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同人】世界于黄昏沉没 06

 菲特X涅吉的倾向

但依然含有复数女性角色对涅吉和菲特单箭头的描写

*loop梗

*大量个人二设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傍晚7时,走出了新奥斯提亚市的传送门港等候大厅之后,菲特就用转移魔法将自己传送到了郊区一座小村落的村口处。魔法的光亮与声响惊动了某只蹲在草丛里饶有兴致地啄着一小块碎玻璃的乌鸦。

 

他将斗篷的兜帽戴好,垂下视线走在砂石路上,途中绕开了路中央用树枝逗弄着一只甲壳虫的一对年幼的兄妹。十分钟后他顺利回到了自己的临时住所门前,挤在暗蓝斜顶米色外墙的房子之中毫不起眼的其中一座。

 

 

 

半年没有被打开过的深红色邮筒被信件填充了大约四分之一的高度。银发的男孩将手里拖着的行李丢在地板上,将装潢简陋得的房间扫视一遍,打个响指将半年前被忘在饭桌上没有收起来的油灯点亮了。然后拖开一张椅子坐下来,就着橘黄的亮光与灰尘被烤焦的气味开始读信。

 

最上面的一封来自杜纳米斯,在菲特的原本的认知中作为“完全的世界”残党之一的同事,但在这风平浪静的世界里却只是个偶尔在民间拳斗大会挣点外快、大多数时候安分守己(?)的魔兽猎人。他在信中十二年如一日地抱怨如果再将收养的小孩加入他的户籍下的话,他真的要考虑将自己家改造成福利院。最早送进学校的那批孩子今年已经毕业了,奥斯提亚的三个男孩以及阿里阿德涅的五个女孩。并在信的末尾处建议他提供几张近照,自从杜纳米斯发现几个女孩将她们慷慨的资助者十年前的旧照小心地放进项链相片盒里当成护身符似的贴身藏着时,他就不由得心酸莫名。

 

 

菲特心想着自己的近照明明跟旧照片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但没有动笔给杜纳米斯回信的打算,一直以来他基本只把对方的信件单纯当作提醒他及时补充学费跟抚养费的催费单。

 

一部分的信件来自阿里阿德涅魔法骑士团候补学校,他过去的五名从者(虽然在这个世界里不存在这样的过去)就读的地方。篇幅充满诚意与热枕的手写信件以及一些照片,火精灵的后裔焰与豹族兽人历顺利通过了骑士团候补的选拔考试,准备在这个暑假前往新奥斯提亚的首都担任拳斗士大赛的守卫。

 

照片是焰和历以及其他骑士团候补成员的合影,身穿铠甲手持长枪的少女绞碎了在菲特的记忆中那个身高才到他的腰的小女孩的印象。时间在回忆里总是会被压缩得很短。

 

 

 

菲特·亚维路克斯在过去十二年里一直尝试寻找大分烈战争中关于“完全的世界”的踪迹,却是一无所获。

 

红色之翼的领袖纳吉·史普林菲尔德仍然作为一位声名赫赫的战争英雄被写进历史教科书,但仅仅因为他在战场上是个极优秀的战士,而并非因为溃败了某个煽动这场战争的黑幕可怕的阴谋。

 

即使缺少了幕后的推手,战争却还是如期爆发,甚至持续了更长的时间。获得了知性的生物们拥有无数理由将手中的长枪扎进对方的胸膛,坚信自己是为了自己的正义而战。由于不存在“完全的世界”这个仿佛烙上了last boss标签的组织,击倒魔王后将和平归还于世界的RPG式设定自然也是不存在的。1983年联合方的领袖梅卡洛梅森布利雅的国王在战争的白热化阶段遭到暗杀,北方联合陷入混乱,王女爱莉卡登基后的半年里北方联合失去了将近四分之一的领地。

 

假若没有1985年的战争兵器“黄昏裁决”失控事件的话,战争大概还会继续下去吧。事件的结末是用王都奥斯提亚的毁灭保证了整个魔法界得以存留,海勒斯帝国与北方联合签署停战协议。能够撼动魔法界存在之根基的黄昏裁决被握在北方联合的手里,即使无法以人力操纵却也是让人忌惮的,谁知道这个国家被逼入绝路时会不会启动这个终结的装置,如同唤醒世界的最底层、火的海洋之下栖息的巨蛇那般,让它将所有的创造物都吞入腹中呢*。

 

事情的发展没有不合理的地方。

 

历史的循环总是有迹可循。生命遵循本能无休止地想要掠夺更多,他们陷于因自身的贪婪而挑起的战火之中,却又会去眷恋片刻的温暖与和平。

 

而菲特·亚维路克斯就是为了让这样矛盾的世界能够继续运作下去,才被制造出来的。

 

本该如此才对。

 

起源之魔法使以火星为媒介构筑了整个魔法界,而支持着这个不可思议的国度的能量正日渐稀薄。待到这个变得脆弱的支柱最终坍塌的时候,无论魔法界正处于司空见惯的争端、抑或可喜的平稳里,本体仅仅是“幻想”的人外生物都将如同废弃的草稿般被撕裂,而人类则会被抛进贫瘠的火星大地,暴露在宇宙的真空之中吧。简直像个漏洞百出的故事最终只能以一场天灾或者神罚强行收尾般。

 

创造主为了回避这样的未来,派遣他的使徒们将这些对自己悲惨的未来毫不自知的可怜人们引领至一个永远不会崩溃的空间里,亦即“完全的世界”计划。这是使徒们的存在意义,全部的、唯一的存在意义。

 

本该如此才对。

 

我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才诞生的。

 

我是为了...

 

为了什么而存在于此的呢?



菲特不知道自己回溯时间是出于什么缘由。从空屋的棺材里醒来,自那一刻起“完全的世界”就仅仅变成了头脑中的一个空想。这里的人们仍然纠缠不清、贪得无厌、作茧自缚、死不瞑目,却不需要被救赎。



信件被翻至最后一封,太过端正认真的字迹读下来反而会让人觉得困乏。但菲特认为自己无法很好地集中精神大概是出于别的原因。

 

——“尊敬的亚维路克斯先生:”

 

很规矩的抬头,银发少年认出了那是栞的字迹。他12年前在一所孤儿院找到了这个浅金波浪发的女孩,简陋的孤儿院就建在她以前所居住的村子的遗址上,这座村庄曾经卷入过大分烈战争结束后尚未完全平息的一些地区性的小纷争里。菲特领养了栞之后将她带回了已经成为的废都的旧王都中心守墓人宫殿里,废都当时已经成为了各种怪物的聚居地。当时惊恐的精灵族女孩甚至一度以为菲特是个以狩猎并贩卖魔兽为生的黑市商人,需要用小女孩作为引这些魔兽出巢的诱饵。

 

“感谢您在之前的来信中特意为我提供了天文学的研究课题的参考阅读书目,资料都非常有用。包括这门课在内,我所有科目的毕业论文都顺利通过了。”

 

栞在守墓人宫殿只待了大半年时间,她沉默寡言的抚养人似乎乐于时不时带她在笼罩着浓雾的废都里走动,如果她愿意询问的话,他甚至会讲解他们沿途遇见的珍稀魔兽的特征与生活习性,只有这时候他的话才会多一些。如果遇上了脾气暴躁的龙种,有时这些科普讲座里也需要包括退治的方法(尽管栞不认为用石之枪直接贯穿龙的魔法障壁并把它钉在原地的处理措施是自己能轻易实施的)。

 

在菲特陆续又捡了7个人回家之后,他在奥斯提亚碰见了当时作为魔兽猎人活跃的杜纳米斯。经过交涉菲特将自己家里的一群小鬼头转到了杜纳米斯的户籍下,并将获得了合法身份的适龄儿童们送进了学校。

 

“魔法生物学的坎德拉教授建议我下一年留在骑士团候补学校继续深造,她愿意当我的指导老师。学业的成果能够得到承认,没有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了。”

 

为了满足这些孩子们与他保持通信的要求,菲特·亚维路克斯在奥斯提亚的郊区找了一处住所。毕竟世界上不会有哪位邮差敬业到愿意冒着生命危险闯进废都给他送信。

 

“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决定之后的修业要在旧世界完成,我向学校申请修的是旧世界的社会学,虽然跨世界的研修审核得非常严格,可幸最后还是顺利通过了。通行证会在一个星期之内批下来吧。亚维路克斯先生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通过传送门港了也说不定。”

 

菲特挑了下眉梢。

 

“未来三年我会在位于旧世界的亚洲,日本的麻帆良学院都市进行社会学的学习,据说选择这个地点是因为麻帆良学院也与魔法界有所联系,甚至属于M.M.元老会的管辖?魔法界的学生到旧世界完成课业大概已经有了先例了吧,魔法界与旧世界的互通程度比我过去想象的还要深呢。”

 

工整的暗绿色字迹一直密密麻麻写到了最底端,翻页。

 

“这是一个奇迹般的巧合吗,我在得知这个消息时,马上就想起了您在之前的来信提及过今年七月完成了旧世界英国的魔法学校的基础课程后,会到麻帆良学园都市担任教师的职务这件事(我一直很惊讶您居然还未获得初级魔法学徒的资格证书)。我实在无法停止感激堤喀女神*竟对我施予如此的恩宠。想起来,距离与亚维路克斯先生的上一次会面已经有11年了吧。

 

希望我的行为没有造成您的困扰。无论如何,期待与您的见面。”

 

 

后续→

 

菲特曾经的从者们(现在只是普通的收养与被收养的关系)依然或多或少单箭头着菲特。不过这次收养的孤儿没有长期留在守墓人宫殿,像栞就是留了半年左右就被送到学校了。

而且之后只通过书信交流,没有直接会面过。所以栞不知道菲特现在依然是小孩子的模样/w


在火的海洋之下栖息的蛇:出自巴哈姆特的传说。巴哈姆特身下是一望无际的海洋,下面是黑暗的深渊,再下面是火的海洋,最下面爬着一条巨蛇,如果不是惧怕真主阿拉,它会将所有创造物都吞入肚中。

堤喀(Tyche):希腊神话中的幸运女神。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