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同人】世界于黄昏沉没 08

菲特X涅吉的倾向

依然含有复数女性角色对涅吉和菲特单箭头的描写

*loop梗

*大量个人二设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1st loop

 

 

菲特将自己、连同少得可怜的行李一起搬进教师宿舍时,距离新学期开学只剩下2天了。

 

麻帆良乐于招揽熟知魔法的人才,来共同守护学院内与魔法有关的秘密。

涅吉在梅尔帝亚纳魔法学校决定“成为教师”这一结业课题后,也完成了相当于日本高中水平的课程学习,并顺利获得教师资格证明。除了年龄太小之外,从其他各方面看都是一名合格的教师预备役。

 

雇佣未成年的儿童作为职业教师,尽管只是实习生,放在这个世界任何地方都算得上奇事。但对于麻帆良学园都市来说,这大概也不过是日常的千百桩怪事之中不怎么值得留意的一件而已。

 

“那么涅吉,你觉得自己需要这些吗。”

 

涅吉盯着菲特放在桌上的药瓶子,红蓝的圆形药丸像是玻璃珠一样,“你打算在学校里用年龄诈欺药?”

 

“只是先咨询你的意见。”菲特坐在他对面,将手摆成尖塔形放在腿上,协商的姿态。

 

“我也知道小孩子当初中教师旁人看来很不可思议...但要一直保持药效,每天需要不间断地吃对吧。”涅吉小心地瞄了一眼药瓶上的说明,年龄诈欺药并不会真正地改变使用者的身体,只是维持一个外观的假象。长期使用也不需要担心副作用。

但每一颗的效果只有7小时,即使是眼前满满一瓶,要用完估计也不出一个月。

他实习期的工资实在无法维持这么高的花销。而且...

 

“你也可以考虑学习基础的幻术,这样不需要借助药物也能维持成年人的外表了。”菲特注意到涅吉露出为难的神情,“完成工作的同时要进行魔法的修习,确实并不容易。”

 

“也不是这个问题...”涅吉显得犹豫。

 

和平年代依然保有战斗意志的,都是天生的冒险家或者狂人。涅吉是前者,但菲特偶尔会觉得对方同时也是后者。

能主动在学校图书馆学习战斗用的风系魔法,这份上进心已经实属难得。

现在没有一个迫在眉睫的危机需要解决,涅吉·史普林菲尔德还是那个潜能无限的魔法天才,但要成长到菲特记忆中那种强大的地步,想必进程会比原先缓慢许多。

不过没有逼迫的必要,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人偶们去拯救了。

 

无论结果如何,学会享乐才是“人类”的做法。

所以还未找到自身存在意义的原·造物主人偶的菲特,才会顺着旧时的记忆找到梅尔帝亚纳学院,找到涅吉,最后到达麻帆良这个熟悉的地方来。

 

菲特?涅吉用口型说,对方的蓝眼睛还望着他,但注意力却不在他身上。

他已经开始习惯友人在对话中自顾自的发呆了,涅吉趁这个空档也整理好了语言,说,“虽然我没有当老师的经验,不知道最合适的做法,不过我认为,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学生这一点不会错。”

他将年龄诈欺药的小瓶子往菲特的方向推了推,“保持小孩的外表可能是会有点麻烦,毕竟看起来就缺乏说服力嘛。但我会努力去赢得学生的认可!”

 

充满干劲的模样倒是无论何时都没变。菲特嘴边的弧度容易被忽略。

 

“当然啦,魔法的修习也不能放下。”涅吉往后倒在椅背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在毕业后的就业意向填了教师,原本以为会被派到其他的魔法学校...没想到是要当普通的英语老师。但按照隆道的说法,麻帆良里魔法老师和学生数量不少,图书馆岛也有收藏魔法典籍的秘密书库。魔法师们混在普通人之中的感觉,真是奇妙。”

 

“旧世界的文学创作常见的题材。”

 

“说不定有一些是魔法师们忍不住写下来的呢。”涅吉发出窃笑的愉快声音,“菲特阅读的兴趣还真广泛,我读过的小说不多,都有些什么内容?”

 

菲特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换了个更放松的坐姿。“大多是描写爱情生活的题材,魔法世界的王族,隐藏身份来到人类的世界,秘密地寻找自己的伙伴,诸如此类。”

 

“好像和我们的童话故事差不多?大魔法师让牧羊女喝下爱情魔药,两人结成伴侣...但即使普通人也有成为魔法使从者的资质,筛选起来也会很麻烦吧,特地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菲特这次没有回答。

就算你问我,我又怎么会知道呢。他的表情似乎是这么说的。

 

 

***

 

 

“——Jason the flower was born on a branch of a tall tree. Hundreds of flowers were born on the tree,they were all friends.有哪位同学能为我们翻译一下这段课文...呃,班长?”最前排座位上的班长 雪广绫香热烈而焦灼的视线锁在他的脸上,几乎要让他的眉毛都燃烧起来了。这并非认真听课的表现,因为绫香的目光从未在课本上停留过。

 

“请不用在意我,涅吉老师。只是您念诵课文时优雅的韵律感和恰到好处的发音使我不禁沉醉其中而已。”

 

“因为我是英国人...”发音标准是正常的。

 

“这么肉麻的话能对一个小孩子说出口,看来班长你的恋童癖越来越严重了。”隔着两排座位,神乐坂明日菜语带讥讽的声音传来。

 

雪广绫香沉着脸砸了砸嘴,但没有回过头,“某些嗜好中年大叔的人,想必是无法理解涅吉老师的魅力吧。”

 

“真不巧,我最讨厌的就是小鬼头。”明日菜把自动铅笔捏得嘎吱作响。

 

涅吉站在讲台上冷汗直冒,假如不尽快调停,她们之间的斗争很快就会从言语上升到行动上。一旦紧张起来,鼻子似乎又开始发痒了。但这个时机打喷嚏把教室吹得乱七八糟的话,肯定只会加剧问题的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