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同人】世界于黄昏沉没 07

菲特X涅吉的倾向

但依然含有复数女性角色对涅吉和菲特单箭头的描写

*loop梗

*大量个人二设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 Zero

 

今天涅吉·史普林菲尔德破天荒地没有拒绝对方尝试向他推荐的咖啡,接过来泄愤般灌了两口黑色泥水,甚至没有添加方糖与炼奶。他的表情皱了起来,事实上并未比原本就已经愁眉苦脸的模样要糟糕多少。

 

你的喝法错了。菲特·亚维路克斯在心里说道,但他能够清楚看见对方灰败的脸色,确定这不是一个提醒对方的恰当时机。

 

“上周阿里阿德涅传送门港故障的原因已经确定了。”红发少年陷进沙发的软座垫里,暗沉的视线钉在手中的那杯黑咖啡上,“不是意外,那在计划里是一次恐怖袭击前的侦察,又是民间的反魔法组织。”

 

上周三阿里阿德涅2号传送门港发生了一次与时间表不符的自动开启,送来了来自旧世界的十四名人类,行囊齐备着装统一,对自身的遭遇迷茫又惊奇,像一队因误闯了兔子洞而掉进地底世界的观光客。

 

那不是最近唯一的一次传送门港失控事件。一个月前一对父女出现在暗夜迷宫(原址)出口处的传送门的中心,他们声称自己在一次堆满乱石荒草的旷野心血来潮的探险中,发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石阵,才刚走近就被卷入了突然腾起的光柱里。

 

“我们原本以为那是因为维持魔法世界的魔力变得越来越弱,并且开始难以掌握的关系,而首先受影响的是传送门港的开启与关闭…其实不是。”涅吉的声音低得几乎像在喃喃自语,“今天早上グラニクス市的传送门又传来了25个人类,他们都带着武器,到达之后对着当时传送门港里的人开始扫射,在引来警卫之后引爆了身上的炸药。先前两次传送门失控不是意外,是实验,为了测试传送门的使用状况。”

 

菲特目无表情听他说完,然后提出疑点。“一年前旧世界的传送门的位置都重新设置过了,施加了混淆和驱逐魔法,普通的旧世界人应该无法走近,除非有人带路。”

 

涅吉摇头,“他们自己架设了新的临时传送门。”

 

“民间的组织能够做到这一步,意料之外。”

 

“技术还不成熟,运气差点的甚至可能会被传送到火山口边,或者只有半条腿能顺利到达目的地。不知道他们已经实验了多少次。”红发少年的脸色并不好,呼吸声变得粗重了些。

 

“需要让魔法界的传送门隔离开这些连接。”菲特说,“幸运的是,他们的出口只有传送门港,我们可以监控这些位置。但目前只能加强传送门港的安保…”他加快了语速,“事态变得有趣了,我们的敌人行动力正在变强。”

 

“——他们不是。”

 

“什么?”菲特轻轻歪下脖子。涅吉在沙发上将腰挺直,由于手的晃动他将一点点咖啡洒在了地毯上。

 

“他们不是,敌人。”涅吉将话语补完,停了两秒又语塞起来。“他们只是…”

 

“是啊,他们只是反魔法。只是认为魔法使与魔法生物都是应该被根除的危险分子,人类世界完全没必要对正在走向崩溃的魔法世界提供任何帮助,事实上,魔法世界的崩溃正是他们所乐见的。”菲特的声音凉得像一捧雪。

 

涅吉难过地抿嘴。“他们会这么想也不是没有道理的。8年前发生过的事,记得吗?”

 

银发少年安静地点点头。

 

八年前,完全世界结社的存在与魔法世界正在走向消亡的事实一并公之于世。

庆典还未完全落幕,碎成花瓣的死者从梦中世界陆续复苏,互相拥抱、亲吻、欢呼、流泪,然后被告知自己的故乡已经陷入了末日。

 

菲特·亚维路克斯原本的计划对活人来说确实无异于无差别的屠杀,但涅吉·史普林菲尔德的设想听起来却像个童话,他没能取得所有人的信任与支持。

一部分过早地陷入了绝望的人们在暗地里集结,开始向旧世界发起大大小小的袭击,意图占领那个比自己的家乡广阔数倍的行星。

其中最大的组织【Hela】在半年后被镇压,这些恐怖活动才逐渐减少。火星改造计划的工作也走上了正轨。

 

而现实世界的人们对此毫不知情。

 

“所以他们已经开始猜到当时那些事件的起因?他们的猜测很正确。”

 

“他们是被吓坏了…其实我也并不赞同——现在向民众公开魔法界的存在确实为时尚早了,但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可行的办法,只有这个选项了。否则人手根本不够,而且我们无法一边在现实世界藏起自己的存在,一边还能确保效率。”

 

最终他们没能赢下这场赌博。

 

涅吉的手掌被焐得发烫,但咖啡却开始变凉。他盯着黑色的水涡,心里突然有丁点儿希望杯子里装着的其实是酒精饮料。

“现在只过了3个月。排斥魔法的声音基本上是来自民众,或许只是需要更多时间——”

 

“那正是我们最缺乏的。”

 

涅吉的肩膀僵了下,红茶色的眼珠慢慢从左转向右。然后阖起眼睑,轻笑出声来,“你总是这样,能够毫不犹豫地给人泼冷水…不过这确实能让人清醒一些。”

 

菲特仔细想了数秒,然后诚实地说,“如果你只是需要安慰的话,可以先告诉我。但我不保证我擅长这个。”

“不不,我不需要。”涅吉用力地摇头,慌忙纠正。“虽然会让我好过一点…但没有帮助。”

 

如果他要的只是温暖的、抚慰性的话语,近卫木乃香或者宫崎和香或许会是一个好的倾听者。情况没那么糟,还会有办法的。他们还没陷入绝境,还留有让自己安心的余地。

涅吉不是个盲目的乐天派,他那份近乎固执的不折不挠建立在说服自己为什么要做、以及能够做得到的基础上。

而结果是他总能得到他所追求的。

 

“你本来没必要加入,尽管提出构想的人是你,但这并不是你的责任。为什么你如此坚持?”

 

涅吉眨了眨眼,调整一下趋于沮丧的情绪。“这个话题很耳熟,很久之前你在奥斯提亚问过。你说我作为老师只该管好自己的学生,而魔法世界的人们是死是活与我无关?”

“对,你还摔坏了我的鹏法玺。”以及关于红茶党与咖啡党的一场争论。

 

“我现在的理由和那时候一样。”他耸了耸肩。

 

“我当时不关心你的理由。”菲特说,他当时顾着给涅吉设套。天知道为什么8年之后他反而对涅吉的动机开始刨根问底了。“所以,为什么。”

红发的魔法使在斟酌辞句时似乎习惯于移开目光,将它落在某处的空气上。

“我当时也不敢说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即使是现在也不行。你也不会认为自己的做法是错的,不是吗。它只代表着一种可能性。想想看——”他深红的眼珠对上了菲特那对蓝灰色的,“如果我当时听从你的建议,或许我们就不会坐在这里一起面对这些麻烦事了。”

 

“不是我们,只有你。”对方平静地纠正道。

 

涅吉愣了下,然后挤出一个很小的微笑,点头。“是的,只有我。”

“但我一直告诉自己,我至少要做出不会让自己后悔的选择才行。”他小声地、但清晰地说。

 

“涅吉,你的生命将会很长久…相比起来,你行动的理由却总是为了些短暂的东西。”当菲特陈述他所认为是客观事实的事物时,他的声音就会变凉,这总能让涅吉感到不自在。

 

“他们不该这么毫无道理地消失。”

“它们诞生时就应该考虑过这一点,事实上,所有的东西都有该消失的时候。”银发的人偶开始谈及一个古老的、只能互相驳倒而找不出正确答案的辩题。涅吉直觉到自己不能循着对方的思路表达反论,这只会动摇自己。

 

但对方看起来才是感到迷茫的那个。

“我有时会羡慕它们。即使没有被赋予使命,它们还是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涅吉尝试挤出微笑。“我一直都在找我的父亲,还有解决村民们被石化的问题。等计划成功之后,或者还会研究暗之魔法。”

他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个,但他认为自己需要马上打断菲特正在拐入不妙的方向的思考。

“其实想做的事情不需要刻意去找的,它们会一件件地摆在面前,等着我们去解决。”涅吉试着让自己的眼神显得尽可能地真诚,“人类,每个人都是这样。”

 

人偶的唇线抿直了。

“希望我能活到那个时候,解决现在的难题,闲得开始烦恼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你会的。”涅吉的声音很稳,表情放松下来,变得柔和。

 

“你如果打算以后按部就班地研究暗之魔法,可能要花上几十个世纪。”

菲特说。

“创造主在创造魔法世界时使用的术式与暗之魔法同源,而他的成果显然还不够完善。否则现在的魔法世界就不会像个正在漏气的气球。”

 

“但这样也已经非常厉害了。”涅吉长长地舒气,嗓音放轻了些好像显出了某种敬畏的情绪。

“她的灵魂存在了极其长久的时间,创造并维持魔法世界的术式说不定只是她漫长的研究过程中的一项副产品。”
即使是谈论起自己的创造者,菲特声音依然平淡得与字典上的描述性文字丝毫无差。
“如果花上同样长的时间去做同样的事,你的成果或许会比创造主的更值得惊叹,涅吉。”

“你拥有解构和开发新术式的才能。如果能够解读出创造主所使用的魔法的构成,或许能够找到其中的漏洞所在。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可以。”

“但现在可没有时间让我们重头再来...你不是也说了吗,光是研究暗之魔法就可能花上十几个世纪?”
涅吉对话题的走向感到了疑惑。

接下来是银发少年长达数秒的安静的注视,他似乎在斟酌字句,这很少见。

“不需要重头再来。”他说,“...‘完全的世界’原本是作为收容灵魂的庇护所而开发的术式,能够干涉魔法界的运行法则,它的构成本身与魔法界有相似之处。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从这里入手。”

涅吉没察觉到自己讶异地张开了嘴巴。“但是、实际上,我对‘完全的世界’这个术式几乎一无所知啊。尽管它确实可能是个突破口。”
他挠乱了自己的红发,显得有些烦躁不安,“而且M.M.(梅卡洛梅森布里亚)元老会已经把留在守墓人宫殿的仪式魔法阵销毁了,所有的资料也都被封存起来,魔法界已经达成共识将‘完全的世界’术式的研究归入禁区,因为那被视为是...与世界现有的法则和伦理相、相悖的。”


他自言自语地顺着自己的思路滑入了思考之中,话语有些磕碰但说得飞快。

“虽然他们找到的只是些残稿,但保密级别是S以上...超出了夕映同学的‘世界图绘’能够查到的范围。除了创造主本人,已经没有人清楚这个术式的原理了...毕竟结社的残党都已经被——等等,难道说、菲特?!”

猛地抬起头的动作牵动了肩膀,他手里的杯子晃了晃,深褐色的液体洒出了一些渗进了浅色的地毯里。
他的对面坐着菲特·亚维路克斯,【完全的世界】结社仅余的最后一人。

“不用去看元老会找到的那些破碎的文稿。你需要的是更完整的。”
那双黯淡的蓝眼睛缓慢地眨动了一下,菲特抬起手臂,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它们都在这里。”



后续→


鹏法玺:一种造型模仿挂着天秤之老鹰的魔法印玺,能够透过强大的魔力,强制使目标人物严格遵守自己的诺言。这种印玺模仿的老鹰与天秤,分别象征权威与正义。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