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假想

沉迷JOJO和打牌。王最相关最近会停更。

【翻译/DJ】吸血鬼和绅士挑战SAN值极限【CoC】01

*无授权翻译。原作者:テリオス

作者在p站最后的动态是在16年的1月份,授权申请也没有回复,没办法联系上

但文章本身实在很有意思,于是按捺不住擅自进行了翻译...非常抱歉。希望大家可以到テリオス さん的主页支持一下

初次尝试小说的翻译,可能会有还原得有不够到位的地方。


原文题目:【CoC】吸血鬼と紳士がSAN値の限界に挑む【リプレイ風】

链接: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212179

原文约3万字,分了三篇完结,译文也会分3次发完。

这位作者其他的DJ小说也非常有趣,在稳固漫长的日常中用各种手段给自己找乐子的两人。如果能读懂日文的话也推荐看一看/w


原作者的话

虽然这个新手向的剧本能够回转的余地有很多,但偶尔也会出现让人料想不到是新手的行动,如果将过去的桌上发生过的『有趣的行动』『全部实施一次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基于这样的好奇心而写下来的文章。

剧本是泥紳士桑的『有毒的汤』。

 

Player:跟往常一样的DIO和乔纳森

Keeper:泰伦斯

 

※平常写的东西都是腐向,所以轻微腐向

※游戏分类是恐怖游戏,猎奇注意


【CoC】吸血鬼和绅士挑战SAN值极限【REPLAY风】

 

※attention※

 

※这篇小说是将「克苏鲁神话TRPG」的实桌还原的replay风格的对话小说

※剧本是泥紳士桑的『有毒的汤』。写出了如此美妙的剧本实在非常感谢

※从过去的分支记录中只将『行动』摘录出来,出现的『结果』通过掷骰子决定。

※基数全部都是通过掷骰子决定的。(平常制作人物卡时能扔出这个程度的结果就好了)

※一定程度上即使没有规则书也能看懂,细节的部分还是推荐参考规则书

※已经得到了各位玩家的许可

※因为有剧本的剧透,预定要玩的各位请最好不要去阅读

※角色崩坏注意

 

 

***

 

 

泰伦斯(以下简称T)「那么,两位已经做好人物了吗?」

 

乔纳森(以下简称J)「已经做好了!虽然有点担心会把数字弄错」

 

DIO(以下简称D)「都确认多少次了,不可能会弄错」

 

T「那么,首先请先看看乔纳森大人这边吧。预先检查一下数值」

 

J「哇,总感觉紧张起来了」

 

 

『姓名:乔纳森·J·史提拉 年龄:25 职业:古董研究家(考古学家)

 

STR(力量)18  CON(体质)17  POW(意志)15  DEX(敏捷)6  INT(智力)12

SAN(理智)80  EDU(教育)16  APP(外表)10

SIZ(体型)18 伤害加成 +1D6

 

灵感60 幸运75 知识80 耐久力18』

 

T「这个SIZ和STR是怎么回事,大猩猩吗」

 

J「这话迪奥也有讲过…」

 

D「喂,别侮辱JOJO。能侮辱JOJO的人只有我一个而已」

 

T「失礼了。接下来是……明明是考古学家INT却不算太高呢」

 

J「真是—!!因为骰子投出来就是这个结果啊!这也没办法不是吗…」

 

T「身体庞大有力但脚步很慢,类似这么一回事吧」

 

 

『技能

艺术50 电脑50 制作12 图书馆70 砍价40

拉丁语30 目星70 历史85

考古学60 武术37 擒拿技35 拳击55』

 

T「格斗拳击……」

 

D「大猩猩使用的格斗拳击吗……下等的神话生物碰上了也得光着脚逃跑才行」

 

T「选择了武术和拳击是有原因的吗?」

 

J「呃,因为之前在电影里看到的考古学家非常帅气,就想象了用那种感觉去冒险的考古学家」

 

D「啊啊,是那个去寻找圣杯还是方舟的家伙吗?」

 

J「不对,是在金字塔里被木乃伊追着跑的那位。不过那边的也很帅气」

 

J「呃,平常是在休·哈德逊大学进行历史或者考古学的研究。时不时会为了对遗迹进行发掘或者研究而前往海外。发掘遗迹什么的需要耗费体力所以进行了锻炼!还有就是为了随时都能进行冒险!」

 

D「我从没想过你会有艺术的才能」

 

J「大概,是在考古学方面的艺术吧?像是壁画这些」

 

T「啊啊,原来如此」

 

 

T「那么,接下来就轮到DIO大人了」

 

D「来好好看看吧,我的骰子运!」

 

 

『迪奥·B·史提拉 年龄:25 职业:宗教家

 

STR(力量)9  CON(体质)10  POW(意志)14  DEX(敏捷)16  INT(智力)17

SAN(理智)70  EDU(教育)15  APP(外表)18

SIZ(体型)17 伤害加成 +1D4

 

灵感85 幸运70 知识75 耐久力14』

 

T「全部的数值都很高是让人很吃惊但这个职业是」

 

D「JOJO说这是最合适的…」

 

J「毕竟你想啊,有瓦尼拉先生和恩都尔先生他们在,迪奥本身也不会给人富豪的感觉。而且就算现在要说法律也有点那个」

 

D「正在担当新兴宗教overheaven教的现人神。信徒将会为了把我送上天国而采取行动,进行资金的调配和情报的操作。是涉及现世利益的健全的宗教团体。」

 

T「相当兴致勃勃的样子呢...」

 

『技能

花言巧语70 超自然15 聆听80 经营管理20 心理学50 说服45 图书馆80 历史50

目星75 信用25 足技50 擒拿技50 投掷55 小型刀具55』

 

T「投掷小刀…还有足技吗」

 

D「这是为了将不愿归顺我的家伙打趴。胜利然后支配!这样就能让overheaven的信徒确实地增加了…哼哼哼」

 

J「迪奥的图书馆技能也很高呢」

 

D「因为读书是兴趣」

 

T「将对自己有利的人类设置为目标,用嘴巴轻易地读出他人的心思,不愿意听的话就用力量去胁迫…简直就是DIO大人的感觉」

 

J「哇,简直就是恶的感觉」

 

D「也没错」

 

 

T「两位的人物姓氏相同这是…」

 

J「那个,是有堂兄弟的设定来着」

 

D「虽然我说的是设定成兄弟不就行了」

 

J「但我不想让迪奥叫我哥哥」

 

D「WRYY……」

 

T「那个、各方面的平衡不是相当不错嘛,而且两位似乎都能进行探索和战斗的样子(虽然没有人来负责回复)」

 

J「到现在为止都很开心哦」

 

T「在制作人物的时候也有提及,这归根到底只是角色扮演。请务必不要在现实中也发生冲突。」

 

D「嗯,那就注意一下吧」

 

T「那么,就让我带领诸位进入疯狂的世界……」

 

J「诶、这是,恐怖游戏吗!?」

 

D「(呼呼呼,虽然我也不太清楚,这似乎是会出现可怕到能让人失去冷静的遭遇的游戏。得在JOJO变得虚弱的时候看准他的空隙来榨取他的血液……)」

 

 

***

 

 

[两人如往日一样度过平稳的日常,躺在床上陷入了睡眠,然而却因为胸中奇妙的骚动而醒了过来。

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人就已经身处于陌生的白色正方形房间之中了。

 

给人感觉有点年头的白色混凝土墙壁上,小小的、小到让人心里没底的小电灯泡泛着昏暗的光线。

四方的墙壁各自嵌着风格各异的门,房间的中央设置着古旧的木制桌椅,有一碗深红色的、浮动着温暖蒸汽的汤摆放于其上。]

 

 

T「……就用这种感觉来导入吧」

 

 

在这间气氛灰暗且可疑的房间里有三名男子,互相看着对方的脸。其中一人简直像个面试官似的手持着活页纸夹,剩下两人的视线落在了他手头的纸上。

 

J「哇,总感觉让人紧张不已呢。我还是第一次玩这种要用说和想的游戏。」

 

「哼…为我的奉陪而感到光荣吧,JOJO。(毕竟没对JOJO提过这是什么类别的游戏…真期待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J「但提出建议的人是迪奥来着……也很感谢泰伦斯先生您」

 

T「不,陪主人消磨时间也是执事的工作……(假如没有这种机会的话就没办法解闷了…)」

 

 

边这么说着,泰伦斯似乎在活页纸上写下了什么。

 

T「那么,接下来就请两位尝试逃离这间奇妙的房间吧……在即将进行游戏时请问有什么想要确认的事吗?」

 

 

J「这样吗……我似乎没有呢」

 

D「我也没有。出现在意的事时再问吧」

 

T「我明白了。由于两位都是新手,每当遇上不明白的事的时候就请提出来吧。」

 

J「好—」

 

D「嗯」

 

T「那么……

 

[两人身着的并非睡觉时的衣服,而仅仅披着一件白色的袍子。身上没有其他持有的物件,两人面面相觑。]

 

要进行角色模仿也可以,有想要调查的地方也请自便。房间的情况就如同先前所说的那样。」

 

 

J「嗯那么就,呃……

 

[我看着身旁的迪奥的脸,用很吃惊的语气说道。「你会老实地穿好衣服还真是稀奇!」]

 

这样如何呢?」

 

D「呼嗯,那么……」

 

[「吵死了,你这呆子!比起这些这里到底是哪儿?

我可不记得我睡在了这种地方…」

一边说着一边来回环顾四周。]

 

这里扔个目星什么的可以吧?」

 

T「对的,这个场合要对房间进行目星没问题吗?」

 

D「没关系,扔吧」

 

T「那么……」

 

 

DIO 目星:75 > 39

成功

 

 

T「就像这样,骰子扔出来的数值比自身技能的数值低的情况就能成功,反过来高的情况就是失败。这次原本没有必要特地使用目星,但为了进行说明所以还是扔了一次。

 

[迪奥环顾房间,察觉到四方的门有着各自不同的设计。北面的门扉像是餐馆厨房会装设的、干净的推门。东面的门扉是能感觉到有一定年头、被施以凝聚的意韵和匠心的木门。南面的门似乎是很沉的铁门,附有窥窗。西面的门不知为何用锁封上了。除此以外,在椅子上还放置了两张陈旧的笔记。]」

 

 

D「原来如此…用这种方法就能把握状况吗」

 

J「我也想扔骰子!」

 

T「请在对着想调查的物品宣言技能的时候再扔吧。在之后要出一个结果,就这样扔的话是没法通过的」

 

J「不会做这种卑鄙的把戏的,我又不像迪奥」

 

D「只不过是个JOJO罢了居然敢说这种话……」

 

J「那、我想对迪奥找到的笔记扔个目星!可以扔吗?」

 

T「在这之前还有一些看到了就能知道的事情需要说明,请再稍等一下

 

[乔纳森用手取下笔记,开始阅读在写在其上的文面。

 

想回去的话 就在一小时内 去喝有毒的汤

在喝下之前 你可没办法 从这里出去

在一小时内 没能喝下的话 就会迎来死期咯

 

写着这样的内容]

 

想要更仔细地调查的话就请扔骰子吧。」

 

J「是很在意,那我扔了!」

 

 

乔纳森 目星:70 < 98

Fumble(大失败)

 

 

T「啊—…………在这里出来了吗」

 

J「诶?难不成是不太妙的结果?」

 

T「相当之不妙呢。骰子点数投出96以上数值的场合,就是fumble...也就是说决定性的大失败。投出大失败的话是不会碰到正常的后果的。比方说…

 

[尽管乔纳森想要仔细地去看,却因用力过猛而将纸张撕裂了。受到冲击的古旧纸张变得破破烂烂,如同雾气一般粉碎了。]

 

类似这样的……」

 

D「你这呆子———!!!居然在我去看之前就把它撕碎了!而且目星的数值这么高居然扔出了大失败!!」

 

J「呜哇啊啊啊啊怎么办!没有什么提示吗!?」

 

T「这个我不能够回答。您要怎么办呢?」

 

D「算了你给我滚去别的地方调查!另一张笔记就由我来调查!!」

 

J「呜唔唔……我明白了……」

 

T「那么DIO大人是要调查剩下的笔记吗?」

 

D「没错」

 

J「那我就去调查汤的事情…」

 

D「别给我干多余的事啊?」

 

J「是—……」

 

T「那么先从DIO大人这边开始吧。

 

[剩下的笔记上画着像是正方形展开图模样的图案,中间的部分标注着【汤的房间】,北边的部分是【调理室】,东边的部分是【书房】、南边部分是【礼拜堂】,西边的部分是【下仆的房间】。]」

 

D「这是地图吗,没有别的东西了吗」

 

T「没有其他特别的了」

 

D「就是说,被那个呆子弄破的那张上面很可能有什么提示是吗…这混账大猩猩」

 

J「所以都说对不起了…」

 

T「呃—…那么到乔纳森大人这边。您打算怎么做呢?」

 

J「那个,想对汤投一个目星。」

 

T「请吧。」

 

 

乔纳森 目星:70 < 81

失败

 

 

J「不是大失败实在太好了」

 

T「[乔纳森对汤进行观察,没有什么特别让人在意的气味,只是觉得它似乎很暖和]」

 

J「唔嗯…没有气味的话,看来不是番茄汤的样子呢」

 

D「先前被JOJO撕掉的纸上是说要把有毒的汤喝下去对吧」

 

J「这就是这碗汤?」

 

D「估计是这么回事吧……不过………。喂泰伦斯,我也要对汤进行调查」

 

T「那么请扔骰子?」

 

D「不,在扔骰子之前我想先进行角色扮演。没问题吧?」

 

T「是的,请吧。我是推荐进行角色扮演的。」

 

D「是吗。那就

 

[我鄙视着什么都没搞懂的JOJO,并且将手指插进汤里]

 

这之前说的『似乎很暖和』到底是哪种程度的温度应该大致能知道了吧」

 

T「(喔,来这一招吗)」

 

J「就算被当成了笨蛋也没办法反驳…」

 

D「那,怎么样泰伦斯。是烫到不得不马上把手指抽出来的程度吗?还是说暖和到感觉能喝下去程度的温度?」

 

T「温热的汤是沏好的咖啡程度的热度…这样」

 

D「哦?也就是说这碗汤还能代替时钟来用吗。凉下来正好是经过一个小时之后,之类的」

 

T「您要这么想的话也没有问题」

 

D「那继续!

 

[我在用手指确认过温度之后对汤进行观察]」

 

T「要观察的话需要进行目星…」

 

D「谁说我的角色扮演已经完了?我的扮演现在还在继续!

 

[对汤进行观察的我,可是将汤慢慢喝下去了啊JOJOOOOO——!!]」

 

J「什、什么!?」

 

T「是怎样喝的呢?是只喝一口吗,抑或是用手指捞起来喝呢……(DIO大人是在想着什么吗……这个气势还真可怕)」

 

D「可别以为本DIO!会作出像那种贫弱的猴子一样的行为啊!?全部!!是全部!!我会一滴不剩地把它喝得干干净净!!」

 

J「不,在游戏里的迪奥只是个普通的人类而已……」

 

D「给我闭嘴JOJO !!身体是贫弱的人类但内在是我的话就完全没问题WRYYYYY!!」

 

T「(啊、说不定是什么都没在想)

喝下了汤的DIO大人请对汤使用灵感吧」

 

D「哼,有多少次都扔给你看!」

 

 

DIO 灵感:85 > 53

成功

 

 

T「[迪奥气势汹汹地将汤一饮而尽。即使在势头上也能感受得到,不像是汤的东西通过自己喉咙时黏糊糊的触感,浓郁而厚重,与铁锈味相似的臭味充溢在口腔中并扩散开来的存在感残留下来了。]

 

而将这种让人不舒服的东西一饮而尽的DIO大人要进行SAN检定。成功的话就是1D3,失败的话就要失去1D8的SAN点数。」

 

D「喂等下,那碗汤只是单纯的血液而已吗?怎么只是喝点血就要进行SAN检定?」

 

J「不,因为刚才也说了这个迪奥只是普通人类。普通人不会去喝血也是理所当然的。」

 

D「何等的贫弱……」

 

T「来,DIO大人。请扔吧。」

 

D「……………(不太能认可的表情)」

 

 

DIO SAN:70 > 57

成功

1D3 = 1

70→69

 

 

D「哼……(不知为何露出了夸耀胜利的得意神色)」

 

T「是最小值呢。太好了。(在开盘就发狂的话也很麻烦…而且也不知道DIO大人会是什么反应)」

 

J「太好了呢,迪奥。」

 

D「把汤喝下了。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也就是说这里面果然没有下毒」

 

T「……为什么想到这个呢?」

 

D「假如下了毒的话就会产生效果,就能从这里出去了吧。假如能从这里出去,就意味着游戏结束了。没有好好探索过就结束的话你这家伙也会焦急吧?然而泰伦斯,你在该焦急的时候问的却是想知道我会怎么喝这碗汤。也就是说这个状态的汤估计还没满足通关的条件」

 

T「哈,哈啊……不愧是,DIO大人。被你看穿了呢。那为什么明知道喝下去是没意义的也要把汤喝掉呢?」

 

D「凭心情」

 

J「想得真仔细啊,迪奥从以前开始也就脸跟脑袋能看呢」

 

D「你说也就是几个意思?」

 

T「(不愧是DIO大人…居然被他发现了……然而,果然还是无法理解他的想法…他真的是新手吗)」

 

J「不过,就算没有放毒但把汤喝掉真的没问题吗…觉得有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啊迪奥」

 

D「哼,只是喝点血怎么会出事你这呆子。打醒精神继续探索吧JOJO」

 

J「也对!我对这间【书房】很在意!」

 

D「我对【调理室】很在意」

 

T「那么打算怎么做呢?到目前为止,对了,已经经过了10分钟左右」

 

D「还有时间限制。那么效率起见,两头行动。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就把我叫过去吧JOJO」

 

J「我知道了迪奥,迪奥那边有什么事的话也来叫我吧」

 

T「(在这里出现分歧吗……嘛,反正不会出现走丢的局面,这样也好…)分头行动是吗?那么…先从DIO大人这边开始」

 

D「嗯。我是No.1哒」

 

J「不要做奇怪的事哦」

 

D「吵死了,刚开场就早早大失败的你没资格说」

 

 

***

 

 

T「呃,那么

 

[与乔纳森分别后,迪奥打开推门进入了调理室。调理室比至今为止用小灯泡照明的房间要明亮一些,迪奥眯起了眼睛。室内的布置似乎是普通的调理室。有餐具架和调理台、煤气灶和连着水龙头的盥洗台诸如此类的近代设备排列着,印象相对来说算是干净。在煤气灶上,放置了一口盖着的大锅。]

 

请问要怎么做呢?」

 

D「这样吗……这里有冰箱吗?」

 

T「毕竟是调理室,有是有的。要对冰箱做些什么呢?」

 

D「打开冰箱确认里面的东西」

 

T「我明白了。

 

[冰箱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放进去,只有冰凉的冷气散发出来。]」

 

 

D「呼嗯。我还在想里面会不会就放着毒药……去看别的东西吧

 

[一边注意着周围一边走到餐具架前面]」

 

 

T「[餐具架中有被擦得发亮的银色餐具,整整齐齐地摆放着。]」

 

 

D「银的餐具……是真货的银吗?」

 

T「这个嘛,Roll成功的话我就能告知情报。请选择要用【历史】还是【超自然】。」

 

D「呼嗯。历史那边比较高……那就扔个历史吧」

 

 

DIO 历史:50 > 29

成功

 

 

D「……哼(得意洋洋的脸)」

 

J「怎么就只有迪奥总是能成功呢…」

 

D「这就是所谓日常的功课啊JOJO」

 

J「日常功课…你不是什么都不干吗」

 

D「你说什么……你也帮我讲两句啊泰伦斯」

 

T「诶。呃—确实是这样……正经的事什么都没干呢。」

 

D「泰伦斯……你这家伙,等会来房间找我」

 

T「非常抱歉DIO大人。我在这之后还有跟花京院进行对战的预约」

 

J「泰伦斯先生真的很喜欢游戏呢」

 

D「你这家伙……你真的是我的部下吗…?」

 

T「是的,这是当然。我是DIO大人的执事。那么,请让我们继续吧。

 

[望着餐具的迪奥突然想起了,银从自古以来就有着驱魔的效果,同时也是精神力高的象征这件事]」

 

 

D「对于我来说比起银还是金子更好」

 

T「这里只有银,请稍微忍耐一下」

 

D「……在餐具架上有汤匙之类的吗?」

 

T「是有的。

 

[把手探进去从中挑出了银的汤匙]」

 

 

D「把它带上。捧着碗直接喝的话简直就像哪里的某个JOJO一样没品」

 

J「真过分!你说的绝对就是我吧!」

 

D「你猜呢—?接下来是炉子,是说有锅放在上面对吧」

 

T「是的,有盖着的大锅放在上面。」

 

D「里头是……没法预想。打开看看吧」

 

T「是要打开吗?」

 

D「?打开有什么问题?」

 

 

T「[迪奥将锅打开后,立即被某种铁锈般的、记得就在不久前嗅到过的臭味所笼罩。还残留着人形的手脚支离破碎,被塞在了锅里。与刚才的汤相同的红色液体在底部积滞着。]

 

……DIO大人请投一个灵感」

 

D「不是SAN吗」

 

T「请投灵感」

 

 

DIO 灵感:85 > 70

成功

 

 

D「成功了」

 

T「那么

 

[迪奥看见底部积聚的液体,产生了一个恐怖的念头。就在刚才,自己喝下的汤该不会就是从这里来的?自己是不是喝下了人类的血液?回应是这样的]

 

让您久等了。请进行SAN检定。成功的话是2,失败的话是1D6+1」

 

D「…………这会不会贫弱过头了。被切碎的手脚很常见吧」

 

J「不,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连我也会吓一跳」

 

D「哼唔……先不说别人的手脚…明明就连我自己的手脚也被切碎过…」

 

 

DIO SAN:69 < 78

失败

1D6+1 = 2

69→67

 

 

T「为什么骰子运会好到这个程度呢…就算失败了也是最小值」

 

D「哈!关系到本DIO的话就是这个结果!」

 

J「真好……轮到我的时候就很可怕」

 

T「呃—那么

 

[迪奥稍微动摇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冷静。]」

 

 

D「虽说锅里面有人类的血…跟刚才的汤真的是一样的吗?」

 

T「是一样的」

 

D「嗯……手脚放的是几人份?」

 

T「这个吗……大概3、4人份左右吧」

 

D「血型呢?」

 

T「诶?」

 

D「我说血型」

 

T「(设定没细致到这个程度啊……)只用看的话是不知道的…不明」

 

D「啧、」

 

T「咦」

 

D「算了。餐具架上面有餐具吧,把它装上」

 

 

T「[迪奥从餐具架拿出汤盘,用锅底的汤装上]」

 

 

D「呼嗯……有菜刀吗?」

 

T「呃、是的…有的…就放在料理台上。(有不好的预感……)」

 

D「那么,

 

[我从锅里把手臂挑出来用菜刀切好,用来给汤装饰摆盘]

 

就这样吧」

 

J「迪奥真是恶趣味啊」

 

T「不,我想已经不是恶趣味的层面了……我在现实中的SAN值也要面临危机了」

 

J「迪奥从以前开始就有各种让人搞不懂的地方。你看!只要想象成是切面包边的话就意外地没问题了!」

 

T「(对着这种场景能想到切面包边,乔纳森大人也许某种意义上SAN值也已经没了也说不定)呃,那么DIO大人的烹饪要花费20分钟左右……接下来就转到乔纳森大人这边」

 

J「轮到我了吗好紧张」

 

D「的确要做的话差不多就得花这个时间…没办法。别再搞砸了,JOJO」

 

J「我知道了!」

 

T「那么,先将时间稍微往前回拨……」

 

 

后续→02


评论(10)

热度(67)