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同人】世界于黄昏沉没 05

菲特X涅吉的倾向

但依然含有复数女性角色对涅吉和菲特单箭头的描写

*loop梗

*大量个人二设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 1st loop

 

一场小雪让火车误点了接近半小时,待到提示列车进站的广播终于响起,那辆在铁轨的彼端缩成一个小点的暗红蒸汽机车在候车者的视野中逐渐放大时,人群都有些躁动起来了。列车缓慢地驶入月台,车轮与铁轨的摩擦声从沙哑到细碎,最后停止了。

 

今天车站很拥挤呢,涅佳涅·史普林菲尔德想着。周遭因人群呼出的大量带着暖意二氧化碳而变得闷热,她有些困难地从人头的间隙中努力探头,伸出手指默默地点着不远处停靠在月台旁的暗红色列车的车厢。

 

“涅吉应该是在...第五节车厢,没有记错吧。”带着些许担忧地小声喃喃,抚了一下右耳垂上的耳钉。

 

她的视线钉在第五节车厢向左右滑开的车门上,拖着大小行李鱼贯而出的乘客就像从魔术师的惊奇盒子里争先恐后飞出的鸽子。某个标志性的红毛脑袋出现了,但仅仅在她的视线中晃了一下,马上就被许多比那高得多的身影所淹没。涅佳涅轻吸了一口气,她不太确定...努力压抑住掏出魔杖往半空发射一个信号弹的冲动,她小心地提起裙角挤了上去。

 

 

 

“姐姐!”

 

在涅佳涅还在左右张望的时候,听到有谁在身旁惊喜地喊了一声,声音来自左下方。她下意识往下扫了一眼,红发的男孩扑进了她的怀里,激动得几乎把手里的拉杆箱甩开了,一个跟在他旁边的银发男孩帮忙扶住了差点倒下的箱子。

 

涅佳涅吃惊地眨了眨眼,“涅吉...你吓了我一跳。”她拍拍男孩的头顶,高度正好。红发好像变长了一些,乱翘的碎发也变多了一些,但遗憾的是涅吉这几年里似乎没怎么长高,别是被梅尔帝亚纳过分繁重的课业压得发育不良了才好。

 

安娜·尤莉艾温娜·可可罗瓦迟了几秒向她问好,有些慌张但语气是与她一贯的性格不同的温和有礼。阿妮亚还是老样子,在人多的地方态度就会变得特别的、特别的拘谨呢。涅佳涅想着,朝双马尾的女孩微笑了一下。

 

“因为太久没有见到姐姐了,结果一高兴起来就...”涅吉仰起头并且扶了下鼻梁上撞歪了的眼镜,有些腼腆地嬉笑起来。“只有涅佳涅姐姐一个人来了吗?”

 

“纳吉先生他们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回村子一趟呢...没能赶上涅吉的毕业,真是可惜。”

 

“嗯,那也没办法,父亲有他自己重要的事需要做嘛。”很坦然地表达了体谅,但明快的声调还是稍微变暗了一些,涅吉抿起嘴微笑着。愣了两秒又猛地想起了什么,伸手抓过身旁另一人的手臂,“对了,居然忘了介绍!”突然被拽住的银发男孩脚步踉跄了下但没有发出惊呼,任由涅吉把自己推到涅佳涅前面,像一件被从柜子上推过来的展示品一样。

 

“这是菲特·亚维路克斯。”

 

被那个活泼的音调抢先报出了名字,菲特只能默默地将已经到了舌尖的自我介绍咽了回去,看起来就像对此毫无反应一样。这似乎不合礼仪,他不由得想,虽然实际上他也并不是那么在意这套。

 

而涅佳涅显然也一样不太在意,只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那位被涅吉推上前的新朋友,为了缩小视平线的差距而将上半身稍向前屈,愉快地眨了下漂亮的绿眼睛,“我是涅吉的表姐,涅佳涅·史普林菲尔德。亚维路克斯先生就是涅吉在信里提过的有趣的朋友吧。”

 

“...有趣吗。”银发的男孩用很轻的嗓音重复了下某个形容词,这个描述对于他来说有些新奇。不,应该说,涅吉会在与家人的通信中提及他的存在这件事更值得惊讶吧。

 

——平常不怎么爱说话,但是知识面意外地很广泛,在擅长的话题上能够说得很详细。而且虽然表情不太丰富,实际上却很亲切。总地来说,是个有趣的人。

 

从涅吉这个学期断断续续的通信里归纳起来对那位名叫菲特·亚维路克斯的转学生的描述,大概就是如此吧。原以为只是个十分聪明但性格有些内向情绪不外露的孩子——虽然这样说好像也没错。但实际见面后印象却更加地,怎么说呢...涅佳涅试着找到一个妥帖的形容,没有注意到自己眉间已经挤出了浅浅的困惑的皱褶。

 

缺乏实感,像是人造物一样?那大概算不上一个褒义的评价吧,所以涅佳涅将这古怪的念头丢到了一边。“亚维路克斯先生的家人已经到了车站了吗。”

 

“我一个人。”

 

“这样拿行李时会不会不太方便,量应该挺多的吧...需要帮忙吗?”

 

“行李不多,没有问题。”男孩的声音没有起伏,示意性地抓过手边的拉杆箱拖动了小半米的距离,轮子的声音显示出那个箱子确实并不算太沉。

 

涅佳涅放心地笑了下,礼节性地寒暄了两句后从对方手里接过了涅吉的行李箱。相比起作为转学生仅仅在宿舍居住了半年的菲特,五年的寄宿生活让涅吉的行李多得出奇。

 

 

“那么,开学之后再见吧,菲特!”涅吉临别时朝他沉默的朋友挥挥手臂,好像被点火魔法照亮了整张脸。对方以几乎难以察觉的幅度轻轻颔首,左肩倚在车站的一根承重柱上。

 

 

***

 

 

涅吉动作缓慢地将最后一个装满杂物的纸箱放在铺着实木的地板上,松了一口气将手掌握紧又用力张开以放松因为搬运重物而僵硬泛红的手指。

 

“好棒的房间...”迅速地环视四周后,他轻声感慨道。为了迎接新的主客,这个一室一厅的房间显然已经事先被收拾过了,没有落多少灰尘的茶几、盖着防尘布的电视、等待被填满的书架与壁橱,浅褐色树枝图样的墙纸则是前任房客的遗留物。

 

高畑·T·隆道将房间钥匙顺利从手里挂着一大串钥匙叮当响的钥匙扣上拆下来,递到涅吉的手边,“教师的双人宿舍格局其实都差不多的。”他收回手时几乎习惯性地要去掏上衣口袋里的烟盒,顿了一下后才转而将手臂抬起来,抓了抓银灰色的短发。

 

“原本打算安排你跟明石教授同一个房间,毕竟都是魔法老师的话交流时顾忌会少一些。不过想到你们的生活习惯大概差别比较大,会有些不方便。明石教授是个无药可救的工作狂呢,能够在凌晨2点前睡觉都算是奇迹了。”

 

其实我也习惯熬夜。涅吉默默地将这句话咽了回去,同时回想起阿妮亚对他反复重申过的关于充足的睡眠时间与身高之间的辩证关系,决定在麻帆良将自己的生物钟调整回正常的范围内。

 

“另一位实习教师似乎要过几天才搬进来,记得他跟你是梅尔帝亚纳的同一届毕业的同学?”

 

涅吉嗯了一声愉快地点头,隆道感慨地挑了挑眉,“那真不错,互相认识的话就能有个照应了。”

 

“那么你这几天打算怎么办?距离开学还有一周时间。”

 

“备课...以及参观学校?不过光是收拾房间大概就要花上很长的时间吧。”涅吉吐了吐舌头,用脚尖轻轻碰一下旁边一个的纸箱。

 

“想着你应该会需要,所以我就准备了一份...打算参观学校的话应该能用上。”隆道将手探进外套的内袋,在翻出一支钢笔跟一本深蓝封面的笔记本后终于找到了一本巴掌大小的册子。“麻帆良学园都市的游览指南,去年学园祭派发时剩下的。前面那些关于去年的摊位跟活动的介绍就跳过吧,地图在最后。”

 

红发的男孩惊喜地道谢之后接了过来,正反面翻了翻。“连这样的都有啊。”

 

隆道微笑起来,“麻帆良对于外来的游客来说格局还是相当复杂的,小心不要迷路了啊。”

 

 

 

 

我似乎迷路了。

 

涅吉·史普林菲尔德沮丧地抱住脑袋。

 

眼前那辆挂着“超包子”名牌的食物贩卖车是个容易辨认的标志物,他已经从这条路上走过三次了,并且在第二次时买了一份肉包外带拿走。那个在柜台后穿着白色厨师服的圆脸少女似乎也已经认得他了,只当他是个在贩卖车附近流连不舍的客人,便在端出一个个竹制的蒸笼的间隙里抽空抬起眼对他投来了一个浅笑。

 

涅吉知道那张和善的面孔,四叶五月,他即将接手的班级2-A班的一员。作为超包子轻轨列车料理店的副社长,即使是在暑假也仍然为超包子经营集团的营业额而努力着。对于商人来说没有假期可言。

 

就连在贩卖车旁端着茶水与餐点走动的服务生也都是在2-A班的花名册上能够指出的脸,比如那名长发及腰的少女络缲茶茶丸,在涅吉顺利回想起她的名字时她正双手各自托着十五个垒起的蒸笼,保持着稳固的平衡目无表情地在来往的人群中灵活穿行。

 

 

十分钟前他才向茶茶丸打听过通往麻帆良学园的世界树所在之处的路,并得到了精确到具体地理坐标的详尽解说。再反复去打扰的话好像太过尴尬。涅吉从喉咙挤出懊恼的呜咽声,从手里的纸袋拿出一只已经变凉了些的肉包塞进嘴里,背着光重新打开地图,试着辨认那些错综复杂的道路与建筑旁用自己不熟悉的语言所写的名称标注。

 

察觉到有人在自己身后停下脚步是因为余光看到了谁的影子落在了自己脚边,涅吉愣了一下,但在来得及确认之前对方已经先开口了。

 

“很抱歉打扰您。”稍显含混的日语以及因拘谨而有些扯高了的嗓音,是个女孩。涅吉吃了一惊然后回过头,面对女性的主动搭话,他虽然有些慌张但仍是下意识地并拢鞋跟挺直了腰。“我能为您...啊,不、请问有什么事吗,女士?”

 

冲口而出的母语在中途强制转换成有些生硬的日语。浅金波浪发的女孩为这个比她矮一个头以上的眼镜男孩一本正经的态度抿起嘴笑了。俯下身以缩小他们之间的身高差,她似乎并不习惯于与陌生人进行交谈,左手紧张地捏着白色连衣裙缀着荷叶边的裙摆。

 

“请问...能不能把您的地图,稍微借给我看一看?”少女客气地问道,对10岁的男孩小心翼翼地使用敬语总显得有些奇怪。涅吉大方地双手把游览指南递了过去,看着对方偏着头对地图专注地研究了半晌,然后。

 

“那个、”再一次开口时迷路的少女苦笑起来,将地图翻转到方便涅吉察看的角度。“反复麻烦您真的很抱歉,不过请问您知道我们现在是在地图上的哪里吗?”

 

“...其实这也是我现在迫切想要寻求的答案。”

 

“是这样吗。”少女小声地叹了一口气,将册子交还回去。“谢谢你。不过这里简直就像是迷宫一样呢。”

 

涅吉抓了抓脸颊,声音也笼罩上一层灰心的暗色调,“对于初次来游览的人一定是如此吧。我居然无法做好导航的工作,真是惭愧。”

 

“其实我不是来游览...应该说是来报到的吧。”自言自语般地纠正了对方无关紧要的误解。以及面对一名十岁男孩认真的歉意,少女似乎有些慌张起来了,“您没有做错什么...所以请不要道歉。”

 

“你是新生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作为麻帆良的教职员工我更应该给学生带好路才对。”实习教师涅吉·史普林菲尔德说道,“你是要找到回宿舍的路吗,还是说找不到负责报到的班级负责人?如果需要的话,帮你联系班级导师也可以?”

 

短暂的沉默,那双眼角有些下垂的棕眼睛讶异地眨了眨。“您是麻帆良的老师吗?”

 

“准确来说,还只是在实习期。”男孩有些腼腆地用手背擦了下鼻尖。“因为今天刚来到这里,所以才会连路都不太认得。”

 

“麻帆良居然还会雇用这么年轻的教师。”

 

“教师资格考试我已经通过了,而且我也会尽力做好这份工作的!”

 

红发男孩认真的语气好像一个在课堂上被问及“你的理想是什么”后便开始眼神明亮地规划未来的好学生。少女点点头却有些愣神,目光思索性地飘往左方,然后抿起嘴用力咽了下唾沫,视线回到涅吉身上时眼睛睁大了点,带着些许期许的神采。

 

“这样的话,您是否认识一位叫做菲特·亚维路克斯的老师呢?应该是跟您一样,今年被雇用的实习老师。”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