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弹丸V3】三重假面 01 (王最?)

*第五章事件重置

*有王→最 百春的描写,但文章本身是正剧向,CP在结局也不会盖章...

*写作初衷是想让小吉的原计划成功执行...

剧情对比原作会有很大幅度的改动,但不是说要证明“这就是原计划的真相”的意思


(if)第5章   向你展露的千面与期待你揭开的一面

 

—日常篇—

 

01

 

早晨约8时,我们与往日一样聚集在食堂。在场的大家或多或少都将苦闷与忿恨的表情显露在外,脸色不比站在绞架边上注视着套索的死刑犯好上多少。这实在是难以称之为“日常”的光景。

 

昨天凌晨,在利用已经去世的入间美兔制作的道具,顺利突破了地下通道的机关后,某个荒诞残忍的真相被揭露在我们面前。甚至连王马都已经自曝了黑幕的身份,杀戮游戏宣告结束,在这通向宇宙的方舟——才囚学院中地球最后的16名人类,现在仅余7人,也不会再继续减员了。每天早晨的集合似乎失去了它的意义。

但昨夜一连串事件结束后,已经接近早晨时间了,我们决定在回房间休息之前,先在食堂集合,用食物补充流失的体力,再整理一下混乱的思绪。

 

而且,这样的集会大概还会继续下去吧。假如我们不照过去那样,用仅仅能在深渊边上勉强保持平衡的步调去维持“以前”的习惯的话,即使杀戮游戏已经停止,也难保我们自身的精神不会先一步陷入崩坏。

 

除去掌控着学校、处于血腥猴子严密保护下的王马小吉以外,食堂的餐桌上也未见到百田解斗的身影。昨天与王马起了冲突后,他的身体状况似乎愈加恶化了。我担忧地望向坐在斜对面座位、毫无食欲地盯着手上炸肉饼面包的春川魔姬。正是她将倒下的百田背回了宿舍,所以也到得最晚。

 

她几乎是马上抬起眼,渗着凉意的目光刺向我,拥有超高校级的暗杀者才能的她触觉向来敏锐,“百田已经睡下了,我等会给他带早餐。”

 

我闷声应答着,也没想好接下来的话题。

 

事实上,我对自己接下来能做到的任何一件事,也都还茫然无绪。

 

其余在座的人,应该也是如此吧。用以修饰隐瞒的温柔谎言可以有无数种,荒诞残忍的真实却永远只有一个。我们得到了过去那段时间拼命想要发掘的真实——黑幕的身份,外面世界的真相,停止杀戮游戏的方法。

但与其在这等看不到未来的飘渺现实中活着,怀着强烈的求生意志死去会是更好的选择吗。

 

就像他们一样?

我望向那些空桌位。

 

就像她一样?

 

视野有些晃动,我的思绪在泥淖般死缠烂打的阴郁情绪中缓慢下沉。

 

“最原。”温凉的嗓音扎在耳膜上,我愣了下回过神来。发现春川同学本来就低温的目光似乎变得更加阴郁了,“你刚才,是不是在想些相当危险的事?”

 

“我只是...”未经编排的谎言梗在喉咙里,我的喉头紧张地滚动了下。

 

春川唇间挤出叹息般的吐气声。“你解决已经没法阻止的惨案时明明就这么冷静,反而没勇气去面对还没发生的事?别告诉我这是侦探的通病。”

 

我小声道歉,心里有些愧疚。

直面未知总比解析既有的事实更可怕。我比谁都明白这一点。

 

春川对我的脸仔细观察了一阵,我迟疑的神色都被她看在眼里了,这可真是相当丢脸。

“无论如何,至少我们现在该做的事已经很清楚了。”她忽然开口说道,坚毅的态度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春川同学打算做什么?她应该很容易能读出我写在脸上的疑惑。

“我们之中不是还有个必须要除掉的危险分子吗。而且那正好是一切麻烦事的根源,除掉他的话也不必担心什么学级裁判的审判。”

她的表情冷硬得像块玻璃,却下意识将手中的面包捏得变形。

 

“请等一下!”

 

与我相隔了两个座位的KIBO因为无法进食,本来以为他只是在自己位置上发呆而已,此时却忽然站起来,以与机器人身份相称的精确步伐地向我走过来。我们的交谈显然都被他听入了耳中。

 

占据着餐桌对角的两角座位,脸色灰败的梦野秘密子和白银紬察觉到了这点骚动,也向我们投来疑问的视线。

 

“春川同学指的是王马君的事吗?对方掌握了血腥猴子的操纵权,我不认为此时贸然行动是明智的选择。”KIBO停在我的身后,那双精巧的机械眼大概正凝视着春川吧。

 

“王马只是单方面宣称已经厌倦了这场游戏,但你觉得今后真的就能平安无事吗。”

春川皱紧了眉。

“那可是个为了找乐子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愉快犯。”

 

仿佛正是要为了印证她这句话一般,食堂内忽然响起与上课铃相似的声响。

设置在食堂墙壁边上的显示器亮起,咧着不祥笑脸的黑白布偶正舒舒服服地把自己陷在老板椅中,以这副让人火大的悠哉姿态出现在荧幕上。

 

 

“试麦试麦。

呃——紧急通知,请才囚学院的最原终一同学,最原终一同学,现在立即前往格纳库,注意请务必独自前往,其他学生请勿在格纳库附近逗留。

重复一遍,才囚学院的最原终一同学请立即独自前往格纳库,其他学生请勿在格纳库附近逗留。以上~”

 

撇下没头没脑的通知之后,黑白熊就关闭了广播。

 

我凝视着画面已经消失的灰色屏幕,陷入了哑口无言之中。

 

“...果然还在策划着什么吗。”春川眼神昏暗,像是盯着一块被苍蝇绕着的腐肉。既然王马是这所才囚学院实质上的掌控者,刚才的广播想必是黑白熊听从他的指令发出的。

 

白银惶然地发出带着颤的吐气声。“但王马君昨天才说过,不会再有互相残杀了才对啊...难道意思是他打算单方面进行残杀?!”文字游戏吗,这可是让人笑不出来的话。

 

“诶!说翻脸就翻脸,他是小孩子吗?!”梦野往餐桌脚赌气地踢了一脚。

 

“最原君,你打算听从他的指示吗。”

即使KIBO询问我的选择,但我想这其中一定没有可供我选择的余地吧。

现在的王马君可以随时拿我们的安全作为胁迫。只要血腥猴子还在他的掌控之下,他便能够为所欲为。

 

何况我也确实有想要向他确认的事。

 

我听见春川重重地叹了口气。“在我们这边做好准备之前就发生这种事,真让人不甘心。最原,以防万一你把EMP爆弹带上吧。”

 

“但如果用了EMP爆弹的话,我们不就...”我舌头有些打结。

 

“就失去了一件有力的一次性武器对吧。”话是这么说,但春川脸上的表情怎么说也不能算是轻描淡写,“要对付那些麻烦的机器人,至少我们还有电子锤。但王马也应该不会允许你带着这么显眼的武器去跟他碰面。”

 

KIBO捻着下巴陷入思索,“万一王马君真的打算对最原君不利,用了EMP爆弹至少可以将附近自动驾驶模式的血腥猴子和王马君的遥控器无力化。假如你有自信能够压制住王马君,甚至能将血腥猴子的控制权一口气抢过来!”

 

“绝地反击呢!”白银附和道,露出愉快的笑脸。

 

“对这种事太过期待的话,反而会错过逃走的时机也说不定。”春川不赞同地瞥了KIBO一眼,“王马这种人,性格恶劣到喜欢拐弯抹角来制造事端,估计反而不会用最直接的方式伤害你。最原,保证你自己的安全是最优先的。”

 

“春川同学...”

 

春川咬了下嘴唇,“别用这种像是被拍了拍头的流浪猫的眼神看我啊。”

咦,我现在是这种微妙的表情吗?我有些错愕,热气爬上脸颊。

而对方则是撇开视线,不太自在地攥住自己一边的发辫让手指在里面打着转,“只是觉得百田在这里的话说不定会这么说...”

 

假如是百田君的话,反应会激烈许多吧。毕竟他与王马君从一开始就不对盘,加上事态现在一下子变得这么混乱。

我尝试想象他的反应,却回忆起他缺席的原因。几乎要浮到嘴边的一点点笑意马上又消去了。

 


后续→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