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同人】世界于黄昏沉没 01

菲特X涅吉的倾向,清水粮食向

但依然遵循原作,含有大量女性角色对涅吉的单箭头描写

旧文填坑,自割大腿肉(


*轮回梗

*大量个人二设

 

+++++++++++++++++++++++++++++++

 

>>>937th loop

 

涅吉·史普林菲尔德跨坐在法杖上飞行,穿过修葺得规整的枯山水庭院,在所经之路上,庭院的白色细砂被风之精灵的魔力波动刮起了波浪。降落时太过急切以至于几乎撞上回廊的墙壁,坐在身后的双马尾少女轻声地惊叫了一下,从魔杖上跳下来时多少有些狼狈。

 

距离房间里的尖叫声传来已经过了大半分钟,那无疑是宫崎和香的声音。红发少年听见自己紧张的呼吸与鞋跟踩在木地板上的踢踏声叠在一起。省去了敲门的时间,他咬着下唇祈祷自己还来得及,伸手扳开了面前的拉门。

 

浓重的烟幕在房门敞开的一瞬间仿佛嘶吼着的鬼魂一般翻涌而出,涅吉警觉地屏住呼吸退了半步,身侧的神乐坂明日菜默契地抢到身前,挥动拥有纸扇外形的破魔之剑,将藏着危险的浓雾驱散。

 

眼睛花费了几秒去适应房间内部的黑暗,这短短的时间已经足够埋伏的敌人从影子里跳出来发动数十次的袭击。然而他们并未遭到任何来自暗处的突袭。

涅吉透过透明的镜片与未散尽的稀薄烟气,看见了堆满房间的灰色石像。女孩子们的姿态凝固在被石化前惊慌地想要逃跑的那瞬间。

 

身旁的明日菜发出了轻微的、因惊愕而震颤的喉音。

 

 

 

“总算又见面了,涅吉君。”

 

说话者似乎是这个房间里除了他们两人以外唯一的活人。伫在房间中央的男孩发色银白,浅灰的制服穿得很规矩,看起来像个忘记涂上彩釉的白色瓷人,如果对方没有开口的话涅吉几乎要把他错认为是石像的一员。

 

陌生的男孩将视线沉默地锁在涅吉身上,正如涅吉此时也正紧张而笔直地注视着对方一般。

他不记得自己跟这个死水般的男孩是认识的,即使对方打招呼的方式就如同是他的熟人。

 

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涅吉迷惑地想。

 

 

 

>>>1st loop

 

“梦见引发‘广域魔法消失’灾害的组织…梦见亲人被永久石化…梦见堕转为半魔族…都是些被禁止使用的黑魔法呢,我记得梅可洛女士的某本著作里有部分内容专门提过这些危险的梦境所预兆的含义。不过学生要借阅这类书籍大概要先向管理图书的老师提交申请,不如去一趟图书馆?”

 

“没这个必要啦,阿妮亚。”男孩慌忙摆手拒绝了9岁的女孩莫名认真的建议。在对方那双眼角吊起仿佛总是在生气的眼睛扫过来时嘻嘻地笑了下,“偶尔做这种有趣的梦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要太在意。而且这个星期占卜学的作业好多…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占卜学。”想起要为占卜学课本上只用了7行字来阐述的内容写上一篇15英寸长的论文,他就觉得脑壳隐隐发痛。

 

“那都是因为你太小看占卜学这门课!晚上熬夜看些乱七八糟的课外书,然后专挑占卜学课来补眠,所以才会做这种奇怪的梦!”占卜学教授罗尼特女士的得意门生安娜·尤莉艾温娜·可可罗瓦双手叉腰,朝她的青梅竹马傲慢地挺起她贫瘠的胸部,“而且这些就算了…梦见成为了32个可爱的女孩子的老师、还住进了女生宿舍是怎么回事?你那可怕的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需要清理的垃圾?!”

 

“大概是因为昨天教授找我问过毕业后的修业课程的意向——你看,我们过了这个学期就要毕业了嘛——而我选择了当教师…”红发男孩挠了挠脸颊。“而且总觉得通过梦境或者星星的轨迹可以得到关于未来的预兆,什么的,始终还是很难信服。世界上的一切又不是注定好的——啊好痛、”

 

阿妮亚怒气冲冲地反驳一句“占卜学才不只是这些肤浅的内容!”带着尖尖指甲的食指戳上了男孩的脑门,男孩捂住头想要往旁边躲。

 

两人东倒西歪地在走廊上打闹着,阿妮亚恼怒的戳脑门逐渐换成了她所擅长的火焰铁拳,而涅吉为了面对面应付阿妮亚的攻击不得不回过头倒退着走,却突然感觉自己后背似乎撞在了谁的身上,衣料发出摩擦声。重心一时有些不稳,幸好对方及时抬手扶住他的肩。

 

他慌张地扭过脖子想要道歉。被撞上的人比他稍高一些,浑浊的蓝眼睛俯视了他数秒。然后对方松开了扶在涅吉肩膀上的手。

 

意识到自己背离淑女准则很远的野蛮举动被陌生人看在眼里,阿妮亚的表情尴尬地地收起了拳头上的魔力,炽热的光芒黯淡下去。为了掩饰脸红而低下头去装作正在专心地整理自己的长袍。

 

“亚维路克斯先生?”涅吉边整理着头发边与重新拉开交谈所必要的距离。银发少年的回应是一次沉默而缓慢的眨眼,套在身上的制服袍子的成色崭新。

 

阿妮亚为涅吉居然与对方相识感到了些许惊讶,虽然涅吉打招呼时紧绷的语气显然带着疏离,对方看来不是熟人,只是阿妮亚实在不记得自己的学院里有哪个学生是带着“亚维路克斯”这个姓氏。“那是谁?”她凑到涅吉身边小声地问,尽可能让自己打量着银发少年的目光显得礼貌一些。

 

“今天刚转来梅尔帝亚纳的学生,因为跟阿妮亚修的是不同的课程所以你们才没有碰面吧。”

 

“这样,跟我们同届的?这个时候转学过来?”女孩疑惑地挑眉。“亚维路克斯…先生在做什么呢?”对方从刚才开始便一言不发的状态以及毫无波动的表情很容易让人紧张,然而出于对转学生的好奇,阿妮亚还是问道。

 

“找图书馆。”银发的少年挑着最简洁的字句。阿妮亚这才注意到他面前的墙壁张贴着梅尔帝亚纳魔法学校的导航图。

 

女孩哦地会过意,随即快活地拍了拍掌。“那样的话,我们可以带你过去~正好我们也要到那里写作业。涅吉,趁着我今天比较有空就替你改一改你那篇不堪入目的占卜学论文吧!”二话不说扯着青梅竹马的手臂拖过来,示意沉默的转学生跟上,然后转身迈出步子。

 

被拉扯着的男孩踉跄了几步才跟上了阿妮亚的行进速度,扭头确认转学生君的踪迹,对方确实跟过来了,踏着轻飘飘的步子像一道随时会消失在黄昏暖光里的薄影。

 

“课程以外的魔法学得这么积极却总是把作业留到最后一天才写,你如果再不好好把占卜学的进度赶上就要完蛋了,其他课程成绩这么好却因为占卜学不合格而留级绝对会让人笑掉大牙…”

 

“我说,阿妮亚。”涅吉放轻了嗓音叫着女孩的昵称,打断了她惯有的大段说教。女孩闭上嘴扭过头,划出弧线的长发发梢扫在涅吉的脸颊上。她一如既往地扬着眉,“干嘛。”

 

红发男孩推了推眼镜,眉毛稍微下沓显得有点尴尬,唇线却是笑着的,好像正打算鼓起勇气与她分享一个滑稽的秘密。“刚才跟你提到的那个梦,里面不是有个很可怕的组织吗…那个组织存在的目的我已经开始记不起来了。”他揉着太阳穴努力回想,“不过管理那个组织的好像是个跟我差不大的男孩。虽然听起来有点好笑,我感觉亚维路克斯先生——”

 

“是你梦见的人?”阿妮亚帮他把话补完后绷紧嘴唇,眉毛扬起。

 

“脸记不清楚了,就只是总觉得很适合。”

 

“比起当老师,你更应该去写小说。白痴。”女孩屈起食指,伸手在红发男孩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 856th loop

 

“师父,假设说…只是假设,其实我们生活着的这个世界整个都是虚假的,被某人制造出来,为了避免我们在真正的世界死掉而在死前的一瞬间被送进来,然后永远地活在这一瞬间的幻境里。这个世界是为了让我们得到幸福而存在的。”

 

涅吉盯着眼前的茶杯里竖起的茶叶梗,有些结巴地找着合适的词语去描述着什么。

 

“我们生活在这样被安排好的世界里却不会察觉到这件事,反复经历着差不多的事,偶尔会觉得有些事情‘好像已经经历过’,或者认为某个陌生人‘以前曾经见过’,不过却更多将这些当成是错觉。这样的话,会怎么样呢?”

 

“这不是跟普特南的缸中之脑差不多的理论吗。”幼女外表的吸血鬼依文洁琳·A·K·麦道威尔心不在焉地舔走嘴边仙贝的碎屑,她的大部分注意力还集中在面前那张报纸的填字游戏上,手里的活动铅笔笔杆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自己的脑门,“小子,我今天布置给你的魔咒练习做完了吗,这么有空去琢磨这种无聊而且无解的悖论?”

 

“不知不觉就…开始思考起来了。对不起,师父。”涅吉用指节擦了擦自己的鼻尖,“是昨天跟菲特聊天时他提到的话题。”

 

“呵。”金发的吸血鬼咧嘴笑时露出了锋利的犬齿,“那他想出证明的方法了么。”

 

“他说,自己作过很多尝试。”似乎只是个闲聊时匆匆提及了几句的话题,涅吉回想不出更多细节。

 

“会陷入这种浪费时间的思考,看来那家伙真的是个残次品。真希望我的徒弟能够离那个恶心的人偶小鬼远一点…唉,就算我这么说,你也不会听的是吧。”依文洁琳散漫的声音混在咀嚼仙贝的嘎吱嘎吱声里,语句有些含混。“…清除某个分区的所有数据,计算机用语,六个字母,这是什么东西啊。”

 

“Reload,不,应该是format?”涅吉思索了一下试着猜测,很高兴看到依文洁琳惊喜地哦了一声,然后刷刷地填上了字谜游戏的某个空隙。“...师父似乎一直都不太喜欢菲特呢。”

 

“只要是‘那家伙’制造出来的东西,我都不喜欢。”吸血鬼讥讽地动了动嘴唇,手指捞起又一块仙贝凑到嘴边,咔嚓咬断。


>>>1st loop

 

提供给学生自习的书桌被设置在图书室的深处,包裹在油墨粘稠的气味中间。

 

穿过书架间狭窄的过道,涅吉将一张木椅子从宽敞的书桌旁拉开来,安静的图书馆里凳脚拖动的声音顺利地打扰了不远处的一位低头阅读的女学生,对方抬头往涅吉的方向皱了皱眉。刚坐下面前就被谁“扑!”地放上了一摞书,高度足以遮挡涅吉平直投向前方的视线。

 

年轻的魔法使稍微目测了下书堆的厚度,心情有点崩溃。“阿妮亚,那只是一篇普通的作业,不是毕业论文。”

 

“这里有一半是我的。”吊眼角的女孩瞥了男孩一眼,挨着他坐下来,在大腿下整齐地掖好裙角。然后将摞起的书分走一半放在手边,坐在涅吉对面座位的菲特·亚维路克斯从书堆上露出了上半张脸。冷淡的目光扫过来,涅吉试着回应了一个微笑。

 

此时他好像听到了阿妮亚拘谨地深吸了一口气,没来得及扭头看,好奇心胜过了紧张的女孩已经从座位上朝沉默寡言的银发少年往前微微探出了身,“那个,亚维路克斯先生为什么现在才转学过来呢?”

 

她有注意在图书馆里控制闲聊的音量,赶在了菲特将手里唯一的书翻开之前发问。她总觉得对方身上散发出一种只要陷入专心的阅读就无法容许他人滋扰的气势。

 

“没有特别的理由。梅尔帝亚纳是一所不错的学校。”

 

“是这样啊,你以前念的学校也在威尔士?不过你看起来不太像本国人。”

 

“伊斯坦堡,土耳其。”

 

对方对这个话题似乎不抱兴趣,万幸也并未对她的搭话显出不耐烦的态度。阿妮亚并不习惯这样气氛过于冷清的对话,这时眼镜少年的插嘴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她的尴尬。“请问你在看什么书呢?”他半站起身将头发蓬松的红色脑袋架在了面前那摞书上,试着从颠倒的角度辨认对方手上那本厚书的标题。“唔,Evil Abyss…”菲特默默地配合着将书的封面调转过来,让涅吉读得顺利一些。

 

“《罪恶深渊——魔法史上100名凶恶犯》。”烫银的新罗马字体在深褐色封皮上似乎透出了凉意。阿妮亚想起自己曾被里面的几张插图吓到过,有点不自在地缩起肩。“我记得这本是魔法史选修的推荐书目之一…”

 

“亚维路克斯先生选了魔法史?不对,我记得我们今年没有开这门课程。”

 

“只是,兴趣。”对方的回复轻得像片羽毛。涅吉为这个理由惊讶地睁大眼,好像看到了一个自称动物保护者的屠夫。兴趣这个词与对方始终彷如板岩的僵硬语气太不搭调。“以及,叫我菲特就可以了。”

 

眼镜少年还在思索着这算不算是一种隐晦的表示友好的方式,他或许该向对方正式地自我介绍一次。然而还没来得及作出回应,菲特便将硬皮读本从他的视野范围里抽了回去,翻开目录部分,手指循着“E”的首字母一路下滑最终停在了某个名字上面,记住页码将砖头状的罪犯纪录从中间掰开来。

 

那一页被向上摊开,然后被重新推到了涅吉面前。随之抛来的是一个在逻辑上接不上前文的提问。“你对这有什么想法,涅吉。”内页无论文字还是图片都印刷成清一色的黑与白,银发少年将他指甲修剪得很整齐的食指点在一幅模糊的插图上——看起来外表不过十岁的女童将人偶模样的事物抱在手里,垂到腰际以下的浅色长发仿佛扭动的蛇群。

 

图片下方附有人名标注:Evangeline·Athanasia·Kitty·McDowell。

 

“依文洁琳小姐?”

 

他的自言自语已经足够小声,但仍然传进了银发少年的耳中,对方的神色罕见地变得微妙,“小姐?”那并不是一个九岁的男孩对一名被通缉了百年以上、拥有暗之福音等不祥名讳的吸血鬼真祖该有的称呼。菲特歪了歪头并投去探询的眼神,意料之中地看见红发男孩的嘴角与肩线同时绷紧了。

 

始终被抛在对话之外的阿妮亚及时地用手肘撞了下涅吉的腰。“那、那个,我说,现在还是先专心完成功课吧?既然亚维、菲特跟我们是同级的话,以后要闲聊应该还是有很多机会的,是吧?”她将手掌覆在青梅竹马蓬乱的红毛脑袋上并且揉了几下,生硬地插话时差点咬到了舌头。

 

涅吉向女孩投去的一瞥里带了点感激,然后慌慌张张地从书包里翻出了羽毛笔与沾上了些许墨点的羊皮纸。菲特再一次将书收回去了但没有同时收回视线,眼镜少年往印有女吸血鬼的书页偷偷瞄了一眼,咽了下唾液。“菲特为什么要突然这么问呢?”仍然是有点在意。

 

“基于好奇心。”

 

又是一个不适合用机械合成音般的声线说出来的字眼。“…对魔法界罪犯的好奇心?”真是吓人的趣味,涅吉紧张地摸了下自己的鼻尖。

 

“对你的好奇心,涅吉。”

 

书本被合上了,干净的手指放在深褐色的书封上显得苍白异常。那双难以找到焦点的、玻璃珠子般的眼睛没有丝毫的颤动。“我想和你成为朋友,可以吗。”



—TBC—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