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DJ】小镇上的吸血鬼先生

*沿袭之前论坛体↓私设的...一些片段

【DJ】失联很久的弟弟似乎当上了新兴宗教的教主 01

不过直接看这篇也不影响理解

*本来是想睡前练练手,找了个文风问卷…结果还…偷懒跳过了大部分,然后写出来感觉风格还没什么不同///见谅

 

小镇上的吸血鬼先生

 

【1】 平时的文风

 

乔纳森把预先切割打磨好的木板先放在了玄关,计划要用来组装鞋柜和衣帽架,拎着刚刚购入的钉枪跟电钻,另一只手脱掉皮靴换上室内鞋。拍拍衣摆沾上的木灰,往静悄悄的屋里望了一眼。现在的时刻才下午四点二十分,从走廊望进客厅却几乎看不到一丝亮光,里头暗得像个煤窟。

他跟自己的另一名同居人不同,难以在这种光线下顺利工作。摸到墙壁上的电灯开关打开后,见到家具的摆设与他白天出门时似乎有些不同。

沙发明明已经该在客厅两侧摆放整齐了,现在却都被挪到中央拼成了一张。而DIO就侧身躺在那上面,光裸的后背在暖黄的灯下泛着月桂色。手脚稍微蜷缩,却还是显得逼仄,看起来不是个舒坦的姿势。卧室的布置计划被放在了今天,他也只能屈就把沙发先当作床铺。但吸血鬼即使倒吊在房梁上也能熟睡过去吧,乔纳森是这么想的。

墙壁两天前才刚粉刷过,客厅里闷着浅淡的乳胶漆味儿,不知这跟金发的吸血鬼此时把脸埋进抱枕的睡姿是否有什么关联。

“我回来了。”乔纳森几乎是叹着气说。

 

“嗯。”金色脑袋从抱枕里抬起一只眼睛觑着他。“JOJO,赶紧拿木板把窗户封好。你挑的窗帘轻飘飘的,太靠不住。”

“真要这么做吗?我们才搬进这里,我不太希望镇上的人以为这里是间废弃的屋子。”
“…”
“现在是下午太阳最好的时候,你要我现在把窗帘拉开吗。”

“太阳还没下山就别把我叫起来。”红眼睛又闭上了。

“我原本指望你一整天在家至少能把墙纸贴好…”

“把睡眠时间挪用来劳作可不是良好的生活习惯。”

但你夜晚醒着的时候也只是在游手好闲。乔纳森心里说,掂了掂手里的气钉枪。不着边际地想着假如把钉子浸过油再灌入波纹,或许也能变成一件可用的武器。

“我今天在喷泉广场前面见到有给过路人画像的画师。还有拉小提琴的人。迪奥,你会拉小提琴吗。”

吸血鬼沉默了两秒,不知是联想到什么画面闷着头笑了两声。兴许也看不到站在他脚边的乔纳森在下意识咔哒咔哒地半扣着钉枪扳机。不过无论是灌了波纹的钉子还是银子弹实际上都对他缺乏威胁,尽管乔纳森本人不会受到DIO的替身「世界」时停的影响,那些被射出去的子弹却不一样。到头来只会毁了他的新沙发和刚铺好的地板。

 

 

2死蠢欢乐的文风

 

 “我本来还想过迪奥会钻进装过冰箱的空纸箱里睡呢。”

“…而我逐渐开始怀疑你的脑袋比我当初还要不适应新的身体。”

“毕竟你看,吸血鬼不都喜欢钻进棺材里面睡吗?但这里除了纸箱没有更好的替代品了…为什么你们睡觉时会喜欢挤在棺材里呢,和猫喜欢纸箱是一个道理吗。”

“猫…那是为了安全起见,JOJO。紧闭的棺木可以为我提供第二层防御,尤其像你这种金鱼脑袋,早上拉开窗帘伸懒腰的时候还会忘记本DIO也躺在床上。”

……就没有什么能够挡住「隐者之紫」的机械锁吗。乔纳森唉声叹气。

“而且基于大部分人类陈腐的观念,装进棺材的东西就不能去轻易打扰。不过这一套对于你这样的考古痴来说也没有意义,就算从内侧上了锁,估计你也会两三下就把它撬开吧。”这呆子要是在住宅里发现了可疑的棺材,会像在迷宫里发现宝箱的冒险者一样双眼放光吗。

“绝对没这回事!棺材很多时候也是重要的文物,当然会慎重去对待。对环境采样的前期调查和制定保护工作的预案就得花不少功夫,棺材假如没在挖掘时被破坏,需要在现场开棺的情况也很稀少。需要的话,可能还会整体转移到实验室去进行。毕竟文物所在的地方光线湿度空气都可能和外界环境相差很大…贸然去破坏这个稳定的环境可能会把里面的东西一瞬间都毁掉……迪奥?既然没兴趣听为什么要问呢。别再睡了,我想在晚饭之前给地板打好蜡,你在这里只会碍事。”

幸亏把我从海里捞起来的是一群偷捞沉船的走私贩子。吸血鬼想。

 

3小学生说话的风格(就是流水帐)

 

发件人: theworlD@g■ail.com

收件人:STARfish17@g■ail.com

时   间:23:12:20 XX.XX.2001

给破房子布置了卧室,贴了墙纸,客厅地板打了蜡。JOJO的晚餐是鱼汤,烤牛肉,炸虾,苹果派,草莓冰淇淋。我的晚餐你应该清楚。

这种无聊的流水账到这边也得继续吗。我一个小时前就看到JOJO傻笑着给你写邮件,我这是无意义的重复劳作。

 

------

发件人:STARfish17@g■ail.com 

收件人:theworlD@g■ail.com

时   间:23:14:30 XX.XX.2001

你可以自己想办法把报告写得不那么无聊,我听说你从设施逃出来之前就很擅长对那边的员工花言巧语

血袋已经到了吗,比预想中要快

 

------

发件人: theworlD@g■ail.com

收件人:STARfish17@g■ail.com

时   间:23:15:55 XX.XX.2001

哦,还没到

而且你也不能要求我一辈子只吃速冻食品

 

------

发件人:STARfish17@g■ail.com 

收件人:theworlD@g■ail.com

时   间:23:17:12 XX.XX.2001

你这混帐...

下周一开始,追加每周发一次乔纳森的验血报告

 

------

发件人: theworlD@g■ail.com

收件人:STARfish17@g■ail.com

时   间:23:20:10 XX.XX.2001

确定要这么做?这鬼地方只有一家私立的小诊疗所,只有两条巴士线路通往隔壁的城镇。给人感觉文明程度比外面落后了差不多半个世纪,对外乡人也警惕得很,能买下这栋不容易被监视的房子已经很难得了。在这种地方连上网络收发邮件,都几乎能让人产生时代的错乱感

总而言之,短时间里做出引人生疑的举动可能会影响调查的进行

你好好考虑一下:P

 

------

发件人:STARfish17@g■ail.com 

收件人:theworlD@g■ail.com

时   间:23:25:12 XX.XX.2001

那就先把这笔帐记下

给我等着

 

【4】新华社的风格

链接→04节的内容

 

大致上知道那些词不能过orz

以下是05节之后的部分

【5】自己选一种风格写一写吧~

 

“JOJO,你之前问过我会不会拉小提琴的事。”

乔纳森将纸币往琴师脚边的琴盒里放好,抬眼向对方投去微笑。走回到驻足在不远处的DIO身侧时,听见耳边传来这么一句。

他侧着头回想了一阵。“是有这么回事...原来你那时有在听我说话?”

结果听见DIO讥嘲的嗤声溜进了夜风里。乔纳森在20分钟前看他端着手机好像在和谁互通邮件,之后一直都显得心情不错。

“呃,所以到底会不会呢?”直觉对方在等他继续这个话题,乔纳森便轻声追问道。

时刻临近午夜,小提琴手是广场上仅剩的街头艺人了。也许0时是他给自己规定的收工时间。附近也还有稀疏的行人在夜游,多半是成对的年轻人。

琴盒里的钱积累了一些,琴师向三三两两围在附近的观众致意之后,便暂时停止了表演弯腰把自己的酬劳先收好。夜晚气温寒凉,也许还会突然起风把纸币刮跑。

“大概是…16年前,到意大利观光的时候。试过几次。那边街头的表演比这旮旯地方热闹很多,我看见他们,只是突发奇想。”DIO嘴角的笑容不太明显,很难判断那是否是段有滋味的回忆,视线也不知飘在那里。小提琴手身后的喷泉上,铺成波浪线的石子地板上,又或者只是眼神放空哪里都没在看。

“你会心血来潮做这些事…感觉有点稀奇。”乔纳森眨了眨眼。

虽然吸血鬼的着装品味,与他在一个世纪前认识的迪奥·布兰度相比要怪异了许多,但乔纳森看来对方骨子里几乎没什么变化。迪奥对于获取经济利益效率低下的行业向来嗤之以鼻,难以想象他会出于冲动拿起一件乐器。“你挺擅长跳舞我是知道,小提琴又是什么时候学的?”

“不需要学,会看乐谱就足够。而且,那可是本DIO深思熟虑的计划的一部分,大部分猴子可不值得我用心血来潮的表演来取悦。说不定能用这个方法聚集起能派上用场的部下——只是出于这一考虑而已。”

“…这能够聚集信徒、我是说部下?两件事有什么关联?”似乎不特意纠正也没什么差别。乔纳森干巴巴地挤出疑问。

该不会要说仅靠出色的容姿就能引来信徒奉上供物、顶礼膜拜吧,他偶尔会觉得照现在的迪奥的行事方式,说出这种自恋病似的自夸也毫不出奇。而且在冒出这种胡思乱想之后,细想还能觉得说不定离事实并不远,这点才是最可怕的。

万幸的是他荒诞又失礼的猜想没被对方亲口证实。

也许是因为处于饱腹状态,吸血鬼的情绪愉快得让人毛骨悚然。在乔纳森来得及拦下来之前,就把脖子上压根没作用的薄围巾扯下来抛给他,自顾自施施然踱到前面去,跟有点愣神的小提琴手交谈了几句。

紧接着伸手把琴谱刷刷往回翻了两页,又毫不客气接过小提琴和琴弓,很像那么回事地架到了锁骨上。

 

来真的吗?!

这么想完的下一瞬间,他便见到DIO的前臂突然穿出数根深紫色的荆条,替身「隐者之紫」触须似的将持着弓的右手和搭着琴颈的左手包绕起来。而身穿暗黄铠甲的「世界」则在他身后显现,未完全具现为实体,壮硕的双臂伸出与作为本体的吸血鬼完全重叠。

两体替身在暗沉夜色里浮着幽光。绅士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脸绷得有点发僵了。

 

提琴手没有准备扩音的设备,白天时的喷泉边也许不是个演奏的好地点,琴声容易被行人的脚步与交谈声,以及水声覆盖过去。临近午夜的广场就没有这样的担忧。

小提琴纯净清亮的音色奏出的是《卡农》的调子,规整,精准。还有...和他记得的旋律一样?欠缺音乐评论家细胞的乔纳森只能挤出这种乏味的评价。

尽管实际负责演奏工作的是两体沉默的替身,而且演奏者的眼神也像晃动的葡萄酒液般缺乏专注,但至少外型上无可挑剔的金发青年披着月色演奏的画面,确实算得上…赏心悦目。

 

就在更多的行人开始驻足,乔纳森也刚刚想要眯起眼尝试沉醉其中时,DIO却突然中止了演奏。在断得突兀的尖锐余音里心不在焉地把琴放下来,似乎是腻味了。

将小提琴交还时那位提琴手也是一脸诧异的模样。“不奏完吗?”他有些着急地追问,只是对方迈开步子时完全充耳不闻。

 

迎着乔纳森茫然的瞪视,DIO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差不多该离开了。

“明明还剩下一半…”乐曲没奏完就失去耐性强行中断,会把听众勾得心里痒痒。乔纳森甚至想低声哼哼剩下的部分。

“只是给你示范我的做法。如你所见,很无聊的过程。曲子又太长了。”

利用「隐者之紫」掌握乐器构造,再由「世界」的精密操作配合拉出准确音调,只要能读懂乐谱就能完美还原,本质跟播放预先刻录好的唱片没什么两样。

“所以用这个方法筛选的部下…是指能够看见替身的替身使者吗。”乔纳森小声说,而对方则是甩给他“理所当然的结论没必要再跟我求证”的一瞥。

 

钟楼开始为午夜0时敲钟报时。两人颇有默契地转过身,开始踏上回家的路途。结束短暂的夜游之后,乔纳森得遵循作为人类和绅士的良好生物钟进入睡眠,而吸血鬼则可以开始自由支配他的夜生活。

“你至少把卧室的窗户钉起来了吗。”DIO问。见乔纳森摇头时他皱起了眉,指责性地把声音拉长,“JOJO—我们只有一间卧室。”

“那是因为你非要把另一间拿来当仓库不是吗。”

“哦?你想把已经决定的事当推脱借口?现在的结果就是我们共享一张床。不过事到如今这也是理所当然——”

“迪奥…”乔纳森尴尬地打断了对方莫名开始得意洋洋的话语。“我回去会先把窗帘用胶布黏在窗框上,至少能在睡糊涂时作个提醒…可以吗。但我还是建议你另外睡纸箱…呃,睡袋?其实我真的不明白你。”他无奈地扶住额头,“单纯挤在一张床上睡根本毫无意义不是吗。何况我们睡眠时间重合的部分还只有那么短。”

“既然你是这种实用主义者,JOJO,我们可以尽量在挤一张床时做点更有意义的事。”

“……这方面的话题就请先打住吧。”

为什么我非得跟自己的弟弟稀疏平常地谈论这种事不可呢。他泄气地想,吹出叹息。

DIO钻到他房里的时机相当随性。除非睡相差的时候醒来发现两人肢体交缠,乔纳森能一下子清醒不少。但假如睡姿安安分分,吸血鬼在平静时缺乏人类该有的体温和呼吸,他迷糊间有时会意识不到还有另一人躺在身侧。

 

他的鞋底擦着沟壑的石子路板,轻微下垂的视线见到的是前方一对男女靠得很近的鞋跟。属于恋人或者是家人的距离,习惯了之后也许就不会忘记了吧。

为什么哥哥的手总是比我的暖和呢?乔纳森听见少女的手被青年抓起来时轻快的惊呼。是对兄妹吗。然后这才想起迪奥摘掉的围巾还被搭在自己的手臂上。不到5℃的气温,DIO出门时却只愿意在背心外勉为其难套一件薄外套,把手插进衣兜是为了让手有个地方放,围巾也只是个让打扮显得更像冬装的装饰品而已。

 

“「为什么哥哥的手总是比我的暖和呢?」”金发的吸血鬼细嚼慢咽般把那话重复了一遍,语尾拖上了咳嗽似的轻笑。

乔纳森抿了抿嘴,不太认可他那种像是在取笑别人的态度。“我想主要因为迪奥是吸血鬼缘故。”这句回击算不上有力,但他也说不出更重的话。侧过脸想把围巾还回去,却见到对方已经摊着手在等着他了。

“是真的冷吗?”讶异地眨眨眼,将围巾递过去。对方却突然不满地歪起嘴角,揪住他伸来的手腕,扣紧的手指尖锐的低温像从冷冻库里取出来的铁钳子。手掌被带着塞进了对方丝毫没被捂暖的衣兜里。

乔纳森脸颊上都被炸出了鸡皮疙瘩。

“跟连体温过低都能致死的贫弱的人类不同,低温不会对本DIO造成障碍和不适。”吸血鬼哼着歌似的说道。

你自己不是很清楚吗。乔纳森一时很难想出合适的话去指责对方的厚脸皮。

但无论如何,假如能将迪奥手上的温度变得与自己贴近的话,乔纳森觉得心里或许也会变得愉快一些。

 

 

—强制中断—

 

 

 

【6】试试梨花体吧!

我的弟弟

不可能

那么可爱

 

 

懒了,就到这里

本来是想睡前练手找了个文风问卷…就…偷懒跳过了大部分,然后把之前在脑洞的故事的片段随便写了写,也没有完整的剧情orz

和之前论坛体是延续的设定

两人到小镇上需要逗留一段时间,进行某个事件的调查的感觉吧
基本是乔纳森视角,不过包括最后一节有点少女的剧情,其实换DIO视角会变得…很冷淡

将来有机会或许会连着整个故事一起写出来_(:з」∠)_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