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游戏王GX】你的结局 01 (吹亮)

*原作角色都是网游NPC的设定

*没有决斗描写

*中篇?



01

 

“浪费了1000多DP全tm是这些废纸。”

 

面前穿着银色轻甲的玩家在队伍频道中骂了一句,但那只是自言自语的抱怨,并非冲着天上院吹雪而来。吹雪只是个无辜的赌博NPC,对于玩家来说基本连介绍词和闲聊对话都能跳过,最大作用就是提供赌博机能。

 

银色轻甲用分解指令将换来的“废纸”重新转换为相比成本而言少得可怜的DP,不死心地又抽了两发。

 

服从这一指令,吹雪打了个响指,亮红的魔法尘埃从他指尖旋起,凝成了卡片的形状,两次。

 

[队伍][系统提示]玩家 legendary1994 拾取了 龙觉醒旋律 x1

[队伍][系统提示]玩家 legendary1994 拾取了 亚空间物质传送装置 x1

天上院吹雪说:新的同伴,能派上用场吗。

 

“有龙觉醒 还行”

银色轻甲的同伴在队伍频道输入,这些信息除了同队的队友以外,自然也会被作为游戏程序一部分的NPC所知悉。银色轻甲看起来也决定见好就收,转身走开了。

 

尽管对方由始至终没对NPC投去正眼的一瞥,但吹雪仍维持着端正的笑容,仿佛他始终面对的是一位羞赧的美丽女士。那是有玩家触发对话或交易时,吹雪的默认表情之一,玩家才刚刚离开,但NPC恢复“等待”的站姿需要数秒时间。

 

周边不断有新的玩家匆匆来往,故而那份笑容几乎不会从他脸上褪去。

 

 

 

《决斗者》这个网络游戏人气旺盛,决斗学院作为两个月前更新资料片后的新增主城,涌入的玩家已经从峰值回落,但仍然每天都热闹非凡。

 

而天上院吹雪是决斗学院的赌博NPC,游戏时间早晨九点起活动范围在教学区中庭,过了夜晚十点则是在奥贝利斯克-蓝学生宿舍的花园恭候玩家的大驾。

 

“决斗怪兽”是资料片增添的一个小游戏,收集卡片构筑卡组,在路上任何时候都可以和同服务器的随机玩家来一局卡片对战。这些卡片可以从怪物或者宝箱身上获得,也能用DP点数在赌博NPC身上碰一把运气。

 

这个小游戏本身设计得便捷又好上手,一局也不过几分钟的事,再加上包含了让部分人群欲罢不能的收集要素。一时间丢下任务不做,在网游里沉迷小卡片的玩家多不胜数。

 

怪物的卡片掉落率不高,摸彩又总能让人上瘾,用DP和吹雪交换卡片的人,比赌博武器装备的玩家要多得多。

 

资料片刚更新两个月,天上院吹雪也才上岗了两个月,但已经开始觉得工作实在无聊。他的角色设定是学院中一名天资甚高的魔剑士学徒,但总是收不住玩心。所以也负责颁布主城里的节日活动,出售商品里还有不少恶作剧饰品和道具。

 

天上院吹雪说:双月节将至,一朵魔法玫瑰或许能在当天为您增色不少。

 

又一名玩家搭话,吹雪微笑着吐出他已经烂熟于心的台词。双月节是个属于情侣的节日,如果对方在对话里选择任务相关内容,就可以了解节日活动的流程。但那名玩家也只是迅速跳过了对话,点开赌博界面,在小卡片上倾家荡产。

 

天上院吹雪说:你的集卡册还没满吗。

天上院吹雪说:不打算拿来当墙纸的话,不如还给我吧。

天上院吹雪说:我宁愿去收集女孩子的联系方式。

 

 

每个主城都有赌博NPC,出了稀有物品根据角色性格设定的反应各有不同,但假如是低级的装备或者廉价的卡片,他们的反应却基本一致。

 

——程度不一的冷嘲热讽。

 

 

 

每周5小时的游戏维护时间,也是NPC们聚会的休息时间。

 

“我看了人类的论坛上一些关于你们的讨论。”

吹雪在设定上的密友、以及实际上的密友,魔械师学徒丸藤亮,在对面座位悠然地啜着红茶。他话中的“你们”是指赌博NPC们。

“赌博NPC太拉仇恨,很多人希望你们变成下一个副本boss。”

 

还有一个“你觉得NPC哪句台词最欠揍”的投票。

 

刀很不错,给面包涂黄油正合适。

与其每天在我身上一掷千金,不如老实承认爱上了我?

真希望你的冒险精神能用在战场上。

为这些漂亮纸片花这么多钱,你大概没有女/男朋友吧。

 

头四名全都出自赌博NPC之口。

 

“副本boss啊,也不赖。让玩家刷完之后掉落破铜烂铁,跟现在相比哪个更好玩?”吹雪心不在焉地比较着。

 

Boss一般有自己的聚会小圈子,加上吹雪是新角色,互相之间还没怎么碰过面。作为一名称职的赌博NPC,吹雪对坑害玩家显得乐在其中。但想了想后,又对他的好友眨眨眼,“你是在介意我给你增加了工作量吗。”

 

丸藤亮的职能是铁匠,位置离吹雪只有不到十步远,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为了优化玩家的游戏体验,功能性NPC在主城里各个区域是扎堆的。

装备不像卡片,无法换取DP重新赌博,玩家从吹雪手上赌装备拿到了破烂,只能骂骂咧咧地转头找到亮,将没用的装备分解回锻造原料。

 

每个功能性NPC的工作都十分枯燥。但遵循角色设定,做事认真严谨的亮认为这没什么值得抱怨的。

 

他放下茶杯,“来一局吗。”掏出了决斗怪兽的卡组,询问。

 

“好啊。”吹雪应允道,从善如流地耸了耸肩。

 

为决斗怪兽着迷的可不只有玩家们。

 

据说资料片更新前,NPC们聚会的娱乐方式除了吃喝跟吹逼之外就是互殴(他们称之为切磋)。有名有姓的角色战斗力都不是省油的灯,但除了副本boss,大多数NPC只有在个别玩家在城内PVP、或是敌对势力屠城时才有机会一展拳脚。现在增加了一项脑力劳动,省得聚会后还要修复身边的断壁残垣,算是个长足的进步。

 

NPC组卡自然不用从头收集,直接从数据库里按需要调出来就行。

 

吹雪懒洋洋地洗着牌,“这游戏连陪玩家决斗的NPC都没有。决斗怪兽设定上在全世界范围内流行,却没有专门的职业玩家,真不合理。”

 

“想法不错。”亮原本只是简单地应和,想了想手上洗牌的动作却顿了一下,“随机事件,在野外遇见周游世界的冒险家,向他挑战决斗怪兽,赢下来可以得到稀有的卡片奖励,这样如何?”

 

“工作是玩乐,还能出城自由活动,最让人羡慕的那类NPC啊。”对比了下自己枯燥的日常,烦闷的情绪潮水似的往上翻,吹雪没能忍住到了嘴边的哈欠。

 

 

02

 

《决斗者》作为一个已经运营了数年的mmorpg,每天在线的玩家数量相当稳定。决斗学院建在天马大陆西北部的海上孤岛,只是一张小地图,资料片重头戏在大型副本“决斗之仪”,主要舞台在南部的帝王谷,也没分给这座中立势力的小城市重要的任务线。

新区域开放的新鲜劲过去之后,每天拜访这座小岛的玩家数量逐渐减少,最后停在一个并不拥挤的数量上。

 

“清净一点才有学校的样子嘛。”天上院吹雪假装自己的人设里不存在贪玩爱凑热闹这一条。

 

他现在有更多时间坐在中庭的喷泉边上走神,用决斗怪兽的卡牌变魔术。

或者从胸前的口袋掏出一朵又一朵的玫瑰,又把它们抛到空中变成魔法焰火。这是他讨女孩子欢心时会用的把戏。

又或者把小提琴搭在肩上拉一曲,其实他认识很多曲子,但程序规定他只能演奏游戏音乐的旋律。一些入戏较深的玩家会往他脚下抛金币,拍掌,或者夜晚特地聚到他身边喝酒,摆pose拍照。

 

 

 

玩家的冒险各有精彩,但主城里NPC的安稳日子却沉闷而漫长。

直到一年后游戏再次迎来大型更新。

 

资料片“三幻魔的复苏”。

官网情报藏得很严实,只公布了一张宣传海报,画面是一片暗红血海,孤零零的岛屿像是飘摇的船,谁都认得那是决斗学院的所在地,学院建筑标志性的白色圆顶很好分辨,只是在海报上,学院挨着的那座一直沉寂的休眠火山却正在冒烟。

 

亮有点忧虑又不无期待地猜想着,等游戏正式更新,他们学校估计要迎来某种恐怖的异变,将休眠火山点燃,将天空跟海都染红。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海报上的学校看起来是完好的。

 

结果直到更新当日,决斗学院仍旧风平浪静。玩家们在游戏更新期间都下线了,主城里冷冷清清只剩NPC们。蔚蓝大海还是没有丝毫要被血染的迹象。

 

反正还有数小时就真相揭晓,丸藤亮也懒得去猜,顺着熟悉的路线打算回到奥贝利斯克-蓝的宿舍,照旧去找吹雪打牌。

 

意外的是没见到天上院吹雪站在花园里惯常的位置,但难得的自由活动时间,对方去哪里闲逛了也不奇怪。左右兜转了两圈,没找到好友,反而碰见了几个新面孔。

 

“你好,我是“三幻魔”资料片增加的角色,设定中是天上院吹雪的妹妹,以后请多指教。”

一名面容秀丽的金发少女对他颔首致意,她身着浅蓝滚边的白色术士袍,典型的奥贝利斯克-蓝风格。

 

亮偷偷将明日香稳重的举止和印象中好友的脱线形象作了对比,心里生出了几分不可思议。

 

所以他是去跟新的NPC搭讪了?亮心想,但既然新角色里有他的妹妹,此时不陪在妹妹身边又显得不合理。

 

“哥哥的去向我也不清楚。我直到现在也没碰见过他。”明日香提供了自己仅有的信息。

 

 

亮很快就知道了吹雪不见踪影的原因。

游戏正式更新完毕,所有再次进入天马大陆的玩家都能看见那支堪比电影画质的剧情CG。

 

游戏内的时间轴直接推进了一年。而剧情乍一看还以为误入了悬疑片场。

参与决斗学院假期集训的二十多名学生突然从旧校舍中一夜消失,学院的魔法屏障运作良好,没有任何魔物入侵的痕迹。失踪事件变成了悬案,直到一年后游城十代入学。

这名少年似乎对邪恶有天生的灵敏感知,某天夜里和失踪者之一的妹妹天上院明日香潜入了事件现场,找到了搜查中被漏过的、用魔法掩盖的暗门。

 

暗门后的空间没人知道是什么时候被谁改建出来的。红衣少年和金发少女屏息凝气,就着荧火术的幽暗光线走入了这座秘密地窖,低矮的空间有散落的拘束具和骨头残骸,血迹斑驳,恶臭熏天。房间角落布置着一个用血绘就的传送法阵,处于触发状态。

 

新地图“镜影之城”的入口。

 

闹了半天海报上的血海与学院只是本体的镜像。

 

 

 

但亮却陷入了自诞生以来未有过的茫然之中。

天上院吹雪在失踪的那批学生里面。人类的死亡是永不相见,游戏也一样,版本更新后在剧情中“死亡”的NPC,便是被删除了。

 

“有人以学生们的生命为献祭开启了这个通道,并在通道的另一侧以这座岛和周围的海域为蓝本,创造了一个镜像世界。”

这些学生的死因被悲伤的鲇川老师一句带过。

 

主城里一下子消失了二十多个旧NPC,在玩家中却没激起什么水花。

虽然全都有名有姓,但大多与任务无关,最多只颁布一些小的支线任务。平常站在固定位置,提供闲聊的对话,除了新手和喜欢体验剧情的休闲玩家,没什么人会去搭理。

 

赌博NPC换成了新角色三泽大地,嘲讽台词比吹雪的少了许多。但只要不容易出货,还是照样拉仇恨。

以及有相当数量的玩家抱怨三泽不爱呆在固定位置,总是找不到人。

在官方回应道三泽并不会离开自己的位置,程序也没有出过bug之后,玩家们改为呼吁该给三泽加个发光特效。

 

亮想知道他那位聒噪的好友是否已经从游戏中删除,往后也只能在玩家中留下“天上院明日香的哥哥”这个稀薄印象。

 

NPC之间不能像玩家看头像判断是否在线,或是通过ID互送消息,只能借由魔宠等符合游戏世界观设定的手段给别人捎信,前提是知道对方的位置。

前提是对方还存在于游戏中的话。

 

 

03

 

镜影之城是个大型副本,最终boss三幻魔用七星门的钥匙封印在孤岛的地下。

某位野心家雇佣了臭名昭著的佣兵团“七星”,请他们盗出由决斗学院的鲛岛校长保管的钥匙,挖掘三幻魔的力量与秘密。

说来也是丢脸,钥匙居然早就被盗走了。但由于七星团还未探索出解开三幻魔封印的方法,为了方便任务的进行,他们干脆就近在学院原地构建了一个镜像世界,以此为据点长期驻扎。

 

所以前置任务是找到镜影之城里“七星”各自的据点,推倒这7个boss并夺回钥匙。

学院的部分NPC在其中充当领路人(触发剧情)的角色。

 

玩家们早就习惯了冗长的任务线,攻略进程有条不紊。由于更新后等级上限提升,而进入镜影之城又需要玩家先升到满级,第一批专注练级的玩家和NPC在更新后接近两天,才得以第一次踏入镜影之城的入口。

 

 

距离镜影之城入口最近的据点,岛屿最北部,黑龙山脉的顶峰。

带着玩家往上攀登的丸藤亮瞄了正在冒烟的活火山一眼,很确定在表世界这座山并没有这个一本正经的名字。

 

所有的任务流程概括起来无非跑地图、爬塔、钻地下城、走迷宫。黑龙山脉的地图比较直肠子,他们只需要一边清小怪一边往山顶推进。

 

这个据点的boss也跟任务流程一样直截了当,第一个玩家凑近火山口的悬崖开了怪。从翻滚的岩浆里便窜出了一条漆黑的巨龙,瞪着熔岩般亮红的双目,龙吼声震得地动山摇。

黑龙悬停在半空,龙背上同样裹了一身黑的人影手执细长的刺剑,站得很稳当。黑金面具遮了上半张脸,额前的红宝石灼灼生光。

 

Darkness说:那个入口终于被发现了吗。

Darkness说:你们来迟了一年。

Darkness说:不,你当时没来是件幸事。但现在你也不该来。

Darkness说:悲鸣吧。战栗吧。畏惧我吧!

 

前几句台词的语气还算舒缓,但最后一句却陡然滑入了森然杀意。

亮无法从龙背上的人影身上挪开视线,黑龙口中将发的龙息几乎要灼伤他的眼睛。实际上剧情动画还没结束,他也没法离开原地。但他并非单纯为这个原因而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队伍]玩家 不出暗爪就删号 说:???那个赌博NPC?

[队伍]玩家 羊过拔毛 说:面具男

[队伍]玩家 明日香我老婆 说:大舅子!!

[队伍]玩家 千刀 说:哈哈哈哈哈终于等到了组团刷赌博NPC的这一天

 

第一次进本会留心剧情的玩家不在少数,面前名为Darkness的boss即使被面具遮了半脸,身份也毫无悬念。毕竟连发型和声优都没换。

但玩家的明察秋毫对推boss没有增益,就算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曾在吹雪那里倾家荡产只换回一堆废铁和废纸,也无法在此刻赢得boss的一点同情分。剧情动画结束,新仇旧恨相叠之下,一众玩家吼着“轮了这个奸商”开始投掷技能。

 

丸藤亮在剧情中也是负责支援玩家的战斗员,但他切换成战斗模式后,只需要偶尔帮随机玩家驱散debuff,时不时往黑龙那边扔几个的蜘蛛地雷,不会拉走仇恨,伤害也如同挠痒痒。

正好他现在心神恍惚,不是能专心战斗的状态。

 

开荒时初次挑战副本boss的结果往往是团灭。

 

玩家还在漫长的跑尸途中。黑龙在半空凹完胜利造型后,在温暖的焦土上悠然降落,喷出惬意的灼热鼻息。面具怪客从龙背上翻身下来,将细剑抛给另一只手,活动了下惯用手的手腕。

他一直没将视线放在亮的身上,面具挡了对方的表情,但丸藤亮却莫名觉得对方此时对他的存在十分介意。

 

“吹雪?”尽管猜想已经十拿九稳,亮还是用了询问的语气。

 

对方只是沉默地等着下文。冷漠的反应,这可不像他,亮心想,可能是官方修改了他的一些角色设定。

游戏所有角色最初的表现都以设定优先,设定里的敌对NPC初次碰面最强烈的冲动大多是干上一架。但设定终究是为了契合剧情,每个玩家做一次任务,NPC都要把剧情流程重复一遍,长久下来,由设定而生的再多恨意都要被消磨钝了。

 

版本一代代更新,设定也会有增补,但NPC们只要没有消失,记忆继承下来,一时的设定变更也无法动摇在无尽的重复流程中逐渐建立的友谊。他们私底下关系大多很融洽。

 

亮在刚见到本以为已经从游戏中删除的吹雪时是有点懵,但现在多少安心了些。“你是...活下来了,还是死过一次?”

在高魔世界里死人诈尸的方法千千万万,差异只在于剧情设定不同,只要没从游戏中删除,对于角色来说就没有本质区别。

 

Darkness指了指脸上的面具。“被它救了。”

 

“其他学生呢。”

“设定上,被我杀了。实际上,没了。”

比在游戏任务中死亡更彻底,因为只要任务本身还在,这个角色便能继续存在。只是需要遵循流程一次次奔赴死亡罢了,每周的聚会没少听到类似的抱怨。

而“没了”就是被删除了,今后再不会、也没必要在游戏中出现。

 

亮觉得胃里有点沉甸甸。他思索了一会儿,“你多了个妹妹。”

“啊...我知道,但还没跟她见过面。”Darkness侧了侧头,“长得可爱吗?”

硬邦邦的语气总算松动了些,亮也露出了一点点微笑,对方的话让亮想起以前那个吹雪来。

 

“你的面具能摘下来吗。”

“可以,但现在不行。”

 

被魔法道具影响了心智而敌对,很常见的套路。丸藤亮脑中滑过了各个主线任务,千年轮的宿主貘良了就是个好例子。玩家们在任务最后将附身于他的邪神佐克分离,这个NPC才重新作为友方回到了主城。

 

“所以打通这个任务之后,你才能回到学校里对吧。”

 

亮放松了肩膀,好像终于想通自己要参与到任务流程中触发剧情的意义。将boss击倒后他会发现那竟然是昔日旧友,将他带回城镇并且问出剧情的内幕,提示任务的下一阶段。

 

但对方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甩了甩手上的细剑挂回腰间。在嘴边举起食指。

“先不剧透。”



后续→02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