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06(王最?)

*第五章if

*有王→最 百春的倾向,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CP在结局也不会盖章

*写作初衷是想让小吉的计划成功执行...

对比原作会大幅度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从这节开始直到裁判前都没有最原跟小吉的直接互动了,而且主线也不是CP本身的发展。但因为整篇文章写的时候我还是带着王最的倾向性来写的...所以还是打了cp tag,真的没问题吗(假如觉得不妥的话我会删掉)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

 

夜晚时间22时52分12秒,处于休眠状态的KIBO被校舍方向传来的轰鸣声惊醒了。

 

作为人形机械的他处于安静环境中将会对杂音相当敏感,在这点上他曾经请求过入间美兔对他进行改造,至少给他添加上深睡眠和浅睡眠两种模式,使他在生活习性的表现与人类更加接近。

拥有黄金头脑的天才美少女(自称)科学家对他的请求一口答应下来,然而在来得及付诸实践之前,就死在了新世界程序的世界之中。

 

尽管他过去有段时间,也曾频繁因为隔壁房间的王马小吉在深夜捣弄出来的各种响声,被迫从休眠模式中启动。但这一回的骚动显然有些异常,KIBO将“人类的话在深夜被打扰就该重新蒙头大睡”的守则抛到一边,调整至警戒状态后走出了房间。

 

他没有预测到的是,能碰见百田解斗也出了房门,正一边披上外套一边急匆匆地给门上锁。

 

“百田君。”KIBO出声朝他打招呼。

“哇!哦,是KIBO...别吓我啊。”对方似乎在入夜后光线昏暗的宿舍大厅一时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你也听见了吧,刚才那个奇怪的声响。”

 

机器人点点头。“校舍墙壁的隔音效果不差,声音能够传到这里来,我认为这并不寻常。”

有前往调查的价值。他内心的声音也如此鼓动着。

 

“我也是,担心着终一的事一直睡不着...白天被春卷赶去休息太久了,这种时候反而精神过头。”宇航员愁眉苦脸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要把大家也叫起来吗。”

 

达成了共识后,两人开始逐个去叩响目前的存活者的房门。

 

百田来到最原终一的房间前时,多少还抱着一点渺茫的期待。他的挚友今天早上就被叫去格纳库,直到现在都毫无消息。说不定在夜晚时间的时候偷偷回来了呢?

然而无论将门铃重复摁下多少次,都听不见房间里有半点属于人类的响动。

 

他叹了一口气,预定闯入格纳库的计划是明天早晨。这个时刻大部分的电子锤都还没充满电,无法与血腥猴子对抗。

求你别出事啊,终一。

 

在门铃轰炸之下,白银紬和梦野秘密子也都茫然地从床铺上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下后一脸困倦地在大厅集合。

然而KIBO从春川魔姬的门前离开后,说出的话却让百田的心凉到了底。“春川同学也没有任何回应,我不确定她在不在房间里面。”

 

“春卷她不在?!”

 

“也有无法进行回应的可能性。”

 

这不是更麻烦了吗。百田错觉有团火在灼烧着他的胃,“有办法把门撞开吗?”

 

“冷、冷静点百田君!”白银焦急地想分开将KIBO一把抓住的百田解斗,“说不定春川同学只是有事出去了呢?你看,刚才不是说有爆炸声吗,也许和这个有关?”

 

“用余的魔法...进行透视吧...”梦野艰难地撑起耷拉的眼皮。

 

“不行,不确定春卷是不是在房间出了事的话我没办法集中精神调查别的。”挚友之一没传回任何消息,之二忽然又在半夜没了回应。百田现在只能勉强维持最基本的理智,深呼吸了两次,“KIBO,跟我一起把门撞开吧。我只是无论如何都要先确认下。”

 

对方认真地凝视着他,精细的机械眼在昏暗的大厅仿佛浮着幽光。“我明白了。”他说。

 

 

KIBO有过用身躯砸破玻璃水缸也毫发无损的经历,大概是确证了自己的材质足够坚固,这次撞门时施加的力度毫不留情。原本还算坚固的门锁,在撞第一下时就已经开始变形,第二下连同插销一起被撞开了。

 

摸索到电灯开关打开,百田眨了眨眼适应骤然转亮的光线。屏起呼吸紧张地一看,他最担心的、在血泊中发现尸体的场景并未出现。不由得偷偷松了一口气。

两名少女确认了一下浴室和厕所,春川也不在那里面。

 

暗杀者的房间十分整洁,但也没留下任何关于去向的信息。

 

“这下能安心下来了吧 ,百田君!”白银对百田展露友好的微笑。

 

“不,还不确定那阵爆炸声跟春川同学夜晚离开房间有没有关联。我们还是尽快前去调查吧。”不懂察形观色的机器人坚决地提出了异议。

 

白银苦笑了下,又有些忧虑地看了看被撞开的门板。“不过门锁被撞坏了,万一春川同学回来的话,没法上锁会有点危险吧。我想给她留张纸条,有需要可以来我房间一起过夜。”

 

宇航员露出有些感激的神色。“谢谢你啦,白银。”

 

“我也可以提供我的床铺,机器人就算不用床也能进入休眠。”

 

“妙龄的少女,怎么能随便和其他男性单独睡同一个房间呢...”梦野朝KIBO不满地撅起嘴。

 

“非、非常抱歉,是我考虑不周...不过,能够被当成人类男性对待,让我多少有些安慰。”

 

“好了这时候别开玩笑了,我们去看看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吧。”

百田解斗催促着3人赶紧离开,忧心忡忡地最后看了房间一眼,关上了电灯。

 

***

 

无法对声源准确定位,他们决定在校舍逐层进行搜索。

 

校舍1层的搜索没什么收获,然而在通往2层的楼梯刚拐过弯,众人马上就能注意到图书室正门外走廊的墙壁上有明显的撞击痕迹。推门进去后发现,图书室内的景象一片狼藉。

似乎有野兽在里面搏斗过。侧拉门是敞开着的,地球仪和一部分高大的书架被掀倒在地上,而原本隐藏在某个书柜后、只能通过刷卡片钥匙才能进入的门尽管还在,它旁边的墙壁却像是遭受了巨大力量的轰击,塌出一个能容人通过的破洞。

 

门后的隐藏房间被暴露出来。

 

这…到底是谁干的?百田注视着洞口喃喃道。

 

“显然不是人类的力量能做到的事,在这所学校中,能做得到的就该只有血腥猴子了吧。”

KIBO抛出了最浅显的结论。

 

仿佛是为了应他的话,从走廊外传来自远而近的、巨大金属块摩擦地面的铿锵声响。那是血腥猴子行进时无情的脚步声。

 

四人都下意识转过头去,来回盯着图书室两处入口警戒起来。白银脸色有些发青:“难道它是为了阻止我们调查隐藏房间才…”

 

机器人也像是想要往里躲,却还是根据逻辑作出反驳:“校规里明确提过我们可以随时调查学校的每个地方,血腥猴子不该妨碍我们才对。”

 

“现在操纵这些怪物的家伙,可不一定会好好守规矩…”梦野抓住自己两边帽檐往下拉,紧张地遮住眉毛和半边视野。

 

“明明是血腥猴子自己打穿了墙,现在又来碍事不是很奇怪吗?”百田甩了甩头,竖起耳朵留意响动的同时,视线时不时往破洞的方向飘。

具体的细节还看不清,但那似乎是个暗紫色调的房间。他们闯进图书室后从里面没传出过动静…春卷也不在那边吗。他把下唇咬的发白。

 

紧绷的空气中,逐渐走近的血腥猴子以固定节律迈着平稳的步伐,经过图书室的外墙。

没有拐弯也未作任何停留,直接沿着阶梯往下走。脚步声慢慢远离了。

 

“虚惊一场。”百田用衣袖擦走冒出的冷汗。

大气不敢出地警惕了片刻,确认外头确实是彻底安静了下来。四人才惊魂未定地互相打了个眼色,钻进墙洞之中。

 

除了被打穿的墙体附近铺了碎石瓦砾,房间整体都还完整。脚下是深浅相间的紫色方格地砖,承重柱和墙面也被用略显得俗艳的暗红墙纸与心形亮片装饰起来。

除了分散放置的几张沙发与矮桌以外,房间显得比较空旷,这里被布置得像个休息室。

 

“怎么说呢,意外地...是个普通的房间。”白银缩着头小心地左右张望。

 

但也有明显与整个布置格格不入的地方。房间最前方被架设了一个展示台,厚重的红色幕布将某个一人高的事物遮盖住了。大量粗细不一的电缆从幕布下黑蛇般延伸而出,钻进展示台后,不知是连接着什么。

 

最可疑的事物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百田解斗几步迈到展示台前。心想自己也是被这见鬼的杀戮游戏搞怕了,总错觉哪里都可能掉出一具尸体来。

春川魔姬染血而死寂的身躯出现在幕布后的画面,在他脑海中转瞬闪过。百田甩了甩头驱散这恐怖的想象,咬牙抓紧幕布,用力一掀!

 

红色的布料滑落,暴露出的并非尸体,而是一眼看去使人摸不着头脑的事物。

非要形容的话,是个仅有头部的巨大黑白熊,被安置于直径接近两人合抱的玻璃管中,浸泡在泛着浅绿的澄清溶液里。

 

百田捂着鼻子躲避纷扬的灰尘,其余三人也懵懂地走近了这个怪异的设施。

“这也是黑白熊吗?只从外形去判断的话。”KIBO凝视着玻璃管,将眼前所见仔细地摄入眼中。

 

与先前在才囚学院各处神出鬼没、并负责主持学级裁判的黑白熊有着明显不同,巨大的熊形头部没有被伪装成布偶的模样,剥除了可爱的外皮,由机械构成的部分不加掩饰地显露在外。

至于为何刻意要赋予跟黑白熊相似的外形,如果不是制作者的恶趣味,只能说是特意为了给观者提示,让他们自行推想这台器械与黑幕是否有着某种关联了。

 

在四人惊诧或疑惑的注视之下,黑白熊的头部始终沉寂。梦野与白银仔细摸索了一番也没找到启动器械的开关。

 

而转头开始将沙发与矮桌都从原地挪开、搜寻房间各处的KIBO,已经翻出了更多耐人寻味的事物。

 

“我想请大家看一看这个。”KIBO出声唤回其余同伴的注意,把手中物件慎重地双手捧起。“它被丢弃在角落的垃圾桶中,和一个铅球放在一起。铅球本身跟其余摆在仓库里的没有什么区别,但这件似乎要另当别论。”

 

KIBO向他们展示的是一台黑白熊平板,外形跟每个人都被交付的学生手册如出一辙。但这台上面却沾有干涸的血迹,还留下了手指抓持过的印迹。

只从痕迹去推断的话,像是有人直到它被泼上血时都还将其紧紧抓在手上。

 

虽然平板的边角有被磕碰过,但还能正常使用的样子。

 

启动的提示音响过之后,泛着萤光的液晶屏上并未像其他学生手册那样显示出持有者的姓名。取而代之的是五个给人不祥意味的字作为标题,在屏幕上浮动着。

 

「生存者特典」

 

“生存者特典。”百田解斗自言自语地小声念出来,“也就是,给发现这个房间时还活着的人看的东西对吧...”

每个人都面面相觑,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梦野抿着嘴伸手在屏幕上点了一下,以确认有没有更多内容。

 

画面一下子卷过了复数图像。

“等、等下。”百田多少有些手忙脚乱,把页面翻回去。

 

这份所谓生存者特典首先提供的资料,显然是才囚学院各处的地图,甚至还标注出了每一个隐藏的空间和房间,也包括他们当前所处的位置在内。

 

翻页之后是大段的文字。

 

——————

「将互相残杀终结的提示」

 

在这个学园之中,隐藏着策划这场互相残杀的主谋。

将其揪出来的机会,就在于需要用到黑白熊的后备品的时候。

在那时,主谋必须前往位于图书室内部的隐藏房间。

 

为了证明这个提示是真实的,先作一个预言吧。

你最初想起来的记忆将与“超高校级狩猎”有关。

 

这些情报只能跟你信任的人分享。

能否将它辨别清楚,将决定你的生死。

 

来自 天海兰太郎

——————

 

见到第一起事件中身亡的受害者名字突兀地出现在文章末尾,百田困惑地纠紧了眉。

“这是天海给我们留下的信息吗?”

隐藏房间的位置与揪出主谋的方法,虽然还有不明朗的内容在,但假如他们能更早找到这份资料,也许就不会任由自己陷于自相残杀的游戏之中,让整个团体支离破碎了。

 

“正确来说,是给‘某个人’留下的吧...?”白银用食指抵住下巴,思索着说,“否则不会建议只跟信任的人分享。”

 

“天海君是如何得知这些情报先不论,就结果来说,我们是从垃圾桶找到了这份情报,而这里是黑幕才能进入的房间。将它带进来的大概也是主使这场游戏的黑幕,也就是王马君、或者由他指使黑白熊来做。”KIBO说。

 

百田挠了挠头发,“是担心我们发现这台平板吗,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把它破坏掉呢。”

 

机器人摇了摇头,“只有黑白熊能够向我们提供黑白熊平板,从这一点来考虑,这个情报应该也是在黑白熊知情的前提留下来的。这大概是它没有被销毁的原因。”

 

“好像也说得通。”百田赞赏地拍上KIBO的后背,对方头上天线般的呆毛轻微抖了抖,“真没想到你也能作出这样的名推理啊!”

 

“呃,没想到吗...”

 

“嗯嘛,毕竟平时基本都由最原负责推理的工作。”梦野说道。

 

“说得也是,假如最原君能平安回来的话,能在这个房间发现更多线索也说不定。”

KIBO认真地点了点头,没发现身边的百田一下子僵硬起来的神色。

 

“这说的什么话。”百田为了遮掩什么似的擦了擦自己的鼻尖,“终一能平安回来不是肯定的吗!”

 

“无、无论如何。”白银苦笑着摆摆手打圆场,“KIBO君还有发现别的东西吗?”

 

“是的。这上面提及的‘黑白熊的后备品’我认为也值得留意,主谋要进入隐藏房间才能使用的话,后备品很可能就是指那台不清楚用途的机械。”他指向展示台上只有头部的黑白熊。

 

“但我们却无法启动它,使用魔法作为能源...也行不通...”

 

“应该只有主谋才知道使用方法吧?”白银说。

 

“那就是要我们偷偷守在这附近,等主谋进来的时候抓现行咯。这能办得到吗...”

百田小声抱怨,一脸怀疑地在胸前抱起手臂。不过终一他们最初好像有这么打算过,何况现在也没必要找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

“还有?你到底找到了多少东西啊。”

“呃,因为设置的原因,我会习惯尽可能搜索每一个地方,也就是跟人类的好奇心类似吧。”

尽管知道百田提高声量只是因为感到意外,并非是不耐烦。KIBO还是稍微缩了缩脖子。

“总之,我找到了另一扇不太显眼的门。后面连着一小段通道不知通向什么地方,我们应该一起去看看。”

 

 

与房间角落的小门连接通道相当狭窄,两人并肩走都有点勉强。KIBO提出让自己打头阵,假如从前方忽然遭受武器攻击,他只用身体应该也能够承受住最初的一击。

“不要说可能招致恶运的话...”在队伍第二个位置的梦野看起来是最紧张的那个。

 

内墙没有经过粉刷,笔直的通道铺着向下倾斜的阶梯,只有数米长,一眼就能望到底。尽头看似也被灰色墙壁封锁着,但这样的设置往往也意味着有暗门的存在。

4人队伍平安无事地走了过去,KIBO没费多大功夫就在墙上摸索到某个开关。做好心理准备摁下去后,尽头的墙壁如同一堵活动门般缓缓升了起来。

 

在门后,是女厕所其中一个单间内部的光景。

 

从KIBO嘴里传出与混乱的惊叫类似的声音,手下意识从按钮松开后门板重新落下。他迅速转过身来,感觉头部的处理器有些过热。

“对不起,我都看见了!”

 

“这个时候不是该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才对嘛。”队伍第三的白银踮起脚探了探头。

“机器人不需要使用厕所吧...汝只是看了一眼的话也并非不能容忍。”

“就算是我,也会为了了解人类的日常生活而进入厕所的。当然,只有男厕所。”

 

“唉这种事现在怎样都好,这个位置的话...是1层的公共厕所对吧。”百田把后背靠在墙壁上,用手指辅助着比划了下几个房间的方位。排成一排在光线昏暗的窄道里交流让他有些不习惯,“你们女孩子平常用的时候没发现什么问题吗?我们要不要进去仔细查查?”

 

“不准!”梦野双臂在胸前交叉,做出拒绝的手势,“平常使用的时候,没有发现异常。要打开通道,说不定是只有主谋知道的特殊方法。”平常也不会有人没事去推厕所单间最里面的墙才对。

 

“否则也不会设置在谁都能进的厕所里了...考虑成只是用作一个出入口比较合理?我想女厕所本身没什么问题。”白银轻飘飘的声音传出。

 

“主谋者很可能是位女性——是要误导我们做出这个粗糙的判断吗。即使是男性也能偷偷进入女厕所,既然王马君就是主谋者,这种思维一定是被他当作障眼法反过来利用了。”KIBO说。

 

他们尴尬地重新退出通道,回到紫红色调的房间中。

然而房间里似乎也找不出更多值得调查的事物了。血腥猴子将外墙破坏,使他们得以进入房间的原因还不明朗,从房间发现的生存者特典甚至引出了更多的谜团。

 

“我说啊,那东西能交给我保管吗。”

百田抓起先前被他们放到矮桌上的生存者特典晃了晃。

“我估计应该不会再被藏到什么地方了,但毕竟春卷和终一都还没看过。”

 

KIBO观察着他的表情,“这是没问题。但仅仅是我个人推测,百田君你难不成,打算现在继续去找他们吗。”

 

“不...不行吗?”

 

“刚才还有血腥猴子在校舍里走动,假如是为了某些原因在巡逻的话,继续单独行动可能并不安全。而明天早晨我们还有突入格纳库的预定计划,我认为今晚还是需要确保我们有充足的休息才行。”

KIBO摆出严肃的神情。

“可能还在格纳库的最原君先不论,也要考虑春川同学直到明天早上都没能回来的可能性。我们的人数如果继续减少,胜算也会越低。”

 

机器人没注意到自己列出最坏的可能性会使得百田的情绪继续下跌。对方的脸憋得有些发红,但终归没有失去理智,意识到自己的无名怒火不该发泄到说实话的人身上。

他最终叹了口气,让肩膀耷拉下来。

 

白银尽量朝他挤出开朗的笑容,“没事的百田君!春川同学不是会因为冲动,而采取没有准备的行动的人。”

 

“是啊...这时候也只能,相信她了。”

宇航员悄声说道,更像是讲给自己听的。

“信赖”这个词支撑着他走过了四场学级裁判,走到现在。现在作为安慰的言辞再从自己口中吐出,却仿佛只是被投进了摸不到底的虚无之中。


后续→


想给自己写点小甜饼啥的...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