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同人】世界于黄昏沉没 02

菲特X涅吉 清水粮食向

依然含有大量女性角色对涅吉的单箭头描写


前文链接 01

++++++


门把能够被顺利扭动,锁是开着的。阿妮亚往门牌扫了一间确认自己没有走错房间,便如同往常一样边说着“打扰了”边推开门,把身子探进去。

 

男生宿舍似乎总是带着灰扑扑的气味,阿妮亚皱了下鼻子。

 

双人宿舍的其中一名房客,穆德·托马斯正窝在床铺上翻着漫画杂志,听见门边的动静便抬头看了一眼,懒洋洋地朝阿妮亚打了个招呼,她是这里的常客了。而站在房间的中央的红发男孩闻声惊乍地转头过来,上半身裸露着挂满水珠,浴巾搭在头上,带着湿气的红发颜色看起来比平常要深一些。“刚洗完澡吗,涅吉。”女孩语气轻松地问。

 

“阿、阿妮亚?!”涅吉·史普林菲尔德在青梅竹马平静的注视下愣了两秒,将几乎冲口而出的惊叫勉强咽回去,抓过搭在一旁的椅背上的衬衫慌张地套上。然后用浴巾将发梢还滴着水的头发用力搓干。“进别人的房间之前要先敲门啊。”

 

阿妮亚抬手拨了下刘海,哼地喷了个鼻响莫名地带着些鄙夷的味道,冷静地指出对方扣错了的第三颗纽扣。她好像在最近在女生之间流行的恋爱喜剧小说里看过类似的戏码,虽然在这里男女的角色一般会对调一下。

 

她晃了晃捏在手里鼓胀的牛皮纸袋。“南瓜饼,你会讨厌吃吗。”

 

“咦,但是我已经吃过晚饭了。”涅吉眨了下眼睛,瞄了一眼房间的壁钟——时针接近罗马数字X——没有戴上眼镜所以视线的焦点似乎抓不准。

 

但女孩还是将纸袋推到他的手肘附近,能够感觉到稀薄的暖意从袋子里隐隐地透出来。“你当然要吃过晚饭,你以为我会允许你为了带转校生参观学校连晚饭都耽误了吗!”阿妮亚带着监护人的架势双手叉腰,“这是夜宵,反正你今晚也打算溜进地下书库待到大半夜吧。看书时肚子却在叫你自己不觉得难受吗。”

 

“你说那个像把嘴巴缝起来了的转校生?”顶着一头褐色卷发的十二岁男生从被子里钻出来,将16开的漫画连载杂志丢在书桌上——看来他已经将一整本都翻完了——漫不经心地加入了话题,“看起来不像是会有兴致参观学校的人。”阿妮亚敢打赌如果菲特·亚维路克斯是个女孩的话,托马斯的讨论情绪一定会比现在高涨好几倍。

 

“说到这个。”涅吉坐在自己的床上,将手指插进因潮湿而缠结的头发里,胡乱耙了几下。 “今天去地下书库的…可能会多一个人。”他从睫毛下小心翼翼地抬眼观察阿妮亚的反应。

 

那个人是谁——这显然不是个有难度的谜语。阿妮亚在了然的瞬间感觉自己的唇线扭了一下。“亚维路克斯先生吗,你也不担心他会跟教授们告状。”

 

“他看起来,应该不会吧?”红发男孩扯下搭在肩上的浴巾攥在手里,微笑起来。阿妮亚很清楚当涅吉愿意相信些什么事情的时候,就会露出像这样放松的表情。“菲特好像对20年前魔法界发生的大分烈战争跟‘广域魔法消失’灾害很感兴趣。不过我记得这些书是收在地下书库,只有教授们才能看的。就问他今晚要不要跟我一起溜进去…”

 

阿妮亚无奈地叹了一声。

 

“我可能需要多一盏提灯,托马斯先生可以把你的先借给我吗。”

 

托马斯对涅吉大度地挥挥手表示您请随意,凑到桌边将收纳着爱心夜宵的牛皮纸袋的袋口拨开一条缝,往里面瞄了一眼。“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定会更珍惜跟可爱又体贴的女孩子独处的每一个夜晚…而不是再多叫上一个男人,阿妮亚会为你的迟钝感到伤心的,史普林菲尔德。”

 

穆德·托马斯戏谑地说完后把视线斜向涅吉,红发男孩从一脸茫然到低下头耳尖发烫大概花费了两秒。而阿妮亚则是表情严肃地大步走到嘻笑着的托马斯身旁,伸出手用力拧住了他的一只耳朵。

 

 

***



涅吉·史普林菲尔德该庆幸父亲留给他的法杖足够长,足以为三个10岁上下的小孩提供座位。但毕竟比往日多了一个人的份量,飞行时难免摇晃得让人胆战心惊,涅吉感觉阿妮亚紧紧箍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简直就像一把发抖的钳子。坐在法杖末尾的菲特倒是一如既往地安稳得像尊雕像。

 

超载的魔杖最终悬浮在图书馆背光一侧的外围墙壁的某扇窗前,涅吉尽量往墙上贴近,将自己藏进影子里。快速地咏唱了个简单的报时魔法(注1)的咒文,套在手上的某个指环闪过微光,23:40的字样浮在眼前。这个时刻图书馆的管理员已经巡逻过这一带了。

 

“能够代替魔杖的戒指,不太多见的魔法道具。”他听见来自身后的菲特平淡的评论,放得很轻的声音像是从掌心漏过的细沙。涅吉稍微往旁边侧过脸并笑着回应道,“嗯,是别人给我的礼物。”

 

后方没有传来更多的动静,或许对方认为现在不是闲聊的恰当时机。阿妮亚在耳边小声催促他动作快点,涅吉点头应了几声,伸手够到了窗玻璃并试着往里推,顺利将窗子推开了一条缝——他在白天故意留下了几扇位于角落的窗子没有上锁,而这一扇显然被粗心的管理员顺利地错过了。

 

三个孩子挤进了空无一人的阅览室,没有灯光的房间好像连温度都要比白天时阴冷几分,显出灰黑色的一排排书架将他们包围在角落。涅吉拧开了月长石内核的提灯,将亮度调得很暗,暧昧而苍白的微光让男孩的半张脸从黑暗中凸显出模糊的轮廓。他用长型的法杖勾住提灯上端的挂环。

 

“好了,走吧。”他用口型朝两名同伴示意,将顶端发着光的长法杖握在手里,看起来像个在洞窟里举着火把的引路人。

 

 

 

在涅吉的带路下三人一路行进直至抵达地下书库的过程堪称驾轻就熟。阿妮亚在钻进低矮的窄门后倚在墙上松了一口气,菲特目无表情地看着涅吉熟练地对门锁重新补上刚被他解除的保安结界并添上了一个侦察用的咒语。绕口的咒语咏唱起来仿佛流水,魔力的输出很平稳,红发少年周身包裹在一层柔光里。

 

作业顺利完成,加诸于门上的魔法结界完整得就像未被任何人闯入过一样。涅吉满意地点头,用衣袖抹走额头渗出的一层薄汗,将月长石提灯从法杖上取下来,放心地拧到最亮。阿妮亚因这突如其来的光线刺激反射性地抬手挡在眼睛前面。

 

与入口处传达给人的逼仄的印象不同,书库内的布置是相当宽敞舒适的,由于收藏着相当一部分贵重的文本,定期的整理与打扫也是必须的,所以嗅不到丝毫灰尘的气味。

 

“涅吉,你打算留到几点?”女孩揉着眼睛问道。保护性的结界附带良好的隔音效果,正常音量的交谈不会传到外面。

 

“地下书库平常对教授们开放是从五点半开始…”眼镜少年思索地捏着下巴,“我们提早一个小时回去?”

 

“睡眠不足容易早死哦。”阿妮亚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调侃只会换来对方一个没心没肺的微笑,只好由他去了。

 

涅吉很快在最靠近门的一排书架上找到了自己之前只来得及读完一半的《实战级别风系魔法应用指南》,小心翼翼地解除了附着在上面的阅览权限(注2)魔法,扳住它的书脊抽了出来。然后准备走向自己习惯的座位,转身时提灯的白光晃进书架的间隙,房间被笔直的光影分隔成条块状,伫立在房间更深处的另一个影子被光线扫了出来。银发少年正朝书架伸出手。

 

“菲特,等等那边是、”那边的书都加上了安全结界跟警报啊!贸然去碰的话——

 

他急切的提醒似乎慢了一步,涅吉感觉胃里好像炸开了一个紧张的气泡。对方的指尖已经触上了书脊,然而警示性的红光只闪过了不足半秒,耳边没有响起预想中警报尖锐的啸叫,魔法结界优雅的纹路几乎在被触碰的同一瞬间就开始剥落。

 

防御结界理所当然地被解开了,脆弱得就像一个已经开始松脱的活结。涅吉下意识将惊呼的后半截咽了回去,诧异的尾音暴露在安静的空气里。“怎么了吗。”银发少年朝他投来询问的目光。

 

“不…那个,原来菲特知道解除限制的方法吗,我只是吓了一跳。”

 

“简单保安结界的解锁不属于梅尔帝亚纳教学的范畴吗,就像你刚才所做的。”对方冷静地指了指涅吉手上的《实战级别风系魔法应用指南》。

 

眼镜少年腼腆地挠乱了红发。“方法是父亲教给我的…学校里没有这样的课程。”

 

“父亲吗。”银发少年自言自语般小声复述。

 

“我想也没有哪里的学校会教给初级魔法学徒强度B级以上的结界的解咒法的吧。”借助微弱的灯光,远远地看到了全过程的阿妮亚轻轻抽了一口凉气。

 

“那个,菲特!”涅吉·史普林菲尔德情绪高涨地小跑到表情滞然的银发少年面前,月长石明亮的白光将他深红的眼底照得澄明。对方为他的突然凑近而绷紧了嘴角,但没有躲开。“刚才的方法,可以请你教我吗?”

 

“你是打算把地下书库都翻一遍吗,你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在一张书桌旁找好了位子的阿妮亚托起腮,朝她的青梅竹马觑了一眼。得到了涅吉 “那有什么关系嘛。”撅着嘴的回应。

 

在涅吉灌注了期待的注视下,那双缺乏神采的蓝眼睛往旁边轻微游移了一下,不知道那代表着是一次认真的思索抑或短暂的走神。

 

“…可以。”数秒后菲特平淡地回答道。“不过作为交换,我想向你问一些事情。”

 

他把这个不痛不痒的请求转换成了一次交易,看起来涅吉更像是追着饵食最终上了钩的那个。虽然并不至于勾起涅吉的警惕心(实际上涅吉也绝不会如此多疑)。

 

“是什么事?”

 

“迟一点说。”菲特以此作为结语中止了这次交谈,从斗篷里拿出了另一盏提灯,另一只手夹住他的书,循着书架的走向,擦过涅吉的肩膀踏着平稳的步子走开了。



—TBC—


【注1】报时魔法:原创的魔法。作用是显示当前时间。

【注2】阅读权限:原创魔法二号。梅尔帝亚纳的地下书库里收藏的书都有不同级别的阅读权限的限制,除非经过申请,否则学生不能获得地下书库的图书的阅读权,教师中也有阅读权限的分级。不经过申请而试图从书架上取下/翻开自己权限以外的图书时会触发保安结界的警报。结界的强度与复杂程度也是逐级递进的。

事实上地下书库里虽然有部分少见的藏本,但并不存在记载有禁忌的内容的图书,所以安保工作也相对做得比较松懈(与麻帆良的图书馆岛对比的话…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