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同人】世界于黄昏沉没 08

菲特X涅吉的倾向

依然含有复数女性角色对涅吉和菲特单箭头的描写

*loop梗

*大量个人二设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1st loop

 

 

菲特将自己、连同少得可怜的行李一起搬进教师宿舍时,距离新学期开学只剩下2天了。

 

麻帆良乐于招揽熟知魔法的人才,来共同守护学院内与魔法有关的秘密。

涅吉在梅尔帝亚纳魔法学校决定“成为教师”这一结业课题后,也完成了相当于日本高中水平的课程学习,并顺利获得教师资格证明。除了年龄太小之外,从其他各方面看都是一名合格的教师预备役。

 

雇佣未成年的儿童作为职业教师,尽管只是实习生,放在这个世界任何地方都算得上奇事。但对于麻帆良学园都市来说,这大概也不过是日常的千百桩怪事之中不怎么值得留意的一件而已。

 

“那么涅吉,你觉得自己需要这些吗。”

 

涅吉盯着菲特放在桌上的药瓶子,红蓝的圆形药丸像是玻璃珠一样,“你打算在学校里用年龄诈欺药?”

 

“只是先咨询你的意见。”菲特坐在他对面,将手摆成尖塔形放在腿上,协商的姿态。

 

“我也知道小孩子当初中教师旁人看来很不可思议...但要一直保持药效,每天需要不间断地吃对吧。”涅吉小心地瞄了一眼药瓶上的说明,年龄诈欺药并不会真正地改变使用者的身体,只是维持一个外观的假象。长期使用也不需要担心副作用。

但每一颗的效果只有7小时,即使是眼前满满一瓶,要用完估计也不出一个月。

他实习期的工资实在无法维持这么高的花销。而且...

 

“你也可以考虑学习基础的幻术,这样不需要借助药物也能维持成年人的外表了。”菲特注意到涅吉露出为难的神情,“完成工作的同时要进行魔法的修习,确实并不容易。”

 

“也不是这个问题...”涅吉显得犹豫。

 

和平年代依然保有战斗意志的,都是天生的冒险家或者狂人。涅吉是前者,但菲特偶尔会觉得对方同时也是后者。

能主动在学校图书馆学习战斗用的风系魔法,这份上进心已经实属难得。

现在没有一个迫在眉睫的危机需要解决,涅吉·史普林菲尔德还是那个潜能无限的魔法天才,但要成长到菲特记忆中那种强大的地步,想必进程会比原先缓慢许多。

不过没有逼迫的必要,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人偶们去拯救了。

 

无论结果如何,学会享乐才是“人类”的做法。

所以还未找到自身存在意义的原·造物主人偶的菲特,才会顺着旧时的记忆找到梅尔帝亚纳学院,找到涅吉,最后到达麻帆良这个熟悉的地方来。

 

菲特?涅吉用口型说,对方的蓝眼睛还望着他,但注意力却不在他身上。

他已经开始习惯友人在对话中自顾自的发呆了,涅吉趁这个空档也整理好了语言,说,“虽然我没有当老师的经验,不知道最合适的做法,不过我认为,坦诚地面对自己的学生这一点不会错。”

他将年龄诈欺药的小瓶子往菲特的方向推了推,“保持小孩的外表可能是会有点麻烦,毕竟看起来就缺乏说服力嘛。但我会努力去赢得学生的认可!”

 

充满干劲的模样倒是无论何时都没变。菲特嘴边的弧度容易被忽略。

 

“当然啦,魔法的修习也不能放下。”涅吉往后倒在椅背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在毕业后的就业意向填了教师,原本以为会被派到其他的魔法学校...没想到是要当普通的英语老师。但按照隆道的说法,麻帆良里魔法老师和学生数量不少,图书馆岛也有收藏魔法典籍的秘密书库。魔法师们混在普通人之中的感觉,真是奇妙。”

 

“旧世界的文学创作常见的题材。”

 

“说不定有一些是魔法师们忍不住写下来的呢。”涅吉发出窃笑的愉快声音,“菲特阅读的兴趣还真广泛,我读过的小说不多,都有些什么内容?”

 

菲特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换了个更放松的坐姿。“大多是描写爱情生活的题材,魔法世界的王族,隐藏身份来到人类的世界,秘密地寻找自己的伙伴,诸如此类。”

 

“好像和我们的童话故事差不多?大魔法师让牧羊女喝下爱情魔药,两人结成伴侣...但即使普通人也有成为魔法使从者的资质,筛选起来也会很麻烦吧,特地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菲特这次没有回答。

就算你问我,我又怎么会知道呢。他的表情似乎是这么说的。

 

 

***

 

 

“——Jason the flower was born on a branch of a tall tree. Hundreds of flowers were born on the tree,they were all friends.有哪位同学能为我们翻译一下这段课文...呃,班长?”最前排座位上的班长 雪广绫香热烈而焦灼的视线锁在他的脸上,几乎要让他的眉毛都燃烧起来了。这并非认真听课的表现,因为绫香的目光从未在课本上停留过。

 

“请不用在意我,涅吉老师。只是您念诵课文时优雅的韵律感和恰到好处的发音使我不禁沉醉其中而已。”

 

“因为我是英国人...”发音标准是正常的。

 

“这么肉麻的话能对一个小孩子说出口,看来班长你的恋童癖越来越严重了。”隔着两排座位,神乐坂明日菜语带讥讽的声音传来。

 

雪广绫香沉着脸砸了砸嘴,但没有回过头,“某些嗜好中年大叔的人,想必是无法理解涅吉老师的魅力吧。”

 

“真不巧,我最讨厌的就是小鬼头。”明日菜把自动铅笔捏得嘎吱作响。

 

涅吉站在讲台上冷汗直冒,假如不尽快调停,她们之间的斗争很快就会从言语上升到行动上。一旦紧张起来,鼻子似乎又开始发痒了。但这个时机打喷嚏把教室吹得乱七八糟的话,肯定只会加剧问题的严重性。他混乱地捂着鼻子不知所措。

 

明日菜在座位上不时对他怒目而视,今早涅吉在路上正好与这位少女起了一点小摩擦。

 

因为菲特·亚维路克斯并非担任班级导师,不需要早起去主持周一的班会。涅吉自己搭乘校内电车,从麻帆良学园中央站出来后,为了通向校舍而穿过栽种了大量绿化植物的林荫道。

人潮跑动时扬起的灰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一瞬间魔力失控扫过的风,将在他前方跑动的女孩子的短裙吹了起来。

 

小熊图案。

 

他的喃喃自语显然被那位满脸窘迫的双马尾少女听见了。所以头上挨了一记力道颇重的铁拳。

“这么小就学会掀别人裙子了?你这色小鬼!”

 

开学第一天就在自己未来的学生心里留下如此恶劣的印象,作为教师实在太失职了。

假如不是路过的静奈老师帮忙解围,他可能会被怒气冲冲的明日菜抓住领子拎到警卫面前,被指认为混进女校区的色狼。

 

 

 

下课铃声及时响起拯救了他。

然而直到第一堂课结束,明日菜也还是没给他好脸色看。

 

 

涅吉疲惫地想着落下的教学进度下节课要怎么挤出时间补上的事,一边收拾讲台上的教案。

绫香轻甩漂亮的金发、对他送了一个甜蜜的秋波,便站起来找已经开始捋袖子的明日菜继续解决课上的争端了。

椎名樱子正在为这次的日常决战开盘下注,鸣泷双胞胎手脚迅速地拉开桌椅,腾出一块圆形空地。

 

 

作为班级导师,需要阻止班上的争斗...对吧。

 

“虽然我更愿意在涅吉老师面前保持端庄的形象,但你这种暴力猴子不稍微吃点教训,肯定一辈子都学不会何谓对涅吉老师的尊重吧。这正是我履行作为班长的责任和义务的时刻!”

 

“我觉得...解决问题不一定要使用暴力来...”

“嘴上说得好听,明明只是个会对小男孩流口水的变态,装什么乖乖女?”

 

“班长其实也没比我大几岁...我是说,请你们不要...”

 

“你不用管她们太多,涅吉老师!她们总是隔一段时间就来这么一出。”

一截粉色的缎带卷上手臂,猛地将他扯离了纷争的中心,甚至几乎摔倒在地。手执体操丝带的佐佐木莳绘兴高采烈地拉住他,“唉老师,看着我这边啦!”伸手将涅吉的脸掰向了自己,“今天放学之后有没有兴趣和我跟亚子她们一起去咖啡厅?老师刚来麻帆良,肯定很多地方没有逛过吧。”

 

但学校有规定初中生禁止在晚上6点后出入娱乐场所,不过咖啡厅算是娱乐场所吗?

不对,比起这些。

“班长和明日菜同学关系一直不好吗?”

 

“她们的感情是越打越好,但当事人肯定不愿意承认就是。别管了,怎么样,答应我吧?”

 

雪广绫香和神乐坂明日菜已经在教室中心腾出的空地交起手来,互相都在尝试把对方往地上摔。

绫香的动作能看出娴熟漂亮的武术架势,而明日菜则拥有超出同龄人标准的力量与出色的反应能力,实战效果比预想中小混混打架的水准高出了好几个段位。假如在缠斗的两人不是他的学生,涅吉可能会愿意为这场战斗贡献掌声。

 

难道日本的女学生都这么厉害?!

 

被莳绘缠着手脚,难以及时去劝架的涅吉·史普林菲尔德愕然地想。但眼看课间休息的时间就要结束了,假如被下节课的老师见到如此混乱的场面,他该怎么解释才好。

 

仿佛要特意印证他的担忧与期待,教室拉门在这一刻被打开了。

因为这出闹剧的原因,热爱恶作剧的2-A班没来得及重新架设教室门上的黑板刷陷阱,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负责的是战技应用课吗,涅吉。为什么会在室内进行。”

将教案夹在身侧的菲特·亚维路克斯将教室简短地扫过一圈后,如此说道。

 

这里是普通人的初中不是魔法学校啊菲特,现在是该开玩笑的时机吗?不,是否真的在开玩笑也未可知。涅吉捂住了眼睛。

 

淡漠的口调和缺乏表情的面孔,对冷却气氛无疑能起到绝佳的作用。然而教室中只有少部分人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会在意他奇妙发言的人就更少了。

“偶尔的切磋我不反对,但耽误的上课时间,会从你们等会儿数学随堂小测的时间里面扣。”

 

明石裕奈惊讶地凑了过来,“所以你也是我们的老师?但你看起来和涅吉老师一样小,怎么回事?”

“数学课刚开学就要小测吗...”莳绘的关注点不同,所以显得一脸苦相。

 

“什么?和涅吉老师一样——咕咳!”

“哦!班长在过背摔后陷入沉默,恭喜明日菜同学获得本次对决的胜利!”混杂着热烈的欢呼与沮丧的哀叹,战圈中心传来樱子对战斗结果的宣告声。

 

 

 

***

 

 

或许因为菲特缺乏涅吉身上那种容易亲近的气质,尽管在分发试卷时教室的气氛依然躁动,但至少没有激动的女学生对他上下其手。

 

“你跟涅吉老师一样都是小孩子却当上了老师,真是稀奇,你们以前认识吗。”“认识。”

 

“麻帆良还会请小孩子进来当老师吗,你们应该只是特例对吧?”“教师招聘的问题,问学院长会更清楚。”

 

“菲特老师,请把你的邮箱地址告诉我!”“私人问题不要在课堂上问。”

 

“老师...小测之前能不能给5分钟复习时间?”“不能。”最后一句的答复激起了为数不少的叹气声。与此同时,由于缺席人数多达三人,雪广绫香也将多出来的3张试卷递回给他。

 

幽灵学生一人,吸血鬼一人,智能机器人一人吗。

尽管对A班学生的面孔已经很熟悉,菲特还是摆个样子看了看花名册。“依文洁琳·A·K·麦道威尔同学缺席的原因,有人知道吗。”

 

座位离她们较近的裕奈,下意识往茶茶丸和依文洁琳的空座看了一眼,“说是病假,但去年她们也经常缺课。我猜只是单纯地喜欢翘课。”

 

绫香也露出忧心的神色,“虽然我们学校是直升制,但出席天数不够还是会没法毕业吧。上学期尝试去依文洁琳同学的宿舍拜访,也是不耐烦地把我打发走了。真希望有人能劝得动她。”

 

看不出什么异常的说法,也就是说暗之福音很可能还是在“上学地狱”诅咒的影响下吗。菲特心想,他目前不是A班的班导,对某个特定对象追问下去也显得奇怪。

“知道了,我会向涅吉老师转达。”如此说道,中止了话题。

 

 

***

 

 

悬赏金高达600万美元的魔王级悬赏犯,“暗之福音”吸血鬼真祖依文洁琳,被Thousand Master打败后遭受诅咒,必须年复一年地在麻帆良学院重复无尽的学生生涯。这种危险分子自然不会被安排在女子宿舍居住。

 

樱之丘4丁目29,藏在丛林中的一栋别致的小木屋,便是吸血鬼真祖目前屈居的住所。尽管被剥夺了大部分的魔力,依文洁琳还是尽自己所能在屋子附近布下了一些的警报,只要有生人靠近便会被察觉。

菲特结束一天的授课工作后,傍晚时绕路去看了一眼,也只是远远地观察,没有接近。

 

被最基本幻术魔法所掩盖的警报器,却是用人类科技制作的仪器改装而成的。在吸血鬼魔力紧缺的前提下,这是相当有效的选择。看来学院内有为她提供技术支持的人,和制作络缲茶茶丸的会是同一批人吗。菲特思索着。

 

木屋的窗户没有透出亮光,也没有传来任何响动。听不见鸟叫和虫鸣,附近的活物或许是被魔法驱逐了吧。这对没有抗魔力的普通人也同样有效。

吸血鬼目前处于极其虚弱的状态,麻帆良是她的牢笼同时也是她的庇护所。但菲特一开始就没有要与她在这里战斗的打算,他只是前来确认自己对这个世界历史的认知,与当前的事实是否相符而已。

 

我该对涅吉暗示一下他班上的学生不寻常的身份吗?

尤其是这位通缉犯。

即使菲特在过去和吸血鬼的性格并不对盘,也必须承认依文洁琳作为涅吉的导师,对他的成长起到的推动作用无可替代。所以他对涅吉与暗之福音接触后的反应,兴趣非常浓厚。

依文洁琳的恶名在魔法界人尽皆知,但她却依然使用自己本名在麻帆良的学籍上进行登记,这也是诅咒强制力的一部分吗。如果涅吉的魔法史学得不差,他应该不至于把这件事单纯当成重名的巧合。

 

过去自己没机会了解还是楞头青时的涅吉·史普林菲尔德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如何最终成为到自己所知晓的模样。但现在他有了涉足的机会,人造人的心情突然愉快了几分。

他往笼罩在夕阳余晖下的木屋再望了一眼,确认自己的造访未被任何人察觉。便转身离去,走向教师宿舍的方向。

 

 

 

“喝起来像葡萄汁...口味意外地不错啊。”

“大哥不是我吹,你开发魔药的才能真不是盖的。假如这种药真的能成,我们的财路肯定一路畅通,这辈子的生活都不用愁啦。”

“咦,但有没有效果还不知道。”

“药效这么温和,要起作用肯定要等一段时间。你就趁现在去女生宿舍——”

 

菲特推门进来,就见到涅吉拿着一个小茶杯在砸吧嘴,雪貂卡摩兴奋地绕着他的脚边打转。

 

一些没来得及清洗的玻璃仪器排放在饭桌上。

魔药材料糅合起来后带着涩意的独特苦味静静地飘在空气中,因为室内通风良好,倒也不呛鼻,气味的来源似乎是厨房。

 

菲特嗅了嗅,将比较鲜明的材料从混合的气味中分辨出来,“你在做自白剂?”又好像加了别的东西,薰衣草和月桂...

 

“哇!菲特!”红发少年几乎摔了杯子,他专注于思考药效,对自己室友的到来浑然不觉。

 

假如涅吉有在宿舍做魔药实验的嗜好,其实他也没意见。以后找机会提醒他对周遭保持警惕的重要性吧,菲特心想。“在改良某种魔药吗,为什么需要在自白剂里放黑莨菪。”

 

“呃,只是一个小实验。”他无意义地想把已经被一饮而尽的小杯子藏在背后。

 

“什么实验要在自己身上试。”

 

“因为最后做出来不是我自己用,怕出问题就...”看他遮遮掩掩的模样,要不就是自白剂没有效果,要不就是做出了别的东西。菲特皱起眉头,等待更多的解释,这招通常很有效。

 

“大哥是帮明日菜大姐头做爱情魔药啦。说是怕出问题就先自己试喝,我更宁愿大哥拿我来试咧,这样我就能享受少女们深情的抚摸和拥抱...”卡摩陷入沉醉。

 

涅吉窘迫地交代了前情提要。午休时他见到宫崎和香抱着大量的书本在楼梯上摔了跤,情急之下他用魔法减缓了和香坠落的速度。结果这个怪异的现象和涅吉施法的动作却被神乐坂明日菜目睹了。

明日菜本来就对他印象很差,现在直接有了理由提着他的耳朵,把他拉到小树林要将底细逼问清楚。紧绷的情绪,加上春天里漫天飞舞的花粉让他打了个喷嚏,诱发了与风花·武装解除类似的魔力暴走现象,损毁了明日菜的学校制服。

尝试使用记忆消除的魔法,却先被对方揍翻在地上,挣扎不能。

 

“一出了问题就想逃走假装没发生过,这种不负责任的心态是谁教你的??”

“明日菜同学很对不起!假如让一般人知道我会魔法的事,我的实习执照就会被没收,严重的话还会受罚。我也是迫不得已——好痛!”明日菜的关节技让涅吉的手臂发出哀鸣。

“哈,我像是这么大嘴巴的人吗。但你把我搞得这么狼狈,是不是该给点补偿?既然是魔法师的话,媚药啊催眠道具啊之类的总该有一两个吧。”

“我才没有那种道具。而且用魔法去操纵人心,就算如了自己所愿,那也是扭曲对方的心意得到的结果。明日菜同学不能用这么危险的东西。”

明日菜突然松开了他。“十岁的小鬼居然满嘴大道理。”她的脸颊泛红,表情却很复杂。半晌后扯了扯自己破破烂烂的制服,“那你至少给我找件完整的衣服过来!”

 

 

“明日菜同学是个好女孩,答应帮我保守秘密。我也确实给她添了麻烦,作出补偿也是应该的。”

 

“所以你最后决定帮她做媚药。”还在双人间的宿舍做实验,这是对我(过于)信任的表现吗。菲特在心里叹息,留意了下涅吉的生命体征,与平常无异。成品是失败了吗,何况材料除去黑莨菪以外的也不对。

 

但涅吉却摆了摆手,“不是媚药,真要说的话...菲特所说的自白剂还更接近。但这是对使用者附近的人起作用的。”

 

“具体来说。”

 

“呃...它可以对使用者附近的人起到一点暗示的作用,放大他们心里对使用者的好感,并且鼓励他们表达出来。朋友之间会变得亲密,假如是互有好感的两人,我想可以增加表白成功的几率吧。当然对厌恶的人就没用。还、还加了一点魅力魔药的成分。只有一点点...”涅吉紧张地绞着手指,“不会扭曲其他人的意志,强迫他们做什么事的。算是个折衷的办法,但我不知道怎么检验效果。”

 

菲特放松了表情。“明白了,很有你的风格的尝试。”

 

“这是...称赞吗?”还是嘲讽我?

 

“是称赞。涅吉,你有开发术式和魔药的才能,行动力也很强。这份魔药就是证明,假如你愿意提供材料的清单和用量,我也可以根据自己的知识提供一点改良的建议。无论是媚药还是自白剂的作用原理我都记得。”

 

“谢谢你,菲特...”原本以为将宿舍当成魔药实验室会被室友责怪,果然是多余的担心吗。

 

“没必要道谢。无论出于什么目的,只要你能够为自己的开发成果而喜悦,我也会觉得...”在涅吉充满感激的注视中,菲特突然顿住了。数秒艰难的沉默后。

“看来你的药有效。”

 

“嗯?”

 

“它刚才就在对我起作用。”

 

涅吉很快反应过来,睁大了眼,“所以你是因为药的暗示作用才赞同我的做法?”

 

“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你的药和自白剂原理类似,只是作用在他人身上而已。在暗示的影响下我说出的并非虚言。不止是这种小事,涅吉·史普林菲尔德,只要你我的理念与道路一致,我很乐意为你的理想而贡献——”

菲特闭紧嘴巴,为了阻止自己的舌头抽了自己一巴掌。

 

“菲菲菲特对不起!!对我的想法可以先不说了,我没想到药会是这个效果。”

涅吉的脸有点烧,慌张地给对方拖了张椅子,又翻出一张草稿纸和笔。

“我自己没觉得身体有发生变化。能不能描述下你现在的感觉?和平常有什么不同?脑子里会不会出现其他人的声音?”

 

“没有任何异常。会毫无自觉地说出平常更愿意藏在心里的话,而且自己很难怀疑是受了暗示,因为作用太过隐晦。即使被事先告知,稍微松懈下来也会受到影响。”某种意义上。这种药很可怕。

 

涅吉用手掌垫着草稿纸沙沙地飞速书写,脸上还带着歉意的笑,但眼中更多是喜悦的光辉。

涅吉没意识到他的举止很能调动人的情绪。他对自己的工作能够投注最大的专注与热诚,和他的发色与眼睛一样,充溢着斗志燃烧的色彩。似乎只要与他并肩战斗的话,没有什么难关是无法跨过的。

菲特觉得自己需要想点别的,否则只要稍有不慎,如上的想法就会从他的舌尖溜出来。

 

“还有一点,将这些被放大的正面情感表达出来,能够使人...心情愉快。”

 

涅吉的表情一下子绷紧起来,菲特大致能猜到原因。摆摆手驱除对方的紧张感。“和成瘾性药物带来的欣快感不同。”

红发少年放松了肩膀,“也就是说,对人无害?”

“喝药的人是你,不如先担心对你自己有没有害吧。但平时和你的相处也会使我感到愉快,魔法暗示没有让这种情绪产生质变,而幅度变化很难用量化的标准去描述。”

 

坦率地使用这些感性的词汇让菲特感到不自在,一方面却又能带来喜悦。他忍住给自己的脑袋来个石化魔法的冲动,移开了视线。

“药效会持续多久。”

 

“还不清楚...因为是试作品,预计是一个半小时左右。菲特很讨厌被暗示影响吗?”

 

我觉得自己再待在这里,可能会说出以后让自己后悔的话。交代不该在这时告知的内情。

菲特脑中闪过了自己在“死去”前看到的,涅吉近在眼前的狼狈哭脸,他集中精神将这句话咽了回去。

 

“不过也对,就算真心的好话,也有想隐瞒的时候。果然这种药不能随便对人用,我会向明日菜同学解释的,希望她能谅解吧。又要想想其他的补偿了...”

 

涅吉将记录了信息的纸张折叠好,放回口袋。然后向菲特道了个歉。

“只要我走远一点效果就会消失了,我先去出门找明日菜同学。给菲特造成了麻烦,很对不起。”

 

“你确定,要在药效还没过的时候去女生宿舍。”

 

“应该没问题吧,班上的同学对我都很友善。”涅吉抓了抓头发,披上外套。“而且平时的行为也已经够热情了...”无法想象在这之上更夸张的表现。他在心里说服自己,抓起还在笔记本电脑前尝试联系黑市网络的旧友的雪貂,扔进兜帽里。

 

 

直到涅吉出了门,锁头发出咔哒声响后。那份涨涌的美好情绪开始平静下来,菲特才突然想起,A班对涅吉抱有真切的爱慕之情的女性,似乎不在少数。

虽然只是今天刚接触的学生,这些情感还没真正培养起来。但反而是简单的、直来直往的好意,被放大之后,可能会变成不加节制的强烈表现。

 

我应该阻止他出门才对。菲特想。

看来这种药物不仅有着提供愉快心情的正反馈机制,被暗示者还容易被这种情绪冲昏头脑,导致在简单的判断上都能出现失误。

 

假如涅吉今晚有命回来的话,菲特会向他补充这一点。

 

 

 

 

后续→09

 

 

*黑莨菪 也叫天仙子,过去被认为是爱情魔药的原料

 

 

只要你我的理念与道路一致,我很乐意为你的理想而贡献包括生命在内的所有力量。

↑完整说出来的话大概是这样?

涅吉和理想和菲特的是相同的。感觉他也确实是在这么做。

大概直到,涅吉请求菲特跟依文连同原初魔法使一起把他杀死的时候,菲特才第一次做出了和他的理念相悖的选择。


评论(1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