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05(王最?)

*第五章事件重置

*有王→最 百春的描写,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CP在结局也不会盖章

*写作初衷是想让小吉的计划成功执行...

剧情对比原作会有很大幅度的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这节更新有点短,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

 

为了防止我将药剂偷偷倒在衣服上或是别处,我只能在王马的注视下将棕色瓶中仅余少许的液体先尽数倒在其中一个纸杯中。落到杯中的溶液是略显得浑浊的暗紫色,给人印象并不舒服。只能拿被喝过一口的葡萄芬达分成三份,其中一份和毒药混匀了。

这是间接接吻呢☆

即使王马显得很开心地如此调侃,我也完全没有搭理的心思。之后背对着他把纸杯在长桌上在按我的喜好打乱顺序。春川也被命令背过身去,面朝着格纳库的入口。

 

隔着一小段距离开始处理解药,在监视下往3个纸杯倒进剂量合适的解药,澄清透明的液体嗅起来有细微的苦味。连同第4个纸杯加满矿泉水后气味就难以分辨了。所以矿泉水原来是为此而准备的吗,我觉得胸口发堵,将纸杯打乱。

 

在可能混了毒药的饮料中,王马首先取了最左边的纸杯一饮而尽。然后是春川,在血腥猴子紧跟随后的情况下靠近长桌,取走最右的饮料。留到最后的我负责解决中间的纸杯。

 

第一个挑选解药组的依然是王马。

首先把剩下的扔了。他自言自语道,十字弩对准我的同时,空余的左手抓起玻璃溶液瓶往后抛。砸在他后方涂装用的机器上,落地后应声而碎。

 

王马没急于挑选该被排除在外的那杯,只用左手食指尖在剩余的杯子间来回点着。

“顺便提一件事,关于那个‘迟缓致死药’的药效,发挥作用的快慢虽然因人而异,但同样的症状是会觉得自己慢慢使不出力气,到最后甚至会因为呼吸肌无力而窒息。

从吃下去到窒息而死,最多也只要经过2个小时时间。这种口服的毒药居然还有对应的解药,实在很奇妙。

话说回来,小最原刚才一定偷偷把毒药跟解药位置记下来了吧。也就是说在场只有你一个人马上就能知道游戏的结果。嗯...这个如何?”

他拎起其中一个纸杯,轻轻摇晃并歪着头尝试观察我的表情。“咦,这种时候意外地是个扑克脸。说不定你有当赌徒的天赋,骗你的。那就这杯好了~”

 

王马将这一杯直接泼在地上,又抓住左起第二杯灌进腹中。

 

在我们各自取走要被逼迫着喝下的试剂之前,王马君的话也没停下来过。

口才也是身为总统必备的技能吗。我心情复杂地想。尽管他说的每一句话确实或多或少能给人带来动摇。

“既然小最原已经心里有数了,假如真的不幸踩中了那1/6的厄运,估计已经开始在心里暗自策划着如何引导裁判时议论的流向了吧?”

 

“你还要继续挑拨下去吗。”暗杀者目无表情地说。

可能答应进行这场游戏本身已经多少算是自暴自弃的表现了,春川方才紧绷到极限的情绪现在反而有所缓和。但同时也显得,似乎被拆掉了某种桎梏一样。

“都按你的要求做好了,已经结束了吧。”

 

悉心谋划只有自己获利的游戏,静心等待连他自己也不得而知的结果。

在这按部就班的流程下似乎还隐藏着什么。我无法忽视自己内心躁动的不安。

 

王马稍仰起头,总浮着笑意的视线刺到我的脸上。

 

“对啊,结束了。骗局的部分。”

 

他的笑容像是从嘴角一刀划到耳根的血痕,缝隙中能流出粘稠的漆黑恶意。“接下来的才是游戏的部分,这可不是在说谎。”

 

“首先提供一个好消息,被混进饮料里的所谓‘迟缓致死药’,只是混了糊精和碘液而已,所谓解药也只不过是小苏打,即使喝下去也什么都不会发生。”

 

“然而坏消息是!”雀跃的神情使他的双眼闪闪发光,“其实在葡萄芬达里,我加进了真正的‘迟缓致死药’喔。”

 

“...哈?!”春川愕然地瞪圆了眼。我想我脸上也是同样,只余下滑稽的、茫然无措的神色,飞快地回想起他将那瓶饮料背对着我拧开又看似嫌弃地扔回去的时机、动作。

 

“呢嘻嘻,当然是骗你们的,被骗到了吗?虽然我想这么说,但很遗憾这是真的。”

 

“王、王马君?!到底是哪边?是真的还是在说谎?”

 

“小最原就这么不信任我吗!但接下来的游戏还要你来参与呢,在这点上是不可能骗你的。所以等会儿即使已经抬不动脚步,也请务必咬牙坚持下来。”他快活地眨眨眼睛,“我当然有为自己准备一份解药,但作为奖励道具,我还将另一份解药留在了你的‘超高校级的侦探’专属的研究教室里喔。”

 

“小最原要做的只是跑回校舍里,将解药取回来。”

 

“但之后要将解药交给小春川,还是自己喝下去?选择权在你的手上。剂量不够的话没法起到解毒的作用,所以没有分成两半的选项。”

 

“为了帮你斩断因踌躇而错失时机的借口,我会让血腥猴子追在你身后,被逮到的话也是game over。增加点追逐游戏的要素也不错吧?骗你的。不过等你到达研究教室附近它就会放弃了,不会妨碍你寻找解药的。”

王马顿了顿,又故意作出忽然想起了什么的表情,“对了,就算你把小春川丢在这里,自己偷偷喝掉解药也没问题喔。‘因为被血腥猴子追上了没法及时回来,对不起春川同学~’嗯,善良的暗杀者小姐一定会原谅你吧!”

 

“不,但是、王马君。你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我听见自己的抽气声像个损坏的风箱,下意识伸手揪住头发。“这样的话,我和春川同学其中一个不就必须要——”

 

“没错,至少要死一个人。而且因为你和小春川喝下毒药时都是不知情的状态,所以凶手依然是负责‘制作毒药’的小最原你。”

 

“怎么...会...”

 

“趁着你还有力气跑动的时候赶紧去吧,你的游戏在选择让谁活下来之后就结束了。我的游戏可是需要出现一个死者才能真正开始呢。”

 

 

 

05

 

因为是在数分钟的全速奔跑后忽然停下脚步,我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心脏在肋骨下面怦怦直跳,像条在干涸的铁桶里挣扎的活鱼。

我俯下身来撑住自己的膝盖,喘得过了头有些反胃起来,血液往上涌使得头壳都开始发痛了。假如不是因为腿酸得几乎要迈不动步,我应该不会用这种对心脏没好处的方式来歇息。

 

是平常缺乏锻炼导致的结果,还是会使人无力化的毒药开始起作用,无法进行判断。

 

现时我正处于校舍2楼的图书室中,脚边是因方才的冲击而倒塌的书堆、从书架上被震落的零散书本。

稍微顺了顺气开门出去,一架血腥猴子正安静地倒在门外一动不动。

 

EMP炸弹爆炸的一瞬间,在遥控的设置下以半自动驾驶模式追赶在我身后的血腥猴子的行动就立即陷入了瘫痪。摔倒时因巨大的惯性继续往前冲出了数米,撞在校舍的墙壁上。假如我没在扔出炸弹后立即钻进图书室中,很可能已经被它撞扁在墙上了。

 

空气中的灰尘还在缓缓下沉,我惊魂未定地用力握了握拳,想让指尖停止发颤。

 

早上在格纳库与王马会面没多久,他便察觉了我身上有携带EMP炸弹的事实。然而在已经探明我藏匿炸弹的位置后,他却只是将它留在原来的地方,甚至刻意作出“假装已经将炸弹取走了”的奇妙举动。

像是要在表面上误导着谁一样。

 

假如他没在之前往我腿上以及背后重复划着“カメラ(摄像头)”的文字,我肯定会对他这一行为彻底摸不着头脑。

用热烈过头的态度跟我进行肢体上的接触,也是为了将这些笔划尽可能简单的文字传达给我。在那之后,将座位贴得很近,只是在找机会用隐晦的方式跟我交换极为有限的信息而已。

 

至于这到底真的是为了误导所谓的“摄像头”,还是单纯为了误导我本人,我直到现在也没法确证。因为王马君的行为,与他自称是“黑幕”正体这一点显然是相矛盾的,但这至少意味着其中一侧是个谎言。

 

原本在获得“某个新情报”并作出推断后,我对王马君的态度从决然的怀疑,稍微偏向了将信将疑的范畴。

然而即便是如此微小的信任,也转头就遭到了他的践踏。

 

「其实在葡萄芬达里,我加进了真正的‘迟缓致死药’喔。」

 

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存在让我们两人都平安无事回去的选项。

 

明明感性与过去的经验都在脑中不停尖叫着那是个绝对不能相信的对象,结果想要挖掘他行为背后真意的好奇心却一直无法熄灭。侦探只要相信自己的推理就可以了,但要进行推理的话首先需要等待对方的行动才行。

正是这样的心态,使得我一步步地被他诱导着。

 

其证据就是,尽管被玩弄到这个地步,我却仍是按照暗地里与他交换的极少数信息中、约定好的计划,采取了当前的行动。

逃出格纳库后,将血腥猴子引到图书室附近,再使用EMP炸弹。

 

我当然会将解药交给春川同学,只要她能平安无事,即使我的尸体被发现,在学级裁判上也将当作是自杀处理。不会有更多人被处刑。

毒药的发作大约需要两个小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被诱导着也没办法,只要能得到探索的机会,就能为大家发现更多的真相。

 

我伸手探向自己裤子的侧袋,与原本挂着EMP炸弹的位置相当接近。

王马在探明炸弹的位置之后,非但没将其取走,反而把某些东西飞快地塞到了就在侧边的口袋之中。这是他撬动我对他的疑心的第一步,现在想来也只是他布下的第一个诱饵吧。

 

扒手技能难道也是超高校级的总统需要掌握的吗。

 

我不安地将手指伸进口袋,抽出的除了一把属于某个宿舍房间的钥匙以外,还有一张被对折了两次的便条纸,摊开之后差不多大半个巴掌大小。

那上面有数行用学生字体书写的、勉强称得上工整的铅笔字。

 

「这可不是遗言喔」

这是第一句话。



后续→

关于小吉清楚最原身上口袋在哪、能一步到位把纸条塞进去的原因,详见搭电梯时的站位和小吉的视线(

如果最原没带EMP炸弹怎么办→揩油的时候偷偷给他塞一个

 

最原和小吉两人单独的互动大致上就...到这里,之后的互动基本要等到学裁上。

然而日常和搜查的剧情还有没写完的,思考这块的更新我要不要继续打cp tag

还是说这部分不打cp tag,只在开头预警一下全文的CP倾向?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