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左游】数据覆写 01

*原作向,获得AI前的if线

*文笔罗嗦又白开水,剧情也不甜

 *领导线下的行为模式目前情报不足,很可能有ooc

 

数据覆写

 

01

 

“我们错过了一次汉诺骑士的行动。”

 

藤木游作把手机的新闻页面关掉,收回口袋。眼前的草薙翔一神色不太自在,手头的工作也停滞下来,剖开两块的面包松垮垮地夹着烤热狗,躺在他手心的油纸上。“抱歉我没通知到你,游作。”他说。

 

“不是什么大事,最后只靠安保系统就把他驱逐了。”

游作显得平静, “大概又只是个一无所知的小卒子,对我们不会有太大损失。这边没有Link Vrains的广告屏,草薙先生没及时留意新闻并不奇怪。”

 

“我是说…”草薙扬了扬手却发现自己还抓着热狗的半成品,才匆忙包装好递到游作的面前。“我有看到新闻,只是没通知你。很抱歉。”

 

“…为什么。”

 

草薙凝视对方困惑地拧起的眉毛,又看到他额头留着衣褶和袖口压出的浅淡印子。挤出疲惫的叹息。

“因为没这个必要…至少在有新进展之前,你没必要将生活重心放在这些家伙身上。”

 

Den City的龙头企业SOL技术公司以城市为蓝本构筑起虚拟实境空间Link Vrains。而自称黑客集团的汉诺骑士,则是在Link Vrains悄悄蛰伏的幽黑之影。

五年前Link Vrains曾经发生过一次严重的运营事故,原本在其中各处流动的数据流毫无预兆地突然消失,直接导致当时正在进行高速决斗的玩家发生坠落事故,登出后因闪回现象而遭受损伤。还出现了大量用户的数据出现损坏、丢失的现象。

Link Vrains维护结束后高速决斗的服务被永久关停,汉诺骑士就在此时浮出水面,自称这次性质严重的事件是由他们的组织一手策划。

 

尽管SOL技术公司在公开声明中一直尝试撇清事件与汉诺骑士的关系,但人们也很难相信这个黑客集团仅仅是为了沽名钓誉而在事件发生后的一夜之间建立起来的。

在那之后的5年,曾流行一时的高速决斗在老用户的回忆中逐渐淡化,汉诺骑士对Link Vrains大小的攻击却从未停止,最近更是越发猖獗起来。

 

一部分人认为汉诺骑士只是个群龙无首的流氓集团,不存在真正的上下级架构,只不过是通过肆意而为的手段证明自己能对网络造成影响的一群人。否则攻击活动怎么总会如此松散,也摸不透目的和规律。

另一部分则愿意相信他们确实是LV运营事故的始作俑者,目前看似杂乱无章的活动只不过是下一次大动作的前兆。他们对汉诺骑士的评价分化严重,要么狂热崇拜,要么极端鄙视。

 

藤木游作属于第二种。但他对汉诺骑士的关注却与崇拜或鄙视都无关,只不过是执着于过去某个事件的真相,而汉诺骑士恰好与这一事件有所牵扯而已。

追查到这一步他们已经耗费了太多时间和心力,这两个月来游作只能攥紧这一线索如同攥紧水中唯一一根浮草般,对汉诺穷追不舍。

 

“你该缓一缓了。”

草薙劝告道,见游作一脸不赞同地动了动嘴唇,又抢在前头接着说,“你也知道,能被我们像这样逮住的多半是汉诺骑士末端的成员。只是照命令办事,从他们口中很难问出有用的东西。”

 

“但除此之外我们没法接触其他汉诺骑士。”

 

“是这样没错,不过光是这样……”

 

“而且一开始就不是为了问话才去的。”游作望向草薙的视线仍是笔直的。“汉诺骑士的行动肯定另有目的——如果在Link Vrains里四处破坏只是为了耀武扬威,之前被我三番五次挑衅和阻挠,至少该把部分矛头转向我才对。但他们好像并不在乎。”

 

这次轮到草薙皱眉了,在铁板上炙烤的香肠爆开红皮,轻微的噼啪声传出,也没法分神去处理。“游作,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打算吗…把自己当成饵……?”

这也许解释了为什么他作为Playmaker与汉诺骑士对抗时会表现出如此高调且强烈的敌视和斗争心,与他平日内敛的行事风格相差太多了。草薙忧虑地想,希望其中确实有一部分只是为了激怒对方的演技,而并非全是本意的发泄。

“我理解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但希望你不要勉强自己做危险的事…”

 

“只要能起作用,我不会觉得勉强。”

 

软绵无力的劝告被正面顶回来,草薙也一时语塞。

游作沉默了一会儿没等到对方接话,就垂下视线窸窸窣窣地剥开热狗的油纸包装。

转过身避开正在走近的客人,一边囫囵地解决手中的食物,一边挑靠近热狗车的一个露天空座坐下了。

 

 

算是作为气氛和心情的转换,草薙今天为自己的移动热狗车物色到了新的售卖点。

Den City南部近海的景点之一「星尘大道」,夏季多边舌甲藻大量繁殖,被温暖的海浪拍打会亮起微弱的蓝光,偶尔能见到海面上粼粼幽光闪烁、仿佛夜空中万千星辰汇集成道路的瑰丽奇景。

虽然人流量不比设置了荧幕墙、在固定时段实时直播Link Vrains内部决斗的公园广场,但毕竟是市内名胜,傍晚之后行人也会逐渐多起来。大部分是成双对的情侣游客,小部分是在高档住宅区入住的居民。

 

尽管仍对游作忧心忡忡,草薙还是撑起营业性的笑容,去迎接在热狗车前驻足的客人。

新地点试水值得纪念的首位顾客是名穿白外套的年轻人,银色短发在夕阳下晃出漂亮的昏黄暖光,神色却无精打采,连抬起眼皮去看挂起的餐单都显得费劲的样子。

 

他像尊石膏像似的呆站着,沉默得太久了。草薙打量对方的银发和蓝眼睛,猜想着是外国人看不懂日语餐牌的可能性,试探着问,“请问您平常吃什么口味呢?我可以给你推荐几款搭配。”

年轻人愣了下才回过神,随即脸上浮起歉意的苦笑。“抱歉,想着气味很香……有点走神了。”他点了点餐牌的一角,“麻烦给我这个。”

 

对方看起来确实疲惫不堪。饱腹会带来满足与安全感,比如正在一边的小方桌上敲打键盘的某位高中生,即使工作时总是严肃得近乎凶恶,在用餐时也会露出难得柔软的表情。草薙对年轻人回以体谅的一笑,抽起陶瓷刀熟练地剖开面包,嘴上也没停下来,。“小哥您好像是生面孔啊,是游客?”

 

对方放松的视线落在滋滋作响的热狗上,“……不,倒不如说我才是第一次在这边见到你、”

 

忽然,年轻人把剩下的小半截话咽回去,愣了半秒后抿起嘴唇捏了捏鼻梁,稍微站直了些。

 

草薙扬起眉梢,但还是迅速将热狗的配料加好,挤上份量恰当的番茄酱。接上话头,“哈哈…看来您才是经常来这附近,难道是这边的居民?”

 

然而对方只是客套地扯出一个浅笑没再开口,接过热狗后递上整张的大额纸钞。

也许是不爱与陌生人闲聊的类型吧。虽然主动搭话让客人在等待时不至于无所事事,是草薙培养常客的秘诀,但他还是知趣止住话茬,麻利地将找回的零钱放到对方手心。

 

 

02

 

硬币在地上弹动的叮当声响打断了藤木游作手头的作业。转动绿眼珠往声源扫去,他瞥见一枚在余晖里闪着铜红色的10元硬币正在滚来,摇摇晃晃地撞上桌脚。

 

还有个高挑的人影在大步走近,“真不好意思…”等他一边嘀咕着道歉一边俯身探到桌底下时,游作心不在焉地抓住屁股下的椅子,往反方向挪了挪。

 

游作不习惯在工作时让陌生人靠得太近。于是趁着这个空隙在键盘旁慢慢放松手指,视线停在闪烁的光标上。但蹲下去捡硬币的那位却半天没有动静。

不自在地等了一阵,游作皱起眉侧着脖子往桌底下探头,见到半跪着的银发年轻人一副不知是在发呆还是若有所思的安静神色,察觉到游作的动作时甚至还被结实地吓了一跳。

 

“——!”他急切想要直起腰,后脑却咣地撞上桌板。“呜、”

 

游作扶住狠狠颠簸了一下的笔记本,见对方站直后还捂着后脑勺,朝他讪讪地笑着。游作警惕地眯起眼角等待一个解释。

 “我注意到了…你的卡组。”对方示意地掀了掀自己外套的衣襟,指向内袋位置。

 

游作敲打键盘时手臂平放在桌上还微弓着腰,制服外套又是敞开着,从斜下方能看见内袋鼓鼓囊囊放着的卡组确实不出奇。

 

“现在用实卡的人很少见,就多看了一会儿,失礼了。”

 

 “……没什么。”尽管如此回答,游作还是下意识摸到自己外套的纽扣,旋上两颗。

 

本以为话题就此结束,结果陌生的银发青年明明长了一张老实又温良的脸,却比游作预想中死缠烂打得多。没有拎着他的热狗转身走人,反而在对面好整以暇地拉开一张椅子坐稳。

 

“请问这边有人坐吗?”

 

“没有。”这应该在坐下来之前问。

 

“我记得能装载实卡的老式决斗盘下个月要停产了…希望他们将来不会决定连实卡也彻底放弃。卡片游戏没法在现实中进行,会缺少很多乐趣。”

 

“也许吧。”

 

“嗯…你用的是什么卡组?”

 

“…很普通的卡组。”现实中遇见决斗者是这么稀奇的事吗,对方显得兴味津津,游作也不打算对卡片决斗爱好者摆脸色。只好沉默地让手指重新在键盘上跳动起来,试图用密集的敲击音将对方好奇的触角隔绝在外。

再迟钝的人也该读出他的拒绝情绪了,银发的年轻人沈吟片刻,总算舍得停止一头热的对话。拆开油纸包装,开始慢吞吞地用牙齿撕扯热狗肠和松软的面包。

 

安静下来后对方就是一副呆滞的困倦模样。游作抽空看他三两眼——托着下巴眼神不知飘到了何处,没察觉自己嚼上的是热狗纸,还好像随时头一耷拉就能让鼻子埋进面包的酱汁里睡过去。

这种状态游作再熟悉不过,前段时间彻夜工作对于他也是常态,生物钟紊乱导致入夜后思维反而清晰无比,而熬过了凌晨五点脑壳就开始发胀,随后需要度过一个总是伴随着呕吐感的强打精神的白天。现在拽着汉诺骑士这条线索不放,在汉诺没有动作时他反而得到了一些相对清闲的时间。

但游作不愿意闲下来,连续两个月针对汉诺骑士的挑衅被对方置若罔闻,调查进度完全停滞已经让他足够焦躁了。

 

最后在草薙翔一的牵线下接了个把fortran项目手动转换成C语言的私活,枯燥费时但不至于太烧脑,现在终归有点事干,加上他生活费确实不宽裕…

 

“——你是在写程序?”

 

梦游般吃着热狗的那位毫无预兆抛出疑问,游作的肩膀抖了一下。狐疑地绷着脸抬起眼帘,迎上对方笑吟吟的探询面孔。

 

“因为看你完全没用过触摸板和鼠标…也不像在玩游戏。”自说自话的年轻人舔掉沾在唇沿的面包屑,深思似的停顿了下,“还是说在写文章吗。速度很让人佩服。”

 

视线越过笔记本翻盖能看到年轻人朝他友善地眨动眼睛,游作目无表情地将笔记本往手边推了推。

 “假如可以,希望你停止向我搭话。理由有三个。”

 

“唔、”感受到游作冷硬的态度,对方好像也因此紧张起来,下巴稍往里收,困倦的灰蓝眼珠睁大了些。

 

我早该这么做,游作心想。

“第一,我不习惯和陌生人谈论我自己;

第二,你既然知道我手头有工作,就不该打断我去应付你的提问;

第三,比起猜测这些跟你无关的问题,不如节省时间去睡一觉。走之前先把脸擦一擦。”他指一指自己鼻尖的位置,“沾了番茄酱。”

 

对方诧异地伸手下意识探向鼻子,看见手指上的酱汁后失笑出声:“哈,谢谢关心……还有,你平常难道都像这样说话吗。”

 

“…怎样。”

 

“就是刚才像是口癖的……算了,没什么。”他摆摆手擅自掐断话题,三两口将早就放凉的热狗塞进嘴里后推开椅子站起来。

 

要走了吗,游作本以为总算可以落得清静,结果对方只是走向草薙翔一的热狗车,买了新的热狗面包还讨来两张餐巾纸。

 

又施施然踱回来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重新坐下,朝游作晃了晃手上的热狗。“先买好夜宵。”

“是吗。”为什么要告诉我?

游作疑虑地看对方擦完脸又仔细地擦净自己的指尖,接着掏出一块平板摊到 大腿上,用一种对脊椎并不友好的角度低下头,片刻后开始在触摸屏上兴致勃勃地敲打起来。

 

从游作的角度看不见对方的操作,事实上他也不感兴趣。假如对方能就此彻底转移注意力就再好不过,入夜之后聚集在海边看夜景的游人增加了一些,有限的桌椅早已经被占满。没有更换位子的余地了。

比起为了躲避自来熟的同桌人,而被迫提早回到没有安装温控调节系统的破落住宅,他更愿意在凉爽开放的户外工作。

 

 

 

或许这终究只是他过于理想化的一厢情愿。

 

不受打扰的舒适时光只维持了不到十五分钟。游作听见高跟鞋的足音几乎是小跑着接近而来时,迅速扣上了面前笔记本的翻盖,转过头就迎面看见一名烫了波浪发、妆容艳丽的女子俯下身凑得过近的焦急面容。

 

临近海边的人行道,热狗车窗和周边的几盏景观地灯是这附近仅有的人造光源,这位不速之客借着微光紧张地将桌边的两人都打量了一遍,目光落在游作身上时惊喜地“噢”了一声。

 

“穿着校服…你是高中生?!”

 

女子拔高了音调,她来势汹汹,游作不习惯被这样俯视,也下意识站起来。“…有什么事。”

 

 “我、我这里有条信息,你必须看一看!”对方给出莫名其妙的答复,就开始手忙脚乱地操作自己的手机,屏幕方形的光块映在她的眼底。

 

“什么信息…为什么找我。“游作绷起肩,将拒绝情绪犹豫地挤出来。他不擅于应付现实中这种没头没尾的突发事态。回头往热狗车方向看了一眼,窗前排起了数人的队伍,忙于接待顾客的草薙注意力肯定不在他身上。

 

“我不知道!只是有、有人发给我…你就看一看吧,求你…“

 

女子混乱地说着,似乎总算解开了锁屏密码,一边急切地请求一边伸手想拉起游作垂在身侧的手臂,要把手机塞过去。他并不喜欢这种未经同意的侵入安全距离与接触,在被女子挨上之前迅速退了两步。

 

咖啡桌对面传来幸灾乐祸的轻笑声,“怎么回事,这是惩罚游戏?“

 

游作不满地瞪了银发青年一眼,凭借高度优势他看清对方摊在腿上的平板显示着一个被暂停的音乐游戏。设置静音来玩音游?真是怪癖。

但这不是他眼下最该关心的内容。

 

“如果你希望我帮你做一些事,请你先解释清楚情况。” 游作定了定神,说道。女子目前看起来只是显得尴尬,没有焦急得失去理智。也许并没有发生太过严重的事态。

 

女子盯着游作冷静的眼睛,张了张嘴,“我也,我真的搞不清楚……我第一次来到这地方。呃…大概是,我来到这附近想吹吹海风,结果突然收到了骚扰信息,说让我找你——就是坐在热狗车旁,在用电脑的高中生。”

她压低声音,磕磕碰碰地尝试整理语言,“我以为是恶作剧短信没当回事…结果对方就、开始报出我的名字跟地址,还有社交账号、密码…等等一连串!!”

 

她用指尖摩挲自己的发卷,烦躁地碾动嘴唇,“这根本不合理…而且我的手机还被锁定在一个页面…但对方说,只要给你看手机上的信息,他就会帮我解锁,并且不会用那些信息去做什么…等等,你该不会是他们的同伙吧?”

 

“是你突然走过来,说需要我帮忙。”

 

“我、呃,我不是这个意思。总之,请你看看吧,应该不会花费很多时间。好吗?”女子微弓着身,又换回哀求的语气。见游作迟疑着还是伸出了手,她咧出喜出望外的笑,急忙将手机按上对方摊开的掌心。

 

03

 

最后一次机会 找到热狗车旁在使用电脑的高中生

将这条信息向他展示

你的个人资料对我们而言毫无用处 

只要照做 你的手机稍后就会解锁 资料也不会向任何人透露

高中生看到这条信息后 可以点击查看下一条

[确定]

 

白底黑字的弹出框占据了大半个手机屏幕,没被遮挡的状态栏显示有连接中的wifi图标。这下大概能想象这台手机是怎么被骇进去的了。游作思索着,在女子焦急的注视下沉默地点下确定。假如遭殃的是他自己的手机,游作通常不会直接这么做。

 

确定你要查看下一条

[确定] [返回]

 

这算是…防止误触的保险吗。假如是通过事先写好的脚本只能按顺序向目标的手机推送特定内容,那么搞这一桩恶作剧的人很可能在成功骇入之后就已经离开了?

无论如何。游作按下确定。

 

你的位置正处于我们的观察之下

请确保下一条信息只有你一个人看到

否则机主的手机数据会被全部销毁 

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会被派送到至少50家理财和保险公司手上

[确定]

 

游作抬起头尝试用眼睛搜索附近的监控设施,但在昏暗的天色下找起来并不容易。而且对方更有可能是正在通过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在进行观察。游作思索片刻,选择将当前信息向女子展示。对方惴惴不安地读完,不知所措地望着他:“那,所以是要…?”

 

“我会走到那边继续看,结束之后,将手机还给你。” 尽管忤逆指令看起来只有机主一个人会倒霉,游作还是配合地指了指不远处凭海的栏杆,一个无人的位置,征求女子的同意。

 

对方除去同意以外还能作什么反应呢。等对方点头后游作拎起自己的笔记本走向海岸边,能听到身后那个爱管闲事的青年开始向女子好奇地打听。普通人遇上这种事会觉得很有乐趣吗。

 

游作挑了块两盏路灯之间最暗的位子,后背挨上石栏杆。粘腻的海风拍在后颈上,屏幕上白得扎眼的消息框还在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自己是个初学者时,类似的基本测试倒是进行过很多次,嗅探抓取数据包获得社交账号等等信息,植入键盘和屏幕记录的木马盗取密码。当然,最后不会与泄露个人信息的胁迫联系在一起。

游作开始想到,自己也许不仅是个被恶作剧随机挑上的牵连者。消息框中反复强调的命令与胁迫带着恶意,矛头也显然笔直指向他。游作能确保自己的手机足够安全…所以对方才选择了骇入第三人的手机吗,为了迂回地找上他?

 

他在现实中行事小心,从未惹是生非过,但假如直感无误,唯一有可能在暗处盯上他的黑客,也就只有那群在Link Vrains任意妄为、却被Playmaker三番五次阻挠的破坏分子了。

 

网络伪装的保护被撕破,现实身份可能已然暴露在敌人的眼线之下的猜测让他一瞬间头皮发麻。

 

但当紧绷的指尖小心触上确认键,随之跳出的新信息却又与那个最坏的预想有些不同。将游作抛入了另一种方向的困惑之中。

 

您的才能恰为我们所需

希望您能加入到我们之中

假如您有凭一己之力难以达成的愿望

或许也能在这里找到解决之策

假如您有相关的意向 请在明天21:00登入Link Vrains单独前往指定坐标

下一条提供坐标的信息会停留3秒 准备好的话请点击确定

 

您诚挚的,

Knights of Hanoi

 

[确定]

 

 

 

TBC

 


覆写(override):子类定义了和父类在方法名称、返回值类型、参数类型及个数完全相同的方法的时候,称为方法的覆写。对这个子类的实例调用这个方法时,将会调用覆写过的方法。亦即父类中定义的那个完全相同的方法被覆盖了。

可以通过数据覆写法对硬盘数据进行销毁。

 

 

 

码字时间很少,最快只能周更,很抱歉

作者坑品也不太好,被动画打脸太痛可能会坑掉…

(犯困时经常陷入自己的世界并开始发呆的领导写得很愉快)

 

之前发的文收到各位热心的评论,结果隔了一周才回复实在很对不起,因为能来lof看看的时间很破碎,所以才找了个时段集中在一起回/w

评论(22)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