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03(王最?)

*第五章事件重置

*有王→最 百春的描写,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CP在结局也不会盖章...

*写作初衷是想让小吉的原计划成功执行...

剧情对比原作会有很大幅度的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感谢各位的点心和推荐/w

 以及之前贴文时被屏蔽了几次所以把炸弹这个词改成了爆弹,但看来是无关的样子...之后用回炸弹稍微习惯一点

前文链接

01 02


03

 

百田解斗今天两次被黑白熊刺耳的声音吵醒。

第一次是每天早晨八点的广播,他不知道自己晕过去了多久,黑白熊的嗓音里像混了沙子似的,他却从床上爬不起来。尽管不愿承认,他的身体状况确实虚弱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昨天倒在下水道之后,他被春川魔姬搬回房间,在中途就失去了意识。沾了一身灰土的衣服也被换过了,但喉头的血腥味还浅淡地留着。闭起眼就能看见眩晕的火花。开什么玩笑。百田暗自咬牙,要撼动宇宙的百田解斗大爷我,怎么可以栽在这种莫名其妙的鬼地方。

 

黑幕的真面目揭晓之后,不知道每天早晨在食堂的集合是否还在继续呢。但无论如何,百田今天是注定要迟到了。

至少试试爬起来,倒杯冷水提神吧。他想道,深深叹气。听见光线昏暗的房间有衣料窸窣摩擦的细微声响。

 

百田转动眼珠瞥见一个人影,身着暗红水手服的少女放轻脚步走近他床边,正稍微弯身观察他表情,乌黑的长直发分开两股绑成低马尾,垂落下来几乎扫到他的脸上。

 

“...百田,醒了吗。”

两人目光相驳,春川魔姬的表情稍微绷紧了一瞬。飞快地挪开视线,小声说道。

 

大概是春川将他搬回来之后,故意没有将门落锁,以方便进来查看他的情况吧。

百田在心里推测,对方这份关怀让他心底有些许愉快的暖意往上涌,但更多的却是让他胃部揪紧的悔恨感,懊恼这折磨人的病症,以及让对方担忧的自己。

“喔!春卷,我只是稍微赖一下床,现在马上就起来啦。”他调动自己有些麻木的表情肌,朝对方展露笑脸。

 

然而春川的神情更显凝重了,看来是起了反效果。

“你脸色还是不好,可以继续睡会儿。我会给你带早餐过来。”

 

几乎是半命令式地说完,少女平日冷淡的眼睛此时除了忧虑以外读不出其他,以稍显僵硬的动作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看来自己逞强也骗不了任何人了。超高校级的宇航员疲惫地阖上眼睑,让自己重新陷进柔软的枕头中。

 

 

第二次是黑白熊发出的紧急通知。

距离早晨铃不到半小时,百田还未睡熟,挤开眼缝后揉着眉心强打精神。黑白熊在将内容叨叨地重复第二次时,他得以将其全部听入耳中。

 

对方提及的某个名字让他从床上跳了起来。

 

 

接近08:45的时刻,百田解斗粗鲁地闯进食堂。门板被他用力推开,猛然撞上准备从里往外走、正要将手搭上门把的KIBO的额头。

 

“咕唔!”

 

“哇!抱歉啊KIBO,没撞坏吧?”

 

“我没事的。这种时候不是该问有没有受伤才——您是在检查门的损伤吗?!”KIBO注意到百田道过歉之后,回过头打量了下门板。他气愤地伸手指向对方的鼻尖,“机器人的材质虽然比人类更坚固,但也是需要关怀的!”

 

百田现在没心思陪要求平权的机器人说相声。他急切地往食堂扫视一圈,包括愤愤不平的KIBO和他自己在内,只有5个人,他最重要的助手不在其中。

 

我今早就不该来迟!百田在心里暗自抽打自己,急匆匆迈开大步地走到显得有些愕然的春川魔姬面前,“春卷!我刚才听见黑白熊的通知了。”

 

暗杀者的神色从讶异转向了然,恢复了惯有的镇静。“百田,我们刚才正打算去找你。”

 

“是为了终一的事吧,他该不会真的一个人去了格纳库?”

 

在所有人集合在一起却不见最原终一的身影,百田对答案已经多少有了心理准备,然而见春川绷着脸对他点头时,百田仍然错觉自己浑身有些发冷。

“你们就这么让他过去了?谁知道王马那货在打什么鬼主意,如果终一出了事...”

 

春川无言地垂下了视线。不对,百田收住自己的怒吼,他要发火的对象...怎么都不该是面前的人。他懊恼地拍上自己的额头。“不好意思,春卷。”

没关系,对方叹息般轻声吐字。

 

“汝所担忧的事,余早已经考虑过。最原也是同样。”梦野秘密子扶住宽大的帽檐,半张脸笼在阴影里。“若不是余现在魔力不足的话...”

 

“毕竟选择权不在我们的手上呢。”白银紬幽幽地叹气。

 

“只是暂时而已。”春川冷冽的声音里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而且我们刚才已经商量过对策。明天一早,我们就用电子锤夺走守在格纳库外的几架血腥猴子的控制权。”

 

暗杀者的凛然气势让百田不由得挺直了脊背,他抿着嘴思索了阵,“那...为什么非要等到明天早上?”

 

KIBO接话说,“昨天我们解除地下通道的陷阱之后,电子锤或多或少都有电力消耗。消耗最少的,也要10个小时以上才能重新充满,消耗最多的则是需要接近22小时。但要打出使血腥猴子立即瘫痪的一击,需要用掉一个电子锤全部的电量。”

 

“我们不是还有个能让一定范围的电子机械都瘫痪的EMP炸弹吗?”百田追问道,“如果能将血腥猴子引到一个地方,然后使用那个炸弹...虽然风险还是很高...”比起挥动巨锤去击打那些恐怖的杀人机器,哪一边更可怕呢,不好判断。

 

“那个炸弹我交给最原了,以防万一可以用来逃走。”春川说,“当然,如果最原能在明天早上前带着它安全回来,是最理想的状况。”

为保障最原的安全舍弃了这件有力的武器,但百田认可这一做法。

 

“百田君,其实我们要找你还为了另一件事。”白银出声尝试唤起他的注意,并且指向食堂中央的桌子。一个持有手电筒外形的机械安静地躺在那里。

“就在你赶来前不久,我们发现有人在食堂门外放了这个新的回忆手电筒。讨论过之后认为把你叫过来一起看比较好...”

 

这回黑白熊倒是没有拐弯抹角把东西藏起来了啊?是因为黑幕都已经自曝,没心情设置寻宝游戏了吗。

百田心情复杂地注视着这个能唤醒他们记忆的机器,随着被掩埋的过去逐步揭去尘封,他们没有走向比以往清晰的境地,反而越加陷入更深的绝望。

尽管王马口口声声说已经玩腻了,但本质恶劣至此的他,估计这次也在里面藏了某些险恶的用心吧。然而只是畏缩不前的话无法带来任何改变。既然眼前的路只有一条,那就将它走到底吧!

“我知道了。现在就来看吧!”宇航员握紧拳头。

 

Cosplayer点点头,普通地将内心的紧张显露在轻微发抖的指尖上。抓起手电筒,按下开关。

 

光芒与记忆、与绝望的残骸、与希望的证明,一同流入。



后续→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