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魔法先生】世界于黄昏沉没 09

*菲特X涅吉的倾向

但含有复数女性角色对涅吉和菲特单箭头的描写

*loop梗

*大量个人二设


前文链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存稿还有十万字左右...然而是个坑,最近也暂时没有时间填

按这个字数每天放一点应该能坚持半个月吧orz

个人二设:木乃香一开始就知道魔法的存在,而且知道涅吉作为魔法使的身份(学院长向她透露的)

 

***

 

 

明日菜将涅吉的脸颊当成棉花糖似的往两边拉扯,“我说你,叮嘱我别把你的身份说出去,结果隔三岔五就在别人面前用魔法。你自己到底有没有保密的自觉啊?”

 

在双马尾少女恐怖力度的蹂躏下,涅吉摆着手臂发出哀鸣,一旁的宫崎和香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劝阻。近卫木乃香则是笑呵呵的表情,看起来没有插手的打算。

 

“那么先告诉我,你是怎么在书店面前暴露的?”上次在楼梯间用魔法也差点被发现了吧。明日菜回想起后续的爆衣事件,愠恼地将后半截话吞了回去。

 

和香紧张地缩起肩膀,低垂的刘海挡住了眼睛,但也能看出她此刻正涨红了脸。“我从办公室回来...帮涅吉老师捎一封信...”

 

当天负责值日工作的宫崎和香,放学后在办公室将A班学生们批改好的试卷放在涅吉的座位后,被静奈老师叫住,交托了一封来自英国威尔士的航空信件。“似乎是涅吉老师的家人寄来的,如果他现在在教室的话,能不能请你帮忙带过去呢?”

 

涅吉确实还在,放学后的教室空无一人。他有足够安静的环境对着2-A班的成绩单愁眉苦脸。

虽然麻帆良一直实施从小学到大学的直升制度,成绩再差也无须担忧升学问题。但全年级24个班,A班平均分长期占据倒数第一的位置,无论换了哪个班级导师,心里都不会好受。

 

成绩排在优等生之列的宫崎和香心里生出了几分对这位年幼老师的同情,假如她能再积极一些,说不定还会鼓起勇气,上前摸一摸那个因失落而低垂的红毛脑袋。

然而她实在过于害羞,连产生这样的念头都能使她脸红。脸颊红扑扑的书店妹妹小声地向涅吉打了个招呼,递交了信。

 

“是涅佳涅姐姐的信,谢谢你和香同学!”

涅吉脸上的期待将阴霾驱散了,和香觉得心头似乎也暖和起来。自己不久前从楼梯摔下来时,是涅吉老师接住了她。这份感激的好意在两个月间悄悄发芽,没有发现涅吉的举动现在能轻易牵动她的心。

 

能培养出涅吉老师这么好的孩子的家庭,不知会是怎样的呢?她心想。

 

这个答案在下一秒便呈现出来了。

就在涅吉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将笔挺的纸张展平准备阅读时。一名长发女性的立体影像突然浮现,悬停在信纸上方。

“涅吉好久不见,最近过得好吗?”影像中的女性微笑着开口。

 

红发少年发出猫被踩到尾巴似的惊叫声,飞快地把信纸藏到身后,只是欲盖弥彰的举动。“怎么不是手写的信?!和香同学...其实这是...呃...”

和香惊奇地眨了眨眼,虽然这一表情被过长的刘海遮盖住了。“是自动播放的录像吗,还有立体投影,好厉害的技术。”

“…对呀,是录像!虽然看起来是普通的纸,其实使用了很先进的...那个...”

 

涅吉因混乱的思考而陷入沉默,但影像还未中止,温柔的声音继续传来。

“...在完成实习研修的同时,有没有考虑为自己找个合适的伙伴呢?要成为一名一流魔法使的话,从者可是很重要的。虽然这么说可能还有点早。”

 

“魔法使...从者...”

 

和香的重点抓得过于精确,反而让涅吉感到更大的绝望。就在涅吉脸色发青的时候,他熟悉的那只雪貂从不知哪个角落窜了出来,但他相信卡摩在这个时机出现肯定没有帮忙的打算,只会让困境雪上加霜而已。

 

“既然已经暴露了身份,就放弃挣扎吧,涅吉大哥。不能让普通人知道魔法的秘密,那把她变成自己人不就问题解决了吗。”

雪貂用一种得意洋洋的姿态扭动自己柔软的身躯,“在充满女孩子的教室入眠,可是让我做了一场好梦啊。这位小姐我仔细观察很久了,知性的气质与可爱的面孔,无论作为大哥的从者还是日后的伴侣,都是上佳的选择☆ 就在这里,订下暂定契约吧!”

 

“卡摩君,这种话怎么能随便乱说!”

“雪貂说话了??”


比起“魔法使”或者“从者”这些语焉不详的词,雪貂用大叔口吻说话这一眼见的事实,似乎更让和香受到冲击。

雪貂满意地对她抖了抖胡子,突然咬起一截粉笔窜下了讲台,在和香的脚边熟练地画起了一个圆形的图腾。

 

和香吓得退了两步,撞在身后的课桌上。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有转身逃跑的选项,但灵活的小动物再一次窜过她的脚边。要踩上了!

勉强收脚的动作使她失去了平衡。涅吉只来得及抓住她的手臂,两人狼狈地摔在地上滚成一团。

 

老师,很抱歉...

宫崎和香努力撑起上半身,嚅嗫着道歉,她的膝盖则压在了涅吉的肚子上,让他的呼吸有点堵。

 

对绘制契约法阵炉火纯青的卡摩兴致高昂地吐掉了嘴里的粉笔。

“爱情轻喜剧都要来这么俗套的一出吗?正好,让我卡摩大爷为这份美丽因缘再出一分助力吧!按头——跳跃!”

 

和香还没来得及从涅吉身上爬起来。红发少年从余光中惊恐地看到雪貂已经欢呼着高高跃起,准备落到对此无所知觉的少女头上。按照目前的态势,他们很可能会在暂定契约的魔法阵中嘴唇相触,完成从者契约所需的全部流程。

 

签订从者契约,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啊!

 

在涅吉内心无声的尖叫中,一个有力的巴掌突然从旁边伸出,迎上了那道跳跃的轨迹,将雪貂拍飞出去。

“听见教室里有奇怪的声响,我还以为学校进了小偷,所以你们现在在干嘛?”

神乐坂明日菜双手叉着腰,眉梢挑起,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仍仰面躺在地上的涅吉。

 

 

 

将涅吉的脸颊捏得红肿后,还没解气的明日菜在认真地考虑将那头只会出馊主意的雪貂抓过来打个结。

“魔法使的事我是答应帮你保密了,但要在这里找从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混进麻帆良的女校当老师果然是有什么不轨图谋吧?”

 

“只是魔法使的一个传统,而且我也会注意尽量避免将普通人卷进来。”

虽然已经卷进来了。涅吉偷偷往和香的方向瞄了一眼,少女明明没做错什么却从刚才开始就不停地道歉,要他现在提出消除和香相关的记忆实在有些于心不忍。

“高强的魔法使身边一般会跟着能帮助他的伙伴,会被称作‘魔法使的随从’。只要订下从者契约,两人的魔力就会出现连接。”

 

在教室里向别人谈论魔法还是第一次,但这次涅吉有记得锁好门,压低声音了。

 

“而且挑选异性的从者是比较常见的搭配。”木乃香插话道,嘴角浮起暧昧的笑容。

 

涅吉点点头附和道,“魔法使后来和从者结婚的例子也有很多。毕竟是值得信赖的伙伴,感情很容易培养吧。”

 

“那不就是挑选恋人吗?!你刚才居然要对书店做这种事,你看她都气得说不出话了!”

“倒不是...生气...”和香发抖得厉害,头埋得更低了。

 

明日菜把关节捏得咔咔响,发誓等会儿要把逃得没影的卡摩抓回来让它好好道歉。

“无论是伙伴也好恋人也好...唉你这小鬼头毛都没长齐就开始考虑这种事。总之不能随便说出去,否则流言不用半天就会传得乱七八糟了。说不定还会出现把你说成是哪国的王子,隐藏身份到日本找结婚对象的妄想。”

 

怎么设定有点耳熟。涅吉想起菲特向他提起的爱情小说常用题材,看来在学生之中确实是相当流行的读物。

见到和香也被逗乐了的样子。看来她应该也读过类似的书,涅吉想,在班上她甚至是被称为“书店”的爱书狂,有广泛的阅读嗜好并不奇怪。

说到这点的话。

 

“因为和香同学今天正好值日,我原本有事打算放学之后请教她。结果发生了各种状况...幸好突然想起来了。”

涅吉吐了一口气,“我记得和香同学的成绩即使在全年级也相当靠前,离期末考还有7天时间,我在想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班摆脱倒数第一的位置。所以觉得你的学习经验,一定会很有帮助。”

 

“尤其是,班上有5位同学月考排名一直在700左右徘徊,但我们年级一共只有737人。如果能够提高她们的成绩,平均分一定也能上升不少。”

 

“她们在班上被称为‘笨蛋战队’呢,虽然在某些领域很厉害,只是不喜欢念书。”木乃香说。

 

明日菜僵了一下,退了两步打算开溜。“既然你们要谈正经事,那我还是先不打扰。”却被笑容满面的木乃香拍了拍肩膀,凑在耳边小声提醒,“难得的机会,明日菜不留下来学习吗,毕竟你除了体育以外其他科目都不擅长。”

 

“如果涅吉老师需要的话,我当然可以...分享我的方法。但我想,学习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和香腼腆地轻轻拨弄自己眼角处的刘海,“7天时间的话,如果基础不好,就算临时去学可能进步也不会很明显。”

 

“说得也是...我学日语也是花了3个星期以上的时间。”涅吉苦恼地揉着眉心。

这已经相当夸张了好吧!可惜他看不见明日菜如此丢来的眼刀。

 

“不过我们图书馆探险社流传着一个说法,据说在图书馆岛深处,藏着一本能让人获得智慧的魔法书。图书馆岛是个很不可思议的地方,就算是这种传闻也会显得有几分真实性。”和香侧着头努力回想着,“而且今天知道了老师是魔法使的事,让我开始觉得,这样的魔法书说不定也确实存在。”

 

“居然有这么便利的道具,魔法还真是...”明日菜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

 

“但地下三层之后的部分,初中部社员是禁止进入的。因为设置了很多陷阱,比较危险。”

但有涅吉老师保护我们的话,一定没问题吧。和香偷偷地想。

“对于魔法书的事,夕映应该比我更了解,她一直很喜欢收集图书馆岛的各种传闻。我今晚可以向她打听。”

 

 

麻帆良的图书馆岛与麻帆良学园都市在明治时代同期建立,位于在学院人工湖中心的岛上,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巨型书库。为了躲避两次世界大战,各地的珍贵书籍都被运送往图书馆岛,而要容纳这些数量庞大的图书,书库只好不断往地下扩建。

导致时至今日,图书馆岛的内部构造变得异常复杂,已经无人能知晓它的全貌。

 

为了有朝一日穷尽这个迷宫般的宝库,麻帆良的初中、高中与大学部甚至联合成立了专门的图书馆探险社,在课外活动时间对其进行探索。

 

“所以你决定将期末考前的3天复习假期,都用在图书馆岛的冒险上吗。”菲特目无表情地啜着咖啡。自从他往宿舍里搬来一台咖啡研磨机后,屋子里就终日充溢着咖啡豆的香气。

 

“就算图书馆岛收藏着‘麦基洗德之书*’这一情报属实,能为魔法使带来启迪的魔法书,用在普通人身上无法预知效果。而且这么珍贵的典籍,看守的严密程度可想而知,远不止你在梅尔帝亚纳地下书库遇到的那种程度。”

 

涅吉抿起嘴巴,看着菲特将第三杯苦涩的褐色泥水往嘴里灌,觉得有点胃痛。

“假如A班这次期末还是年级倒数第一,我就没法通过实习研修了。只有我得到了课题而菲特不需要,一定是因为班导的工作完成得不够好,学院长才会布置额外的任务吧。”

 

不考虑下正因为备受期待,才被开小灶的可能性吗。菲特想。

 

“但为了这种事,依赖魔法的力量让学生通过考试确实是很自私的行为..所以这只是一次考前合宿!”红发少年充满斗志地握拳,“图书馆正好是能让人安心学习的地方。就算被叫做‘笨蛋战队’,我的学生也绝对不是真正的笨蛋,只要肯用心就一定没问题。”

 

“你把这个研修课题的事告诉过她们吗。”

 

“咦...?”

 

“如果她们成绩还是垫底,你就无法完成研修,不能继续担任她们班导的事。假如你认为自己作为教师确实取得了她们的信任,给她们这点小小的动力,应该更有效。”

 

“但给学生施加多余的压力是不是...嗯...”红毛脑袋陷入纠结之中。

 

菲特短暂地弯了一下嘴角。

“而且A班除去成绩最差的5个学生,还有三个长期缺席的学生在。相坂小夜子开学以来就没出现过,但月考也没计算过她的成绩,先略过。”因为那是名副其实的幽灵学生,他心知肚明。“依文洁琳·A·K·麦道威尔,和络缲茶茶丸,出席天数在留级的边缘,经常点名之后就中途翘课。你需要确保她们会去参加期末考。”

 

一次从旁敲击。菲特不动声色。

 

“这件事的话!我已经去找过她们,她们答应准时去考试了,不用担心。”不知道为什么涅吉看起来甚至有几分愉快。

 

“找过了?什么时候。”

 

“收到我的最终课题之后吧。之前翘课的事我暂时也没法说服,愿意来考试实在松了一口气。”

 

“看来你不止找了一次。”

 

“是这样没错...这又怎么了吗,菲特?”

 

蓝眼睛缓慢地眨动。

“答应你的请求后,她们没有要求什么东西交换吗。”

 

“呃...交换是指...”

 

“她们什么也没做吗,即使知道你和纳吉·史普林菲尔德有所瓜葛?”

 

如果涅吉不是坐在椅子上,他可能会被对方语气毫无起伏的逼问吓退两步。他的思绪看来和舌头一样僵硬,否则本来不需要对菲特的追问老实地一一回答的。

 

菲特的视线滑开了,莫名的压迫感也稍微减轻了些。“涅吉,你要继续假装对依文洁琳这个名字毫无想法吗。”

 

红发少年挤出苦笑,尴尬地摸摸鼻尖不再打算掩饰了,“菲特是不是很早就发现了。”

 

“完全一样的名字,很难不去留意。”菲特察觉到涅吉尝试组织语言的模样显得相当为难,先自己接下了话茬,“不用勉强自己对我坦白什么,涅吉。学院长既然把凶恶的罪犯放在学校里,肯定有准备相应的安保措施。但你的父亲曾打败过她,如果你有把柄落在她手上,使你不得不受制于她的话...”

 

涅吉猛地摇头否认。“没有这回事!”

 

“我是说如果。觉得一个人无法处理的事,到时候你可以找我商量。”

 

我会的!感受到友人的善意,涅吉点点头,显得有些高兴。

 

但这些话里,大约只有一半是真心实意。

菲特不清楚依文洁琳和涅吉曾经的“师徒关系”始于一个怎样的契机。说不定涅吉在麻帆良曾被她奴役过一段时间?考虑到暗之福音的性格,这个可能性也无法完全排除。

假如这能够促使涅吉得到成长,菲特不但不会插手,反而会愿意在暗地里推波助澜也说不定。

 

“依文洁琳小姐...我觉得她人不坏。”

菲特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涅吉愿意继续这个话题。

 

红发少年下意识地用指尖抚着食指指根上的银色指环,“这个也是她送给我的礼物。”

菲特的手上也戴着一枚类似的,在幻术的掩盖之下。这是能够代替魔杖的魔法道具,并不是一份廉价的赠礼。

“以前在威尔士的时候,我家里会断断续续收到她的信,都是写给我父亲的。但我父母没法在家待很长时间,所以这些信几乎都没有被读过。

这样持续了好几年,我想着一直没有人回信,对方似乎有点可怜。而且实在很好奇,就忍不住拆了一封。”

 

“发现信里有一半内容是在痛骂我的父亲,另一半现在想起来,好像更接近情书?”

 

菲特:“...”

 

“她的生活很枯燥,除了给父亲写信以外没有什么消遣。知道父亲没法读信之后,她就开始给我写信了。虽然经常把话说得难听,但感觉得出来似乎很高兴。”

 

你在这种地方总是格外敏锐,菲特想,不感到意外。

 

“因为都是从麻帆良寄来的,我以为麦道威尔小姐是这里的老师。没想到会是学生。其实之前我也只在照片上见过她。”

当然,他指的是通缉令的头像与各种犯罪史著作收录的图片。

 

“所以依文洁琳小姐应该不会对我做些什么...你怎么想,菲特?”

镜片下的眼睛小心翼翼地抬起来,涅吉没意识到自己过分在意友人的反应了。希望自己的友人能够认可自己,也可能只是基于这一简单的理由。

 

“相信自己的选择就好。”菲特简短地说,“我不干涉。”

 

真正需要注意的问题他从不会放任处之。所以涅吉将其解读为默认的意思了,脸上也冒出愉快的光彩来。他知道菲特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因为那双灰蓝眼睛里也随之浮起了些许无奈。

 

“那么...菲特要不要一起参加合宿?我听其他班级也说你的课讲得很好。”却出乎意料的严厉,据说粉笔也扔得很准。真想知道菲特是怎么做到对学生们板起脸的,涅吉有时会这么想。“你也很喜欢看书吧,图书馆岛的规模真的很让人吃惊。”

 

“我有其他安排。”

 

那就没办法了。涅吉挠了挠脑袋。

 

“如果你需要我提供帮助,我可以先告诉你驱逐龙种的魔法。”

 

“呃,为什么我会需要...驱逐龙?”

 

“难保你不会在图书馆岛地下遇到作为守卫的龙。”菲特的语气像在念餐单上的菜名,“藏书之中有魔法典籍,用魔法生物来守着,很奇怪吗。”

 

好像是有这个可能性。

但这些东西可不能让学生们看见!

涅吉想了想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跑回卧室打算再联络一次宫崎和香,打听清楚她能否从高年级的图书馆探险社社员中,得到更多在地下书库遇见过什么陷阱机关,或者在这之上更夸张的东西的情报。

 

眼见对方鸡飞狗跳的慌张模样,菲特也只是一言不发地站起来,给自己接了第四杯咖啡。

 

既然涅吉会消失三天时间,那么他或许可以正式拜访一次吸血鬼的宅邸。所有与原初魔法使以及完全世界结社相关的事物,都发生了与他认知中偏差巨大的变化。依文洁琳会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新线索。

她在这里仍会是被原初魔法使亲手转化的吸血鬼真祖吗,还是说在结社的痕迹已经被完全抹去的世界里,依文洁琳的起源也会随之发生变化。

保留了“前世记忆”的是否只有我一个人?

 

银发少年用银勺静静地搅动黑色的水涡,各种猜测也螺旋般在他脑中打着转。但似乎同时又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对他说。

这个世界里你和涅吉·史普林菲尔德都还活着,而笼罩在头顶的阴霾已经不复存在了。

就算不去深究这些问题,又有什么关系呢。

 

 

 

后续→10

 

*麦基洗德即是撒冷王。

撒冷王既是君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耶路撒冷王是君王与至高神的祭司;麦基洗德预表了耶稣基督。
(参来四14;七11;诗一百一十4)。

撒冷就是指耶路撒冷。

 

 

其实对于自己为什么死了又活了的事,只要不钻牛角尖就能在这辈子过得非常轻松。

但不钻牛角尖对于菲特来说,估计跟戒咖啡一样是不可能的事。

 

爱情轻喜剧写起来...拉长篇幅真是容易。

总觉得这文的气氛一章一个样。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