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07(王最?)

*第五章if

*有王→最 百春的倾向,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CP在结局也不会盖章

*写作初衷是想让小吉的计划成功执行...

对比原作有大幅度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6

 

夜晚1时。百田解斗在宿舍外的草坪边上找了张靠背椅,仰起头把手背到脑后,凝视着夜空。

才囚学院和这场杀戮游戏本身始终笼罩于迷雾之中,在包围着学院的玻璃牢笼外的天空却始终是晴朗清晰。

 

虽然答应了KIBO他们不会一个人去冒险,但回到宿舍后他的脑袋还是清醒过头。在床上辗转无论如何都无法安心入眠。

干脆溜到外面逛一逛。

他今天的身体状况比昨天稳定多了,却也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

到宇宙去估计是没戏了吧。尽管在口头上是绝不会承认的,但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这些悲观的念头却总是止不住地往外冒。

 

梦想正在离自己而去。而现在,他甚至不知道能否再见到自己重要的友人平安归来。

前两天的事件中,他和最原终一的友情在王马的挑拨下第一次出现了裂痕。结果直到目睹“外面世界的秘密”那天为止,两人都没机会再心平气和地说上话。

现在想来身为黑幕的王马肯定是早有图谋,为什么我没能更早察觉到呢?

 

这还是超高校级的宇航员该有的人生吗,太窝囊了。

 

明明身处于开阔的室外,百田却因为翻涌的悔意胸口发闷。

 

草坪没有传来飞鸟和虫鸣,除了百田自己的呼气声以外,其余任何杂音都将显得尤为清晰。不远处一阵拖沓的脚步声,就这样传入他的耳中。

 

 

百田吃了一惊,马上坐直起来,几乎是屏住了呼吸眯起眼角望向延伸往远处的小路。

一个摇摇晃晃的细长人影出现在路的另一端,步伐犹豫而沉重。来人的头颅稍微低垂着,现时没有丝毫的风,对方黑色的发丝就在凝滞的空气中随着步子轻轻晃动。

 

“终一!”

百田的惊呼声脱口而出。

 

 

细长的黑色人影——盯着自己鞋尖往前走的最原终一也愣住了,抬起头来左右张望了下,很快与百田对上了视线。

茫然,或者说神色散漫的迷茫写在他的脸上。“百田...君?你怎么会在外面。”

 

对方的精神似乎处于一个不稳的状态。

百田猛地站起身,整了整自己的外套,往魂不守舍的侦探快步走过去。对方看起来第一反应是要往后退,却又踌躇地强迫自己留在原地。

 

“那个...”侦探没直视他的眼睛,视线只留在他脖子附近一带,“之前昆太的事,对不起。”

 

百田担忧地等了半天听他想说什么,现在也只能无奈叹一口气。“行了,我们和解啦,没事了。”宇航员重重地拍在对方肩上,想让他打起精神,恢复以往对他的态度。“终一你出去了一整天,没出事吧?王马那混账到底打算做什么?”

他将对方上下仔细打量一番,虽然看起来精疲力竭,但至少没发现外伤的痕迹。

 

最原勉强苦笑了下,“我没事,王马君只是和平常一样扯东扯西,还问我要不要当他的同伴。虽然更像是在拿我取乐...可能因为我一直没答应让他觉得无聊,就让我回来了。应付了他一整天,觉得有点累。”

 

“那闲不下来的狗屎玩意,我看他在格纳库憋不了几天就能把自己无聊死。”百田喷了个鄙夷的鼻响,“哦对了!春卷有没有去找过你?”

 

“...我没有见到她,春川同学现在不在宿舍里吗...?!”

 

见到友人抿直嘴唇,暗绿的眼珠浮起了惶然之色,百田觉得自己胃部被难受的情绪揪紧,但还是咧开了笑脸,像要帮忙顺气似的拍拍最原的后背,“我原本想溜过去看你,结果被春卷勒令休息了一天。在想她会不会代替我偷偷跑过去而已,她现在好好的,想什么呢。”

 

最原的神情放松下来后,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脸颊。“那,百田君待在外面应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嘿嘿,一半一半吧。我也是有点失眠。”从隐藏房间搜索一番回来后,他就完全没了睡意。他的视线飘到一边,尝试回忆自己出来枯坐是什么时候,现在又大概是哪个钟点。

“今晚发生了件怪事,图书室有一面墙被打破了——只有血腥猴子能干出这种事,等等,该不会是王马指示它这么干的吧?!唉也不知道是不是陷阱,总之图书室的隐藏房间现在可以进去了...我想如果是你,会比我们发现更多线索也说不定。”

 

侦探的反应比百田预料中要平淡一些,只是讶异地瞪圆了眼睛。是太过疲劳的原因吗。

“隐藏房间...你们已经调查过了吗,没碰上陷阱或者像血腥猴子这样的机器吧?”

 

“只是大致翻了翻,倒是有个怎么弄都没反应的黑白熊机器人...还有不少古怪的东西。”

百田顿了顿,原本打算先抛出他们推测出的粗浅结论。想了想又重新咽了回去,终一既然是侦探肯定有自己一套想法,还是等他亲自看过一次再商量吧。

“怎么样?要现在过去看看嘛,毕竟到明天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明天早上,我们要带着电子锤进入格纳库...在食堂时春川同学是这么跟我说。”

 

听见春川的名字还是让百田心里咯噔一下,他马上点点头掩饰过去了,“对啊。”这么回应道。“终一,春卷说把EMP炸弹给了你,现在还留在身上吗。”

 

“王马君发现之后就被夺走了,对不起...”侦探垂下了视线,带着歉意嚅嗫道。

真是,干嘛要为这事道歉?百田为难地抓乱自己的头发。谁能为此责怪他呢。“反正我们还有别的手段。好啦,咱们一起再去调查完回来好好睡一觉。”

 

 

***

 

 

第二次踏入图书室的隐藏房间,无论堆在破洞处的碎石还是室内布置都还是老样子。明明是相当宽敞的空间,暗沉的红紫色铺在视线里却异常压抑。

 

我可没法舒舒服服地待在这种地方。百田咂了下嘴,从洞口处让开让最原能钻进来。和他想的一样,对方的视线首先会被展示台吸引过去。尤其他们离开时并未将红色幕布复原,沉默的黑白熊头颅实在太过显眼。

“说到我们的搜查成果的话,在那边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台黑白熊平板。跟一个铅球扔在一起。”百田手指向角落的垃圾桶,有着鲜亮的紫色翻盖。

反正终一之后也会发现那台机器咱们用不了,先将能说的跟他说了吧。他如此盘算,从外套的内袋掏出沾了血迹的平板电脑。

 

“...这是?!”

最原急切地凑了过来,惊讶的眼神闪动。

 

不愧是侦探,这就是见到明显可疑的证物时的反应吗。百田心想,判断对方已经看够了平板背面的血迹,便翻了个面,将其启动后塞到了最原的手上。

生存者特典的字样,学校各处的地图,以及天海兰太郎留下的充满谜团的文字依次显示完毕。

 

学校包括隐藏空间在内的地图,其中很多是藏有回忆手电筒的位置,事实上他们大部分都探索过了。而侦探的视线在最后的文字上停留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不仅仅是沉默,对方连神情都陷入了让百田担忧的静止中。是在推理着什么吗?这时候出声打扰他会不会...

“黑白熊的后备品,指的是那个机械对吧。”最原问。

“啊?喔,我猜是吧。这里也没其他看起来像黑白熊的东西。”对方突然开声让百田愣了下,“不过既然是主谋能用上的——虽然王马是主谋这件事已经知道了,我还是想等终一你看过之后,趁早把它破坏掉。反正我们也不知道用法。”

 

“唔噗噗噗~”

诡异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是黑白熊?百田反射性地往脚下四处张望,想要找寻某个布偶的身影。

 

“一群蠢货,就算你们知道用法,我也不是那么不检点的熊,随便哪个人来都能用。”

不知该评判为可爱还是失真的的声音继续传出。

“爱是很重要的,只有真正深爱着我的主谋。才能让我心甘情愿孕育出新的后代。”

 

看起来是,那个黑白熊的头在说话呢。最原小声的提示几乎被这阵质感古怪的声音盖过去了。他抬起头观察着,房间天花板还有钢筋外露,估计有音响设备装在分辨不清的影子里。

 

“我们第一次进来时这货可没出过声。”百田握了握拳,走上去用力拍打将黑白熊头部与外界隔开的厚玻璃,“喂!你到底是拿来干什么用的?”

 

“才不告诉你这种无名小卒呢~唔噗噗噗~”

 

“孕育新的后代又是什么意思呢。”侦探问道。

 

“没有爱可不行哦。唔噗噗噗~”对方只一味重复着让人不舒服的笑。

 

无论百田再如何语言威胁,黑白熊头部都不愿再提供更多信息了。吊起他们胃口之后,就一直发出招牌的笑声,像个只会循环播放同一段音频的录音机。

 

“混账!”百田气恼地揉了揉耳朵,抓起地上的红色幕布把它重新盖了回去。“看了就倒胃口,没其他想说的话就给我闭嘴吧!”

 

尽管最原也为毫无进展的对话露出了困扰的神情,但百田的举动还是让他失笑出声。

百田作势要对幕布吐一口唾沫,怒气冲冲地走回最原身侧,“黑白熊变大了之后惹人嫌的程度也翻了好几倍...先不管它。还有件事,那边有扇门通向的是1层公共厕所的女厕。”

 

最原探头,顺着他指向之处望了一眼。黄铜门把隐在逆光的阴影里勉强能够分辨。“女厕所...”

 

“是啊,虽然想说黑幕也是人有三急,但估计更可能是作为另一个出入口使用。女生们平常也有在用,厕所本身应该没其他可疑之处。”

百田说出的是先前四人达成的共识。对方也认可地点点头。

“那么终一,刚才看你盯着平板上的字特别认真的样子。果然是有想到什么吗?”

 

“不能说是确切的结论,但的确有几个疑点。”

最原犹豫地吐字。

但他每次说这样的话都意味着有相当不得了的新发现,百田的眼神亮起来,满怀期待地等着。

 

“首先是...”最原吞咽了下,话说出口之前好像在他嘴里绕了好几圈,“上面的情报是否确实可信的问题吧。”

“也对,如果是主谋给我们设下的陷阱,那就必须谨慎对待了。”

“但我个人是倾向于,情报是真实的。”侦探抿起嘴微笑了下,“将它藏在主谋者才能进的房间里面,应该意味着主谋不希望我们发现它。当然也可以假设这是为我们进入房间之后,再特地设置的双重陷阱,只是这个假设又跟上面的文字内容矛盾。”

 

最原终一用指尖点了点液晶屏上,“主谋必须前往位于图书室内部的隐藏房间”的文字。

“说到底这些文字最有价值的部分,就是指出图书室有隐藏房间,以及主谋会使用黑白熊后备品这两点。

但如果是主谋刻意让我们在这里发现它,就该写下更多会起到误导作用的指示,而不是光提出我们‘只要一进入房间就会发现’的情报才对。

也就是说,这份特典是被藏匿起来、而不是陷阱的可能性更大。”

 

“但这样一来又有个问题,为什么主谋拿到黑白熊平板之后只是把它藏起来,而不直接破坏掉呢。”

 

“哦!这个问题我们也有讨论!”百田兴致勃勃地打了个响指,为自己跟最原的思路有过重合而显得高兴,“因为平板只能由黑白熊提供吧,也就是说‘生存者特典’本来就是在黑白熊和主谋知情的前提下留下来,要给某个人看的。”

 

“但这没必要又把它藏起来才对?”

 

“...”百田噎住了。

 

宇航员承认自己不擅长进行这样的推论,相悖的逻辑在脑中绕了几圈之后就陷入停摆。他认命地叹了口气又瞄向最原终一,暗自期待着聪明如他能否现在就得出结论。

 

然而侦探的眼神却又开始放空,暗绿眼珠沉入刘海的薄影里。甚至没摆出惯常捂着嘴思考的姿势,只是愣愣地伫在原地,很难判断是正在深思还是走神。他从格纳库回来后就一直在强打精神,不知道在劳累的情况下是怎么保持头脑敏捷的呢。

 

“百田君,你说平板是从垃圾桶里找到的是吗。”

 

“呃...哦,对啊。”还放了个铅球。他刚把后半句说完,最原已经快步走到了垃圾桶前掀开了紫色的盖子。

这个房间不像是布置给某个人居住的,除了沙发、矮桌与垃圾桶以外再没其他生活用具。垃圾桶的内容物也少得可怜,将平板取出之后,只留下了一个铅球躺在里面。

 

最原把铅球取出来捧在手上,凑近去观察。质量与外形都没有任何异常,表面也十分干净。

 

“我记得是挺普通的铅球,和仓库里那些应该一样对吧。呃...之前那些事件现场事后不都被谁清理了吗。”百田知道赤松枫作为凶手的事件一直是对方心里的一根刺,所以也语带犹豫,“我们猜是黑白熊回收了凶器,这个铅球也是洗过之后扔到了垃圾桶里。”

 

静静地听着友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最原默不作声点点头,松开手放任铅球重新坠下去,砸在刺眼的紫色翻盖上。在空无一物的垃圾桶直坠到底,传出咚的闷响。

和砸破头盖骨的声响,会很相似吗。

 

“也许吧,应该就是这么回事...”

艰难吐出的话语末尾,扭曲成一个与啜泣相似的音调。

 

百田察觉到对方情绪的异常低落,他嘴巴微张愣在原地,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喂、终一?!”

 

侦探用后背对着他,肩膀紧绷了好一会儿,才随着浑浊的呼气声稍稍放松下来。

 

他用拇指指腹用力擦向自己酸涩的眼角。

“只是想起了已经不在的...大家的事。”

 

后续→

 


可以猜猜最日天已经想到了哪一步/w

明天大概会把日常篇和搜查篇一起更完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