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同人】世界于黄昏沉没 03

菲特X涅吉 清水粮食向

依然含有大量女性角色对涅吉的单箭头描写

loop梗

大量个人二设


前文链接 01 02

++++++


>>> Zero

 

焰用铁楸为简陋的坟墓填上了最后一捧泥土,深褐色的土丘与周边被烧灼得碳黑的土地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作为继承了火精灵血统的一族,原本该将“火焰”这种放出光与热的剧烈氧化现象视为天之恩赐与神的奇迹。但她此刻却无法抑止地憎恶着对充溢于这片空间的粘滞的热度,蛋白质的焦味冲进鼻腔让人几欲作呕。

 

大分烈战争结束后的8年中,魔法界长久地沉浸在一片确证安全的温和的氛围里,舆论乐于倡导谦逊与可喜的和平,然而伤疤的彻底抚平终究需要时间,这段时间里战争所撕出的伤口的余痛仍然折磨着很多人。三角亚大陆的帕提亚大陆附近一直小纷争不断。即使是一场在历史教材里能够用一句话带过的小规模动乱,就足以将焰出生成长的这个亚人类的小村落埋进焦土里。

 

菲特在女孩身后注视着她在土丘前蹲下来,沾了灰的浅粉色长发显得黯淡而狼狈,她像是为了藏起些什么般将头埋进膝盖间,双手无力地按压在坑洼的地面上,就如同一个在沙池边玩耍的孩子正在努力加固他堆起的沙塔。

 

“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可以帮你将那个坟墓弄得整齐一些。”菲特考虑了一下,试着建议道。

 

女孩的肩膀抖了一下,仍是蜷缩似的蹲着,默不作声地摇头。

 

菲特在数个小时前造访了这片被卷入纷争之中的亚人类聚居地,强盗们趁着动乱袭击了这个习惯了和平的村子,虽然他们此时已经在来访者的石化邪眼瞪视下变成了等待被野草覆满的石像。而幸存者之一的女孩焰则与其他活下来的亚人类一样,即使被从死亡的阴影中解救出来,但仍无法从巨大的伤痛之中逃脱。

 

裹在白色斗篷里的少年没有得到女孩的更多回应,便一言不发地站着。直到他感觉自己的右手臂被谁轻轻拽住了并左右摇晃。视线下移,看到一直牵住他的右手的栞正担心地撅着眉,小声提醒他幸存者们似乎正渐渐朝这边集中过来了,不知带着的是对来访者的感激抑或已经被悲伤冲昏了头脑的敌意。

 

菲特朝栞点点头,握紧她渗出了薄汗的掌心转过身准备离开。“请等一下。”嚅嗫的哭音没能完全藏起来,身后响起了踉跄的脚步声,数秒后袍角被谁从背后以怯弱的力度拉扯住了。“请、请你…如果您需要我的话,请让我…”焰几乎将鼻尖埋进了对方的斗篷的衣料里,嗓音与吐字都让人羞愧地含混不清。

 

少年停下了离开的脚步,重新回过头并在她面前蹲下来,抓住她的手腕放在眼前,用柔和的咒语治愈了手掌上面细小的划伤。

 

“我可以把你带到另一个地方安顿下来,但是你并不会就此得救。”他低声说着让人不太听得懂的话,双手绕到她的脑后,解开了她有些松脱的头绳然后将她的双马尾发辫重新仔细地绑整齐。“但是如果你愿意帮助我让这个世界得救的话,可以就这么跟着我。”

 

焰恍惚地看进对方的眼睛,死气沉沉的暗蓝色让人不安。

 

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他们陷于因自身的贪婪而挑起的战火之中,却又会去眷恋片刻的温暖与和平。那只是个虚像,明明每个人都清楚知道这一点。只要为了得到新的快乐,就可以忘记以往承受的以及即将承受的所有伤痛。

 

“拥有灵魂的生物都是这样的吗,栞。”

 

“菲特大人,我不太明白您的问题。”淡金发色的女孩温和地回答,轻微下垂的眼角让她看起来似乎总是在犯困。

 

不,没什么。少年喃喃道,伸手将身材纤小的焰抱了起来,双马尾的女孩紧张地呜咽了一声,为了维持平衡而用微微发抖的手臂环住他的脖子。四周已经有十来个或多或少受了伤的亚人类试探性地靠近到距离他们大约十米的地方,带着疑虑的神色低声地交头接耳。

 

焰因他们蒙着阴霾的眼神心里有点发慌,“剩下的这些…不管他们了吗?”她在菲特耳边小声问道,她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个对她无条件施行了援助却没有给出理由的少年。只是单纯的慈善家?然后恰巧在一群绝望的人里面挑中了她吗。

 

“现在暂时不用管,不过没关系。我们最终会救下所有人的。”菲特微微调整了下手臂的角度,让焰可以坐得更舒适一些。他示意栞重新抓好他的手,然后开始咏唱转移魔法的咒文。


>>>1st loop

 

1981年 海拉斯帝国与梅森布利那联合之间爆发大分烈战争(持续时间4年零2个月)

自由英雄团体“红色之翼”加入联合方。

 

1982年 Great Bridge夺还战役(联合方胜) 红色之翼活跃 纳吉获得称号thousand master

 

1983 帝国与联合第一次和谈 爱莉卡、戴奥托拉(帝国第三王女)被掳走关入夜之迷宫 红色之翼攻破夜之迷宫

梅森布利那国王遭到暗杀,王女爱莉卡登基

 

1984年 联合的战争兵器“黄昏裁决”第一次启动,在帝国南部的城市古兰纳引发魔法消失现象,死亡人数2万,古兰纳化为死城。联合遭到魔法界协调组织“和平法则”的谴责。

同年联合通过了《奴隶买卖法》。

 

1985年 为对抗攻击王都奥斯提亚的帝国舰队,“黄昏裁决”第二次启动,魔法失控。奥斯提亚被卷入“广域魔法消失现象”的灾害。帝国、联合宣布停战,与魔法学术国家阿里阿德涅合作将引发灾害的反魔法场封印,红色之翼活跃。“黄昏裁决”被破坏。以王都为中心、方圆50公里范围内遭到破坏,至少20年内人类无法居住。

“灾祸女王”爱莉卡经梅卡洛梅森布利雅元老会议院审判后以“挑起战争”“弑父篡位”等罪名逮捕,1个月后被处刑(刻耳柏洛斯死亡峡谷)。

大分烈战争结束——

 

回过神来时,笔尖已经在“结束”这个单词的最后一个字母上停顿了过长的时间,积聚的墨水沿着纸张的纹路扩散开一小片让人不快的污渍。手边的魔法史著作《解读大分烈战争》已经翻到了底,菲特将它阖上后推到一边,将整理好的正常战争的简史从头再浏览了一次,书中没有给出更多值得自己留意的细节。

 

这里面有一些漏洞,但用以填补的碎片却隐匿得仿佛一开始便不曾存在过一样——即使剩余的时间并不十分紧迫,但不代表他乐于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徒劳无功。菲特仿佛要将肺部挤压彻底般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将笔迹潦草的纸张对折了两次,放回自己的口袋。

 

 

 

密集的笔记抄满了自己带来的最后一张羊皮纸。涅吉·史普林菲尔德摘下眼镜并揉按着自己鼻梁的两侧,眨眼时发现眼眶干涩而发酸。这个晚上默念过无数遍的咒文在意识里洗脑式地回响着,闭上眼睛好像就能看到发光的魔法阵纹路在面前浮动旋转。报时魔法告诉他现在的时刻是差5分钟到凌晨四点,进度完成得比他预想的快了半个小时。

 

阿妮亚在一个小时前已经睡着了。用两张椅子拼起一个简陋的床铺,女孩蜷缩着身子侧躺在上面,将涅吉的斗篷叠起来充当枕头。

 

红发的男孩下意识地想要帮她加固了一下周围的隔音咒语,突然又意识到差不多是该离开的时候了。随意地打量了下四周,注意力很快被房间的另一个光源吸引了过去。

 

银发少年已经停止了阅读,只是将合起的书本放在眼前陷入了过分专注的冥思。桌上的照明灯是从托马斯那里借来的。托马斯显然没有定时给月长石灌注魔力,否则仅仅数小时的连续工作绝对不至于将其亮度消磨得甚至比不上一截蜡烛头。涅吉开始考虑要不要提醒对方在昏暗的光线下阅读会对视力造成不良影响——戴着眼镜的他就是一个好例子。 

 

“菲特,你已经把书看完了吗。”

 

涅吉放轻嗓音隔着几张书桌将询问投出去。图书馆封闭而窒闷的氛围或多或少会扼杀里面的人高声说话的勇气。对方抬起头,映在眼底的微光似乎将他的虹膜照成了明蓝色。“看完了。”

 

“有顺利找到…想找的东西吗?”

 

“没有。”

 

“这样啊,真可惜呢。”困惑地挠乱头发,“…所以明天会再来一趟?”

 

“嗯。”

 

对话是连贯的却很难找到接续下去的契机,虽然涅吉知道对方不是有意让交谈的气氛变得冷清,但还是扶住额头,挫败地扁了下嘴唇。菲特似乎将这理解为准备打道回府的讯号,默默拖开身后的椅子站了起来。

 

涅吉只好侧过身去准备叫醒睡姿似乎并不那么舒服的阿妮亚,余光扫到被自己遗忘在书桌一角的一个牛皮纸袋。里面应该是被放凉了的南瓜饼,浸在金黄色的甜香中的想象图一下子跃进了脑中,唾液腺的工作适时地开始活跃起来。

 

年轻魔法使的意志力最终败给了突然苏醒的饥饿感,将牛皮纸袋拖了过来,抓住袋口示意性地朝数米外那个沉默的人影摇了摇。“这里有点南瓜饼,菲特要吃吗?我觉得是不错的夜宵。”

 

英国人匪夷所思的味蕾构造从来都不值得信任。菲特想起这一点,心情顿时有点复杂。面对涅吉诚恳的笑脸,思绪艰难挣扎了下,回答道,“如果有咖啡的话。”

 

 

 

最终菲特还是放弃了染指仅有的几块南瓜饼,在涅吉面前垫了张空白的纸以避免食物残渣跟油渍沾到桌面上。涅吉一边咀嚼着这甜腻的糕点,一边口齿不清地跟对方交换了各自对红茶与咖啡的意见。菲特是个显而易见的咖啡派,并且认为在红茶里加入牛奶砂糖的喝法会将红茶原有的香味破坏得彻底。

 

涅吉原本想对这一看法表达反驳意见,但他刚将最后一块南瓜饼塞进了嘴里,腮帮被鼓满了,咀嚼得很艰难。只能发出不满的低声呜咽,用衣袖胡乱擦掉嘴角的糖粉,然后在自己的胸骨上捶打了几下——一小团粘韧的糯米皮堵在了喉咙里。他好像看到菲特的嘴角往上轻微地弯了一下,只持续了半秒左右,巨大的震惊一下子挤走了涅吉脑中的其他情绪。

 

“我还以为——咳——咳咳咳…”他的舌根发僵,结果食物的碎屑滑进了气管里。“我还以为、有些人,咳,天生是真的不会笑的...”菲特用表情告诉他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还是好心地拍打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阿妮亚被这阵骚动吵醒了,睡眼惺忪地从椅子上撑起身。“时间到了吗。”她小声地吐出困倦的细语。涅吉努力压抑着咳嗽朝她挤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微笑,把书夹在手里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准备放回书架。

 

“我听说梅尔帝亚纳的藏书很丰富,至少在欧洲来说。但这里的保密工作比想象中松懈。”菲特表情空白地看着涅吉为了消除地下书库被闯入的痕迹,正在还原被解开的结界。随着咒文的咏唱,细小的亮光从涅吉的指尖流泻出来,蛛丝一般交错着覆在书封上。

 

阿妮亚瞥了他一眼后掩住嘴打了个哈欠。“这里只是学校图书馆…又不是藏着宝藏的迷宫,这种程度的保险措施应该很正常吧。”她歪着头想了想,“不过说到这个,日本的麻帆良学园都市倒是做得很夸张。它将一座岛改建成了图书馆,据说里面真的架设了各种陷阱、谜题跟迷宫,有传闻说甚至召唤了龙来充当看守。简直就像好莱坞的冒险电影…”

 

“是吗。”

 

“麻帆良的图书馆岛,很有名的地方。没有听说过吗?”她微微惊讶地侧过脸,对方却只是报以两次缓慢的眨眼,然后又将视线移开了。阿妮亚有些失望地吹出一口气,用手指玩着垂在自己胸前一小缕头发。

 

片刻之后她从余光里似乎看到地下书库里剩下的另一个男孩正站在几排书架以外,朝他们的方向挥动着手臂,“那个,对不起。”涅吉成功将两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便用一只手掌在嘴边围成拱形,“菲特,我想你的书也该放回去了——或者你可以趁现在把解锁的方法教给我?”

 

“不是很难的事,对于你来说,应该。”菲特快步走过去,从对方手里接过了书,借着身高差顺手按在涅吉的一头红毛上揉了揉,打断了对方兴致勃勃的注视。“现在练习的机会不多,最好换一个时候。”涅吉微微缩起脖子但没有躲开,像猫一样反射性地眯起眼。这让他想起记忆里那些对他宣誓一生追随的从者们,她们都有过软弱而且粘人的时候,尽管在十二年的战斗中活下来的最终都长大了,只有在她们朝他单膝跪下以宣示忠诚与服从时他才能再一次看到她们的头顶。

 

“那、菲特有空的时候我去找你吧?明天好像是周末…白天也可以吗?”涅吉在对方将手收回去之后将站姿调整得端正了一些,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

 

“随时可以。”他简单地回答说,漫不经心地将手里的书塞回到书架的空缺处。


—TBC—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