式中惊醒。

头一天已经约定过,只要最后一个电子锤电量充满的话,随时可以把大家都叫起来准备作战。

 

而负责使用这柄锤子的人是梦野秘密子。她算好时间提前调了闹钟,等电量一满就从床铺上跳起,逐个去敲同伴们的房门。

 

在宿舍大厅聚集起来的学生们被异常沉重的气氛所压迫着,不仅因为他们将与人类正常无法战胜的杀戮机器作战,还因为昨天夜晚就失踪了的春川魔姬,直到此时也依然没有回过宿舍的迹象。

但集合时能见到最原终一平安无事地出现,除百田以外的三人情绪都稍微好转了些。

 

“原来春川同学还是...”最原望向了百田,没把话说完。

对方的情绪正悬于危险的边缘。

“王马那小子肯定跟这脱不了干系。”谁都能看出他的怒火正将发未发,但百田只是捏紧巨锤的抓柄,将焦急与忿恨压缩成厚重的战意,准备宣泄到他们即将面对的对手身上。

 

不仅春川魔姬本人不见踪影,在她的房间也没有找到电子锤。

但剩余的电子锤分配给每个人也足够了。不再浪费时间,确认没有血腥猴子在走动以后,5人开始朝格纳库所在的建筑方向小跑起来。

 

 

建筑里安静得不寻常。

KIBO将自己听觉的灵敏度调到最大,本来预测如果王马没把血腥猴子派到宿舍附近提防他们的行动,至少也该在自己大本营旁边巡逻才对。

但他却丝毫听不见巨型机甲沉重的脚步声。

 

在小心转过与格纳库相当接近的一个拐角后,他们才总算明白了原因。

 

3架血腥猴子静默地蹲在原地,即使他们警惕地举着电子锤上前试探,也依然一动不动。百田大胆地往其中一架的腿部踢了一脚,未得到金属清脆的回响声以外的回应。

 

“喂,我们现在可以试着爬进去操控它们吧。”

说完他就这么干了。百田庆幸自己今天身体状况称得上良好,努力攀上机身之后,摸索着打开了驾驶舱的外壳顺利钻进去。

片刻之后,血腥猴子开始挥动手臂。“看来没事!你们也去抢走另外两架吧。”

 

KIBO和最原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原皱起了眉。

“王马君会把血腥猴子就这么留在这里,实在很奇怪呢。”

“我想在进入格纳库之后就能明白了。”

“那么...把它们给女孩子们用吧。”侦探向依然一脸疑惑的梦野和白银建议道。

 

一名人类少年、一名机器少年与三台机甲冲向了格纳库的入口。

那里依然被电磁网和警报装置守护着。血腥猴子可以无视电磁网直接进入,但为了让最原和KIBO通过,最原还是用电子锤砸向了电磁网使其失效。

 

由于没有EMP炸弹,他们无法阻止警报尖锐的鸣叫。但已经将血腥猴子强度的战力x3到手的如今,也没必要再畏惧警报装置了。

 

最原跑进格纳库后用操纵面板迅速关掉了警报。而其他人则开始在空无一人的格纳库内四处搜寻。

这次突入行动的遭遇实在太过离奇。没有迎击的敌人,没有惊慌失措跑出来投降的黑幕,没有等待他们自投罗网的陷阱。也没有春川魔姬的身影,活着的,或者死去的。

 

非要说有什么异常之处,大概只有KIBO经过那台几乎把他压碎的冲压机时,注意到其电缆被从中间扯断了,而滑块的部分是降下来的。

这台冲压机虽然装设有生体检测的安全装置,在感应到底下有活物的时候,滑块就会停止下降,却会将包括像KIBO这类机器人在内的、所有无生命的物件挤压成扁平状。这点在头一天探索格纳库时,KIBO与最原已经亲自确认过了。

 

这使得KIBO直视着它时紧张的情绪多少有些外泄。

 

而此时似乎确实有东西躺在下面,将冲压机的滑块顶起来一小段距离。

一台型号简陋的数码相机被放置在冲压机旁,相当显眼的位置。

 

被顶起的间隙可以放进至少两只成年人的手臂。KIBO俯下身望进去,一台蓝色涂装的血腥猴子被压在滑块下,已经彻底报废。而某几道因外壳变形而挤开裂隙中,还淌下了少许已经干涸的、暗红近乎褐色的蜿蜒痕迹。

 

KIBO的信息处理陷入短暂、仅有一瞬间的混乱。

 

“——最原君!请你到这边来看看!”他判断应该先请侦探过来察看情况,头颅也随之左右转动搜索对方的位置。对方显然听见了他的呼喊,跑动的脚步声传来。而这时KIBO也注意到离冲压机不远处的灰绿地板上另一滩显眼的暗红色。

 

与血珠滑落、滴在同一处形成的痕迹极为相似。

 

即使再不愿意承认也好,他无法阻止自己将某个最坏的可能列入假设之中。

 

“这里谁都不在,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在做什么?”百田解斗驾驶血腥猴子,在内部构造并不复杂的格纳库迫不及待溜了一圈,也没见他要寻找的对象。回过头来却发现最原蹲在地上观察着什么,而KIBO则伫在冲压机旁发愣。

 

他又吼了两句,没得到回应,急得打开驾驶舱重新跳出来。

 

KIBO正视着他,对人类模拟得极为细致的面孔明显浮现出忧虑和苦闷交混的神情。

它轻轻偏过脸,看向被使用过的冲压机。

“百田君,我、我们觉得有人被压在了下面。”

 

有人,被压着,在下面。

是...

 

“是谁?”

处理这一信息花费了必要以上的时间,宇航员眼神发直。将反胃感勉强咽回去后,吐出的声音嘶哑得不像他自己。

 

“还不清楚...暂时。”侦探微弱的声音从下方传过来,一时间百田以为自己的好友正在压抑呕吐,但等他摇晃着站起来后,百田才留意到他鞋边有暗红的斑快。一眼看去只能判断成是血迹。

 

尽管不至于要吐出来,但最原发白的脸色显示他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眼神像是蒙了雾。小声清了清嗓子,望向另外两台机甲。“梦野同学,白银同学,先下来吧。”

 

在两人的驾驶舱打开的期间,最原走到冲压机旁,伸手捞起那台被放在显眼位置的数码相机,沉默地打开电源,查看其中的内容。

“里面有段录像。”侦探的嗓音很疲惫。

 

 

 

他们发现的数码相机款式相当古老,但也有拍照和录像两种功能。本身不带剪辑功能,只能简单地进行暂停和继续录制。电池电量被消耗了一小部分,是因为使用之后没更换过就这么放在这了吧。

 

相机里只储存了一段录像。长度2分03秒。

从画面的角度去判断,数码相机是被架设在朝向格纳库入口、冲压机的斜前上方的电控台进行拍摄的。

 

最初的画面就已经让挤在旁边观看的百田直接吼出声来。

“这不是...春卷?!”

 

画面中一架蓝色涂装的血腥猴子四肢平放倒在格纳库的地板上,驾驶舱敞开着。而春川魔姬则如同在蛋壳中夭折的雏鸟,以蜷缩的姿态侧躺在驾驶舱的座位上。尽管电控台与1层地面离了一段距离,数码相机的像素也不算非常高,然而她暗红色的水手服依然相当容易辨认。

 

「开始拍了吧,OK~」

 

活泼的调子在录像里有些失真,然而观看着录像的每个人都能轻易分辨出那属于谁。

「我按。」如此明朗地宣言道,冲压机的滑块开始以极为缓慢的速度下降。

 

然后是噔噔跑下楼梯的脚步声,紧接着某种机械启动的声响。一架红色涂装的机甲跑入画面中,到了蓝色机甲身侧时甚至还回过头,朝镜头挥动手臂打了个招呼。

 

之后手脚麻利将机械臂伸到蓝色机甲身下,以类似公主抱的姿势将其从原地抱了起来。

 

自此录像播放了35秒。

滑块还只下降了不足四分之一的距离,蓝色机甲迅速走到冲压机前,将承载着春川魔姬的血腥猴子兴高采烈地塞到了滑块下,往里推了推。

之后退开几步,好整以暇摆出叉腰的姿势开始看戏。

 

滑块的降速显然被调整到了最低,所以要降到最底部至少需要接近2分钟的时间。让观者有足够时间去想象暗杀者少女将如何在机甲的包裹中,被一点一点挤压成肉泥。

 

1分14秒。

下降的进程过半了。

 

“这混蛋...”百田的脸憋得通红。

然而录像只能记录既往已经发生的事,尽管百田将手心几乎要掐出血来,对于改变他从画面所能预见的某个未来依然无能为力。

梦野已经偷偷别开了脸,白银也无言地捂住了嘴巴。

KIBO不无忧虑的视线偷偷从画面和手持着数码相机的侦探脸上来回扫过,最原将嘴唇咬得发白,却依然凝视着眼前漫长得像一场拷问的录像,指尖微微发颤。

 

1分35秒。

滑块已经挨到了血腥猴子的机甲外壳。坚固的金属在恐怖的压力下逐渐变形,传出使人牙酸的吱呀声。

尽管进程缓慢,却没有人去阻止。其内容物想必会与外壳一同被压成难以分辨原型的扁平状。

画面上红色机甲的头部稍微抬了下,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开始往回走。

脚步声在控制台接近正下方位置停下来,接着是驾驶舱打开的响动。然后又是噔噔上楼梯的声响。

 

2分03秒。

滑块停在与最原他们目前所见相同的,足以将血腥猴子的驾驶员在其金属棺柩中压杀绰绰有余的位置。

录像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噩梦般的铃声在格纳库中回响。

「尸体被发现了~」

「你们,赶紧到尸体发现现场的格纳库里集合!」


后续→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